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周江】王子变青蛙

PS:灵魂伴侣paro,有种想把自己小时候喜欢看得电视剧梗用到文里来的冲动2333333看过这部电视剧的大概就会知道讲啥了hhhh稍微有点狗血,请拆逆CP者慎入!

 

——————————————————————————————————————

 

有些注定会遇上的人一定会遇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你要学会耐心等候。

 

江波涛一开始是不信命的,即使他一出生身上就带着一个灵魂标记,说明他注定会遇到一个与他有共同标记的人,是男是女都不重要,总之就是会遇到,到最后也许他们就会顺理成章的走到一起。但他还是不相信,他认为成家立业就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搞这样劳什子标记算什么?无非就是绑定束缚人的一生。

 

他家世代是以打渔为生的,江波涛并不是独子,他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里就他一个男丁,居住在靠近海滨的一个小小的渔村,村里不过生活了百号人不到,日常生活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切改变源于一次出海打渔的时候,江波涛捡回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很年轻,看上去跟他差不多一般大,发现他是在一艘破渔船上,昏迷着,额头上还有伤,江波涛跟江父看着不忍,古道热肠的就把人救了回来。

 

后来再仔细看男人穿着,都是他们这些小村庄的人一辈子都有可能接触不到的,手上还戴着一块手表,虽然已经浸了水运作不了了但江波涛还是帮他取了下来保管着。最后他背着男人去到离他居住的村庄外几公里外的小诊所去治疗。

 

小诊所只有两个人,一个医生跟护士,是对夫妻,江波涛平时鲜少生病所以他很少来诊所,但他逢年过节都会给村里的人送去点小小的渔产品,人缘因此好的不行。于是刚打算早点收工的诊所方医生见到江波涛背着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赶来也吓了一跳。

 

 

“方医生!这个人受伤了,您给帮忙看看吧!”

 

“好好好,放下他,你嫂子刚出门去买东西了,所以我现在要你帮我搭把手可以吗?”

 

“好,可以!”江波涛喘了几口气,随意用身上的T恤衣角擦拭了一下汗,他现在下半身还穿着打渔的下水裤,很是闷热。

 

男人伤到的是额头,看上去很像是被人用尖锐的东西砸的,江波涛觉着这人身份很不简单,估计是个富家子弟被人寻仇的,过了好久江波涛再回想自己当初的猜测简直要佩服自己的直觉。

 

“小江,递给我医用绷带,碘伏这些····”

 

“好!”江波涛立即照做,去药台上拿了方医生要的东西后递给他,方医生也不含糊,认认真真的给他处理伤口,擦拭消毒最后才是缠绷带,期间男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江波涛看他刘海长长的被水浸过后估计会难受,他便伸手想去拨开男人的刘海,不料男人竟抓住了他的手,力气大的让他也觉得讶异,可是看他哪有半分清醒的模样。

 

“方医生这···”

 

“他这样估计会发烧,等烧退了再看情况吧,小江你要不就留在这里吧?”

 

江波涛看着攥着他手的人,点了下头,毕竟是他们把男人救起来的,所以他考虑还是好人做到底吧。

 

 

方嫂很热心给他们留了饭菜,他们的家就在诊所不远处,江波涛说他会留下来帮忙看诊所,有什么问题也会第一时间去找方医生。期间他父亲来过一次,说家里人已经知道他们救了一个陌生男人。

 

“小涛,这人的身份···”

 

“阿爸,这我们别管了,等他醒来再说吧,你跟家里人说下我今晚就在这里呆一晚看看情况···”

 

“唉,好吧。”

 

江波涛守到半夜确实困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只是那只手依旧被人攥紧。等到天空泛起肚皮白,晨曦的光芒顺着诊所的窗户照进来的时候江波涛才猛然觉醒。

 

他看到男人已经醒来,但却是看着他们相握的手,很疑惑的样子。江波涛忙把手抽出来。

 

“啊先生你醒啦,除了额头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江波涛指了下他受伤的额头。

 

男人摇了摇头,“我··是谁?”

 

江波涛哭笑不得,得这人这下真的被砸坏头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我们也不知道你是谁啊,你是被我们救起来的,说起来你的手表还在我这里····”江波涛从裤口掏出那个手表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没有接。江波涛叹口气,失忆的人还指望他能记起什么呢?

 

于是他把手表擦拭干净,擦着擦着发现表的外壳似乎刻了几个字。

 

“周··泽··楷?你叫周泽楷!诶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你··是谁?”

