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二十章

 

先挂了吴邪电话的张起灵大概是说不通这个举动背后的意义,后续吴邪竟也没有回个电话过来的想法,他索性也就不再去提这事。

 

“起灵,睡了吗?”

 

白玛敲了下房门,张起灵从床上起来,去开了门,发现母亲手上拿着的是晾晒干净的衣服,他伸手去接。白玛一眼就看出了儿子的不对劲,但是她却没有说破,自家儿子的性格做母亲的自然是清楚的,除非他自己说出来否则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

 

“你爸爸洗完澡了,等下你就去吧,今天陪我们去爬山怕是累了,早点休息?”

 

“嗯,我等下就去,妈你去睡吧··”

 

“好,你长大了,但是在我眼里还是跟孩子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有什么事情父母还是你的后盾,不要勉强自己知道吗?”

 

张起灵一怔,白玛见状微笑着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儿子已经比她高大的多,但还是自己心底的小豆丁。她丈夫的猜测或许是对的,孩子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烦恼的事情,只不过这个烦恼也许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她和丈夫看在眼里,只是一直没有说,有些事情是得靠自己才能悟出个所以然来。

 

“妈···”

 

“怎么?妈妈只是感慨你好像又长高了?”

 

“··没有。”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身高早就定型,母亲的意思就是说他已经长大了,感慨时间过的匆匆。

 

“好了,去洗澡吧,给你准备了新的毛巾放在置物架上了,我先回房间。”白玛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头,转身就回了房间。

 

张起灵看着母亲的背影,先前闷在心里的情绪似乎一下慢慢的泛开,顺其自然也许是最好的安排。

 

就在张起灵去洗澡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来了一通电话。

 

“啧,不接电话?什么意思··”

吴邪把电话一挂,放在床头,他现在是越发不明白这位闷油瓶大神的心思了,这算躲避?他不禁嗤笑,这人要是知道他的心思还躲那真的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现在不是还不知道就是还没想通,无聊之余吴邪就开始用小号去给大神表白,尽管对方一直不在线,也没有人把他当回事,就当是他私心吧,希望这个闷油瓶子能在一众表白中找到一个特别的人,以后真的在一起了吴邪也可以笑着拿起手机告诉他,嘿大神,你看我一早就告诉你我喜欢你了,你怎么就这么迟钝?

 

就在吴邪准备关机睡觉的时候就发现白昊天给他发了张图,他点开一看,竟然是网络上一些同人画手画的,有他作品里的,还有他本人和闷油瓶的,那次并肩站在一起的照片他还好好的保存在隐私相册里。

 

“画的不错,这样的水准可以拿去参加活动了。”

 

“是吗?能得到作者大大的夸奖本人无比荣幸啊哈哈哈··”

 

吴邪挑了挑眉头,合着这画还是这小家伙画的?

 

“哦,合着套我话呢?说吧,画这画是什么意思?”

 

“emmm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好看,你们俩站在一起真的很好看,怎么说呢,就是有种莫名的很和谐合拍的模样,所以就想画下来了。”

 

看到白昊天这番话,吴邪陷入了思索中,原来在有些人眼里他们站在一起是很和谐的?他把画像放大了又拉远,那人清冷的眉眼被眼镜遮挡着,只有他见过不同与人前的张起灵,迷茫的怔楞的温柔的笑着的···一幕幕都在他脑海里不断翻现,他不禁呼吸一滞,直到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想法,他一看可不就是刚刚还在扰乱他神思的那人吗。

 

“喂,小哥··”

 

“吴邪,抱歉,刚刚洗澡··”

 

“··啊那个,你洗澡洗好了?啊不是··我,小哥你现在在家?”

 

操,怂爆了,刚刚都在说什么?吴邪简直想挂了电话再倒回去重新再组织一边语言。

 

电话那头的张起灵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听着吴邪这几句混乱的话语都觉得有些懵,但还是好好的回复了他。

 

“嗯,在家,洗好了澡。”

 

“小哥,你今天是跟朋友去玩的?”

