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二十五

“什么!你说小哥就是那个大神?!我靠老吴你也藏得够深的啊!还有小哥,我说你们俩瞒啥瞒,跟地下接头特务似的,连兄弟也瞒,不够义气!”

 

胖子咋咋呼呼的抗议着,但是却没有见他对吴邪和张起灵在一起这件事有什么不一样的态度。仿佛他早就猜到了些苗头,吴邪也是但笑不语。

 

“难得今儿大作家的毛也拔了,还请我到家里来涮锅吃,胖爷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贿赂了!来,小哥,搞瓶白的吧!”

 

“诶我这可没白的,啤酒就有,你都说我铁公鸡拔毛了,还想给你上白的,门儿都没有,赶紧的下肉,水都要干了!”

 

张起灵安静的在一边没有说话,他想说的吴邪都已经替他说完了,一开始吴邪说要请胖子过来吃饭的时候他就有想到过是不是吴邪已经做好打算要向胖子坦白两人的关系,现在看来他早就做足了准备,跟父母坦白,向朋友表明,先斩后奏,让他没有退路。

 

“小哥,小哥!怎么了?”

 

“……没事,肉好了吗?”

 

“早就好了,给你勺两颗牛肉丸子到碗里了,慢点吃,小心烫。”

 

“嗯。”

 

吴邪见他走神的厉害,微微皱了眉头,张起灵心思很好猜这会儿估计就是觉得自己先斩后奏他慌乱了,吴邪觉得有必要跟他好好聊聊,他从不觉得好好的一次聚会向好兄弟介绍自己喜欢的人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胖子的态度已经很好的表明了他没有信错人。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考虑考虑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

 

“就你还单身狗?这话要是被云彩听见了我看你才真的单身也没地方哭去……”

 

“嗬,你行,欺负我个孤寡老人不带家属玩!”

 

“就你这水平还当编辑,孤寡老人是这么用的?”

 

看着吴邪和胖子的拌嘴,张起灵冷不丁的问了句。

 

“胖子,你和云彩的事情已经定下了吗?”

 

“是啊,到时候过完年就准备婚礼了,放心吧请柬到时候一个个送到,都不许给我迟到啊!”

 

“行,铁公鸡保证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

 

“你这句话俗气的,我像是这么庸俗的人吗?别什么都钱钱钱的,你啊给我好好的勤快点更文我这小心脏哦,还可以多用好几年!”

 

被胖子这么一说,张起灵难得的嘴角上扬,吴邪余光看了下,倒了三杯啤酒,算是难得的了了一桩心事。

 

送走了胖子,吴邪看着默默收拾残局的张起灵,他走过去伸手就是一个拥抱,张起灵微微挣扎了下发现没有用,他关掉水龙头,没有回头就这么等着吴邪开口。

 

“小哥,你怪我先斩后奏?”

 

“没有。”

 

他的回答很快,吴邪轻声笑了下,张起灵眉心拢紧。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心不在焉,你不希望我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值得信赖的家人朋友?”

 

“…没有。”

 

“你撒谎。”

 

吴邪松开了环抱的手,他忽然有些烦躁,他烦躁的是都到这个地步了,他和张起灵却好像还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样。

 

“小哥,我这人就是这样,你现在后悔的话……”

 

“我不后悔。”

 

“可你这样郁郁不乐的表情我看着会想很多,我知道我们俩在一起后面将要面对的事情是什么,你肯定是帮我想了很多,所以在我说我跟父母说了之后你才会不高兴,你觉得我没有和你商量,没错,我自作主张了,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既然不后悔,我就不会给你留退路。小哥,我们都没有退路了。”

 

吴邪的话让张起灵一怔,他微垂着头,攥着手又松开,就在吴邪还想再开口的时候张起灵回应了。

 

“既然没有退路,就一起向前走。”

 

“小哥……”

 

欣喜的情绪蔓延在心底,那层隔阂仿佛就在此刻打破,吴邪用力用心的拥抱着张起灵,像个小孩一样,张起灵也心软了,伸手去摸了摸小孩儿的脑袋,他本不该纠结,早在当初确定心意的时候就该想到没有退路了,说到底他只是想着对方会先后悔,就在他走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脖子有些痒,这才发现被咬了。

 

“吴邪,你属狗的?”

