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十九章

似乎自从吴邪开放了作品同人创作的权限之后,这些粉丝的想象力就几乎是无穷大了,每每在微博或者微信公众号更新的时候总能看到几个高喊“瓶真”的,偶尔一次倒是无妨,说多了连吴邪都觉得有有些烦躁,于是索性就让管理公众号的胖子以及其他的编辑注意遇到这样的号直接不让入选评论。

 

“喂我说天真,你这些个粉丝也忒热情了,直接私聊公众号问攻受问题啧啧。”

 

“告诉他,水仙了解一下。”

 

“啊哈哈哈老吴你这回答要气死你的粉丝了!”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不用上墙了。”

 

“明白了,说起来我们编辑部打算策划一次同人活动,名字就是捕获大师球,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哦,倒是挺有趣,你们去弄吧,太辣眼睛的就算了。”

 

“收到哈哈哈我去看留言了,一天的欢乐源泉啊哈哈哈···”

 

吴邪关了微信之后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外面阳光正好,闭上眼睛还能听见蝉声作响。夏至已经过去,暑期就快到了,不少学生都放了假,也难怪他的微博最近被学生们轰炸了,一个个都这么闲?

 

白昊天之前给他发的贴吧链接,他进去看了下,人虽然少,但是各项功夫却做的不错,尤其是白昊天自己管理的吧,似乎比起那几十万人的所谓对家贴吧管理的还要好。吴邪用自己的小号也偶尔进去看几眼,不得不说,几十万人里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吃透了他的书的人?有时刷到什么闷油瓶子一夜七八次的他都忍不住发笑,那些大概都是些没有把他的书给吃透的人吧,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看到那些明显走形的人物,底下一群人还喊着大大好的他就摇头,关掉了界面。

 

而微博上和他互相关注的大神此时已经没有了更新的迹象,吴邪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张起灵回家了。

 

两天前张起灵接到家里的电话后就急匆匆的请了一星期的假,当时吴邪还有点纳闷,不过是去带大橘散步的空档回来人就不见了,要不是打电话过去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期间吴邪微信也发过信息,电话也去过,但是对方都告诉他没有什么大事,这让他觉得好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不管他再怎么担心和接近都只是这样的结果。

 

“大橘,瓶爸爸走了不要你了。”吴邪把在沙发上玩毛线团的大橘给抱了过来,大橘不肯离开毛线团,一直喵喵叫着,仿佛在嫌弃吴邪一样。

 

“嗬你个小肥猫,还挠我?”就在逗大橘玩着的时候吴邪的手机就来了条短信,是白昊天的,吴邪这才想到今天要让白昊天来帮忙改一下房间的布局,趁着张起灵也回家去了,等弄好后也正好给他一个惊喜吧。

 

“喂,小白,我开车去接你吧。嗯,你就在店里等我···”

 

给白昊天打了个电话,约好了时间后吴邪就放下了蹂躏大橘的手,还跟它道。“大橘,我出去一趟,记得好好看家啊。”

 

“喵~”

 

大橘爪子扒拉着沙发看着吴邪关门离开,之后就扑过去和它的毛线团小情人约会了。

 

一上车吴邪就收到了张起灵发来的一张风景图,是雪山,以及···张起灵的背影!

 

吴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满脑子就是谁给他拍的?他和谁一起出去了?这么一想竟然有点酸酸的好像喝了一整瓶柠檬汁一样的感觉。

 

“小哥,这地方真好看。是跟家里人一起去的?”

 

这话问的有些小心翼翼,结果对方并没有回复,吴邪有些心烦意乱。关了手机心想还是先放一边,等把房间的事情搞定了之后再问问他。

 

“起灵,看这边··”

 

张起灵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正给他拍摄照片的母亲,神情略显无奈。他接到父亲的电话时还有些意外,以为他们两老出了什么事情,实际上不过是母亲想他了,而父亲正好退休有假期,是想要一家人齐齐整整的去游玩一次。可以说这是父母唯一一次比他还要任性的时候了,他也没有拒绝。

 

“妈,别站这么高。”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张起灵看着一向严肃不善言辞的父亲,他在看向母亲的时候所透露出来的温柔让张起灵有一瞬间的闪过和吴邪相处时候的画面,而后就走神了。

 

“起灵,怎么了?给爸爸妈妈拍一张吧?”