 

“跟爸妈。”

 

得到这个答案后的吴邪似乎跟知道自己高考成绩一样刺激,忍不住想要笑,幸好是爸妈。

 

“吴邪?”

 

“啊,没事,我就随口问问,小哥,你还有多久回来?”

 

“三天,怎么了?”

 

“···大橘想你了。”

 

“···嗯,告诉它我也想它了。”

 

“小哥,我也想你了。”

 

“······”

 

这句话说的暧昧不清,两个人期间都没有说话,但是透过话筒却仿佛传递着那颗藏着爱意的心在噗通的跳个不停,张起灵只觉得耳朵发痒,把手机拿开了一点,吴邪以为对方挂断了,莫名的有些丧气,这不过是他情不自已,如果他确实不能接受,那就笑笑了之。

 

“嗯,我也是。”

 

吴邪一怔,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再想喂几句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要不是新买的苹果X他绝对是要把手机给摔坏了,他妈的闷油瓶子是真的闷到家了,如果他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大胆的说出来我喜欢你。吴邪咬咬牙给对方的微信发了一连串的表情,最后附赠一张同人图,他骄傲着眉眼敲打了这一段话。

 

“小哥,只有你最适合站在我身边,不仅粉丝认证我也赞同。还有,晚安,小哥。”

 

发完这段话的吴邪等了许久也没有回应,他想刚刚能得到那句我也想你已经是个惊喜了,剩下的事情只能慢慢来,他心情好的抱着手机亲吻了一口就关机睡觉了。

 

然而另一头拿着手机的张起灵却并不怎么好了,他刚刚确实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就在吴邪说他也想自己的时候,他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和对方相处的种种,所以他说了我也是。刚说完他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就挂断了电话,他必须正视自己的内心,他之前那些种种的不一样表现似乎就是在表明喜欢一个人该有的模样。

 

“嗬,老吴,你的作品还真的是能打的,这么些年还是很多粉丝关注着,不过同人质量还真的是参差不齐啊。”

 

“嗯,个别辣眼睛的反党反社会的就算了,说起来我倒是期待一个人可以上墙···”

 

吴邪这话一出,胖子立马就反应过来了,笑的一脸内涵。

 

“是大神吧。卧槽我就知道你小子迟早会注意到他,不过他这人好像很低调,尽管粉丝跟着往上飘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要跟人互动的想法,也亏得他耐得住,跟个闷葫芦罐儿似的···”

 

吴邪闻言笑的更开,心想可不就是个闷油瓶子嘛,要是胖子知道那个人就是他当初极力推荐的小哥怕是要开始挖他去做签约作者了。

 

提起张起灵,吴邪心里又开始期盼,这些天尽管闷油瓶没有回过他消息也不曾打过电话,但是吴邪知道他这是在一个人思考,他话已经至此,明白的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不懂回来继续装傻还是撇清关系都是他的决定,吴邪只有一个想法。

 

心有皈依,磐石难移。

 

以前没少被胖子和小花调侃自己以后是要跟小说过一辈子的,现在看来除了写小说以外他还多了个想要过一辈子的人。

 

“胖子,你追云彩用了多久的时间?”

 

“怎么还打探起我和她的事情来了?卧槽你··你该不会是有了那啥··操不是说好的要跟小说女神过一辈子的吗?这会儿就耐不住寂寞给女神戴颜色帽了?”

 

“去去去,就随便问问。”

 

胖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他说了。

 

“我啊,花了好几年,她一开始不接受来着,说是要等一个人,我就陪她等啊,反正不管怎么样,她要是最后真的跟那人成了我也就祝福他们呗,结果丫的那人就是个骗子,所以我就陪在她身边,没事就逗她开心,喜欢不就是这样的吗,看她高兴就开心,看她因为自己感觉到幸福那就最开心,就这样把云彩给等到了,怎么?是不是遇到啥感情问题解决不了,来来来胖哥哥给你当回知心姐姐···”

 

“你这得是居委会大妈。不过,真的祝福你和云彩,喜酒记得叫上我。”

 

“那必须的,我还等着收你的钱呢大作家,毕竟上回进作家富豪榜不容易啊是不是?”

