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王喻】庙与药(古风ABO设定)

#900粉点梗,来自 @荀千叶-长弧中 亲的月下老人梗,ABO是私心设定的2333333另外题目与正文无关啊请别纠结这个!(大写加粗的魔性!)

#CP王喻,私设有,OOC我的,请拆逆CP者慎入!

#设定A是乾元,B是中庸,O是坤泽

——————————————————————————————————

“公子,等……等等我啊!”

“六子,我先去南城庙那等你!”

“诶!公子!”

六子看他家公子风风火火的背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大早的就要去南城庙。

“公子!今天黄少一家要来府上拜访,公子可别忘了时间啊!”

“知道了。”

喻文州身着冰蓝色的上好丝绸衣服,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他喜欢蓝白色,衣服也大部分简单大方,墨色的长发仅用白色的发带系在了发中尾部,衬得他人温润如玉。

喻家在南岭是数得上的大户人家,喻文州自小便衣食无忧,他打小也是个聪明的人,熟读四书五经的他希望长大后能入京当个谋当朝事为民的好官。然而十六岁那一年他性别分化竟成了个坤泽,这下不仅家里人都眉头紧皱,而且朝堂上没有坤泽当官的先例。对此喻文州倒是很看的开,反过来安慰自己父母,做不了朝廷官员但可让祖业不败落于他。

十七岁那年喻文州生了场大病,迷迷糊糊中梦里一直有个人告诉他“到南城庙去,到那里去……”。

到南城庙去。这句话让喻文州撑了过来,他的好奇心太重了,南城庙里到底有什么他想知道,即使在他孩童时期去过南城庙他也不知道那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现在正值新年,不少商贩摆摊叫喊,香烛红灯笼卖的最旺,喻文州顺带买了把香烛前往南城庙。

“诶别挤啊你们!”

“啧你个大块头挤什么挤啊!”

喻文州看着这拥挤的人群,也不知道自己要等到何时才能进到南城庙去了。

恍然间自己被人撞了一下,向前踉跄了一步。系在腰带处的蓝田玉佩也就掉落在地,喻文州稳了稳身子,开始弯腰寻找玉佩,但人群的拥挤让他有点招架不住。

“啊可惜了少天送的玉佩……”

黄少天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两家也素来交好,家里人原本是给他们说了娃娃亲的可是被喻文州拒绝了,而黄少天也对他没那个意思,两人还是以兄弟相称相处。

“公子!”

“六子?”

“哎呀公子你要来可以从那个侧门进去,老爷跟夫人都是这里的大香客,何必在这里跟一大群人挤啊!”

喻文州再看了下地面,玉佩还是没有寻到,他叹口气跟着六子去了侧门。

就在他前脚走了没多久,玉佩就被一个青年拾得。

“师兄?”

“没事,走吧。”青年摩挲了一下刻在玉佩上的那三个字,而后把玉佩装进了衣服内衬里。

喻文州进到大殿,上了柱香后开始回想那个梦。

“到南城庙去,到那里去……”

“南城庙里有什么?”喻文州喃喃自语。

“公子?公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你说少天他们什么时候到?”

“中午,夫人已经安排了家仆去准备午席,公子您到底为什么要那么着急来南城庙啊?”

喻文州摇摇头,看天色已接近晌午,遂准备离开南城庙。

“六子,我们回去吧。”

“啊?这……大费周折的来了公子你又要回去啊?我实在是不明白了……”六子挠了挠头表示费解,喻文州淡笑不语。

“听说南城庙附近有妖魔出现!最近中草堂又派人下山来捉妖了!”

喻文州这一路上听到这些碎语不禁心生好奇。

“六子,这南城庙可是有过古怪?”

“这···公子我就实话跟您说了吧,最近南城庙不太安定,一到夜里总会有人听到小儿啼哭,差点把路过的人给吓死,这不就请了中草堂的道士们来探一探究竟·····”

“可是那专修魁道,降妖伏魔的中草堂?”

“是啊,说来中草堂这次派来的人是他们的大弟子王杰希,这人跟公子差不多大的年纪。”

“王杰希么?”喻文州觉得这名字好熟悉,可脑海里却没有一丝关于这人的音容貌相的记忆。他对于这个鬼怪闹事的说法很好奇,想着晚上再瞒着家里人再去一趟南城庙。

······

“文州,你要去哪?”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这么晚还出去有点不放心,在他身后跟了一会被他发现了就干脆问道。

喻文州笑了笑,“我去找玉佩。”

“玉佩?啊,是不是我送你的那个?”

“正是,少天,对不起。”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走,我陪你一起去找。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这··”

“你这还犹豫起来了?莫非不是找玉佩,你是有其他的事情吧?”黄少天眯着眼,依着他对这竹马的了解,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其实我····”喻文州慢慢将事情和盘托出,黄少天眼里也多了几分好奇。

“嘿嘿这我就有兴趣了,走吧,文州,我们一起去南城庙看看是什么鬼怪在作祟!”

