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短途旅行

     

     “小哥,把衣服洗漱用品都带着点吧,这次去无锡,离这边也近······”


  “嗯。”


  我对这次的旅行其实是有自己的看法的,胖子之前一直告诉我说等把小哥接回来之后就要去拜个佛,我当时还笑话他,土夫子要是信这一套早干嘛去了?但他一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堵得我无话可说。


  我们一起经历过太多不可信的但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对于这句话才算是理解的深刻,看着闷油瓶麻利的收拾东西的身影,仿佛回到了当初四处奔波的时候。


  “最后检查一遍,没有漏什么东西吧?”


  我看他沉默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我也不管这么多,直接上手去摸了摸他身上衣服口袋和包包,确定都备好了之后才一块出了门,胖子说他在目的地等我们,老滑头似的说胖爷我得一路看看美人美景啊,你们俩往边上一站美人眼睛都往哪瞅了?我笑了下,真要有美人看上你你也不见得多乐意。

  

  上车之后我决定让拿到驾照的闷油瓶负责开一段路,等到服务区休息了再换我开。


  “小哥,驾照带了吧,系好安全带,慢慢开,我们不着急。”


  闷油瓶扯了扯安全带,没有说话,我心想你张大爷的能耐我确实没有办法说什么,反正有他在,我们都很安心,这似乎就成了一条定律一样。闷油瓶给我带来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十几年前第一次下斗的时候我要是知道我这一辈子几乎都跟它以及他纠缠在一起,或许我会选择不去找三叔,但是命运这回事谁能想得到如果。以我的尿性,我是耐不住我的好奇的,也不知道当初的我在闷油瓶眼里是不是很傻气,但是都说傻人有傻福啊,这不是福气都到身边来了?


  “困就睡一觉。”


  闷油瓶清清冷冷的声线让我回过神来盯着他看上几次,蓦地笑出了声。


  “不睡,看景色。”


  

  他轻轻皱起了眉头,似乎不能理解我刚刚的话里有话,可不就是看美人美景吗?不得不说,闷油瓶几乎没有怎么变过的容颜放在当下就是能当明星出道的颜值,明星几乎都能藏得住年龄,要是让人知道这位小鲜肉年纪都够当所有人的太爷爷的时候估计三观都得被震碎。


  打开了车载广播,里头女主播甜美的声线播报着今天的天气和交通情况,看样子这里堵车得好几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闷油瓶倒是一点也不慌,我看着时间,就算到那了怕是要住一晚明天才能去拜佛。


  “小哥,张嘴。” 


  “······”


  我给自己放了俩口香糖在嘴里嚼着,还觉得有点淡的味道,闷油瓶看着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准备伸出手指,我往回一缩原本想逗逗他,但他漆黑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我,我竟有点被吸进去的错觉,鬼使神差的伸手过去摸了下他的脸,如果不是在车上我或许可以做点更过分的事情。


  后面的车滴滴滴的喇叭在催促着,我把口香糖递给他,他吃下去之后就接着开车,一路上的堵堵停停加上没有烟抽,我现在有点昏昏欲睡。等到后面通畅了也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到了服务区随便买了俩盒饭,闷油瓶吃饭的分量少,还没有什么肉,跟猫食似的,我把饭盒里头的唯一一只鸡腿硬塞给他,他看着我倒像是一脸无辜的小孩,啧,哪有小孩这么挑食还不被父母打屁屁的?

  

  “吃了。”


  “······”


  我盯着他吃饭,鸡腿倒是碰都不怎么碰,得,这老祖宗嘿我就不信治不了了。


  “你要是不吃,我打包带走,晚上我慢慢喂你。”


  我这话当初要是威胁黎簇还能管用,对于闷油瓶我就觉得像是哄孩子一样,他看着我,最后像是妥协了一样咬了几口就放着了,我秉着不浪费粮食的传统美德就着闷油瓶咬过的地方把剩下的鸡腿肉给啃干净了,期间他像是当初看孩子一样的眼神看我,让我觉得我的行为在他看来也许就是个孩子一样无理取闹。但没有什么办法,我只想用我的方式对他好。


  过了服务区换我去开车,闷油瓶倒是很给面子的一上车就直接当起了睡佛,我看着他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他没有醒但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睫毛颤了颤,他到底是感觉到的,感觉到他对我的信任我咧开嘴笑了笑,挂挡上路。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和胖子成功会和。胖子嫌我们俩太慢,我燃了根烟,呶了呶脖子说。


  “塞车,胖爷您坐的高铁,不能体会塞车的感受实在遗憾。”


  “哎哟我去,杭州那地儿塞的,上回去找你们别提多堵了,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先去找个地儿吃吃喝喝,明天早上再去拜大佛?”


