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周江】盛世无争

PS:给 @溯源侵蚀 千树亲写的周江江湖文,大概是个游戏吧W等亲明天发图就知道了,我这只是配文,希望你喜欢吧W

——————————————————————————————————————————

沪城属江州以南的繁华都城,这里人民生活平静康宁。而在这座繁华都城里也有属于江湖刀光剑影的一寸土地,那便是轮回山庄。

 

轮回山庄在江湖的名号不是光有虚名的,这两年轮回山庄在武林盟主的角逐中获得过盟号,少庄主周泽楷据闻是个神龙不见神尾的人,江湖中人想见他一面都得等到一年一度的武林盛事。只这一点就够成为沪城的老百姓的茶余饭后谈资了。

 

有需求才有赚钱的门路。沪城多说书人,说的也不过就是那些江湖轶闻,多半以轮回山庄展开。他们的标配不过是一席木桌,左手执扇,右手边竖放一板柴檀醒目,旁边还有茶童随时候着,若是中途说的口舌干燥还可以有人递水送茶润嗓。

 

彼时正值晌午,说书人的声音吸引了不少正在街上闲逛的人,他便是其中一位。穿着清素白衣,头戴纱帽遮住自己的面容的人,他腰带上系挂着青玉环扣,走路却无声无息代表着这人轻功还算上乘,是习武之人。

 

“话说嘉王朝的藏宝阁近日失窃了一件瑰宝,据说是前武林盟主叶修使用的战矛却邪,如今武林能有望赶超叶修的人无不当属我们轮回山庄的少庄主周泽楷啊·····”

 

那人闻言,找了个位置偏远的地方坐下,摘下纱帽,露出的是清俊青年模样,一头墨黑长发简单的用蓝色发带系在发中。似乎是对于这个话题的感兴趣,青年悠闲的点了碗茶,手指时不时敲击着桌面,认真的听着说书人的故事。

 

“少庄主周泽楷到底长得怎么样?”

 

青年端住喝茶的茶碗,正准备往嘴里送时听到说书人这样评价。

 

“虎背熊腰,凶神恶煞···”

 

“噗!!”

 

青年一口茶喷了出来,最后是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打着哈哈说抱歉,说书人似乎是不满自己精彩绝伦激情澎湃的讲说被打扰,最后还是青年留下碎银两才得以继续,青年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于是其他便不会再关心。

 

“没想到小周在群众眼里是这样的形象啊,回去一定要告诉他。”白衣青年戴上纱帽继续闲逛,直到了郊外,青年两指一钩做成口哨状吹响了,蓝白远空飞来一只海东青。乖巧的停在了青年的肩膀上。

 

“无浪乖,帮我带份口信给小周,我晚点再回山庄。”

 

海东青用嘴点点青年的脸,又一展翅的飞走了。

 

 

轮回山庄此时正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半月后的八月十五月圆节。

 

“少庄主,无浪刚刚飞回来了,带了副庄主的口信回来。副庄主说他稍晚些再回山庄,现在正在打听嘉王朝失窃瑰宝的事情。”

 

“嗯。”说着放下了正在泼墨挥毫的工作,洗了把手后准备亲自给无浪喂食。

 

“少庄主,这我们来··”

 

“你们准备月圆节,我来喂无浪便好。”周泽楷如是道。嘴边的微笑彰显了主人的好心情。

 

“好的。少庄主,今年要如往常一样您跟副庄主去山庄外的分会施善吗?”

 

“今年··不了,你们弄吧,我跟江还有事情。”

 

“好的少庄主,我明白了。”

 

轮回山庄在沪城外还有轮回分会,每年八月十五会分发些月饼跟白粥,算是江湖人施善的一种表现。

 

今年他们的少庄主从塞外征战回来,立下了战功但却没有选择继续在王朝晋官加爵,嘉王朝也是怕周泽楷功高盖主,现在他自动放弃未尝不让嘉王朝的君王松了一口气。

 

江波涛是轮回山庄的副庄主,他原本是个孤儿,当年托得轮回山庄周庄主也就是周泽楷的爹的帮助收入轮回当了他的弟子,他跟周泽楷年纪相仿,两人也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周泽楷的爹去世后一段时间轮回山庄面临无人主位,江湖地位一落千丈的危机,后来在庄内以武力值论高下,周泽楷当之无愧成为了轮回新一任少庄主,而江波涛在最后放弃与周泽楷的竞争,众人皆服矣。周泽楷知道江波涛绝不会对自己拔刀相向,相反是他助自己摆平底下不忿之人,让他们心悦诚服。轮回为了挽回颓势,周泽楷自愿领兵征战一年,而轮回山庄就归江波涛暂管一年,现下他刚回来江波涛又外出查瑰宝失窃之事,断断续续的两人终是难会见,这下就快到月圆节,周泽楷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周泽楷命厨房弄了点肉末,自己亲自给无浪喂食。