喻文州但笑不语。

两人一同去到南城庙,黄少天一见庙里还有一个男人,他身后背着一把长剑。

“文州等等。看来有人比我们早到一步。”

“王杰希。”喻文州低喃,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人就是六子跟他说的中草堂大弟子王杰希。

男人似乎有所察觉,他转过身来,面容倒是丰神俊朗,只是不苟言笑了些。

“诶你是···”还未等黄少天问出口,男人直接抽剑而出,方向赫然是直指喻文州,喻文州反应过来但却没有躲,黄少天大叫。

“文州小心!”

“······”

剑锋擦过他的耳边,除去几缕秀发被削落,人却未伤及半分。

“公子请让开。”他开口说了一句,喻文州闻言一愣,他被黄少天扯了过去,等他们俩往身后一看不由得一惊,那竟然是只长了倾盆血口的奇怪生物,有点像长虫。方才一直没有注意到。

“厉害啊这位少侠,要不是你我们就被是被吃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诶对了敢问少侠是何名氏?”黄少天很是兴奋的询问道。

“王杰希。”男人答道,他侧头看了眼喻文州,发现他很淡定,没有任何受惊的迹象,不由得心里赞赏,他方才已经看出喻文州是个坤泽,怪就怪在师傅在他还小时就说过坤泽是最柔弱的人不得受半分惊扰,若是不小心惊扰了一定要对他们负责。可是面前这一位显然很不同。

“王杰希?诶可是那专修魁道的中草堂堂下大弟子王杰希?”黄少天一拍手,惊讶道。

王杰希点头,“你们是?”

“我叫黄少天,他是喻文州。实不相瞒,我们俩听闻南城庙这里出现了鬼怪,于是好奇的想来看看,没想到鬼怪倒没有遇到,反倒是这条长虫差点要了我们命·····”

“喻文州?你可是这城中喻家的少爷喻文州?”

“正是在下。”

王杰希细细打量了他一下,而后从衣衫内衬里取出那块玉佩递给了喻文州。

“早上在南城庙附近拾得的,应该是你的吧。”

“是的,多谢少侠了。”喻文州接过来认真道了个谢。

王杰希摇摇头,“天色已晚,两位在此怕是会有危险,还是回去吧。”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但被喻文州给拉住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少侠也请多加小心。”

说完喻文州就拉着黄少天原路返回,黄少天很是不解。

“文州,你就这么甘心回去啊?不是说要看那啼哭的是什么鬼怪吗?”

喻文州摩挲着玉佩,“不急,还会见面的。”

“什么?”

“没什么,少天,我们回去吧,明天你不是还得回家去?”

“切,每次都是这样说话留有余地,让人猜不透,文州你就这一点不好!”

喻文州也不恼,“有时候不把话挑明是对一个人的保护啊。少天你不明白。”

黄少天瘪瘪嘴,若不是真心把喻文州当做好友,他可受不了这样被人瞒着不说的相处方式。

······

喻文州又梦到他了。

梦里那人还是告诉他要到南城庙去,他睁开眼,额头满是汗水。等他起身擦拭着面庞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有种不真实感。他的手上还握着那块玉佩,仿佛能感知到那人留在上面的温度,意识到自己竟然对一个不过见了一面的男人有所留恋他就懊恼。

再一次见到王杰希是在喻文州的家中,说来还是因为自己这样经常性的梦魇,父母看了都不由得担心,于是便把王杰希请了过来。

王杰希替喻文州号了下脉,并无不妥,他问喻文州,“你经常被梦惊醒?”

“嗯,最近有点频繁,不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蹙眉,“大抵是没有休息好吧。”

喻文州的父母还是不放心,于是打算让王杰希留在府中帮忙照看喻文州。王杰希看了喻文州一眼,他也回应了自己,点点头,王杰希只好应下。他把要留在喻家的事情告知了与他同行的师弟,托他带话回中草堂后便安心的在喻家住下。

喻家给他准备的厢房就在喻文州隔壁。王杰希晚上有习惯打坐念道法的习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壁住的是令人安心的人,喻文州这些日子确实睡得比较安稳了。然而安生日子没过多久,喻文州就差点因为梦魇出事。

王杰希因为从小修习道法五感较一般人敏锐,那天晚上他听到了隔壁喻文州出门的脚步声,疑惑间他也跟着开了门,结果就看到这喻家公子神色迷茫的走着,就连王杰希在他身后跟着也没有发觉。

不对劲!王杰希见喻文州要出喻家,直接拉住他的手腕。

“喻文州!醒醒!”

