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双叶年上】混账哥哥回国的第一天

#700粉点梗, @流渝 亲点的双叶搓澡文,希望亲喜欢啦W

#CP:叶修X叶秋,双叶年上

——————————————————————————————————————————

苏黎世的荣耀征战中国队夺冠!那一晚,叶修看着那一群比自己年轻上好几岁的队员们以各种各样的庆祝形式疯狂着自我,毕竟这可是第一个世界冠军啊。

 

没有跟着一起闹的叶修很冷静的借苏沐橙的手机,还不忘叮嘱女孩子家家别闹太凶喝太多酒。

 

“呵呵叶修哥你也太老妈子啦!快去打电话报喜吧,叶秋恐怕等着急了。”

 

“你这丫头,知道哥什么事啊?”

 

“呵呵你猜?”

 

叶修摆摆手,自己拿着手机走到房间里去打电话。

 

电话拨通的那一刻他的内心竟有几分紧张。

 

“喂?沐橙吗?”电话那头是一把不同于叶修吸烟常有的嗓音,沉稳却又不失温柔。

 

“呵呵笨蛋弟弟,是你无比帅气伟大的哥哥我···”

 

“混账哥哥!你怎么用了沐橙的手机?”

 

“果然是笨,你忘了我没有手机?不说这个了,哥今天夺了世界冠军。让你转告老爷子我可是听他的话为国争光了啊,以后就别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了···”

 

“呵呵,你会就此打住?你不喜欢的事情可从来没有人能逼你做,况且你不是宣称爱荣耀女神一辈子吗?”

 

叶修听着电话那头人的笑声,自己把玩着打火机,看着苏黎世的夜晚想着的却是小时候被大人们带去乡下探望亲戚的时候,他跟叶秋偷偷跑出去野菜地那里去抓萤火虫,也曾同他一起望着同一片黑夜的星空。

 

“哥哥?叶修,你还在听吗?喂?”

 

“嗯,在听,这里信号不好,我先挂了,回国再聊。”

 

“哦,好吧,诶混账哥哥,苏黎世那边应该是冬天吧,多穿点衣服···”

 

听着叶秋跟老妈子一样的嘱咐,叶修听着耳朵都觉着机身的滚烫也不愿先挂断电话,他不自觉的唇角带笑,心想自家这笨蛋弟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好糊弄。

 

“说完啦?”

 

“啊,差····差不多了吧?”

 

“呵呵,别太想哥啊,明天就回国记得来接我。”

 

“滚蛋,谁会想你!明天我要开会,来不及去接你···”

 

“那我可不管,我打电话给咱妈,她一定会让你来接我的,与其让老妈说你还不如乖乖来接哥?”

 

“你!果然混蛋。”

 

“呵呵彼此彼此。”

 

跟叶修比嘴炮叶秋自然是讨不了好的,叶修听着电话那头挂断的忙音自己脸上还挂着笑。

 

“叶神,今晚别想逃,跟我们一起庆祝!”

 

“哎呀我发现我没有烟了要去买,你们接着喝!”

 

“借口,快过来一起嗨!”

 

抵不住被抓着一起嗨的命运,叶修也就意思意思喝了几杯酒,最后当然是光荣的倒下了,酒技不如荣耀技术,简直是菜鸟级别,这让打算看叶修笑话的众人也就就此打住,后来苏沐橙跟张新杰帮忙给他抬回了房间。

 

叶修酒品算是比较好的了,喝醉后不哭不闹直接挨床就睡。第二天一早就醒来了,他除了有些头疼外其他都还好,洗了个澡洗漱后就到了集合的时间,此时张新杰已经在外头叫人了。

 

“前辈,起床了吗?”

 

“来了,来的真按时,我已经搞定了,其他人呢?”说着摸着上衣口袋打算摸出烟跟打火机,张新杰蹙眉。

 

“前辈,一大早的还是少抽点烟,酒店楼下集合我们吃完早餐就赶去机场了。”

 

“嗯,知道了,哥也没烟了抽不了啧。”

 

“·····”

 

而隔了苏黎世一个半球的B市,叶秋正在开会,晚上还要加班。他算好了时间加完班就可以赶去机场接他那“混账”哥哥。

 

一下飞机叶修就被各站队来接机的人给围住了,陈果带着兴欣的队员来接苏沐橙跟叶修,叶修一下子就被神出鬼没的包子给抱住。

 

“老大,欢迎回来!”他开心的拍着叶修的后背,就差没把他拍岔气儿了。

 

“队长,欢迎回来。”

 

“可以啊老叶,世界冠军!”

