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大神你别躲!(作家邪X同人写手大神瓶)

     第二十一章

 

昨晚的事情就好像是一场梦,吴邪睡得比张起灵还要晚,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似乎都赖床了,吴邪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怀里的人竟然还没有醒来,难不成是之前赶夜车太累了?

 

他趁着机会端详着张起灵的睡颜,因为手被张起灵压着所以他也不方便多动,索性就去数张起灵的睫毛,这男人的睫毛倒是堪比女孩子的长又翘,吴邪凑近了些,然而还没等他细细数就看到这睡美男有醒来的迹象了,轻皱着眉头似乎还不乐意睁开眼睛一样,让吴邪忍不住笑出声,听到这笑声张起灵才算是真的醒了,他睁开眼睛,带着点茫然,没有戴眼镜只得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早啊,小哥··”

 

“嗯,早。”

 

他打了个哈欠,然后就注意到吴邪的手被他压了一晚上,他立即起身,伸手去轻轻的按摩着吴邪的手臂,看上去还有点自责的模样,吴邪无奈的伸手揽过那人,跟他额头相抵。

 

“没事,待会儿自己就会好,小哥今天也变懒了啊,没有去晨跑···”

 

“有点累。”

 

“那好吧,虽然我很想念你做的饭菜,但是今天还是让我露一手了。”

 

说着他就揉了把张起灵的头发,后者显然还处在有点懵的状态,吴邪顺势勾着他的脖颈偷了个香,这样的感觉就是他曾经想象过的过日子的状态。而被偷袭的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吴邪离开了房间他才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脖子,淡淡的笑了,随意的躺在了吴邪刚刚躺过的地方,轻轻蹭了蹭枕头就又睡了过去。

 

“大橘,给你小鱼干,来来来···”

 

“喵呜!”

 

大橘一见到吴邪手里头晃着的小鱼干就飞也似的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厨房里头,死死地盯着吴邪手上的小鱼干,伸爪子就要去扒拉,吴邪却偏生了逗弄它的心,昨晚上的事情他还有点耿耿于怀。

 

“喵!”

 

“哈哈,好了好了,小家伙,不逗你了,操你还真的挠我?”

 

都说猫咪炸毛是很可怕的,现在吴邪也是自作自受,他叹了口气看着抱着鱼干在吃的大橘,一边又把刚刚热好的牛奶给放上桌,煎了鸡蛋还把面包给弄好了,看了眼时间发现张起灵还没有起来,他有点意外,等进去房间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人又睡过去了。

 

吴邪轻手轻脚的坐过去床边,仔细端详着这人的睡颜。以前总笑那些小女生才喜欢的浪漫爱情故事是天真妄想,哪里有这么多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一辈子的童话,但现在他看着张起灵却想像王子吻醒睡美人一样去把他叫醒,但是意在叫醒还是亲吻就是个人的私念了。

 

就在他凑过去的时候这“睡美人”就自个儿醒了,睁开眼睛看到吴邪凑近了些,他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哟,睡美男醒了,可惜了没当成王子啊···”

 

“······”

 

张起灵就这么看着他没有说话,吴邪被这样干净的目光注视着的时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头。

 

“小哥,我··”

 

衣服被床上的人给扯住,吴邪怔楞于张起灵的主动,只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就被放开,床上的人利索的就出去刷牙洗脸,留着吴邪在原地低骂了句靠。

 

吃早饭的时候大橘依旧喜欢粘着张起灵,在脚边就蹭蹭他,他便把大橘给抱在了腿上,感觉到小家伙的体重见长。

 

“小哥,别再给它喂零食了,瞧它那胖的,明天一早带它一起去晨练得了!”

 

“它还小。”

 

“喵!”

 

得,就仗着你瓶爸爸宠你!吴邪愤愤的咬了口面包,喝完了牛奶看着时间还早,想来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稿子已经发过去了,编辑部举办的活动也还在开始阶段,基本上也不用他操什么心,于是就想到胖子曾经告诉他的约会三部曲,吃饭电影睡觉觉,想到这他就觉得好笑,和闷油瓶的约会怎么想怎么不搭边,回想到以前他在学校里谈过的那几次无疾而终的恋爱,女孩子受不了他的宅,他也不满对方不理解他的工作,对于所谓的约会他一向没有什么好感。现在碰上了张起灵,吴邪却觉得只要是跟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约会的一种形式。

 

“小哥,你去过西湖吗?”

 

“嗯,去过。”

 

杭州这么大,出名的西湖他早几年就去过,张起灵看着吴邪,似乎在等着他接下一句话。

 

“那··再去一次?”

 

“······”

 

吴邪摸了摸脑袋,“怎么说呢,那个··我想找点灵感,对,最近写东西没灵感了,你要是有空就陪我一起去逛逛?”