王杰希站在他面前,双手捏住他的肩膀,轻轻的摇晃,直到那人眼里的迷茫散去,突然对着他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杰希。”

王杰希微怔,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就又睡了过去,王杰希忙稳住他的身子,默念一句对不起便把人打横抱起回了房间。

将人安放回床上,王杰希一直在旁守着,直到看他并无任何不适之后便打算回自己房间继续打坐。而在这期间他发现喻文州手里一直攥着那块玉佩,他隐约觉得这块玉佩是影响喻文州的关键点,可是刚刚听到喻文州喊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自己胸腔鼓噪的厉害,默念了好几遍清心诀才渐渐平息下来。再看了熟睡的人一眼后王杰希便起身给他整好被角,准备回房,他心里是打算第二天等喻文州醒来再询问一些细节。

······

王杰希已经在喻府待了好些时日,喻文州也已经习惯了有他默默陪伴的日子。他对于那一晚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第二天醒来他便下意识的站在隔壁房间,固执的等着门里的人开门,王杰希自然是知道他在外头的,于是他开门的时候见他穿着单薄,不由得蹙眉,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

“这么早醒了?”

“嗯,我昨晚是怎么了?”

“你昨晚梦靥了。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你的梦里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困扰你很深的?”

“我们去廊亭那聊吧。”

“好。”

喻文州给他沏了壶茶,接着娓娓道来那一直困扰着他的梦。王杰希起先听得入迷,而后喻文州一句话让他分了神。

“我···后来梦到了你。那个人是你,杰希。”

“······”

“梦里有个老人告诉我去南城庙,我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王杰希。”

王杰希看着他,似乎是难以置信,胸腔的鼓噪感又上来了。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杰希。”

“我··”

“不相信也没关系,我相信。”

“······”

喻文州取下佩戴在自己身上的玉佩,递到王杰希面前。

“你这是····”

“我知道你要回中草堂了,这块玉佩我打算送与你,反正梦魇多少与这个有关吧。这个玉佩是少天送给我的,小时候我们俩去玩的时候少天发现了这块蓝田玉,而那时候有位老人说不要钱的送给我们还可以帮我们在玉上刻字,说是有缘。玉只有一块,少天兴冲冲的说就刻文州的,文州的名字好听,当时我就笑了,那位老人家看了我一眼欣然答应了,后来我时常梦到一个老人,他告诉我要去南城庙,我想你已经知道那个老人是谁了吧?”

“你说是月下老人?”

喻文州笑了笑,“如果是月下老人,你跟我这不是命中注定?可你并不承认啊····”说着双眸里竟藏着一丝委屈,王杰希蓦地有些心疼起他的委屈来。

“我会收下它。”

“好。”

其实有无命中注定又有什么关系,王杰希接下玉佩的那一刻就已经把人牢牢记挂于心了。

······

王杰希出发前没有见到喻文州,他摩挲着手上的玉佩,叹了口气。

“杰希,去了南岭回来心绪有些波动了啊···”

刚跟着师傅打坐完的王杰希闻言一愣,“师傅,我想念一个人。”

“哦?”

“师傅,我在想这世上是不是有命中注定的事情。”

“所谓的命中注定,其实也不过是随心罢了,你遵从你内心的想法这一点是没有错的。”

“那……师傅,我想跟他在一起您会同意吗?”

“若是真心,为师自当欣慰,何来阻挠一说?”

王杰希释然的笑了笑,“谢谢师傅,我想去找他。”

“去吧。杰希,你已经长大成人,很多事情为师不会去干涉你,你自主考量便是。”

“是!”

不过是离开了三日竟如此想念一个人,王杰希这次是真的陷了进去。他不知道对方是否还相信这命定之说,是否还在等自己回去寻他,但至少这一次他不愿错过这个人。

临近年关的南城庙即使到了夜晚也不似之前传闻般恐怖了,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红,家家户户门前悬挂着红灯笼,护城河边上人们在放花灯……

王杰希就这样漫步在去南城庙的路上,感受着这节日的气氛,期间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身边接踵而过,他惊喜的发现在不远处那穿着淡雅的人的身影,是他!

“喻文州!”

喻文州手上拿着花灯正准备去护城河边,要路过的桥段人有点多,他方才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怎么可能,人都已经回去了……”他摇摇头不予理睬。

王杰希难得的急躁,深怕他一不留神又在他眼皮底下不见了去。于是快步走到他身后,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

“王……杰希?你怎么……”

显然他还有点诧异,而此时王杰希已经将他整个人包裹在温暖的怀抱里。

“我是来还东西的。”

“哦?”

王杰希从自己腰间取下那块玉佩,目光灼灼的定在他身上。

“这玉佩,物归原主。”

喻文州有些失落,王杰希自然没有放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轻笑。

“你……唔!”

王杰希勾起他的下巴轻轻的将唇送上,直到喻文州面色泛红伸手欲推开他时自己才止住动作。

“玉佩归你,你归我好吗?”

王杰希摩挲着他的脸颊,眼底的星光映照着他的诚挚,喻文州刚想说什么就被突然的一声爆竹声给打住。

“文州……”

“嗯?”

“我希望能年年岁岁,伴你左右。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相信。”

“我也是。”王杰希与他额头相抵,四目相对间就已经知晓彼此的情意。

他在说我心悦你。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

写完感觉没什么太大的逻辑性,ABO也没怎么突出感觉就是打了个酱油23333333不过还是希望点梗的亲喜欢啦(「・ω・)「嘿

评论(10)
热度(156)
  1. 七月&流火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