 

“我属闷油瓶的。”

 

“……”

 

吴邪抬起头舔了舔嘴巴,微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模样。这下两人才算是看的真切了,吴邪伸手去摸了摸张起灵的眉眼再到脸颊,后者以为他会跟之前一样亲吻上来,于是闭了眼。吴邪见他这样自觉还真的忍不住想笑,想到之前粉丝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尾巴写着什么男孩子闭眼睛是想让你亲吻他。

 

“小哥,你想我亲你吗?”

 

张起灵睁开眼睛,眼睛茫然又无辜,这人要是去接受采访都不用说话直接用眼睛萌混过关吧,吴邪手指穿过他的发丝,偏就不再说话也不亲吻了想看看这闷油瓶会做什么。

 

就这么对视着僵持了几分钟,张起灵背过身去洗碗,没有搭理吴邪,大作家觉得心碎一地,自家大神宁愿洗碗也不理他的调情怎么办?急,在线等。

 

“啧啧我还不如这些锅碗瓢盆,小哥我伤心了,哎呀心好痛,要小哥亲亲才能好……”

 

张起灵闻言忍俊不禁,送大作家一个脸大无比的词也不为过,等把最后一副碗筷洗好,他擦拭干净了手之后转过身去看着那个耍泼打赖的人,那人立马就坐直了眼神巴巴的像在等待什么奖励,张起灵偏就绕过了他去找大橘了。大作家立马泄了气抱着抱枕拿起手机就刷微博去了。

 

最近他的作品即将影视化的消息开始在微博上不胫而走,微博话题和热搜都能看到,不少网友都在推荐自家爱豆出演,还有些拉赞捧踩的,看着就有点触目惊心,他晃了晃脑袋,转到微信界面去找白昊天。

 

“小白,在忙吗?”

 

发出去信息不到一分钟就看到了对方正在输入的消息,白昊天发了个表情包,吴邪发了几个回去之后才开始正式的谈话。

 

“行了,问你个问题,你对于我的作品影视化的消息有什么看法?”

 

“哇说起这个我真的超多话想说的!!!!!!!”

 

看出来了,这感叹号能排到大街上去了,吴邪看了眼还在逗猫玩的张起灵,悄咪咪的拍了张图结果一不小心点了发送,就发到了白昊天的聊天界面去了。

 

“!!!!秀分快!!!”

 

“瞎说什么,这明明是撸猫大法好。”

 

“QAQ我造了什么孽,我一个单身汪你还来刺激我!”

 

“好好说话。”

 

“说真的,其实我觉得小哥的气质可以的,只是他没有表演经验,你也不会想让他上台的吧。”

 

“我有想过,但是……”

 

“什么?”

 

但是一想到这样的美好以后要和别人分享,他竟有些争风吃醋起来。自嘲的笑了笑回答道。

 

“没事,就算我肯小哥也不会上的。”

 

“所以咯,就只能找个气质相近的演员了呗,可以试着启用一些新人演员,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我只想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作为你的粉丝都是支持的!”

 

“【热泪盈眶JPG】”

 

“噫这就感动了?(滑稽)”

 

“我得找你爸去。”

 

“我爸他……桥豆麻袋!!你认识我爸??!天,你找的投资商不会就是我爸吧!!”

 

“丫头冷静,是,就是你爸。”

 

“冷静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我就说我爸怎么突然问我关于你作品方面的事情,原来早就做好了准备啊QAQ”

 

“具体还是胖子他们负责的,我只是挂个头衔,这是个试水,我自己知道还没有到可以一个人独揽大权当编剧的时候……”

 

“那我其实可以给我爸点建议,让他能给你多些主动权,毕竟是你自己的作品,由你自己来操刀就最合适不过的了!我想到最后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真正支持你的人是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看着白昊天用心敲下来的这番话,吴邪记着了,思索了下回了句“谢谢”。

 