  

  “嗯,先定个酒店放行李,上车吧,胖子,这回你开了。”


  “得嘞,滴滴开车了还···”


  我抽了口烟,隔着烟雾缭绕间我注意到了闷油瓶的脸色,他那神情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把我给就地解决了,我缩了缩脖子,被烟呛到咳嗽了几下,手上的烟被他修长的两指给夹住,掐灭了。我心疼那没抽两口的烟,贵的很。闷油瓶皱一下眉头我都要缩一下脖子,倒也不是怕,就是觉得他不用这么担心,我很好,他不用百般维护,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我。我不想做虾米,他也不是那吃人的大鱼。


  有时候我觉得闷油瓶反倒像只野猫,怎么养也养不亲,终有一天会离家出走,那我到时候怎么办?还得隔千里之外去找人,甚至把那劳什子青铜大门再炸一遍,尽管我曾在床上得到过他的承诺,虽然第一次并不怎么美好甚至带有点惩罚性质,我有点乘人之危但如果他不愿意没人能勉强得了。我知道他说一不二,他答应的事情跟铁口金牙一样,怎么着也不会赖。所以我才放心下来,不管他去哪里,我知道他会回家,不回我照样可以再继续我的计划,再把他给带回来,然后做到他没有力气跑为止。

  

  “心疼我的中华香烟,你个败家的。”


  “天真同志,烟抽多了伤身啊,小哥也是为你好。”


  “不伤肾就好。”


  “······”


  

  胖子闭嘴之后我看着闷油瓶撑着下巴往外头看着,我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就跟用目光调戏起了良家公子似的,闷油瓶映在车窗上的眼睛估计也看到了自己的神色,只是不动声色,我收回放肆的目光,闭目养神。


  

  “抱歉先生,没有三间单人房了,我们只有一间双人房和一间单人房···”


  “没事没事,就要这两间吧,那啥,天真,小哥你们俩住一间吧,我自己住一间成不?”


  我比了个ok的手势,闷油瓶帮着把行李给提了进去,上到了三楼,我打开房门是双人床,但是我却并不想这么规规矩矩,离的他有点远,于是把两张床中间的床头柜移出来,再把两张床拼凑在一起,闷油瓶看着我这番动作没有上前帮忙的举动,我憋着气搬床的时候不得不说人不服老不行了。


  “天真,小哥,东西都放好了吗?走吧,咱们去感受一下夜生活的美!”

  

  胖子一手揽住一个的,我忽然觉得这个场景熟悉的很平常。


  夜市大排档是最好的选择,走到人来人往的小吃街,随手一杯啤酒一把烤腰子,坐下来就是天南海北的话说不完。


  “哎呀这酒,爽!”


  “吃个烤鱼···”


  我给闷油瓶把刚烤好的肉串和鱼肉给放在碗里,他不动声色的又给夹了过来,我挑了挑眉头,心想晚上我再收拾你。


  “我说天真同志,看得见这还有个人吗?嗯?”


  “哟,胖爷,您吃好喝好··”


  

  我笑着给胖子倒了酒,把花生米撂在他面前,看着他嘟囔着这还差不多,像这样三人一桌吃吃喝喝的日子,十几年前第一次,十几年后会有无数次。


  “再来,我可以喝···”


  “胖子,别醉了嘿,醒醒····”


  “醉个屁!嗝···我没醉,你是天真,他是小哥,我没认错!”


