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二十四

吴邪转着笔杆子,扫了眼一桌子的书籍,包括地上的一箱,整整好几百本他得签到什么时候?胖子还给他放狠话说是因为上次他的“胡闹”让他们措手不及,这回不折腾一下他不罢休,得庆幸网友们只是捕风捉影,只要当事人没有放出实锤就基本上就还处在YY的阶段,不过现在他们更加质疑的是大神的身份,现在网上的版本流传最广的就是吴邪本人就是那个写同人的大神,自个儿整出了这个戏,既然是作者本人,那这些写出来的所谓神文就可以理解了。平日里没少黑他的人这时候就像抓住了什么大把柄一样非把他整垮,就连ID都透露出一股子的黑粉气息,吴邪对此倒是喜闻乐见,毕竟这些人就只是会在网络上耍耍狠,在现实里也没有真的伤害到他和张起灵。

 

“吴邪,吃饭了……”

 

“哦,等等,我签完这本就来!”

 

张起灵倚在门口看着他认真的奋笔疾书,扶了扶眼镜走过去帮着他把书籍都分开放好,一边是没有签名的堆得就快有半人高了,另一边签好的翻开到扉页就是吴邪好看的瘦金体。

 

“啊,胖子真狠,我这满手墨水的嘿…”

 

见大作家甩甩手,一脸苦恼的模样,张起灵伸手就捏了下他的肩膀,吴邪忽然一颤,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

 

“给你捏捏,待会吃饭。”

 

“遵命,我的大神!”

 

说完还不忘调戏一下他家大神,抓着手就迅速的在他的手背和指节上亲了下。张起灵收回手,莫名觉得刚刚还有点温的手就这么出了点汗。

 

“喵!”

 

“乖,你刚吃完,不能吃太多……”

 

大橘眼神无辜的看着张起灵,扒拉着爪子,微张着嘴巴,看那模样就有点小可怜。

 

“…一条小鱼干,不能再多了。”

 

“喵~”

 

张起灵无奈的笑了下,一只手撸了下小家伙的毛,一边拿了小鱼干放到它嘴边,大橘很识相的舌头一卷直接放嘴里嚼吧着。

 

“小哥,我临时有点事情要去出版社找胖子,你先吃饭吧!”

 

张起灵起身,看他换上风衣外套,想了想去房间里找了条围巾出来。

 

“吴邪,等等……”

 

“怎么?”

 

正换鞋,吴邪就注意到张起灵拿着围巾,一下就想通堂了,噗嗤的笑出来,故意凑近了几分,那眉毛挑了挑。

 

“小哥,你帮我系啊?”

 

“……”

 

“不系吗?那我走咯……”

 

张起灵拉着他的手臂,把围巾往他脖子上一系,吴邪看着他认真的眉眼,脑子里却忽然蹦出之前他在路上看到一小孩给他弟弟系红领巾的模样。

 

“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谢谢小哥给我系红领巾啊!”

 

张起灵莫名,看着那围巾颜色确实是红的才反应过来,吴邪这时候早就溜了,走之前还告诉张起灵说如果他晚回来就不用等他了。

 

“喵~”

 

大橘跑到门前叫了几声,好像是不舍得吴邪走一样,张起灵过去抱起了它放到椅子上,坐在桌前的张起灵看着一桌的饭菜,一时间也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吃了半碗饭就收拾了碗筷。

 

“胖子,我到了,你下来吧,直接去饭店。”

 

吴邪在车里发了条语音给胖子,闲下来的他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细嗅了下仿佛还带着家里的洗衣液味道。

 

“天真,开门!”

 

胖子一手夹着公文包喘着气敲他的车窗,吴邪开了车门,他钻进车里关上门哈了口气,直呼外头冷。

 

“我还以为你胖爷神膘可不怕冷的,明儿要是再来一波冷空气你可不是受不了了?”

 

“别介,再冷我就回北方过冬去,行了别贫了,赶紧的人老板等着呢!”

 

“急什么?你饿了啊……”

 

“祖宗,要不是你说要弄影视化,我可不操这心。”

 

“行了,你们也不亏,分红少不了你们。”

 

胖子被哽的不知道说什么,索性就闭嘴了。等到了吃饭的地的时候吴邪有种这大老板没有什么派头的感觉,竟然选在了大排档。而夜晚的美食街人头攒动,烟火气息很足,让人觉得热闹又温暖。

 

“白老板!”

 

胖子放下电话就看到了前方微笑着招手的人,吴邪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一样,具体没有什么印象了,跟着胖子一起大方的过去打了声招呼。

 

“王先生,哦,这就是关老师吧!你好,诶,坐坐坐,待会儿就上菜了,想吃什么就点别和我客气哈哈!”