 

“无浪,好久不见,长大了。”

 

无浪抬头,喙嘴戳了下周泽楷的手心,似乎是在抱怨,周泽楷伸手抚摸着海东青的羽毛。

 

“可惜一枪走了。”周泽楷叹息,一枪是他养的一只黑猫,一开始是因为还小总爱跟着周泽楷,还爱追着无浪跑,明明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的,怎么追也不可能追的到,但有一回令他诧异的是一枪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睡觉的时候无浪就一直守在它身边,一猫一鸟,倒是显得分外有趣跟和谐。只是猫这种动物不如狗恋家,长大了的一枪终究还是离开了轮回山庄,周泽楷也因为出外征战而没有更多心思去找一枪,所幸无浪还好好的守在他们身边,而那只猫儿却已经不在了。

 

江波涛脚上提劲,运气加快脚步,在傍晚总算赶回了轮回山庄。

 

他摘下纱帽,面颊绯红,正准备整理好仪容才进去山庄,耳边却响起那熟悉的声音呼喊自己的名。

 

“江。”

 

“小周!啊我没回来晚吧?”说完状似孩童气的吐吐舌头。

 

“没有,刚赶上饭点。”周泽楷迎上前,伸手轻抚他的脸颊。

 

“小周,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

 

江波涛并未因为周泽楷的动作而觉得奇怪,相反他懂这是什么意思,心思细腻如他,遇合随意,爱恨尽兴。说不过躲不过的终究不过是一个情字。既然你也有意我又何必辜负?他伸手与周泽楷的手相覆。

 

“让我好好看看我们的少庄主在塞外有没有吃什么苦啊?感觉黑了些···”江波涛捧着周泽楷的脸在细看。又想到今早在沪城城区听到说书人的形容,什么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哦全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位翩翩美男子,这放到哪位大家闺秀心中都是心悦有余的。

 

“江,还是没变。”周泽楷笑道。

 

“怎么没变,我弱冠之年都过了,小周得要过一年才弱冠吧。”

 

“少庄主,副庄主,饭菜已经备好了。”仆人见两人在庄门外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聊了起来,惊觉饭点已到,不得不打扰这样的重逢画面。

 

“知道了,小周,先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聊。”

 

“嗯。”

 

······

 

“嘉王朝下令让江湖势力介入来查找此贼,不过我大概能猜到这个胆大包天的毛贼是谁···”江波涛喝完最后一口甜汤,似说书人说到最精彩处戛然而止给人卖关子。

 

“嗯,叶修前辈。”

 

“哈哈看来小周也跟我英雄所见略同啊。”

 

“却邪是他的。”

 

“嗯,说的对,那我们就不趟这浑水了,我打听到蓝溪阁已经有所行动了,喻文州前辈还真的是喜欢跟王杰希前辈呛啊···”这话说的若有意味。周泽楷也忍不住笑了。

 

吃完饭,周泽楷才终于开口说,“江,今年月圆节我们俩过?”

 

“哦?你不跟底下兄弟们先聚一下?”

 

周泽楷摇摇头,“江最重要。”

 

“你···”江波涛微低下头,不让周泽楷看自己泛红的脸颊,倒是耳根子红了个透。周泽楷歪了下头,笑的一脸温柔缱绻。他的娘亲跟自己说过,耳根子容易红的人都是心软之人,他想这个肯为自己心软的人一定是值得自己真心交托的。

 

月圆节顾名思义,团团圆圆,轮回山庄在今年迎回了他们塞外出征的少庄主,自是值得庆贺的,江波涛说今年要来点不一样的,今年月饼都是要自己亲手制作。

 

“副庄主,您不许帮着庄主做啊,说好的每个人自己做,少庄主也不能例外!”说话的是庄内的兄弟杜明,跟着周泽楷手下打拼到现在的兄弟,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孙翔是最近才加入轮回山庄的,之前曾跟叶修是同一个军营出来的,后来叶修成了武林盟主,他便跟着游历江湖了,因为一次冤案中欠了周泽楷跟江波涛一个人情便自愿留在了轮回山庄,好在山庄里都是年轻人居多,大家都很包容,不久就混熟了。