 

“那是当然,哥可是职业的呵呵。”

 

“那既然人都接到了我们就去外面下馆子吧?”陈果问道。

 

叶修左右瞄了眼,摇摇头,“你们去吧,我等人。”

 

“等人?等谁啊?”

 

“还能是谁,叶修哥家的宝贝弟弟咯?”

 

“嘿沐橙你这丫头还调侃起哥来了?”叶修无奈的笑笑。

 

苏沐橙吐吐舌头,拉着陈果他们就先一步离开机场,其他战队的人也跟着分开去聚会了,偌大的机场这下又恢复了往常,人来人往,行李箱滚轮在地板上发出的响声跟广播声和在一起,叶修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没有手机但他知道自家弟弟一定可以找到自己,也许这就是双胞胎的默契吧。

 

就在他头一低一低的动作下一声叹息就传入他耳中。

 

“混账哥哥,醒来了,我来接你回家了。”

 

“哟?笨蛋弟弟终于来了,哥以为还要等很久呢。”叶修揉了下眼睛,又恢复了往日的嘲讽脸,不过对着这个同胞弟弟他到底还是有点不一样的,面部表情都柔和了一点。

 

“嗯,你行李呢?”

 

“就一个行李袋。”

 

“我帮你拿。”

 

“哦,那好。”

 

叶秋看他百无聊赖的模样就觉得好欠揍,好想收回刚刚的话怎么办。

 

“叶秋。”

 

“干嘛···”他正起身子,小时候听叶修用严肃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就会下意识一颤,就算现在很少被这样叫但还是会觉着害怕,可能还是惧与做大哥的威严吧。

 

就在他拿起行李袋的时候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身形相仿的男人就这么突然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叶···叶修?哥?”

 

“笨蛋弟弟,哥还真的是想家里人,想你了。”

 

叶秋的耳朵被他呼出的热气给弄得通红,“···混账哥哥。”欢迎回家。

 

兄弟俩在深夜的机场里紧紧拥抱着。

 

 

回到家父母都睡着了,叶秋跟叶修也识相的放轻脚步进了房间。十年前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们俩还是住的一屋,后来叶父原本怕叶秋看了觉得难过就打算让人搬了叶修的床放到隔壁房,可是叶秋说要这样留着,这样哥哥回来才有亲切感。

 

彼时年少,现在当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回到家,回到熟悉的房间的时候叶秋还是会觉得是场梦。

 

“哥,你先去洗澡吧,我帮你整理下床铺····”

 

叶修闻言,看着那穿着白衬衣人模狗样,哦不,是社会精英模样的弟弟熟练地帮他铺床,他立即就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在心底叹口气,嘴上却宠溺的说了一句。

 

“笨蛋弟弟,我们一起洗澡吧。”

 

“哈?!你你你你你···”叶秋瞪大眸子,满眼不可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我我我我什么,我说我们一起洗澡,别磨磨唧唧了再晚我们俩都休息不好。”

 

“可是···”叶秋舌头都要打结了,他们兄弟俩从很小的时候确实一起洗过澡,可是自从叶修离家出走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这样过,现在都成年了,两个人一起搓澡什么的··哦那个画面简直太美他不敢想。

 

“怎么?是怕哥的身材比你好惭愧啊?”叶修一开嘴果然能气死人,叶秋还真的就吃这一套,从小到大没少被叶修坑。

 

“洗就洗!谁说我身材没你好?你又没有见过!”

 

得,这下简直幼稚到家了,说出口的叶秋再仔细一想简直惭愧的脸都爆红。

 

“呵呵好啊,来来来好弟弟,让哥哥带你洗白白~”

 

“滚!”