  “是是是,你没醉···”


  我打了个眼色给闷油瓶,他扶了下胖子,我去把帐给结了,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回去酒店,胖子晃了晃脑袋说bye,笑的很傻气的把门一关,我无奈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回到隔壁房间,闷油瓶已经在把洗漱用品放出来,我坐在床边看着他的动作,忽然说了句。


  “一起洗吧。”


  “······”


  

  原本以为我会被闷油瓶给放倒,这祖宗倒是坦坦荡荡,拿了换洗的衣服和毛巾就直接进了浴室,在我看来闷油瓶不说话就是默认的态度,摸了摸鼻头笑着去拿衣服,就在自己刚要进去的时候门就被锁了,我愣了下,心里只骂卧槽。


  

  躺在床上我就心神不宁,里头闷油瓶洗澡的水声一直不间断,只觉得比喝了好几瓶啤酒还上火,直到水声停歇我才盯着那只穿着背心短裤的人擦拭着头发,顿时觉得有点口干舌焦,我放肆一样的用目光来回扫视一遍面前这个人的身体,他注意到了抬起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想跟他更进一步的心情。


  “水还热着。”


  “我知道。”


  “······”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坐在一边继续擦头发,我直接去找了一个风筒招呼他坐过来些,他这会儿倒是乖巧了,我打开风筒开关,伸出手去给他吹头发,他的头发软乎的不同于他性格的难以接近,我见吹得差不多了,微低下身子趁他没有防备的直接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他猛地一颤,伸出手就要把自己撂倒,但我不介意,反正也是倒床上,正合了我的心意,我挑衅一样的看着他。


  “···去洗澡。”


  我看着他,他眼里似乎是无奈的纵容,我憋了股气,把他直接压倒在床上死死地固定着他的身体。


  “张起灵···”


  我哑着声音喊他的名字,他忽然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后背,像是在安抚。


  “吴邪,去洗澡吧。”


  “洗澡干嘛?嫌弃我啊?”


  “······”


  

  我觉得我有点神经质了,但凡碰上闷油瓶,我的脾气似乎总不知道怎么收敛。他的眼睛很好看,我承认我被这双眼勾了十几年。


  “····去洗澡,接下来你想做什么我没有意见。”


  “遵命,小哥。”


  我跟继续撩猫炸毛一样,趁着去洗澡之前又快速的往他脖子处偷了个香,狠狠的嗅了一把。咯咯的笑着,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张爷被小三爷给宠的没边,事实上,我也一直被他在乎着不是?


  胡乱的洗了个热水澡,等自己出去的时候闷油瓶却他妈的睡着了,我憋着气但是也无可奈何,只得直接往床上一躺手脚都往他那边靠,开着空调并不觉得这样的动作怎么热,反倒是我喝酒上头容易冲动,靠着闷油瓶微凉的皮肤,我觉得舒服,索性最后伸手搂着他的腰贴合着他的背,大概是累了又或者他根本就醒着,我轻叹口气,往上挪了挪,就好像整个人比他高大了不止一点可以把他整个人包裹在怀里一样。


  “小哥,别纵容我太多,我会更加得寸进尺。”


  我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我是最不容易满足的,至少现在是这样。我抱着他就这么安分的睡了一晚上,奇怪的是没有梦魇。


  

  第二天一早是被胖子丁零当啷的响声给吵醒的,闷油瓶比我先醒但是却动弹不得,因为我把他抱着,为了不打扰我倒是一直不说话,我打了个哈欠,看着他脖子上的痕迹我就心情大好。


  “来了来了,催命一样···”


  一边刷牙一边给胖子开了门,他提着早饭就上来了,说什么赶时间就在这吃完了就走,闷油瓶手里被他塞了好几个包子,我白了一眼胖子,感情觉得我虐待了闷油瓶一样。


  “天真,你的早饭给你搁这了啊,我去把车开过来····”


  “得嘞,辛苦胖爷了。”


  我笑着咬了口这的灌汤包,嗬,当即烫的牙口都不利索,闷油瓶递了张纸巾给我,我拿过去擦了擦嘴巴又呼哧的吃了起来,干掉了三个包子。


  “走吧,检查一遍,手机钱包身份证···”


  闷油瓶点点头我也就不再检查了,把行李放到一楼退房卡的时候换了一个服务员,她看着我和闷油瓶一前一后的出来,眼睛都放光了说话还有点语无伦次,我心想今天没有把衣服穿反吧。


  “天真,小哥,上车了!”