 

“说实话没有想到白老板会选在大排档吃饭,正巧了,我就喜欢这调调。”

 

吴邪笑着伸手拿了瓶啤酒,一人一杯的倒满了,这白老板看上去年纪倒不是特别大,跟他家那老头子年纪差不多,人倒是好说话的很。

 

“哟,关老师你客气了,不瞒你说我可是你的书迷啊,我要不是不玩微博那些不早就去那给你打电话了?是这么说的吧?现在的年轻人说话都是这样一套一套的哈哈……”

 

“白老板说笑了……”

 

互相客套了几句,吴邪就用脚踢了胖子一下,胖子刚想骂的时候对上他的眼睛才恍然大悟。

 

“哦,是是是,白老板,那个,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你们公司是这两年才涉足影视圈,据说最近火的几部电视剧都有你们公司投资的份儿啊,那白老板可了不得啊哈哈,投资眼光厉害!”

 

胖子竖了个大拇指,原本征求稿子发出去的时候他首先考虑的不是这位老板,但是后面发现这老板亲自出马,还挺有诚意,更何况公司也被他查了个底朝天,是个正牌营业,没有什么不良记录,所以他才放心的告诉吴邪这事。

 

“哈哈,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大概是误打误撞了,我女儿呢对这些娱乐行业比我敏感的多,这次除了我的喜好外也是她给我分析的,说关老师的书影视化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就马上定下来了……”

 

“您女儿?”

 

吴邪拿酒杯的手一顿,他姓白,那小丫头该不会是他女儿吧?他微眯着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这才想起来之前在白昊天的店铺里见过他们俩的合照,啧这缘分还真是天注定?

 

“那还真的得感谢令嫒啊哈哈哈,来来来白老板我和你喝一杯!”

 

胖子打着圆场一边又在底下回复吴邪那一记无影脚,吴邪回过神看着胖子也勾起嘴角,举杯喝完了之后就上菜了,吴邪却想着张起灵一个人在家也不知道吃饭没有?

 

“关老师打算怎么选角?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一并叫人跟底下有合作的经纪公司打声招呼,他们就会推荐合适的演员,到时候给你瞅瞅?”

 

吴邪吃着烤肉,闻言没有说话,胖子用手肘捅了捅他的,示意他回人家一句。

 

“哦,可以,那麻烦白老板了,来,喝着!”

 

“哈哈好,酒量不错啊关老师,够吃吗不够再让他们加点菜!老板!”

 

“不用了白老板,我们够吃了……”

 

最后还是盛情难却,陪着吃着喝着到了快收摊的时候,顺带把合约的事情也给谈拢了,临走的时候吴邪给张起灵发了条微信说准备回家,对方几乎是秒回,这让他忍不住笑意,活像是深夜未归的孩子被家长抓包后乖乖认错哄着的。因着喝了酒吴邪就找了个代驾的把胖子送回去之后才回家。

 

“小哥,我回来了。”

 

先迎接他的倒是大橘这小家伙,喵呜几声就过去他的脚边蹭了蹭,吴邪抱着小家伙就开始老父亲似的严肃训话。

 

“这么晚还闹腾,小家伙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喵!喵!”

 

仿佛能听懂他的话一样,大橘开始不服气的拿脑袋去顶吴邪,跟逗着玩似的,他身上还带着酒味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撸猫。

 

“你回来了。水还热着……”

 

吴邪回过头去望向那擦拭着头发的人,思索了几秒就朝他招了招手。

 

“小哥,过来。”

 

“嗯?”

 

这人的一举一动映在大作家眼里跟看画一样,那双眼睛一瞬的疑惑和茫然看的他心痒痒,索性自己上手了。

 

“去,自己玩儿去吧大橘!”

 

猫咪晃了晃刚刚被老父亲蹂躏过的脑袋,跳下沙发就蹦到茶几上盯着他们看,不一会儿又闲不下来的去到阳台上待着。吴邪走到电视机下的抽屉前拿出风筒,张起灵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不用吹。”

 

他的头发也不是很长,经常是擦擦就等着风干的,吴邪偏不听拿着风筒就直接把人给摁在了沙发上,离得近了张起灵就嗅到了他身上的酒味,眉心轻拢,注意到这个小细节的吴邪摸了摸鼻头。

 

“喝的不多,只是点啤酒,我也没醉……”

 

说完就插上电插头,电吹风呼呼作响,张起灵没有说话闭着眼睛感受着那人手指穿插自己发间的动作,手法专业的就跟街口新开的发廊店老板似的。

 

“咳咳,小哥,那个看在我这么卖力服务的份上给个奖励?”

 

“什么?”