 

“··哦,抱歉,我走神了。”

 

“这孩子怎么了?”

 

白玛有些意外,看了眼身边的丈夫,他似乎是看穿了些什么只是没有道破,张起灵给父母拍了张合照,之后一家人走走山路,一直到傍晚才回到家。

 

吴邪一直很在意那个给张起灵拍照的人,接了白昊天到家里的时候还一直在想,对方却没有给他回复,这样的情况让他一天下来连装修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热情。白昊天看在眼里,却也没有什么说的,只好先按照她一开始设计的那样给这间客房装饰。等做好了之后都已经快到傍晚了,吴邪看着面前这几乎焕然一新的客房,倒是比之前顺眼的多了,尤其是淡蓝色的壁纸加上那些星空的装饰,还有窗帘被单都给换了新的,他竟然开始期待起来张起灵回来见到他的房间变了个样会是什么反应。

 

“小白,辛苦你了,留下来吃饭吧,我做。”

 

“什么!哇啊啊啊我偶像给我做饭真的吗!”

 

“是是是,他给你做饭。快去洗脸,你自己看看你现在哪里像是一个女孩子了?”

 

“嘿嘿,高兴过头了,我去洗脸洗手,这房间基本上已经搞定了,话说这间房是给小哥住的吗?”

 

“啧,话这么多做什么?八卦啊?”

 

“哈哈关老师真幽默,说起来我看到微博了,最近你们是不是要搞一个同人活动?”

 

“是啊,等编辑部在公众号发布消息,怎么?想让我给你开小灶?”

 

“嗨那哪能啊,我自己的水平怎么样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的水平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几十万人那个是真不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连作者都看不过去了吗!关老师我跟你说啊···”

 

“停停停,我现在不听你说,你先去洗洗!”

 

“··知道了。”

 

白昊天难得找到这样的机会可以跟吴邪吐槽这些事情,毕竟那是他的作品他的亲儿子,现在看来就是被别人当过继的糟蹋了一样,白昊天内心忍不住叹了口气。等她洗完脸出来吴邪已经在厨房里准备做饭了,她不禁觉得偶像真是个能文能武的居家好男人。

 

“看什么?没事的话就去帮我给大橘喂吃的。”

 

“哦哦,知道了!”

 

看迷了的白昊天略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就去客厅陪着大橘玩耍投喂。吴邪很少做饭,家里大多数时候都是张起灵在做,所以这会让他只能简单的炒个青菜,蒸个排骨就完事,说起来他还不知道张起灵现在在外面玩的怎么样,跟···他皱了下眉头,并不想往细处了想,但是那个照片太扎眼,现在的心境简直就像是那八点档家庭伦理剧里的男主角,一直怀疑妻子在外面有外遇。

 

“起灵,多吃点,你看你在外面工作都瘦了不少,难得回家你得给我吃多点···”白玛给张起灵碗里夹了不少菜,作为孝顺的儿子张起灵也没有什么话说,只得默默地把饭菜吃了,一旁严肃的父亲也开始问起了他的工作状况。

 

“在那边工作还习惯吗?”

 

“嗯,挺好。”

 

“记得缺什么跟家里说,到时候给你寄。”

 

“好。”

 

白玛看了眼丈夫又看着张起灵,摇了摇头似是无奈,但是嘴角确实挂着温柔的笑意。

 

“爸妈,瞎子的眼睛已经好了,他让我告诉你们一声。”

 

“唉,这孩子,现在在做什么?也不和我们联系一下··”

 

白玛对于黑瞎子的处境还是表示担忧,张起灵只得告诉他们瞎子一切都好。

 

“他是你爸爸战友的孩子,说起来,老齐夫妻俩遭遇意外后这孩子一直很坚强,就是倔着不和我们说自己的难处···”

 

“他也是不想我们担心。吃饭吧,这鸡汤不错···”

 

“是吗,你们父子俩多喝点··”

 

看着父母这经过岁月打磨的爱情,张起灵竟然有些许羡慕起来,之前明明没有这样的想法,就像一上午脑子里就想到吴邪这个人的时候,他也是有点茫然,比起之前,现在分开几天那种怅然若失感似乎在渐渐占据他的内心,也不知道现在他一个人在家会怎么过?