 

“我,我叫江波涛,是这里的渔民啦,我们这渔村都是打渔为生的。”

 

“嗯,江。”受伤的男人笑的一脸灿烂,忽视他缠着绷带的脑袋,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长得不错的,江波涛如是想。

 

“嗯,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周好了!记不起来没关系,你就暂时跟我们生活在这里吧。”

 

“好··”

 

······

 

自打救下周泽楷后他就成了江波涛家里的一员,而周边的村民都好奇的来他们家看这个“漂洋过海”的小帅哥,更有些姑娘好奇完后就芳心暗许,有些村民都怕自家女儿被周泽楷勾了魂不好好在家干活。渔村里的人多少还是带点封建意味的,女孩长大后就要嫁人,嫁谁也由不得她们,得看标记,有些人的标记相匹配就得立马结婚,这是江波涛最觉得嗤之以鼻的,可是他的姐姐们按照标记结婚后确实幸福美满,这又让江波涛感到怀疑,这样的标记到底是命由天定还是命由人争呢?

 

江波涛家里的条件算不得多好,但是过的很有滋有味,不怨天尤人,江爸江妈都是这样宽容温柔的人,所以教导的江波涛从小就很懂事。周泽楷来了之后江波涛本想把床给他睡自己打个地铺什么的,没想到周泽楷说睡在一起也没有关系,他这样的坦然倒让江波涛觉得自己扭捏不少。

 

床本就不大,睡两个大男人还是有点挤的,不过夏末秋初的夜晚还是显凉的,所以他也并不觉得热,他让周泽楷睡在靠墙的一边,为的是怕自己一时不习惯会把周泽楷撞下床,周泽楷闻言只是说了一句,“江可爱。”

 

“喂,小周,男人不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知道么!”江波涛红着脸解释,周泽楷微笑着点头。

 

周泽楷记不得自己是谁,可是他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每天跟着江波涛跟江爸去打渔,一开始自己笨手笨脚的,江波涛看着都觉得心累,不过他还是很耐心的一步一步的教着他。

 

“小周看着哈,这是两把撒法。你的左手要握住渔网蹶子和约三分之一的网口部分,右手将网蹶子挂在大拇指上,这是最重要的撒网时用大拇指好勾住网蹶子便于张开口,再握住剩下的网口部分,两手保持一个便于动作的距离,自身体左侧右旋用右手撒出,顺势送出左手的网口,用右拇指带住网蹶子,适时送出·····”

 

 

江波涛手把手的教着他,周泽楷也很认真的学着,多练了几次他就学会了,江爸跟江波涛给他比了个大拇指,他笑的很开心。

 

 

每天的捕鱼工作让周泽楷一开始因为水土不服的虚弱体质渐渐的被锻炼出来,身体健壮了不少,然而他并没有晒黑多少,这让江波涛颇为羡慕。

 

某次打渔完回家路上,江波涛遇到一个算命的,村子里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在男未婚女未嫁的情况下会找些算命先生去给他们的儿女算一卦,再拿去给相中的人家中,看印记是否符合,最后合适了才会安排见面跟结婚。

 

“这位小哥请等一下!”

 

“嗯?有事吗?”江波涛好脾气的停下脚步,他阿爸跟自己说过的,这些算命先生都爱唠嗑一下,在路上他要是要跟你唠嗑就听一下算了。

 

“小哥你最近将会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请把这个姻缘符结带在身上吧。”

 

“唉算命先生您打算坑我多少啊?”江波涛打趣道。

 

“不是坑的,这道姻缘符结当我看小哥有缘赠予你的,若是不相信你大可不当着我的面扔了便是。”

 

“江,收下吧。”周泽楷倒不是对这个东西有多好奇,而是想着所谓的灵魂伴侣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江波涛拿起符结看了眼,普普通通的并没什么特别之处,既然算命的要送那他也不拂他的意了,收好道了声谢谢。

 

 

一路上周泽楷都在问灵魂伴侣的事情,江波涛给他指了指自己的耳垂后方的标记,周泽楷好奇的看了眼,是个月牙。

 

“这··不是胎记?”

 

“不是,我姐姐跟我妹妹都有,但图案不一样,位置也不一样,我阿爸说这就是灵魂印记,只有一模一样的图案的人才是命定的伴侣。

 

“可是··我也有。”周泽楷说着掀开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腰侧真的有一个月牙图案。

 

江波涛楞的张大了嘴,“你··你··怎么可能呢··”江波涛觉得不可思议,再想刚刚算命说的话,只觉脸颊发烫。

 

“江,在一起?”周泽楷侧着头对他笑着说。

 

“你!小周别开玩笑····”江波涛最后干脆落荒而逃,周泽楷捡起他掉下来的姻缘符结,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放着······

 

 

自从知道了周泽楷跟自己有同样的印记后江波涛就会莫名的脸红心跳,到最后甚至都不敢直视他这个人,有一次周泽楷睡觉的时候刚好两个人一转身就是面对着面,近到彼此的呼吸都有交缠的错觉,江波涛那时候就真的盯着他看到天明,第二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涛,你已经二十了,打算什么时候娶亲?”江爸在饭桌上提到这个问题,江波涛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呛到了。咳嗽的整张脸都红了。

 

 

“阿爸,现在想这些还早啊···”

 

“阿爸也是能啰嗦了这几年,啰嗦不了你一辈子,你要是遇到命定的人该有多好啊,我跟你阿妈就不用愁了。”

 

 

“阿爸,我问你一个问题···”

 

江波涛表情严肃,周泽楷已经吃完饭去洗澡了,现在就只有江爸跟江波涛在饭桌上谈话。

 

“嗯,你有什么问题就明说吧,阿爸还能承受的了。”

 

“阿爸,要是我··我命定的人是个男人怎么办?”

