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九章


  一大早,阿贵家养的公鸡就开始叫唤起来。张起灵睁开眼睛,他先是看了眼身旁睡着正香的吴邪,从他睡觉的姿势来看,昨天晚上吴邪应该愣是这样直挺挺的睡没有翻身过,张起灵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掀了被子起身。


  阿贵的家靠山近水的,一大早的空气都比大城市里的要清新的多,不难怪城市里的人想来着体验边野山区的生活,而这里的人却又格外的想出去。张起灵起来的时候倒是发现了门外站了个人,是黑眼镜。他抱着短刀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不回头看就开口说了句。


  “早啊,看样子昨晚上你睡得不错。”


  “……”


  张起灵没有回话,小腿上的伤现在大概是正在愈合,所以会有些痒意是正常的,他把裤脚撩到了伤口以上的部位,这让原本对称的运动裤现在变的一长一短,颇有点滑稽的意味。黑眼镜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提醒了一句。


  “你是不是觉得痒?这很正常,只要你别用手去碰,好的更快……”


  说完黑瞎子就抽了小短刀跳进了鸡圈里,动作迅速的拿刀插在了一只老母鸡的翅膀上,定住了之后俩手一抓就把鸡给拎了起来,期间也没有见血。


  这人是有能耐的。张起灵如实的估测着他的实力,吴邪昨天饭桌上喊他师父,看样子那些三脚猫功夫也是跟他学的。从他跟吴邪为数不多的过招来看,吴邪的身手适合防守,攻克还有待加强,如果遇到些力量型的蛮干对手,他也就只有等死的份。


  “这鸡昨天我就跟阿贵说了今天做鸡丝粥。所以,不算乱杀也不算偷。”


  “……”


  面对张起灵这样话少的人,黑瞎子也只好自己活跃活跃说点话,也不知道他那大徒弟是怎么就跟这样闷不拉几的人结了婚,不过这也不是他该理的事情。张起灵看他抓着鸡就进了厨房,左右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干就去跟着一块进了厨房。


  “哟,还挺自觉,知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你以前做过饭没有?”


  “没有。”


  张起灵实话实说,黑瞎子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下就抬了下手。


  “去外头劈点柴,你不会做饭就别站在这碍手碍脚了。”


  “……”


  瞎子的话让张起灵停顿了几秒后就转身出去外头。他观察了一下阿贵家里没有找到劈柴的工具,这才恍然大悟,黑瞎子是变着法让他在外头清闲。他见阿贵家的鸡像是刚刚被黑瞎子折腾受了点惊吓,于是抓起一边放置的谷糠就撒在鸡圈里,看一堆小鸡崽在那围着吃食,他的表情稍稍柔和。


  吴邪是被食物的香气给弄醒的,醒来以后他往身边一摸发现张起灵已经早早的起床,他竟然熟睡到连对方何时起床都不知道。


  “天真!太阳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床!”


  “知道了,这就起!”


  吴邪打了个哈欠,起身收拾好了被褥,随手把外套往身上一套就去了客厅。


  “胖子,早饭还是青椒?”


  “天真,你是不是吃怕了?哪这么多辣椒给你吃!喝粥!阿弥陀佛,牺牲了老母鸡的命供我们一家老小吃喝……”


  胖子开始了神神念叨,吴邪看张起灵跟黑瞎子一块在外头不知道捣鼓什么,就跟胖子道。


  “这两人什么时候好上的?”


  “在你睡觉的时候,天真不是我说你,你睡得这么死,还管人家屁股朝外还是朝里啊?真把小哥当娘们养这会儿气他给你戴绿帽?诶诶说话好好说你踢我做什么!”