 

“好啊,那小周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能从中感受到民间手工艺人不易就好。”

 

“···嗯。”周泽楷回应后跟着动手有样学样。

 

月饼内馅多采用植物性原料种子,如核桃仁、杏仁、芝麻仁、瓜子、山楂、莲蓉、红小豆、枣泥等,对人体有一定的保健作用,寓意团圆健康自是没话说的。

 

原料都是新鲜准备好的,按照每个人想吃什么就加什么料,江波涛知道周泽楷喜甜,虽然嘴上不说帮他做但明显手中是开始加周泽楷喜欢的月饼馅料了。

 

他把油酥包入皮内后,用面杖擀薄。而后先将黑枣去核、 洗净、蒸烂绞成碎泥。糖放入锅内加水,加热溶化成糖浆,浓度以用竹筷能挑出丝为适度,然后将枣泥、油、松子加入,拌匀。慢慢的一步步做着,周泽楷也一步步跟着学习,直到后来加料的时候他一不小心加多了,微嘟着嘴,似乎是不愿意浪费,但他知道江波涛不吃太甜的东西,会腻,只能自己把这个半失败品下咽······

 

最后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月饼,虽然层次不一样,外表做的也不如人意但是一壶浊酒伴着清风朗月,兄弟互敬打趣就已经注定了这一个日子的特别。

 

“江,吃完月饼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

 

兄弟们在他们背后笑笑闹闹,“少庄主,副庄主,月圆节你们俩佳人有约啊?”

 

“是啊,跟你们少庄主算不算佳人有约啊?”江波涛抿嘴笑道。

 

“江。”周泽楷无奈的喊他名。

 

“我们还得接着金樽对月呢,就不打扰你们俩了!”

 

“明华看着他们点啊,我跟小周去去就回。”

 

方明华摆摆手示意没问题,周泽楷这才牵着江波涛的手提气越过山头。

 

“江,似乎变重了?”周泽楷搂着他的腰运气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了,现在说出来江波涛也是一愣。

 

“小周,我吃的好像没你多吧···”

 

“·······”

 

看着周泽楷充耳未闻的模样江波涛就觉得好笑,他们的少庄主其实很孩子气。

 

沪城城中,各色烟花在黑幕似的空中噼里啪啦的盛开,引得繁华的街道上路人的纷纷注目,拖家带口的小孩还驾在自己父亲的肩膀上兴奋的指着天空说烟花好漂亮。周泽楷带着江波涛逛了一遍长街,青砖石铺就的长街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孩童的欢呼声····

 

“就是这里。”

 

“姻缘河?小周没想到你还信这个啊。”江波涛见周泽楷还真的点了点头,自己也不好再说。来都来了,总不能拂了周泽楷的意。

 

“那你得有河灯啊,在河灯上许愿才能灵验。”江波涛说着就看到周泽楷松开了他的手,“等我回来。”

 

等你回来。江波涛笑着,我已经花了我的前半生来遇见你等到你,如果这就是命中注定,那我自然不会拂了这宿命,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

 

遇合随意,爱恨尽兴。尘中客,哪个能如此一生快畅?趁今宵沪城长街热闹,你我暂定姻缘河畔,清风朗月,灯红印双照影。

 

“江。”周泽楷递给他一个河灯,笔墨晕染在纸上。

 

“你写完了?”江波涛接过后问他。

 

“嗯,江写完就可以放了。”

 

江波涛颔首,静静的提笔在河灯纸上写了几句话。周泽楷巴巴的看着江波涛认真书写的模样,烟花明明暗暗的照着他面容轮廓柔和。

 

“写好了。”

 

“嗯!”

 

江波涛跟周泽楷同时放下了河灯,两只河灯在众多的灯中被冲散但神奇的是后面他们的灯相贴着并江而流去。江波涛此时与周泽楷对望,两人不多言语却彼此心知。

 

“江,我心悦你。”

 

“心悦君兮君已知。”

 

周泽楷好看的黑眸里映照着的满是这笑意晏晏的人,他伸手抱住面前陪伴他已久的人,他们的身高适合相拥,契合的很。周泽楷微低下头,吻落在江波涛的阙中眉心,再到鼻准,面颊相贴,耳鬓厮磨。

 

江波涛心想,他最怕春秋卖予陈时光,若有幸或可说一句别来无恙。何为欢?则当是心悦君兮君已知。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
热度(102)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