 

家里的浴室比酒店的要大的多,两个男人进去都还有空余,此时叶秋看叶修毫不顾忌的脱光就后悔答应他一起洗澡了,其实叶修身材也没他想象中那么糟糕嘛。这样想着叶修一记花洒水就浇了过来,让一件白衬衣就这么毁了,紧紧贴在叶秋的皮肤上。就在他发火想骂叶修的时候,突然被叶修抓住手腕,很用力的那种。

 

他吹了下口哨,“哟看来笨蛋弟弟有经常锻炼啊,身材不错···”说着拍了拍叶秋的屁股,就跟小时候一样叶秋要是不听话了叶修就会打他屁股,这些叶秋比叶修更身体力行的记住。

 

“混账哥哥你···”

 

“叶秋。嘘···”

 

“······”

 

叶秋捂住自己的嘴,刚刚的声音他怕吵醒自己爸妈,瞪了眼还在笑的叶修。

 

“洗吧。不闹了。”

 

“明明就是你在闹···”叶秋喃喃自语,开始慢慢脱着衬衣,接着就是西装裤···

 

热气氤氲的浴室里两个人各自洗着,叶修正在洗头,突然啊了一声,惊到了叶秋,他着急的问。“怎么了?”

 

“啊刚刚洗头被洗头水给辣到眼睛了····”

 

“噗哈哈哈哈笨蛋哥哥,等会儿你别用手弄,我来帮你···”

 

“你行吗别把我眼睛戳瞎了啊?”

 

叶秋腹诽,戳瞎了你是不是就老实安分点了?

 

想是这么想,但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叶修感觉自己的眼睛从睁不开的一片黑暗到睁开后见到自家弟弟那担心的目光后简直有种获得新生的感觉,当然这是很夸张的表达,但他很受用,他很享受叶秋给他的好,这些年依旧还记挂着自己的大概就是这笨蛋弟弟了。

 

“行了,哥你用毛巾擦擦眼睛,冲冲头发···”

 

“啊,知道了····”

 

接着就是淅淅沥沥的水声,兄弟俩谁也没有再接话。叶修洗完澡后躺在床上脑海里竟浮现的是刚刚叶秋穿着白衬衫被他弄湿衣服后的模样,他皱眉,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此时另一张床上的人刚好打了转身,面对着叶修。淡淡的月光洒在叶秋的脸上,叶修看着与自己如此相似的一张脸,内心浮现往日与叶秋相处的种种,唇角勾起的弧度连自己都未曾察觉有多开心。

 

“叶修···唔,混账哥哥··”

 

叶修看着叶秋的睡颜许久直到听见他说梦话都带着自己的名字后觉着又好笑又温馨。

 

“哥哥,别走···”

 

叶修起身,一个跨步就爬上了叶秋的床,看着他没有安全感的睡姿觉得有点心疼。叹了口气后像小时候那样拍拍弟弟的后背,安抚他。

 

“我不走了,不走。你在这里我不会再走了。叶秋,我的笨蛋弟弟,我喜欢你。”

 

“叶修··哥··”

 

叶修看着往自己怀里钻的人,笑的跟只老狐狸一样,他似乎能想到第二天一早醒来叶秋是什么表情,趁现在人还没醒叶修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他这个心脏大师了。

 

“笨蛋弟弟,晚安。”一记晚安吻落在他光洁的额头,而后是嘴唇,叶修亲吻了一遍后满足的搂着叶秋睡了下去。

 

翌日

 

“卧槽叶修!!你怎么在我床上?!”叶秋不顾形象的大吼道。

 

“吵死了,笨蛋弟弟。”

 

“混账哥哥你给我起来去你床上睡!”

 

“昨晚是你拉着我不放的,哥就勉为其难陪你睡了一晚。”

 

“怎么可能!”

 

“叶秋。”

 

“干··干嘛?”

 

叶修慵懒着眼,起床气还是很足的,他拉过自己弟弟“吧唧”一吻落在脸上。吓得叶秋愣在了床上。

 

“早晚吻给你了,笨蛋弟弟,我睡了。”

 

“混蛋!!”

 

躲在被窝里的叶修一脸宠溺的笑意,穿衣的叶秋红了耳根,彼此默契不谈的话题那就让他这么过了吧。

 

总之,他的混账哥哥终于回家来了,他该高兴的。

 

吶,混账哥哥,我昨晚梦到你吻我了。

 

那可不是梦啊,小叶秋。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12)
热度(240)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