  

  胖子把车给开了过来,我摆了摆手,再次检查自己身上没有遗漏的东西就把行李给放到了车上,我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闷油瓶在后头就开始闭目养神,我心想昨晚上他肯定没睡好。


  大概是早早的出发的缘故,路上并没有多堵车,等到了景区里头买好票三个人统一进去,这座大佛据说是花了好几十个亿,我站在远处看着这佛像,心气突然小了。


  “拜拜吧,说不准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佛祖可以帮着实现?”


  我看闷油瓶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那佛像,凑过去跟他说了几句,他这才收回视线侧头看着我,我像模像样的跪拜下来,闭着眼睛,满脑子都是过去几年间做过的事情,背负的一切,到最后是闷油瓶的那一句“再见。”


  我倏地睁开眼睛,往四周看去,闷油瓶一直站在我身后,安安静静的看着我,我忽然放下了心。


  “吴邪···”


  “嗯?”


  “你刚刚不太对劲。”


  “是啊,我满脑子都是你。”


  “我在做什么?”


  “你在跟我说再见。”


  “······”


  闷油瓶不说话了,我苦笑,我前面已经意识到了,张起灵给我的影响太深了,我对他几乎是执念了一样,连心里梦里都是他的人他说的话。


  “没事了,我在。”


  

  感觉到闷油瓶略显凉意的手覆在我的额头上,一直到脑袋都被他轻轻抚摸着,如沐春风。


  “张起灵,别走。”


  “我不走。”

  

  “小哥,许个愿吧。”


  我起身,站在他身边,胖子这会儿跑过来说拿了三炷香,一人一根,还是那种大号的。


  “这得烧多久?”


  “唉,这你就不懂了,大号的烧的慢,延绵不断,福气满满啊!”


  我表示信了胖子邪,他话糙理不糙,三个人站在香堂前就这么拜拜,心诚则灵,我只希望这一辈子,我的兄弟,我的家人,还有我的爱人,一切都好。


  看完大佛,再欣赏了一次九龙灌浴,这一次的旅行就算完成,胖子拉着我们拍了好几张照片,我说跟我们一块回杭州去住几天,他拒绝了,说是要继续看遍山川大河,我知道留不住他,但是我们的联系并不会随着时间和距离而远去。


  送完胖子去了高铁站,我和闷油瓶坐在车上,我看他似乎是有事情要说,于是没有开车,只是在路边停着。


  “说吧,有什么要问我的?”


  “这样的情况持续多久了?”


  “不久,自从你回来很少。”


  “···有什么办法控制?”


  “我想想啊,大概需要做一次就够了吧?”


  

  我不正经的开着他的玩笑,他不恼却也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表示受不了,摆摆手投降。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小哥你··唔!”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手,我衣服被他扯着,整个人贴着他的脸,他这个亲吻明显不得章法,我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去揽过他的脖子,只想着把昨晚上未实现的事情赶在这里直接办了,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克制住了。我松开他的脖颈,看他就算是做这事情却还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就忍不住想要刺激他,于是咬着他的脖颈吸吮着,他的脖子白皙修长,好看的就跟动物园里的白天鹅一样。青色的血管薄薄的被他那层皮肤给覆盖着,为什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想通了?”


  “···”


  

  “不回答我没关系,我知道你抱着什么心思,其实吧只要你不走,什么都好说,我只要能在我的掌控之内找到你就不会失控。”


  “吴邪···”


  “小哥,不要用这样悲悯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过是陈述事实。”


  “······”


  “你知道我刚刚许了什么愿吗?”


  他摇摇头,我笑了。


  “我希望能绑着你一辈子,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想甩也甩不掉···”


  

  我骗了他,许愿本身只是个寄托,真正实在的还是靠自己。


  “你已经如愿了。”


  闷油瓶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我就是那个哭闹着要糖果的男孩,等着闷油瓶给我一颗糖,让我甜一辈子。


  “走吧,我们回家。”


  “嗯。”


  -完-

评论(6)
热度(79)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