下了微信之后就跟胖子打了声招呼说选角的事情暂不回复,就这么让他们先猜着吧,也是没边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等到最后所有选角都已经确定下来了才统一发微博告知,胖子是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的,其他的话他也不用多说,交给他们去办就可以了。

 

回想到当初选择拿起笔写作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多少人能理解,网络小说多不现实啊,还不能赚钱,顶着这样的压力他愣是写出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回去母校做演讲,以身鼓励还有写作梦想的师弟妹们,现在他却乎找到了比写作还要重要的东西……

 

“小哥,过来一下……”

 

张起灵侧过头望着他,似乎在问他想做什么,吴邪叹了口气只好自己过去,把大橘的位置一占。

 

“小哥,和我一起拍张照吧。”

 

“为什么突然……”

 

“你看别人都把重要的人的照片放在钱包啊或者随身携带,我们俩好像没有一张合照,所以……”虽然他背着偷偷拍了好几次闷油瓶,这话他可不打算说,除非他自己能拿到手机猜出密码才行。

 

张起灵似乎有些被说动了,吴邪立即趁热打铁,搂着张起灵就直接伸长了手臂打开手机自拍摄像头对准了就直接咔嚓一张,第一张拍的眼睛闭了,第二张没有微笑,直到拍了好几次之后才算完,张起灵以为算是拍完了而吴邪干脆来了个突袭,直接在喊了三二一之后突然亲吻上了张起灵的眼睑处,这张照片被他保存了下来,但是依旧是设了密码,除了他自己,谁也看不见,就像是这样一个美好的人是独属于他的一样。

 

时间转着圈圈的过去,家里的日历上打着大红叉的地方越来越多,这一年就算到了末尾。

 

“小哥,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

 

吴邪看着那小旅行箱塞得几乎一半都是些特产和茶叶之类的,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些都是给他爸妈带的,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过去帮着带了几套衣服,后者睁大了些眼睛眨巴着,吴邪就道。

 

“那边可比这里冷多了,你不多带些衣服冷着了怎么办?”

 

张起灵抿抿唇,没有反驳,任由他帮着塞了一套羽绒服和一件高领毛衣,这毛衣是两人一起去商城买的,还是一蓝一红,穿着明眼人怕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情侣衣了。

 

“行了,这才叫收拾好了,走吧,我定的车票是下午两点半的,现在搭车去高铁站还来得及。”

 

“嗯。”

“大橘的话放在小白那你就放心吧。”

 

“嗯。”

 

对于闷油瓶复读机般的回复吴邪无奈的盯着他看,张起灵也对上他的眼,却没有说话,吴邪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要给他围上,张起灵却微微躲了下。

 

“啧,你躲什么?我不会把你当礼物绑的!”

 

“……”

 

吴邪之前学过系领带都拿张起灵来实验,有好几次弄得他不太舒服好在最后算是学会了,围巾也是一样的道理,看他不系好就不出发的模样张起灵妥协了,微低着头看着吴邪的动作,顿时觉得暖和不少。

 

“行了,走吧。”

“嗯。”

 

吴邪走在他的右手边,像是故意的一样他伸出左手去插张起灵右边的口袋,那人的手顿了顿想要抽出来的时候被他紧紧抓住。

 

“小哥,我的围巾都给你了,我取取暖不过分吧。”

 

说不过这个大作家,张起灵索性就不回应,只是默默松了手指跟他的指缝重叠。

 

春运的车票早在公布开票时间时就买好了,吴邪和张起灵一到车站口就见到不少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的人,他依旧是这样牵着张起灵深怕他在这人海中埋没,等到取好票才松手,两个人在候车口等待,趁这时候张起灵就先给爸妈去了短息,说是今年有事情忙就不回去过年了,等到年初二或者初三事情忙完再过去,父母很快回了信息,大概意思也是让他忙注意身体之类的话。

 

“小哥,跟叔叔阿姨们聊完了?”

