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一章

  “吴邪先生,你是否愿意同张起灵先生结婚,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


  吴邪直到现在都还是懵的状态,一周之前他被逼着从杭州赶回去了长沙老家,父母说是爷爷那边出了点事情,他也能想象的到出点事情的状况,老爷子八十多了,前段时间还检查出了身体上有些问题,他这人早些年折腾惯了,到老了落的病算是折腾到头了,作为吴家三代单传的儿孙他也没想到最后竟是被逼着和一个男人结婚。


  “吴邪先生?”


  牧师和在场的宾客们都看着他,身边的男人不经意间掐了下他的手臂然后等吴邪嘶的一声盯着这人看的时候皱了下眉头。你他妈也太狠了!


  “我愿意。”


  “那张起灵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同吴邪先生结婚,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不离不弃的爱他?”


  “我愿意。”


  吴邪侧头看着这个即将和他成为合法夫夫的人,内心腹诽道你这个愿意说的苦大仇深一脸冷冰冰的完全就不像是要结婚的人好吧?


  再环顾一下四周,他父母和张起灵的家人在那相谈甚欢,完全没有一副为他打抱不平的模样,吴邪不禁有些挫败。


  “现在请两位交换结婚戒指。”


  两个小花童就这么拿着戒指过来,吴邪很随意的抓着这人的手,仔细一打量发现这个张起灵的手倒是比他的白了不少,骨节不大不小手指修长,凭他这么些年看古董的眼光都觉得这人手上很适合戴点什么,但绝对不会是戒指。


  “你塞错了手指。”


  吴邪被这人突然的一句话打乱了思绪,还是第一次听这家伙和他说话。他刚刚一走神的功夫就把戒指往张起灵的大拇指上塞了,难怪一直塞不进,他感慨这当真是“手色误国”啊。


  “你手还挺好看的。”


  吴邪大大方方的承认,并看了眼对方,发现那人根本不为所动,简直像是个闷油瓶子一样,索性就在以后的日子里都称呼他为闷油瓶,当然明面上他不敢这么叫他,这人的武力值他是有目共睹的,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就敢把在他三叔铺子那边闹事的人给打跑,对此吴邪吞咽了下口水。


  说话间他的无名指就已经被人给套上了那款男戒。婚礼到这里总该是结束了吧,然而非得瞎起什么哄,不知道是哪个盘口的这么嚣张,直接喊老板亲一个!吴邪眼刀子过去,愣是没有发现刚刚喊的人有哪些,台上慈祥的老牧师在那阿门个不停,他觉得有点心烦意乱,张起灵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仿佛现在全场的人都在等一个人先动作,吴邪啧了一声,亲就亲,于是看着这位闷声不吭站的笔直的少爷,他笑了下伸手去揽住张起灵的腰身。


  凑到他的耳边就道。


  “小哥,你都听见了,那我可就先冒犯了啊。”


  吴邪离他近的几乎鼻息可闻,由于身高相仿,他和张起灵站在一起的时候倒是格外的相配,尤其这位闷油瓶穿着西装看样子就像是去参加什么颁奖典礼的明星似的,惹眼的很。吴邪慢慢的靠近,他发现这闷油瓶也不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张起灵的睫毛很长,在他靠近的时候这睫毛还下意识的动了动。吴邪故意一样的朝着他闭着的眼睛吹了口气,感觉到张起灵皱眉了他才笑着摆正态度,左手揽着他的腰,右手从肩膀慢慢的挪到张起灵细白的脖颈处,接着在整个礼堂宾客的注视下,他吴邪送上了自己人生中的初次亲吻。


  这一下子全礼堂都跟疯了似的,鼓掌的鼓掌,欢呼的欢呼,不知道还以为是世界杯决赛现场呢。然而吴邪当时脑子里就一个感觉。


  这家伙的嘴巴软软的像是水果冻。


  “行了,亲也亲了,这婚礼算是结束了吧,接下来你们该吃吃该喝喝的不用客气。”


  吴邪舔了下嘴唇,说实在的刚刚并没有别人说的亲吻同性的恶心,是因为脸吗?这人长得不俗气,他在心里把这人脸换成自己那过命的兄弟胖子或者王盟,那怕是绝对下不去嘴的。他自嘲了下什么时候这么肤浅的看脸当吃菜一样了,遇到了喜欢的多吃几次也不腻,不喜欢的碰都不会碰。


  即使是菜那也是人生命的必需品,但这人可不是,张起灵不是他的附属品也不是他的必需品,结婚了也和没结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况且摆在他面前的是两个选择,一个是全家倒霉另一个就是跟他结婚两家受益,换做十年前的自己怕是想都不会想要找个男人结婚,现在虽然也不想但是却会衡量利弊了。


  “诶,四叔公您吃好喝好啊……”


  吴邪举杯和张起灵一块儿和各桌亲友敬酒去了,他内心骂道这他妈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流程,结婚非得把新人给灌醉,这其中的道道就跟之前胖子带他去酒吧长见识说的,酒量好的做朋友,酒量差成夫妻。他心想这张起灵还是要给点力,出来混的这点酒量总该有吧?


  “敬您。”张起灵把酒杯轻放,显示一杯已完,四叔公的眼睛眯起来显然很满意。


  “好酒量哈哈,年轻人嘛,多喝点没事!”


