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十四章

 

“胖子,小哥在这有什么朋友吗?”

 

“卧槽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关心起你的同居者有没有交朋友交几个这样的叽喵蒜皮的事情来了?”

 

吴邪看着微信里胖子的调侃,啧了一声就把手机给关了,躺在床上呈大字状,放空着思绪,吴邪决定要去校庆了,日子就是明天。而张起灵这两天似乎天天都往医院跑,做饭也做了三个人的份,嘴上说得不在意可是心里确实郁闷。

 

闷油瓶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总不会又是另一个闷油瓶吧?吴邪在脑里想象了下那个画面,就像隔壁老王家门口的石狮子会说话一样诡异,忍不住晃了晃脑袋。

 

这时候吴邪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他觉得今天要干一件大事。

 

出门前张起灵特意给大橘喂了猫粮,然后看着吴邪的房门,心想今天他好像心情不太好?看了眼客厅的挂钟,他到时间要出门了,提起保温盒换好鞋子就准备出门。

 

吴邪从不觉得自己有一天还要沦落到做跟踪狂的时候,就在车里他还被司机大叔剐了一眼好像是被当成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偏生这司机大叔热心的很,要跟他聊天。

 

“师傅,麻烦跟上前面那辆车····”

 

“哟,这着急的,是不是老婆跟人跑了?你去追啊?”

 

“····哟,师傅,您眼睛看着点路哈,我可没买保险。”

 

自讨没趣的司机大叔只好闭嘴,默默地跟着前面同行的车,心里想肯定是你老婆给你戴颜色帽了,可怜穿的一身人模人样的,在红绿灯前停着的司机师傅准备宽慰吴邪几句,结果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他老婆的,这时候打来如果接了怕是会刺激这后座的祖宗吧?于是司机师傅只好不接,任由它响。

 

“师傅你电话一直响。”

 

“嗨,不用管,上班时间明确规定不能接电话,行,绿灯了,哟这是去市医院的路啊,你老婆是不是怀孕了啊?”

 

吴邪闻言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你老婆才怀孕了!

 

“行行行师傅就这边下吧,给你五十不用找了!”

 

“谢谢您嘞,祝您儿女双全,阖家幸福啊!···喂,老婆,行了这上班呢,什么?你在医院?你怀孕了啊!”

 

“······”

 

吴邪觉得他现在可以去买张福利彩票,或许可以中头彩,这样就不用挠破头皮去做码农。

 

那头张起灵刚进去住院部,在外头就听到了有人拉二胡的声音,他猜瞎子估计是抢了哪个病友的玩具,等他进去的时候那人动作就停了。

 

“哑巴来了啊,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

 

“你的青椒炒饭。”

 

“哟,以前不是挺嫌弃吗,现在给我做这道菜有点受宠若惊啊,我怕我吃了后明天就回不来了····”

 

闻言张起灵皱了下眉头,瞎子似乎满不在意的笑着。

 

“医生怎么说?”

 

“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哑巴,谢谢你。”

 

“····吃饭吧。”

 

帮着黑瞎子把他手上的二胡给收好,正准备出门去洗碗的时候就遇到了那个原本该在家休息的人。

 

“吴邪。你···”

 

吴邪原本是四处看看,结果正巧就碰见了张起灵,现在他妈的真是一点准备也没有,他只好扯着僵硬的微笑,跟他打了声招呼。

 

“···嗨,小哥,那个我是来医院看望朋友的,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你···”

 

张起灵看了眼吴邪,没有说话。

 

“哑巴,洗碗洗完了···嗯?新朋友?”

 

瞎子从病房里探出来一个脑袋,扬起一个笑容朝吴邪挥了下手,等他出来的时候吴邪才发现这人长得还挺高大,不过看他这么自然的把手搭到张起灵身上的时候他就不自在了,看向张起灵似在询问他们的关系。

 

“嗨,是哑巴的朋友?哟难得了,我是哑巴的发小,你叫我瞎子就好了。”

 

“哦,原来是小哥的朋友,你好,我是小哥的同屋人,我叫吴邪,幸会····”

 

同屋人几个字一出来就连张起灵也有点讶异,一旁的瞎子似乎是感觉到了其中的火药味,忍不住大笑了下。

 

“哑巴,你这同屋人真有趣哈哈哈哈,不行了,胃疼诶····”

 

“青椒还堵不住你的嘴。”

 

张起灵眉心微拢,他似乎觉得吴邪今天并不是单纯的来看望什么朋友,也许是跟着他出来的也说不准,吴邪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小哥,你这朋友他····”

 

吴邪看着黑瞎子,后者感知到他的视线,他耸耸肩。

 

“如你所见,我有眼疾,哑巴,医生找你签字,我去厕所放水。”

 

“嗯。”

 

见黑瞎子已经转身去了厕所的方向,吴邪跟张起灵并肩往医院的小花园里去。期间张起灵也不说话,吴邪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头,他不敢说是跟踪张起灵过来的事实。

 

随意找了块地方坐下来,吴邪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张起灵却突然开口了。

 

“瞎子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出事走了,我爸妈把他当自家孩子养,所以他算是我的家人。出了这事他不肯往家里说,我后面是被医院通知才知道的。”

 

从张起灵简单的话语中吴邪就知道了黑瞎子的遭遇,轻轻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

 

“小哥,其实我····”

 

吴邪想说的只是一句抱歉,他不该这么冲动的追过来,显得好像他八卦着人家的心思就这么昭然若揭。

 

“我明白。你回去吧,明天的校庆···这边结束了我会过去的。”

 

闻言吴邪猛地站起身,张起灵明白什么了?他还什么也没说吧!不过这闷油瓶子说会去校庆倒是让他心生欢喜,冲淡了那些疑惑。

 

“那···那我先回去了,中午回来吃饭吗小哥?”

 

“嗯。”

 

闻言吴邪心头的石头算是落了地,等他离开的时候正好撞见那个送他来的出租车司机,他笑容满面的打了声招呼。

 

“师傅,正巧了,要不然你还是再载我一程回家去吧?”

 

“哈哈看你这笑容灿烂的,怎么老婆追回来了?”

 

“是是是追回来了,师傅你快打卡走了,我赶时间!”

 

“那真是恭喜你了,我那口子也怀了,把我给高兴的,一直想要个二孩····”

 

吴邪撑着下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有些事情正在慢慢脱离原本的轨迹,就像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一个人在乎到如此地步。连带着那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放大直至影响着吴邪的思想和行为。

 

“那这就是爱情,我难以抗拒····”

 

司机突然放大了这首歌,歌词一瞬间的刺激了吴邪,爱情?!

 

“哑巴,那个吴邪就是当年影响你让你选择入这一行的人吧。”

 

黑瞎子坐在床上喝了口水,淡淡的说了句。

 

被说中心思的人表情依旧没变,淡定的翻看着书籍。


评论
热度(8)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