 

“嗯。我年初三回去一趟……”

 

“哦,我陪你一起啊。”

 

“……”

 

张起灵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拿出手机再加了句“爸妈,我会带一个朋友过去。”没多久,对方就回了消息,是他母亲,发了个高兴的表情,看着一家人的群他微微勾起了嘴角,这个小表情没有逃过吴邪的眼睛,他看着张起灵也笑了起来。

 

高铁足足走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地方,吴邪也好些年没有回家了,有些街道和风景都大变了样,出了高铁站就发现下起了雨,吴邪喊了辆出租车,一上车师傅就很热情的开始聊天。

 

“哟,两位満哥到哪里去嘞?”

 

“师傅,去XX路,大过年的你也辛苦咯。”

 

吴邪的长沙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口音早就不地道了,不过不妨碍司机的热情,张起灵透过车窗看着外头的景色,这就是吴邪的家乡,一座热情似火给予他赤忱之心的城市。

 

到家门口的时候吴邪正想着敲门就看到门开了,就看到自家母亲站在门口,吴邪开玩笑的喊了句。

 

“妹陀你又水灵了啊!”

 

“臭小子!回家了啊,这位是小张吧,来来来快进来,你小子到了的时候怎么不提前跟你爸说一声让他去接你们……”

 

“阿姨,我来吧……”

 

“唉别客气啊小张,你跟在自己家就行了!”

 

张起灵换上鞋看着这装潢朴素又显温暖的家,仿佛能想象到吴邪小时候在这里生活的场景。

 

“哦,阿姨,我们从杭州给你们带了点特产和茶叶……”

 

“哎呦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小邪,你去厨房看看你爸把菜做好没有,瞧我这记性,我得下楼去超市买点酒,家里没了……”

 

“妈,我去吧!”

 

“阿姨,我去……”

 

吴邪和张起灵几乎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张起灵就先移开了视线,吴妈妈笑了笑道。

 

“那就小张陪我去吧,小邪,你去帮你爸忙吧。”

 

“成,妈你可别欺负小哥啊!”

 

“臭小子!”

 

吴邪说完立即脚底抹油溜进了厨房,张起灵耳朵有点红,大概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吴邪的母亲轻叹了口气就拉着张起灵一块出了门。

 

“爸,我来帮忙了!”

 

“别,你小子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几次厨房,能做出什么好菜来?看你这样子,在杭州看来养的不错,是不是那小哥做饭的啊?”

 

吴邪挠了挠脑袋,颇有种做错事被父母数落的感觉,看着他之前视作高大林木的父亲,如今已经有些佝偻的背,他鼻尖发酸,他还记得那一晚跟他们通电话坦白的时候,他父亲的沉默他母亲的叹息,现在能答应他带人回来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也是给他最大的支撑。

 

“爸,他是很好的人。”

 

“我知道,你小子忙起来没日没夜,以前你说写东西的时候我就瞅着哪家姑娘愿意跟你,你这破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倔,很倔。”

 

“所以我就不要去祸害哪家姑娘了……”

 

“呵,祸害人家小子也不行啊。”

 

“爸,我没……”

他祸害张起灵?他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那人好,连欺负都不带半点的,当然,带他来家里见父母算是“欺负”他的第一步吧。

 

他忘了跟张起灵说,其实有退路,只是他不想,也绝不考虑。他就是要算死了他们都没有后路可退,这一辈子就这样牵扯在一起。

 

“行了,我们这一关好过,你想过他父母吗?”

 

“想过,年初三我就陪他一起去见他父母,我不会扔下他一个人去面对。”

 

“小子,你真的长大了。”

 

“爸,再大我也是您儿子,也成不了您老子是吧?”

 

“嘿我看你是想吃藤条焖猪肉了!几年不打上房揭瓦……”

 

“小的不敢!”

 

父子俩的对话一如从前,仿佛今天回来不是坦白而是简单的吃顿饭过个年,白昊天之前给他看了好几篇如何摆定父母的文,现实却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剑拔弩张,他不禁替白昊天可惜,白忙活了。

 

“阿姨,这瓶酒度数低点,比较合适……”

 

“嗯,那就这个吧,哎呀我老了,记性差又忘了带老花眼镜,麻烦小张你了!”