 

“好。”

 

张起灵的爽快倒是让吴邪呼了口气,他之前可就听说了一个当导游的朋友为了考导游证去把西湖绕一圈走下来证明得用八个多小时,苦了导游的腿。他只是想放松放松而已并没有那么变态的想法,租一辆小船两个人晃晃悠悠的过一上午是个不错的选择。

 

因为要出门吴邪和张起灵商量着把大橘托付到了白昊天的店铺里,白昊天见到吴邪和张起灵一块出现的时候眼睛里藏着些吴邪看不透的东西,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他微微的遮挡着张起灵的身形,站在白昊天面前,郑重的像是托付一个孩子一样把大橘交到她手上。

 

“小白啊,大橘的食物和玩具都在里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放心吧关老师!呵呵,你们俩玩的开心点啊~”

 

白昊天摆摆手,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张起灵疑惑的看着他们,之前那种对白昊天莫名的敌意倒是因为吴邪的表白而消失,现在他们这一来二去的好像他被排除在外一样,皱了皱眉头,吴邪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伸手过去握住了他的手,也没管白昊天在不在,担忧的看着他。

 

“小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走吧··”

 

张起灵注意到了吴邪紧握他的手,有些诧异,白昊天抱着大橘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样,张起灵对上她的眼睛,后者并没有什么敌视倒像是祝福一样笑的很开心,这就让他了然了,对着吴邪微微一笑。

 

卧槽,闷油瓶这是怎么了?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吴邪得承认他被这个笑容迷得七荤八素的,等到两人真的手牵手一道出了门口才回过神来。他觉得不对劲,再一仔细联系之前的事情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张起灵吃醋了。

 

显而易见,他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吴邪能从他细微的表情中得到这样的想法也是实属难得,得知这个结论后的他情不自禁的就把人给拉到巷子口,趁着张起灵愣神的劲儿就直接跟个愣头青似的亲吻着自己的心上人。

 

跟没有接吻过的人一样,比起昨天晚上浅尝辄止的亲吻这一次明显能感觉到吴邪的兴奋和占有,张起灵伸手去拥抱着他,直到听到巷子口有人走过的声音他们才分开,低喘着气,呼吸交叠。吴邪伸手去拨弄着他的刘海,张起灵的两只眼睛即使是在昏暗的巷子口也泛着光彩,吴邪跟看不够似的盯着他看。突然他凑过去张起灵的耳垂边上轻声的说着话。

 

“小哥,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

 

“···没有。”

 

“撒谎,你的眼睛不会骗我。”

 

“······”

 

张起灵索性不说话了,解释不清楚反倒让吴邪拿了话柄去。

 

“我很开心,真的。”

 

他之前就猜测过张起灵会因为白昊天的出现而开始莫名其妙的疏远,好在现在他把人给紧紧的握住,可以毫无保留的向他表达自己的爱意。

 

“上次你问我是跟谁一起旅行,也是吃醋吗?”

 

吴邪一怔,而后大大方方的点点头承认了。

 

“是啊,我一想到你身边还有除我以外的人陪着去看那山川大河湖光山色,我就恨不得跑过去代替那个人,但我当时不能说,我是不是挺怂的?”

 

闻言,张起灵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背,好看的眉眼里头都是他一个人,张起灵摇摇头。

 

“不怂,我也很高兴。”

 

张起灵说的是实话,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因为一个人喜怒于形色,对他万般在意,这就是爱情,该死的难以抗拒。

 

“小哥···”

 

“嗯?”

 

“我还想再亲你一下。”

 

“······”

 

最后自然是没有亲成,考虑到接下来还要去看西湖,再这么腻歪下去恐怕连西湖的大门都进不去。

 

坐车到了景区门口,偌大的西湖,两个人就这么走走看看,因为正值暑期,不少游客和学生都来到了这里头,吴邪挠了挠脑袋,看着不少小孩被家长牵带着,偶尔有几个熊孩子撞到了他的大腿,叹了口气。

 

“小哥,我觉得我好像选错了地方。”

 

“没事。”

 

张起灵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这么跟着那些个团队慢慢走着,吴邪怕在景区里头走散所以在人多的时候他会主动的去牵握着张起灵的手,感觉到后者温凉的手心跟他的一块贴合着,无聊的时候就细数他掌心的纹路,倒是惬意。

 

“我们就租辆小船吧。”

 

“嗯。”

 