 

吴邪也不管胖子的揶揄,他心底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不是他不自信,而是他不想让闷油瓶有半点将就。他值得最好的,而他吴邪除了一颗爱他的心以外似乎再多的也不能给,比如别人的目光他管不了再比如父母与孩子···他要考虑的是他们的以后,虽然也不知道这个以后还有没有以后,但不去尝试一下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爸,妈,我要上车了,你们回去吧··”

 

“再等等吧。”

 

张起灵的父亲突然说了句,白玛也点了点头,她伸手去摸了摸儿子的头,就跟那一晚一样,张起灵忽然觉得他的母亲是否察觉到了什么。

 

“起灵,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妈都是支持你的,有空就多回家看看。”

 

闻言,张起灵那颗浮沉不定的心才算踏实了下来。他几日没有和吴邪联系,他用了三天时间去好好思考他和吴邪之间的“联系”。最终得出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他想亲口告诉他。

 

“爸,妈,谢谢···”

 

他伸手去也像其他孩子一样,每到临别总会在车站前来一个拥抱,小的时候是父母主动抱着他,现在是他忍不住拥抱住了他的爸妈。

 

“大橘,别动,啧,我在给你剪指甲呢听话啊!”

 

吴邪真的是要被这个小家伙给弄得头疼不已,张起灵走的这一礼拜这小家伙就算是把他的半条命给折腾完了,吃喝拉撒都得他来弄,算了算日子张起灵也就在明天该回来了。

 

“大橘啊你想不想你家瓶爸爸啊?”

 

“喵··”

 

看这小家伙一听到闷油瓶的名字反应倒是晃了晃脑袋看着自己,吴邪忍不住想笑。谁说不想呢,蹂躏了下大橘的脑袋,正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就听到了门锁开启的声音,等到看见张起灵出现的那一刻,他愣在了原地,只有大橘首先反应过来,跳下了沙发就朝张起灵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喵呜几声,张起灵弯下身子去把大橘给抱了起来,再对上吴邪的眉眼,一下子空气仿佛凝滞了一下,谁都不说话,吴邪张了张嘴。

 

“小··小哥,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我提前一天回来了。”

 

张起灵微低着头,摸了摸大橘的身子,吴邪深吸了口气,靠近了他。

 

“怎么突然想提前回来了,叔叔阿姨那边还好吗?”

 

“都还好,提前回来是因为···”

 

他的话头一顿,惹得吴邪心痒痒,只想赶紧问他,是否如他所思所想一般。

 

“吴邪,我··有点饿了。”

 

“······”

 

似乎是察觉到了吴邪的压迫感,张起灵故意绕了个弯子,而实际上他也确实饿了,晚上只是吃了点面包,吴邪心有不甘却又实在不想让闷油瓶挨饿,于是只得伸手去轻揉了下他的脑袋,转身进了厨房。

 

被揉脑袋的人没有怔楞,这一次是真的能感觉到对方的温柔和爱意,大橘也舔了舔他的手指,张起灵蓦地举抱起了大橘,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快吃吧,我先去洗澡了小哥,免得到时候太晚你没得好好休息。”

 

“嗯,谢谢··”

 

吴邪看着难得对着一碗鸡蛋面都能吃的狼吞虎咽的张起灵,有种想拍下来好好保存的冲动,但他想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很长,他可以慢慢来。

 

见吴邪进去了浴室洗澡,张起灵麻溜的吃完了一碗汤面,只感觉身体热乎乎的还出了汗,他收拾了碗筷拿去洗。不到二十分钟吴邪就洗好了出来,看到张起灵收拾的干净的台面,笑了下。

 

“小哥,你现在先去洗澡,待会儿我给你个惊喜。”

 

“···好。”

 

他没有过问,但心想那个惊喜或许是如同他预料的那般,他也想正式一点,这个承诺太重,这个回答很认真。他不想有半点打马虎眼的意思。

 

趁着张起灵去洗澡的空隙,吴邪就先开了张起灵的房门打开了灯之后就是一整片浩瀚的星空,他想这就是他眼里的整个世界,那就像初次见面时候被张起灵的眼睛给吸引过去的心情,平静而浩瀚。

 

“吴邪,我···”

 

张起灵摘下了眼镜,在他踏入房间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然怔楞住,吴邪站在床边回头看着他。

 

“喜欢吗?”