 

“没事。”

 

张起灵小心的把酒拿好,跟着吴妈妈一路逛着,看她在卖山药的地方停了下,他就道。

 

“阿姨,是买给吴邪的吗?”

 

“你怎么知道?”

 

“我…我之前做过山药骨头汤,他说他母亲以前就经常给他做,他觉得很好喝。”

 

吴妈妈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张起灵有些紧张,好像戳破了什么心思一样,默默的跟在她身边不说话了。

 

“小张,你觉得我们小邪怎么样?”

 

“吴邪他人很好。”

 

这句话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出来了。

 

“既然你们能相处的好,我也就放心了。”

 

“阿姨你……”

 

“你这么聪明,阿姨说什么你自然是懂的,你能想到的那孩子怎么可能想不到,他一早就跟我们坦白了,我说不失落是假的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过的开心幸福……”

 

张起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用那好看的眼睛回应着吴邪的母亲,无声却又郑重的答应着他的父母,他会替他们好好照顾吴邪。

 

“来嘞,菜都上齐了!”

 

吴邪把最后一道焖猪肉端上桌之后手指烫的拿去捂耳朵,张起灵见了皱了下眉伸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揉着,吴邪见此愣了下,再看父母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裂开嘴笑的像个两百斤的傻胖,他抓紧了张起灵的手放到嘴边啄了口,那人难得的耳根泛红,看得吴邪心像被大橘挠了一爪子一样,痒的不行。

 

吃完饭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看来今晚的天气不好,吴邪和张起灵就陪着老人家一起看春晚,直到时间转眼到下半夜,吴邪打了个哈欠。

 

“行了,看你们年轻人是受不了了,今天又奔波了五六个小时,先去休息吧。”

 

“这还有半小时就到时间了,我们再等等吧……”

 

张起灵也跟着点点头,吴邪爸妈也没有再说,围着坐着吃着喝着,就这么到了凌晨的钟声,吴邪跟他父母说了声。

 

“爸,妈,新年快乐。”

 

“叔叔,阿姨,新年快乐。”

 

张起灵顺着也说了句祝福的话,让吴邪的爸妈很是高兴,两老给他们一人一封大红包,张起灵一开始不敢收,直到吴邪爸妈说了句不收就不认你这个孩子,他才一愣,默默的接过,微低下头腼腆的笑了。

 

吴邪看在眼里乐在心底,恨不得赶紧回房间去放肆放肆,飞快的跟爸妈说了句晚安以后就拉着张起灵进了他的房间,一把门锁上连灯也不开,直接摸着他的脸就亲了上去,也不知道啃了哪,张起灵无奈的偏了偏头,这才让他冷静了下,却也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小哥,我很开心,你开心吗?”

 

“嗯。”

 

“嗯什么嗯,开心就笑,或者亲我一口?”

 

“……”

 

张起灵的眼睛在这漆黑的空间里却仿佛像星星一样照进吴邪心底,光明敞亮,就像他给张起灵的爱,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爱而得之。

 

“吴邪……”

 

“嗯?”

 

没等吴邪反应过来,一双温热的手捧着他的脸,准确无误的将双唇奉上,吴邪回过神揽紧了几分他的腰身,两人的舌头追逐着逗弄着勾扯着,不离不分……

 

“啪嗒”

 

雨水渐停,吴邪看着他家老妈把一箱子都给装满了,说是让张起灵给他爸妈捎带点这儿的特产,张起灵乖乖的听着,一点忤逆的意思都没有,吴邪怕他们赶不上飞机,所以立即叫停,匆匆忙忙的告别父母,直奔机场。

 

吴邪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在张起灵家门口冻成冰雕的,没成想事情竟然也发展的很是顺利,顺利的让他怀疑张起灵也背着他去跟父母通了气。张起灵的爸妈气质相差甚远,但是正是这样的家庭却让他的小哥长成现在这样,不得不说他很庆幸能遇到张起灵。张起灵见他倒是一口一个阿姨叔叔的叫的勤快,逗的他爸也没了脾气,他们走之前还应他母亲的要求,一块拍了张全家福,在快门闪烁的时候,张起灵的手就被吴邪紧握住,仿佛在告诉他……

 

我一直在。

 

解决了这最大的会见双方父母的问题后,趁着假期尾声他们就收到了胖子和云彩的婚礼请柬。

 

“小哥,这西服我才多久没穿,你看……”

 

张起灵把大橘往边上一放,转头看着试穿西装的吴邪,那衬衫明显显小了,他的肚子软塌塌的竟是胖了些,他想笑却又忍住了。

 

“小哥,你笑我!”

