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十三章


“校庆邀请函?”

 

吴邪没想到自己都毕业好些年了还能被学校邀请回去做优秀校友,不禁笑了笑,把邀请函放在桌子上也没有打算理。当初他的成绩顶多也就是中游,跟优秀生差的十万八千里,看这样子估计就是因为作家这个身份,有点社会影响力了就被冠上了“优秀校友”的称号。

 

正从浴室里出来的张起灵一边擦拭着头发,目光突然跟吴邪的对上,他也没有移开视线,仿佛在问他怎么了一样。

 

“小哥还真的是个坚持的人啊,只要不刮风下雨都去晨跑····”

 

吴邪晃了晃脑袋,双手大开的后撑在沙发上,他看着张起灵,突然问道。

 

“小哥,你大学是在浙大读的?”

 

“···嗯。怎么?”

 

“嘿,那正好。我收到了校庆邀请函,走吧,抽个时间一块回母校看看。”

 

张起灵这时候才注意到桌子上那张精致的邀请函,深蓝底色上烫印着金色的字体,他因为没有戴眼镜所以微眯起眼睛去才看得见字体,上面写着“致我校优秀校友吴邪先生”,正儿八经的。

 

“那天没空。”

 

“哦?周末也没有?”

 

“嗯。”

 

张起灵没有解释,遭到直接拒绝的吴邪反而有些郁闷,大周末的我又没有更新你他丫的能有什么事情?吴邪心里的小人在叫嚣,好奇心就像被小橘挠了一样一直发痒的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哥,我们是朋友吧?”

 

说着吴邪就靠近了张起灵几分,后者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脸,眼睛眨了下,很真挚的点点头。

 

“那为什么你有什么事情也不习惯和我说?我们俩好歹也住了这么久,日夜相对的就算是大学舍友也该有感情了,可我还是觉得你把我排距在你的世界之外。”

 

闻言,张起灵怔楞的看着他,显然没有想到吴邪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这事,他抿唇皱了下眉头,就在吴邪以为他会生气自己多管闲事的时候,张起灵却说了句。

 

“陪一个朋友去医院。”

 

“······”

 

这闷油瓶子说什么?朋友!他承认了他还有朋友?除了他吴邪以外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并不是高兴的心情要欢呼闷油瓶终于有朋友了,而像是吃了一个极酸的柠檬,外表看着灿烂无比,内心却酸的要命。

 

“吴邪?”

 

“哦,小哥的朋友,那真难得,那看来很可惜了这校庆就我一个人去了····”

 

说罢,吴邪长长地叹了口气,余光还在身边的闷油瓶子身上,这家伙什么都不说,偏生他还是想管这事,朋友进医院还需要人陪,那不是说明那朋友遇到什么不能告诉家里人的事,而只能让这闷油瓶充当他家人去看病吧。又或者是急需要钱,闷油瓶可以给他,吴邪现在脑子里已经浮现了好几种情况,得亏这是个写作的,脑补的能力还是有的,越脑补吴邪就觉得他越发的放心不下。

 

“喵~”

 

一声猫叫把吴邪的胡乱思绪给拉扯回,他抱起在脚边蹭他的小猫。

 

“啧啧,再吃下去我就抱不动你了大橘。”

 

见到猫咪,张起灵也柔和了眉眼,戴上眼镜看着吴邪也表示了他的歉意,他刚刚分明就注意到了吴邪的情绪变化,大概他是希望自己跟他一起去的,只是瞎子那边确实拖不得。

 

“吴邪,抱歉。下次,再陪你回去母校看看吧。”

 

“病人最大,不过还挺想知道小哥的那个朋友是个什么人。”

 

“······”

 

吴邪皱着眉头看着走神的张起灵,竟然还能走神,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由得手攥紧了一些,把小猫吓坏了喵呜几声,张嘴就咬上了吴邪的手,让他吃痛的放开了手。

 

“吴邪,没事吧···”

 

张起灵下意识的抓起他的手看,吴邪感觉到张起灵身上那股清新的发香,凑得近了还能看到他的发旋儿,往下就是白皙的脖颈,他竟看的魔怔了,伸手就去摸张起灵的脸,后者身子一顿,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吴邪似乎听到了心脏鼓动的跟十六七的小年轻情窦初开时一样,为什么偏偏是对着闷油瓶?

 

“小哥,我···”

 

他们凑得有些近了,就在这时候吴邪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张起灵连忙放开了手,起身就抱着猫去了阳台,吴邪这才回神拿着手机缓和了一下心情,刚刚那一瞬间他竟然想跟闷油瓶更进一步,···扶额,他这是怎么了?

 

“喂,胖子,怎么了···哦,你决定吧,开放权限了这些活动你们编辑部的负责就好,我没意见···奖品,啧,一人一张签名过去我得累死,抽就好了···”

 

一边接电话,眼神却是一边直直的盯着阳台的那个身影,那人迎着阳光,抱着猫咪轻声安抚的画面在吴邪的眼里竟然就像是风景一样,他有一瞬间想拿起相机拍摄下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他原本以为他的相机以后都不会再有用武之地,从巴丹吉林沙漠回来之后的他就把相机给收了起来了,这还被胖子调侃的说你这就是被写作耽误的摄影师,吴邪伸出手对准了张起灵比了个相框的手势,仿佛这样就算是把人装进了相框,装入了心里。

 

“小哥,我觉得我也要去医院了。”

 

“你的手并不严重。”

 

“······”

 

张起灵以为吴邪是指刚刚被大橘给咬的手,它也没有多大,牙齿还没有那么锋利,所以咬人根本不至于疼到要去医院的地步,他不过是实事求是,为什么有种错觉吴邪看着自己就有种怨念一样?

 

“吴邪,胖子刚刚给我发信息,让我记得告诉你时间交稿。”

 

“别理。丫的能不能让人喘口气,我又不是永动机。”

 

听到永动机的比喻,张起灵难得的勾起嘴角,尽管只是个微小的弧度却被吴邪给很好的抓住,定格在那一刻,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8)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