 


“爸妈,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才吃这么少呢这孩子···”

 

张起灵起身拿着手机就去到了房间里,白玛和丈夫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似乎猜测了些什么欣慰的事情一样,默默的吃饭没有打扰。

 

“哇,嗝,偶像你做的饭好好吃啊!”

 

“啧,还打嗝,吃饱了给我刷碗去!”

 

“嘿嘿,等会儿嘛我想跟你聊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哟,还有什么严肃的事情我不知道的?”

 

白昊天抿抿唇,一手撑着下巴看着吴邪,跟个思想者似的。

 

“关老师,你怎么看同人这回事的?”

 

“还能怎么看,就觉得一群孩子瞎闹腾,当然也有深得我心的比如··”

 

“比如大神!”

 

白昊天先一步说了出来,吴邪眼睛微眯起,像是在夸她懂行一样。

 

“说实话大神确实是同人里的清流了,哇你是没有见到那些说瓶子一夜七八次的都是什么鬼!还有一个写的什么娱乐圈架空的,把天真写的是真天真!瓶子是影帝,很棒很好,捧一踩一最可笑的是那吧主眼睛是不是瞎了?这才写了几章就他妈加精了,还妄想照进现实?如果这是想的我宁愿一辈子都睡这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同人才不是这样的!”

 

“嗬,感情今天是来找本尊吐槽了?放心吧,我都看在眼里,你把吧里搞好就可以了,不想成为你眼中讨厌的人自己就得首先做好。”

 

“嗯,知道了,我这不也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一点也不想看着它被糟蹋。”

 

“挺好的···”

 

吴邪看着白昊天气呼呼的炸毛样,就好像看到了好几年前的自己,一样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作品做出些不好的事情。

 

“去刷碗吧,我接个电话。”

 

“哇我赌一根香烟,绝对是小哥。”

 

“现在香烟都提价了,行了去吧···”

 

白昊天吐了吐舌头,哼着歌收拾了碗筷,吴邪看着那烂熟于心的号码,呼了口气就接通了。

 

“喂··”

 

“喂,小哥,吃饭了?”

 

“嗯,刚吃完。你··”

 

“我这也刚吃完,今天是去逛了?”

 

吴邪这时候就有点紧张了,他一直很在意的那个问题现在就要揭晓答案,心脏鼓动的速度加快,这就跟小时候做坏事被抓包一样的感觉。

 

“嗯··”

 

“那个,小哥··你跟朋友去的啊?”

 

张起灵显然没想到吴邪会这么问,正想回答的时候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叫着吴邪关老师,快把大橘带走之类的话,这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小哥,你等等,我先去··卧槽,大橘,你找打是吧,再动小白就把你扔出去了···”

 

小白?白昊天。张起灵一怔,那一瞬间心情似乎变得并不那么热切了。他下意识的挂断了电话。

 

“哇我的头发,大橘你是不是发情期提前了?”白昊天把这挠人的小家伙给抓住了,牺牲了几根头发。

 

“啧,麻烦,得给它剪指甲了,平时都是小哥照顾它的,现在··糟,小哥的电话!”

 

吴邪拿起电话喂了几句,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皱了下眉头。这是怎么了?这闷油瓶,吴邪不甘心,刚刚明明可以问出来他到底是跟谁在一起的。

 

“关老师,那我先走啦,不用送我,我出门走走坐个公交就能到了。”

 

“还是送你吧,今天麻烦你了。”

 

“行吧,免费车不坐白不坐啊哈哈,走咯大橘!”

 

“喵!”

 

大橘翘起尾巴又放了下去,继续跟它的毛团亲热。白昊天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它拍了张照。

 

送白昊天回去店铺的时候吴邪还在想张起灵挂掉电话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仿佛很多迹象都有在指明张起灵这个闷油瓶子,大概是心动而不知,吴邪嗤笑。握紧了手机,他并不着急,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而那个陪着张起灵的人他也总会知道是谁。

评论
热度(9)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