  吴邪余光看了下一旁面无表情的人,喝的脸不红气不喘的,看来不用担心什么了。


  “小哥,我们去敬爸妈他们。”


  “嗯。”


  婚礼之前吴邪的父母就跟张起灵的家人很聊得来了,这会儿还在那说着,要不是因为这张起灵是个男的,他们能把这天聊到生孩子带孩子上面去。吴邪摆出笑脸,没有和对方商量直接上手去牵着他的手,感觉到对方手指的颤动,只一下就配合着吴邪十指相扣走到父母面前。


  “爸妈,大哥还有妹妹,这杯敬你们。”


  张起灵家只剩下他大哥和一个妹妹,都不是好糊弄的家伙,吴邪敬完还揽着张起灵肩膀靠近了些,状似亲密无间。


  “哎呀少喝点,起灵,小邪就是这样的,一高兴就容易喝上头,你别介意,来来来祝你们接下来的日子和和美美幸福快乐!”


  “起灵就交给你了。”


  张起灵看了眼他的大哥,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是他自己,虽然荒唐但是确实可取的事情,即使一开始大哥就劝他先不要立即下决定,也许还有别的办法,但目前看来没有比两家联合更有利的了,先祖把玉玺留了两份,家族一人一半,合则利分则伤,所以这是最好的安排。张起灵对他大哥点了点头,把酒灌入了喉咙,刺激的他有些上头了。


  “放心吧,大哥,我会对小……起灵好的。”


  吴邪嘴瓢了下,发现叫名字总归有些别扭,这人的名字乍一听像是女孩,写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名字大有来头,一个女孩哪能镇得住啊。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底下的伙计不敢再多闹腾,毕竟这婚礼不比寻常百姓家,私下还能再闹闹,吴邪和张起灵直接就被司机送回了吴邪新买的婚房,两层小别墅,司机和保姆都是家里头那边调来的,跟着好些年了值得信任。张起灵的东西也早就差人从张家本家送过来这里,这地方买的时候他还特意看了下地段,不说很好但是好山好水好风光是占到了,以前是觉得娶个温良贤惠的女人打理这里,那就是山水美人自在家,现在嘛,美的人是有了,但真心不敢动。


  “小哥,你的行李都在二楼左数第一间的主卧里头,我睡你隔壁的客卧,这样安排可以?”


  “嗯。”


  “成,那你先去洗澡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张起灵看着吴邪进去了客卧,他倒是不急着洗澡,这婚房他也是第一次来,当初说是交给吴邪安排,也一直也没有看房子的装潢,上二楼有个大阳台,还是露天的摆了几张躺椅,他坐下来好好的欣赏着这片夜空,凉风吹拂面颊,吹散了几分酒气,他竟格外的放松,闭着眼睛在躺椅上就睡着了。


  “这帐数目怎么这么奇怪?”


  吴邪盯着王盟发过来的底下各个盘口的帐本,发现有点不大对劲,圈画出几个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发给了王盟让他多派人去盯着,忙完了之后一看时间已经快到深夜十二点,吴邪想怎么期间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声响,这房子隔音这么好?想了想还是出去看看。


  一出门才发现这房间压根就没人在,他最后找了半天才在阳台把人给找着,却也着实有点无奈,要是自己一晚上都没有发现的话这家伙是不是就在这里凉风吹一晚上?要是这一幕被家里人见到了指不定得怎么想,吴邪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手一碰到他的时候就后悔了,妈的这人睡着了警惕性这么高的?都快把他的手臂给来个180度大扭转了!


  “嘶!娘的疼死了,小哥!张起灵,是我,吴邪!”


  张起灵睁开眼睛,迷糊的眨了眨眼恢复视力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见吴邪的脸色煞白的他赶紧松开了手,还想着帮他给恢复一下,结果刚一伸手吴邪就下意识的躲了点。


  “对不起。”他收回了手,道了歉,那模样在吴邪看来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怪容易引起人同情心的不舍得打也不舍得骂,在心底叹了口气。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警惕性这么高,你睡过好觉吗?在这睡觉万一我没有过来你不是要吹一晚上的冷风?这里风景好归好也不是让你凉风为被席地而睡的啊……”


  “……”


  张起灵没有说话,吴邪索性坐了下来,盯着他看时说了句话。


  “你要是想在这睡,我陪你。”


  他说着就躺下来,看着凌晨的夜空,星星都隐去了,只剩下半轮小月,倒是颇有几分古人遥望明月低头故乡的意境。


  “回去睡。”


  “你呢?”


  “回去。”


  “这就对了嘛,走吧,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吴邪伸了个懒腰,拍了拍张起灵的背,这会儿倒是不怕他出手了,毕竟刚刚出手就知道他是愧疚的,拿捏着这点吴邪就能知道这人是个什么心思。


  进去主卧,吴邪开了灯,像是卖房的销售一样给他简单的介绍了下房间的摆设浴室的使用,这人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吴邪双手插着口袋。


  “行了,你先洗澡吧,有什么事情叫我,或者你可以敲敲这墙壁我也许能听见呢?”


  “……”


  对比起张起灵的沉默无趣,吴邪已经不甚在意,早些年或许还会觉得这样的人跟他很难处得来,现在管理着底下的盘口,什么人都多少见识过了,张起灵这样的性格不能说是难聊到极致但是也不见得多好说话,说不准一言不合手臂都能给你掰折了!想到这自己的手臂还隐隐作痛。


  吴邪回到客卧之后就先敲了下墙壁,自己这倒是回音的响,隔壁就不知道了,他也只是说说笑,张起灵肯定不会这么听话的敲墙吧?于是拿好了衣服就哼着不着调的歌去了浴室准备放水泡澡,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敲下墙壁隔了没多久,一模一样频率的声音也在隔壁回响。

——TBC——

评论(6)
热度(77)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