 

“男人?是小周吗?”

 

“诶?!!阿爸你··你怎么知道的?”

 

“小周问过我了,说实在的我很惊讶,小周不记得自己的事情,我怕你跟他在一起会受委屈,要是他想起来要回去的话抛下你怎么办?”江爸放下碗筷,捻起盒装的烟草塞进了长杆烟斗里,他鲜少抽烟,江波涛知道他阿爸焦虑担心的时候才会抽。

 

“阿爸,对不起。可我··可我喜欢小周。”江波涛微低着头,手指在桌底下捏着衣角,似乎是很紧张。

 

烟雾缭绕间,江爸沉默了下。最后长叹了口气,“既然喜欢,就好好在一起吧,阿爸阿妈都会支持你的,你已经长大了,打小你就不用我们多操心什么,要是小周记起了他的事情,我希望你也不要放弃,用情用理打动他吧······”

 

江波涛红了眼眶,点点头。

 

 

等他回到房间,周泽楷已经洗完澡,只穿了件黑色背心,头发长了不少。他在用毛巾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江波涛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拿过毛巾摁住他坐在床边。

 

“我来帮你。”

 

“江哭了?”

 

“没有,你看错啦。诶,小周你头发长了我给你稍微理一下?”

 

“嗯。”

 

擦干净头发后,江波涛搬来一把竹椅,手上拿着把剪刀还有一个围脖,周泽楷乖乖的任你动作,围好围脖后他闭上眼睛,江波涛首先是把他遮住前额的长刘海给剪短了,整个房间里静的只有剪刀咔嚓咔嚓还有彼此交错的呼吸声······

 

“好了,这下清爽多了吧小周。”江波涛细心的给他轻扫掉进脖子衣服上的头发,近在眼前的人,周泽楷鬼使神差的抓住他的手。抬头望着江波涛,空着的手触碰到江波涛耳垂后的印记,摩挲。

 

“小··小周你··”江波涛敏感的颤抖着。

 

周泽楷突然抱住江波涛的腰身,“江,算命的说的没错的。”他说。

 

“哈?”

 

“江,我喜欢你。在一起好吗?”

 

江波涛低垂着眉眼,“我不希望是因为命定你才···”

 

“不是!不是印记!是我真的喜欢···”周泽楷站起身,与他额头相抵。“我喜欢你,我喜欢江波涛···”他把喜欢说了一遍又一遍,江波涛哭笑不得。心底的爱意冒起了头。

 

“小周,跟我结合吧。”他克制住自己几乎哽咽的声线,坚定道。

 

周泽楷眨了下眼,最后勾起嘴角,“遵命。”

 

·······

周江的小渔船

 

两人折腾到半夜,周泽楷抱着他去清洗身子,最后江波涛摸到他腰侧的印记,痴痴的笑了。

 

“江,高兴吗?”

 

“小周呢?”

 

周泽楷关掉水喉,蹲下身子与他对视,深情缱绻的撩起江波涛耳后的头发,也抚摸着他的印记,“用情至深,绝不辜负。”

 

“我也是。”

 

这样平静幸福的小日子一直到一则新闻的传开而打破。

 

“小江!你看,你家的周泽楷竟然··竟然是S市钟表巨头的儿子啊!”方医生拿着报纸来找江波涛的时候看到两人还在吃午饭,那浓浓的情意让外人在门口都能感受到。

 

“嗯?”江波涛接过报纸,上面写着XX钟表巨头的儿子周泽楷遭匪徒陷害,现下落不明,疑似身亡。两人面面相觑,江波涛觉得周泽楷有权利选择他自己的去留。

 

“小周,你···”

 

“我不会回去的。我记不起来!”周泽楷怕江波涛会把他赶走,连忙抓住他的手臂,摇头道。

 

“那等你记起来···”

 

“记起来也不走!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周泽楷严肃着脸,抱紧了他。

 

“···好,不走,我们留在这里好好过日子。”江波涛拍拍他的后背,内心的喜悦盖过伤感。

 

就这样,时间转着圈圈过了一年又一年,周泽楷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握着江波涛的手,每天清晨去打打渔,晚上饭后两个人迎着海风,又有火红的夕阳做背景,印着他们俩的相拥的背影····这样的生活足矣。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
热度(85)
  1. Li姗18521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LI姗201611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