  “腿长不好意思。”吴邪微微一笑,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倒像是敷衍。他似乎还真的不够了解张起灵,一开始他只是从爷爷的笔记里知道张家这个家族的一些事情,经过了这么些年岁月的迁移,现在的张家还有许多事情是他所料不及的,他不否认一开始接近张起灵他是有目的的,但相处下来却也渐渐的交托了后背,把他当朋友当兄弟看待。


  “他以前没有朋友。”


  吴邪突然说了句,胖子一边喝着粥,咂吧着嘴。


  “他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不能有。这不,跟黑爷就处的不错嘛,诶,天真,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


  “像个死死盯着怕自个儿媳妇跟人跑了的怨夫…诶卧槽你腿再长也不是这么施展的!”


  吴邪没有再把目光投注在那两人身上,专心喝着粥,顺带拿手机查了查最近一班回杭州的机票。


  “行啊,有两把刷子,看来除了下地以外你不会的也不算很多。”


  黑眼镜看着张起灵加固后的鸡圈,那些个鸡崽跟看到老母亲似的围着他和张起灵转,弄好了以后张起灵就看了看他。


  “别这么看着我,是想问我吴邪的事情还是问我站在哪一边?”


  “……”


  “啧,还打算让我猜啊……我猜你两样都想知道。”


  “你不会害他,知道这点就够了。”


  张起灵说完把修鸡圈的工具装好带进了厅里,迎面就对上了吴邪的眼睛,他脑子里闪过昨晚吴邪自说自话的画面,移开眼没有回应。


  “小哥,吃完饭我们就出发。”


  吴邪收回目光,擦了擦嘴巴就说了句,这话让胖子赶紧嘬了口鸡腿。


  “胖子,你是留在这还是一起走?”


  “我当然是回去了!我那店给大金牙看着我可不放心!”


  “我留在这……”


  “黑爷你这是觉得这里比放羊舒服多了是不是?”胖子随口调侃了一句。


  黑眼镜的插话让吴邪若有所思,他没料想黑瞎子会选择留在这地,原本打算给他多订一张回北京的票,现在看来黑瞎子果真是另有打算。


  “嗯,那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我号码没变。”


  吴邪拍拍他的肩膀,就去外头抽烟。黑瞎子问正准备收拾碗筷的胖子。


  “他怎么了?”


  “刚刚醋喝多了的后遗症,黑爷来搭把手……”


  “……”


  把烟点了,吴邪没有吸几口就这么放着,等到胖子和张起灵收拾好了以后再把烟尾巴掐了,他上下打量了下张起灵,再把目光往他身后探去,向黑瞎子和阿贵点点头。


  “走了。”


  “慢走不送了!”


  黑瞎子几根手指小幅度晃了晃就当是再见的手势,目送着他们三个离开村庄。


  去到机场的时候胖子和他们搭的不是同一班飞机就先分别了,剩下吴邪和张起灵两个人的时候,一时间少了胖子的嬉笑打混吴邪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和张起灵交流。


  吴邪双手交握,如老僧入定。他现在脑子里的事件和计划开始盘根错节,需要他有个清醒的认知,首先就得捋一捋。


  第一点,张起灵是不是受人威胁下的这座墓,现在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在逐渐降低,除非这一切都是张起灵有意而为之,假设他事先不知道张灿就是汪家人,在看到名单的时候还依旧没有丝毫怀疑的带着一块下地,那么汪灿是怎么就知道张起灵一定会选这个地方,他又是怎么逃脱的?如果要解释这个可能性那就是汪家人早就知道张起灵会选择这个地方而他们也早就探过这个地方,可是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意义,它不是这次九门争夺的核心,宝藏也不在这,加上吴邪之前就和潘子一起下过这个墓地,虽然是在两个不同的方位,但是构造却是一模一样,所以吴邪知道怎么救人。


  那么既然第一点都给否认了,接下来就是第二点,把张起灵困死在那里是为了达成他们的什么目的?如果张起灵没有死,他们的行动又会有什么变化?而这一切都是围绕着张起灵这个人来讲,所以吴邪想要知道更多,就必须从张起灵的身上入手。只能让他自己来告诉吴邪真相。


  “前往杭州方向的旅客请注意……”


  广播响起打断了吴邪的思绪,张起灵沉得住气,如果吴邪不问他必定是不会回答的,于是吴邪开口道。


  “小哥,还记得第四条约吗?”