 

“没有。”

 

吴邪抓了抓头发,还是把衣服脱了下来,他的衣服张起灵都穿的下,这西装吴邪最后还是给了张起灵,没办法的他只好拉着张起灵出去商城逛了两圈,买了合身的西服,外面却又下起了雨,两人被困在商城,索性就在里头继续慢慢逛着等雨停。

 

“小哥……”

 

吴邪在一家首饰铺前停住了脚步,旁边橱窗里头展示了不少款式不一的戒指,还配上最热明星的大幅海报,上面还是那句经典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语,他的心思流转了一会儿就转到张起灵身上,他想这大概是他做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了,不由分说的直接拉着张起灵就进去了首饰店,售货员见到两个男人的时候还有些意外不过良好的职业素质让她还是摆上微笑。

 

“两位先生是想买什么呢?”

 

“有什么好看的男戒介绍?”

 

“这款热恋时光挺不错的,最近卖的很火……”

 

“小哥,你看看怎么样?”

 

“吴邪……”

 

张起灵皱了下眉头,显然没有想到他的头脑一热也跟着发疯,吴邪不甚在意,只是让面前的售货员量了下手围,然后说到女戒的时候吴邪笑了下说道。

 

“他的手指跟我的差不多大,你们看着做就好了,明天我来取……”

 

售货员显然一愣,再看了下一旁不说话的张起灵,好像想到了什么但默默的咽了回去。

 

吴邪刷卡的时候手都不带犹豫的,张起灵叹了口气,他阻挡不了,吴邪刚刚那番话已经让他说什么都不是了,只怕会更让人注目。

 

巧的是逛完首饰店再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吴邪有意站的离张起灵近些再近些,近到最后能牵住他的手,就像是在这拥挤的人潮他们抓住了彼此,张起灵没有侧头看他,手指摆正了,没有缝隙的贴合。

 

婚礼的那一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吴邪在见到胖子的时候轻捶了下他的胸膛。

 

“兄弟,好好对云彩,祝你们幸福。”

 

“祝你们幸福。”

 

张起灵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封红包,上面还是吴邪特意用瘦金体写好的祝福语,胖子一手揽一个的肩膀,他重重的拍了下两人的肩膀,难得语重心长的对他们道。

 

“你说我怎么这么幸福呢,追到了喜欢的人,认识了最好的朋友,做了喜欢做的事情,这辈子,我王胖子,值了。”

 

闻言,吴邪和张起灵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婚礼进行曲在礼堂缓缓响起,美丽的新娘此刻正被父亲牵着手走向略显紧张的新郎,台上的老牧师庄严的宣读着婚姻誓词,吴邪坐在一旁竟不自觉的跟着宣读出声。

 

“张起灵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同吴邪先生结婚,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愿意不离不弃的爱他?”

 

誓词里头的另一位男主角此刻正认真的看着他,在一片欢呼和呐喊声中他的回应却清晰无比。

 

“我愿意。”

 

承诺的同时他的无名指就已经被套上了那款被吴邪揣在胸口口袋里的戒指,还热乎着如同他待自己的一颗赤诚之心。

 

这是胖子和云彩的婚礼,却同时像是印证他们爱情的别样婚礼,他们不缺鲜花和誓词,也不缺欢呼和呐喊,一切都自在心间。

 

婚礼结束后吴邪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上,粉丝就在底下开始催婚,他笑着的并再额外附上了一张张起灵的背影图,然后艾特了大神,附上一句。

 

“大神别躲了,我已经抓住你了。”

 

这辈子都抓住了。

 

——The End——

评论(2)
热度(20)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