得到大神点头应允,吴邪很是自然的跟船家打起了招呼,就这么租了一辆小船,然而最低都要四个人一块,所以后面上来了两个似乎是暑假来旅游的女大学生。其中一个女大学生认出了吴邪,很是讶异,兴奋地差点没站起来吓得船夫把好了桨严肃的告诉她们不许乱动,女孩捂着嘴,眼睛眨巴眨巴的。张起灵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给女孩签了名,头别过去眺望着远方,这个小动作被吴邪看在眼里,倒觉得他并不是在吃醋,或许是因为自己现在的成就,既算是半个公众人物那一言一行必定是要担着的。吴邪礼节性的对粉丝微笑,坐下来之后就看着张起灵,伸手在后面默默的握住了他的,对方一开始没有什么回应,等到后面他才握紧了自己的手,这一点让吴邪很是高兴。

 

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吴邪当时脑子里就闪现过自己曾经写过的这句话,当时他正经历写作的低潮期,投稿不顺,而能让他全心全意信任并且懂他的人没有一个,他才想象出来这么一号人物,现在就好像是妄想真的在现实里得到了印证,张起灵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小哥,那边就是三潭印月,手机给我我给你拍,保管好看!”

 

张起灵点点头,依着吴邪的话,把手机递给了他,那头的女大学生似乎在窃窃私语什么,看着自己和吴邪的眼神都带着些许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兴奋感,也许是他多想了吧。吴邪从拿着手机拍摄四周的景色,到最后竟定格在了身边的人身上,他喊了下张起灵,后者面对着镜头,吴邪迅速的把这张照片给拍摄下来。

 

“小哥,这张图别删了啊,我到时候要保存的。”

 

张起灵顺手点开了刚刚的图,吴邪的拍摄角度掌握的很到位,之前就听胖子说过他干过摄影,算是业余爱好,照他的话来说写书不出名还可以去西湖给游客拍照挣钱呢。

 

“拍的很好看。”

 

“哟,小哥都说好看了我是不是该在这里立个牌子正式接客了?”

 

吴邪半开玩笑道,伸手去缕了下张起灵被风吹起的刘海,后者就这么看着他。

 

“头发乱了,这刘海长了点,回头我给你剪剪?”

 

“好。”

 

他们的相处自然又平和,就这么舒舒服服的在船上感受着湖光山色,等到游玩一圈之后下了船回到地面上才发现已经晌午时分。

 

“饿了吗?”

 

张起灵问道,吴邪刚想说不怎么饿的时候肚子就响了,摸了摸鼻头,笑道。

 

“还真有点饿,走吧,出去景区不远有个茶园,去那里吃个农家饭。”

 

“嗯。”

 

就在去吃饭的路上吴邪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胖子的,他原本以为是稿子的事情,打算到时候再回他,现在约会要紧,但他却像锲而不舍一样。

 

“也许有什么事情,接吧。”

 

“能有什么事情?”

 

吴邪无奈的接通了胖子的电话,闻言脸色一变。

 

“知道了,先不要做任何回应,等我回去再说,嗯··是,我是跟小哥一块,啧,能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去再跟你说。”

 

闻言张起灵也觉得不太对劲,他拿出手机登录了微信和微博,微信里头胖子给他发了张图,正是刚刚游船时候吴邪给他弄头发的一张照,还发了微博的链接,说是完了要上热搜了估计,他皱了下眉头。

 

“小哥···”

 

“吃完饭就回去吧。”

 

“你都知道了?”

 

“胖子发过来了,我看到了。”

 

“对不起,我没有注意。”

 

“······”

 

张起灵沉默着,吴邪只觉得有点焦虑,他只不过是想跟他好好的约一次会,怎么就闹到这样的地步,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但他不能不在乎张起灵的。

 

“我们没有做错事,你不用说对不起。”

 

他的话掷地有声,看着他漆黑的瞳仁里满是认真和纯粹,吴邪怔楞了几秒后反应过来,竟忍不住要抱住他,考虑到这是公共场合,他也不想徒添麻烦,只是默默的伸手握住了张起灵的手。

 

“是,我们没有做错事,吃饭吧小哥,点了几道菜都是你爱吃的。”

 

“嗯。”

 

有心上人的话头做定海神针,吴邪那份焦虑在慢慢退去,脑海里闪过无数的计划,无一例外地都是拿自己当开头枪使,尽量把对张起灵的伤害降到最低,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这个闷油瓶子注意到自己的想法,到时候来拆他的台,他这面子可就算是为了大神给丢光了,想到这就忍不住笑。

 

“你笑什么?”

 

“我在笑搞富豪榜作家排名的那群人怕是要忙活死···”

 

“······”

 

张起灵选择默默地吃饭夹菜,吴邪看着他吃饭,自己品一壶正宗的西湖龙井,这样的生活谁说不惬意?

 

“小哥,我想大橘了。”

 

“嗯,吃完饭就回去接它。”

 

“好嘞!”

 

看不透吴邪突然的兴奋,但不管怎么样,张起灵想他都是站在吴邪这一边的。


评论
热度(15)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