  “嗯。”


  “所以,我想让你把你目前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这个局我们谁也破不了。”


  吴邪眼神如鹰,突然锐利的直插重点,张起灵转了下手上的戒指摘下来还给吴邪。


  “这戒指不合适。你想知道的等回去以后我再告诉你。”


  “好。”


  吴邪接过戒指紧紧握着,这也算是一个进步了,张起灵这才是真的打算和他并肩作战的意思。


  飞机平稳降落,回到杭州之后王盟就开着他的车来机场接人。


  “老板,这里!”


  王盟挥着手深怕吴邪看不见似的,等他见到张起灵以后就又嘴快的加了句。


  “老板娘好!”


  张起灵刚下飞机,这会儿还有点睡眼惺忪,所以王盟的话他没有反应过来就点了头,吴邪哭笑不得,就这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是不是谁占他口头便宜甚至卖了都有可能?


  “别乱喊,拍马屁要看对象……”


  “是!老板,你们是回家还是去店铺看看?”


  “店里最近怎么样?”


  被王盟一提醒,他也有一段时间没去吴山居看看了,他刚刚的猜想里漏了个关键人物,王八邱。不知道他最近的动静如何,走之前他吩咐过王盟要多加看管一下各地分盘口的情况,这会正好要问。


  “还有,王八邱那里什么情况?”


  “老板,店里一切照常。还有……你说的没错,王八邱他们可能反水了,我找人跟踪过他,发现他和九门里头的几家都有联系,但是奇怪的是他们的货物来源还是一切正常,照理说一个准备反的人怎么可能还这么恭恭敬敬的准备账目?”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真的王八邱?”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邪把玩着戒指,按照之前的分析,王八邱很可能已经跟何老一样被汪家人给做掉了,现在的王八邱只是一个戴上面具的王八邱,但目前他主要关心的还是张起灵那部分的信息。


  等王盟把他们送回家以后,吴邪就去浴室准备放水洗个澡,在这之前他见张起灵坐在沙发上准备去撸他的裤腿,他拍了拍脑门,嘀咕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张起灵撸起裤腿的时候吴邪拿着医药箱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他微微抬头看了眼对方,吴邪没有说话,只是蹲下来把医药箱打开,一只手就准备去摘他那纱布,这伤口捂着太久也容易滋养细菌。张起灵显然没想到他会自己动手于是就准备动作,结果被吴邪死死的拽着脚腕,吴邪皱了下眉头喝道。


  “别动!”


  “……”


  大概是从没有被这么呵斥过,他现在竟也乖乖的放松下来让吴邪擦拭消炎药水,期间吴邪还观察着他的神色,看完了还嘴角带笑。


  “怎么?你不觉得痒和疼?”


  “没有。”张起灵这次回答的很快。


  “不是唬我吧?那看来我这瞎子师父教的还成,小哥,你早上和黑瞎子都聊什么了这么开心?”


  张起灵茫然,他怎么看出来自己开心?明明什么表情都没有。


  “是因为认识了新朋友?”


  “……”


  张起灵决定不做回应,等他涂完药水把纱布一包之后就又去厨房里拿了保鲜膜过来,看这样子是要给他的伤口包上。


  “先这样凑活,你先去洗澡,尽量不要碰着伤口。有什么事情喊我当然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帮你洗。”


  “不用。”


  这次依旧回答的很快,吴邪知道玩笑不能开太过火,不然这受伤的腿应该立马就朝自己身上招呼了。


  “行,你去吧。我去阳台抽根烟。”


