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生活中的小片段(二)

#CP邪瓶,不拆不逆,私设有,OOC我的。

#依旧段子君,短小。

————————————————————————————————————————

临近农历新年,吴邪想着把在北京的那些兄弟们都约到家里来热闹热闹过个年。

吃完饭他跟张起灵提起这个想法。

“小哥,就快过年了,我想约在北京的小花跟胖子他们一起来家里过年。你觉得怎么样?”

“嗯。”

“那我等下打给他们。”

“嗯。吴邪……”

“怎么?”

张起灵淡淡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什么想说的但都止住了,摇摇头。“没事。”

吴邪可不这么想,他蹙眉道。“小哥,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跟我说吗?”

张起灵还是没有说话,端着碗筷进了厨房准备收拾。

吴邪看着那人的背影,心里却想着刚刚那闷油瓶子的眼神里蕴含的意思。

“喂,小花,今年过年你跟秀秀有空吗?……嗯,来杭州我们一起过年吧……好,呵呵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

“喂,胖爷吗?哟,在北京生意做的怎么样?没什么,这不是瞅着要过年了,想着你孤家寡人的还不如来杭州跟我们一起过年……哈哈就这么说定了,小哥他也很高兴,嗯……”

打完电话后的吴邪一回头就见到张起灵站在阳台,依旧穿着一件蓝帽衫。吴邪叹口气回房里拿了件外套走到他身边。

“张爷能耐了,大冬天的搁这吹冷风,忘了自己上回发烧的事情了?”吴邪给他穿好外套,也不着急问他,一只手揽住他的腰站在他身旁,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方。

“吴邪。”

“嗯?”

“回家吧。”

吴邪侧头看着他,冷静又仔细的想了想,最后笑出了声。

张起灵不解,“吴邪?”

“你想让我回哪个家?”

“你知道的。”

“我父母知道我跟你的事情。

张起灵惊讶,这副模样让吴邪看到觉得有趣,这斗王原来也有料不中的事情啊。吴邪揽住他腰的手紧了几分。

“我年前就已经跟他们说了我跟你的事情,他们虽然没什么表示但我知道他们不会为难你,至于今年我不回去的理由只是我想跟你一起过第一个年。”

“吴邪……”

“感动了?”吴邪动作自然的撩起了那人略长的刘海,“头发长了,周末带你去修剪一下吧。”

“嗯。”

吴邪顺势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张起灵也没有扭捏回抱了他。

“小哥,有你的地方也是我的家。”吴邪抵着他的额头,认真道。

张起灵嘴角勾起一个浅笑,吴邪看着捏了把斗王的脸,“不错,老张,再给爷笑一个。”

后者干脆拍开他的手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吴邪心情大好。

年三十那一天,远在北京的解雨臣,霍秀秀还有胖子都应约过来了,胖子那咋呼的声音永远是他们的“欢乐颂”,吴邪看着他带来的北京特产,还有解雨臣带来的酒,忙说,“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啊……”

胖子嘿嘿一笑,猛地一拍吴邪的背,“天真,我这可不是给你准备的,是给胖爷的瓶仔的。”

“卧槽胖爷你这可就偏心了啊,说好的铁三角一生一起走呢!”

“哈哈,这不是怕你对咱小哥不好吗,别贫了,小哥呢?”

“在厨房里忙活呢。”

“呵呵,小邪你开玩笑吧,斗王都愿意给你下厨了?”解雨臣跟霍秀秀对视一眼笑道。

“是啊,不是你之前跟我们说起灵哥是生活九级残……”

吴邪忙捂着霍秀秀的嘴,“姑奶奶你要是还想吃饭就别被起灵听见了!”

“说我什么?”张起灵突然站到吴邪身后,系着小黄鸡围裙端着菜出来,只是这面无表情配上这个打扮怎么就那么让人觉得反差萌呢?

“没什么!小哥,我帮你吧,还有几个菜?”

“没了。”

张起灵把剩下的菜端上来,五菜一汤,胖子都看傻了。

“卧槽,天真,难怪胖爷我看你圆润了不少,原来是搁这压榨了咱小哥的劳动力了啊?”

“呵呵,彼此彼此,比不上胖爷您那身神膘啊是不是?”

“嘿那是必须的,想当年我这身神膘可是帮了我不少忙!”

“叮咚……”

吴邪刚想怼一怼胖子,没想到门铃响了起来,张起灵起身去开门。

“哈罗,哑巴。”

“瞎子。”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开饭了?”

“嗯,进来吧。”

吴邪见到黑瞎子来的时候还有点诧异,但一看张起灵的表情,他就明白了是张起灵联系到黑瞎子的。

“哟,大徒弟,别来无恙了啊。还有花儿爷,霍小姐也在啊……”

“别来无恙啊师傅,我联系不到你倒是张爷一句话的事你就来了?”

“嘿嘿,吃醋了啊大徒弟?”

“哪敢啊,行了不贫了,大家都坐下来好好吃顿年夜饭吧!”

饭桌上每个人都开始聊着自己的近况,而其中最大的一件喜事大概就是解雨臣跟霍秀秀要结婚了。

“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吴邪他们问道。

“打算是在年后,到时候你们可得赏光来喝喜酒啊。”解雨臣笑着回应。

吴邪看着他的两个发小,回想起那过去的十年,最不容易的大概是霍秀秀了,一个女孩子家陪着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冒险,有一次还险些丧命。

“小花,好好对秀秀。”吴邪给他敬了一杯酒,解雨臣温柔的看着身旁已经变得越发成熟的女人,点点头。

“吴邪哥哥,你当初还说要娶小花哥哥呢,但现在他可是我的啦!”

“丫头诶,那不是不知道你小花哥哥是男的吗,至于这么在意啊?”

霍秀秀吐了吐舌,握紧了解雨臣的手。

饭饱酒足后一群人要不是搓麻将要不就是看电视。胖子看着张起灵在盯着电视屏幕里的表演出神,这一暼让他不禁大笑了一会。

“胖子你看到钱了笑那么大声?”

“看看小哥在看什么?”

“嗯?”吴邪看了眼电视屏幕,那是一群……小黄鸡。

“这是哑巴对小黄鸡的执念?”

“他喜欢就好。”吴邪笑得一脸宠溺,麻将桌上的三人都抖了三抖。

“哎哟胖爷我这鸡皮疙瘩都要起了……”

“谁说不是呢,胖爷该你摸牌啦!”

“嘿,我这摸金之手今晚就是大赢家,胡啦!”

麻将打到十一点五十分,秀秀已经睡下,客厅里五个男人开了瓶啤酒,围坐成一团,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节目接近尾声。

“还有五分钟就是全新的一年了,哥几个有什么话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胖子喝了口啤酒,伴着花生米。“胖爷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最高兴的莫过于认识了你们这帮兄弟,祝愿所有人都新年新气象,心想事成吧!”

胖子总是他们之间最会调节气氛的一个人。

十一点五十七分,解雨臣说,“希望我爱的人一生喜乐安康。”

十一点五十八分,黑瞎子说,“徒弟,哑巴,你们要好好的。到时候再把人给弄丢了瞎子可没办法帮你们了啊。”

十一点五十九分,吴邪握紧了身边张起灵的手,“不问前尘,共享余生。”

十二点,窗外烟花爆竹声响起,张起灵说的话似乎被掩盖了过去,但吴邪看得分明。

他说……

新年快乐,吴邪。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

提前说声,新年快乐。PS春晚的小黄鸡真的挺可爱的|ω・)

评论
热度(73)
  1. Li姗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海舞阳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红鲤鱼与绿鲤鱼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