 

“···嗯,挺好看的。”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整个世界,还有··”

 

“嗯?”

 

“为我创造这个世界的你。”

 

张起灵没有闪躲,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他,吴邪心想,既然你不朝我走来,那我向你迈进总是可以的。于是他几个大步就过去把人拥进怀中,惊喜的是张起灵没有挣扎,没有推拒,吴邪抱得更紧,鼻息可闻两个人身上同样的沐浴露香气,他狠狠的嗅了下喟叹道。

 

“我说,都是同样的沐浴露,为什么你用的就要比我的好闻?”

 

“不知道···”

 

“嘿嘿,不知道就好啊,不知道,因为我喜欢你啊,喜欢到觉得现在拥抱着你都是个美梦,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吧?张起灵,小哥,我真的··”

 

“不是梦,吴邪,我也喜欢你。”

 

闻言,吴邪松开怀抱,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还是那样该死的好看。

 

他渐渐凑近,张起灵的眼皮轻微的动了动,最后闭上了眼睛,吴邪脑海中突然浮现这样一句话,男孩子闭眼睛就是要你亲吻他。虽然是很玛丽苏的桥段,但是用在张起灵的身上,吴邪竟然没有觉得一丝的违和,他先由额头亲吻过去,一直往下,最后才轻轻贴合上了他的嘴唇。

 

“喵~”

 

原本很美好的场景因为大橘在门外连绵不断的喵叫给打断,吴邪黑着张脸,扬言要把大橘给赶出去,张起灵却突然拉住了吴邪的手臂直接凑过去送上了自己的亲吻,这一举动让吴邪身体像是过了电一样酥麻的,立即反客为主揽住了他的腰身狠狠地回应过去。

 

因为不得章法,张起灵很快就觉得呼吸难受,轻轻地收回舌头,吴邪也知道他这是难受了,脸色尽是被憋得狠了的红润,他裂开嘴笑了笑又凑过去亲吻他的脸颊,后者抬头也带着茫然,吴邪突然很不想回房间,就这么大咧咧的躺了下去,他拍了拍身边的床位,一脸大爷一样的看着张起灵。

 

“小哥,过来睡觉了。”

 

张起灵倒也不恼他的举动,只是先把头发擦干然后也跟着躺了上去,吴邪就伸手去抱着他。

 

“小哥,晚安。”

 

“晚安。”

 

关灯之后的张起灵感觉到吴邪近的鼻息可闻的距离,他似乎连睡觉都带着笑,伸手去触摸了下吴邪的脸就被那人给握住了手,像是个被抓包的小孩,吴邪咯咯的笑了下。

 

“小哥,我的脸很好摸?你要不要试试摸其他的?比如这里···”

 

“别··”

 

张起灵来不及阻止,吴邪已经握紧了他的手往心脏处贴放。

 

“听到什么了?”

 

“心跳。”

 

“小哥,帮我数数我的心跳这会儿能跳多少下?”

 

“····”

 

这个问题显然太傻,张起灵没有说话,但是还是很认真的默数了,直到最后吴邪感觉到身边人已经熟睡过去,他这才伸手去轻抚他的头发,凑过去亲吻了下他的额头而后抵住。

 

庄严的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一样。

 

“我爱你,张起灵。晚安,我的大神。”

 

这不是梦啊,吴邪心想。他真的把喜欢的人拥抱在怀里,一辈子也不会放手。

评论(1)
热度(12)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