  张起灵见他收拾了一下就去了阳台,自己也就靠着这临时的保护措施去了浴室洗澡。


  趁着张起灵洗澡的空隙,吴邪在阳台的桌子上铺了张白纸,然后拿起笔就罗列一下现在的形势。


  九门目前已知的就是陈家,李家和霍家在虎视眈眈着,也正是这三家在解雨臣放出遇袭的消息之后开始了一番争夺,意图把解家的盘口也给拿下,当然最后他们自然也是奔着佛爷的宝藏去的,佛爷立下的规矩守到了他们这一辈,早就已经守不住了。


  张家和吴家是还坚守着这一规矩,甚至这里头关于的不是宝藏的去向,而是一次危险的开端,张家想要找的东西跟宝藏有没有冲突暂时没有定兴,但是可以知道的这个东西一定是个“钥匙”,这“钥匙”据说吴家也留着,只是爷爷没有提醒过还需要寻找。


  另外就是汪家,他们到底在这其中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按照爷爷的笔记以及三叔的提示,这第十家族的人意图的是要分裂他们?不,没有这么单纯,既然到了他们这一代目标会改变那么他们的目标一定也不仅仅是毁灭宝藏,或许是跟张家这个庞大的家族里头藏着的秘密有关,这个秘密只有张家人自己清楚。


  就在吴邪画好一个大圈的时候张起灵已经洗完了澡出来,他已经注意到了吴邪在纸上分析的事情,于是坐下来就准备好和他谈谈这些事情。


  “小哥,你都看见了。我只问你我不知道而你知道的事情。”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钥匙是什么?”


  “鬼玺。张大佛爷也留了一半在狗五爷那里,剩下的在张家,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


  吴邪思索,鬼玺他好像小的时候有听三叔说过,那时候他三叔还跟爷爷大吵了一架,说什么是爷爷故意不告诉他们在哪里,这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以后肯定是要拿来当传家宝的,现在看来用处还是很大。


  “为什么你会主动临时选择改变路线?”


  张起灵一怔,没想到吴邪猜到了他这次换线路的事情,没错他这一次是诈了汪家人,但是显然对于张灿就是汪家人这件事他是意料之外的,所以下斗的时候等他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汪家人很多他一边要顾及自己这边的手下,一边还要防着他们,然而最终还是一个都没有保住,自己倒是受了伤,差点就死在那。


  “为了找出汪家人。”


  “所以不惜让自己受伤差点死在那?”


  吴邪闻言微眯着眼睛,连言语间都带着点严肃的意味,他这是在拿他自己的命开玩笑,不得不说吴邪猜到他这个可能性之后是有气的。


  “……”


  “小哥,我那天晚上就说了,虽然你睡着未必听见,那我现在再说一次,你也是人你不是神,人的生命就这一次,没了就是没了,要是我没有去救你,你是不是就打算一个人在那当粽子了?”


  “你不会的。”


  吴邪突然笑了下,反问。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我如果有把握完全可以不用靠你,小哥,人心最可怕,就像你在斗里救人一样,你没有想过有人就会拿捏着你的善良去害你。”


  就像当初的自己,拖累了三叔,害了云彩害了潘子一样。


  “那就当我信错了人。”


  张起灵眉头微拢,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吴邪这么说他自己,他跟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是不一样的。


  “呵。”


  吴邪微垂着头,自嘲的笑着,张起灵看着他,下意识的伸手,等他反应过来手已经放在了吴邪的头上。


  “吴邪,你跟他们不一样。”


  吴邪抬头,对上了张起灵那一双淡漠似出世的眼睛。


  “是,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的是结束这该死的宿命。”说着他抓着张起灵的手,后者正打算抽离的时候吴邪还是紧紧抓着。


  “我给你量手指围度,你不是说我那戒指不合适吗?”


  “……”


  张起灵心想,量手指就量不用十指都扣着抓的这么紧。不过至少现在,距离他们的坦诚又更近了一步。

——TBC——

好吧,就算冷清的没人也要努力努力更文٩( 'ω' )و 冲鸭!

评论(6)
热度(50)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