 

电吹风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连吴邪说了什么也不太清晰,张起灵微抬头看着他,吴邪也盯着他那双眼睛看。

 

“我说……”

 

关掉了电吹风,周遭突然安静,吴邪手指下移摩挲着这人的脸颊,张起灵在那一刻好像明白了他想要什么奖励,他张了张嘴对方就已经亲吻了上来,混着酒味的一个亲吻。

 

分开的时候张起灵睁开眼睛看着他,对于吴邪这时不时要奖励的行为虽说不讨厌但是每每都是他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搞的突然袭击,这样一想还有点不怎么爽快,但无可否认的是他却做不到吴邪这样自如的释放自己的情感,即使是爱他却也跟平常无异。他微低着头把黏在吴邪身上的视线转移到光洁的地板。

 

“醉了?”

 

“是啊,看着你的时候就不自觉的醉了。”

 

吴邪笑着环抱着这人的脖子,把下巴放在他的发顶轻轻磨蹭着,动作无一不彰显着这人对他的喜爱。

 

“去洗澡吧。”张起灵轻拍了拍吴邪的手背。

 

“成嘞,你嫌弃我身上的酒味了……”

 

明明不是…,张起灵想解释,对方却心情很好的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去了浴室。他靠着沙发望向了天花板出神。

 

等吴邪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见到张起灵一个人在沙发上好像是睡着了,看他那样除了睡衣睡裤什么也不穿的就敢在那睡着,也不怕着凉,啧了一声,吴邪过去就蹲下了点身子,在思考是不是要现在给他来一个王子抱的时候,睡意朦胧的王子就醒了。

 

“洗好了?”

 

还带着些许鼻音的说话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边,吴邪点点头,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张起灵又是没有反应过来。

 

“是奖励?”

 

“这次不是,是我怕你冷着。”

 

张起灵一怔,四周除了阳台的洗衣机还在发出勤恳运转的声响外他好像还能听到噗通鼓噪个不停的心跳声。

 

“小哥,一起睡吧。”

 

“嗯。”

 

他的脸埋在吴邪颈边,也许是吴邪刚洗完澡的缘故比起他来说体温要高一些,人都是趋暖性动物,而张起灵对吴邪这饱含温情的拥抱也表现的无法抗拒,或者该称之为……喜欢。

 

张起灵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被吴邪给圈抱住,美其名曰是觉得他身上凉抱着睡比较暖和也较快入眠。然而他却把空调的温度调到28度,比起外头自然是暖和不少,张起灵没有拆穿他这想更亲热一点的小把戏,他想的是另一件事。

 

“小哥……”

 

“嗯?”

 

“你转过身来。”

 

他依言转过了身,这时候灯光熄灭,他们俩压根谁也看不清谁,张起灵的一双眼睛却还是盯着他看,吴邪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张起灵没有说话,吴邪轻轻叹了口气,又靠近了他几分,近的鼻息可闻。

 

“我猜猜啊,咱俩在一起也有小半年了吧,我可什么过分的举动都没有?要说有也是偶尔占占你便宜吃吃豆腐?”

 

“吴邪……”

 

“小哥,不瞒你说,我已经跟老人家们说了,今年过年我想带你回去。”

 

闻言,张起灵立马反应迅速的跟遇到了什么危险一样坐起了身。

 

“你没有和我商量。”

吴邪猜中了,却也让这心尖尖上的人冷下了脸。

 

“所以我果然猜中了是吧?你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也是能感觉出来,很抱歉,我先斩后奏,但是……”

 

他伸手去握住了张起灵微凉的手,一根根手指慢慢抚摸分开与之相扣,就像他这一次擅自做主以强硬的姿态去保护他们的爱情一样,他这么做是因为相信他的家人,但显然张起灵想的比他多思考的比较长远,但那太复杂了,只会犹如一颗重石压在他的心头,片刻不得放松。

 

“但是我相信他们,你不是说过你相信小白和胖子是因为他们是我朋友,你相信的是我,那照这个逻辑,我的家人你又何必害怕?”

 

“……”

张起灵无言以对,除了吴邪的家人,他现在还需要想的是自己家那关又该怎么过?即使那次车站一别他总有种预感父母并不会反对,但是没有个一万也会有个万一,万一他们不能接受,万一…这万一他是会掰扯出好几个理由来想方设法,实际操作效果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小哥,相信我。”

 

“…睡吧。”

 

张起灵妥协了,但他却并没有怎么放松,只是坚定了不管怎么样他不会让吴邪一个人扛。

 

他背对着吴邪躺下,闭上眼睛却毫无睡意。吴邪依旧保持着严丝密合般的圈抱,此刻谁也没有说话,吴邪却一直盯着他的后脑勺儿,直到盯着累了把额头紧贴着他的后脑说了句。

 

“晚安,小哥。”

 

之后便只有他轻微的鼾声响起,是真睡着了,张起灵睁开眼睛,看着环抱在他腰间的手臂,轻轻的将手搭在了上头。

评论(1)
热度(10)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