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王喻】侠路与你相逢(古风江湖文)

#700粉点梗, @荀千叶-长弧中 亲点的王喻古风文,我把这个梗扩为江湖文了,希望亲喜欢吧!

#CP:王喻

———————————————————————————————————————————————————

月黑风高之夜,黑影掠过重重危楼,如脚下生风,迅如急电。

 

“可恶,大胆毛贼竟然盗到我们蓝溪阁来了!看本剑圣不追上他给他一个三段斩!”

 

“少天,别追了,你追不上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啊!文州你也太没兴致了吧!”

 

“这只是我的一个布局而已,你知道的,所以跟我在这打马虎眼?”

 

“啊··这个··我想想啊,唔好像是我太着急了哈哈哈··”

 

端坐着喝茶的少年没有理会,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嘉王朝建朝一来,国泰民安,近些年鲜少有大事发生,然而每个王朝建立起来的时候都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就是江湖到底该不该纳入王朝归管。有些顽固的王功臣子就说这不过是些草莽之夫,论兵力权力哪里够王朝的御林军,也有些新近分子上书论现在的江湖势力。无非就是那么几块大的地方,岭南之地蓝溪阁,江州以南轮回山庄,漠北霸气雄图,燕塞当属中草堂。这些江湖势力一直都有往来,每年的武林盛事也有不少的武林大家夺擂获号。

然而未等嘉王朝的君主思考完这个问题,王宫藏宝阁就失窃了一件瑰宝战矛却邪,这下他想不借江湖势力解决这样的事情都不行了。于是一纸皇榜揭告天下英雄好汉,若是解决了这一事件则可以加官进爵世代延传。

 

据闻此贼轻功了得,而能有这至上乘轻功的除了中草堂的当家人王杰希外大概就是那已经退隐江湖不问世事的前武林盟主叶修了。中草堂善用药,毒与救就在一念之间。而江湖传闻蓝溪阁跟中草堂是水火不容的敌对状态,原因是当年蓝溪阁先中草堂一步控制了岭南的药材用以内用,不管中草堂如何谈判说高价购买也不肯退让半步,而这正是新任阁主,年仅弱冠的少年喻文州下令的,说是为了让蓝溪阁更好的发展,坚决不让步,中草堂这边也发令以后蓝溪阁与中草堂的交易就此终止,江湖不见。

 

这两三年时间过去了,若不是这件危及嘉王朝的事件的发生,恐怕蓝溪阁跟中草堂是真的老死都不互相往来了。而正如一开头喻文州设下的布局一样,目的只是想亲眼见识这位贼王的武功如何而已,黄少天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圣,一把宝剑冰雨那也是江湖剑客眼中的宝物了,只可惜宝物归入他手,这实力自是没法说的。黄少天隶属蓝溪阁,同喻文州是同宗门师兄弟,两人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当初众人都认为黄少天该是蓝溪阁的新一任阁主,是黄少天自己主动认输,他说他那把宝剑是绝对不会用来对准喻文州的,态度毅然坚决。众人没法,而前任阁主魏琛跟喻文州的对决中确实败过给喻文州,这样的实力蓝溪阁上下自是不敢妄言了,新一任阁主实至名归。

 

“少天,你觉得那个人的轻功如何?”喻文州递给他一杯茶,黄少天未接。

 

他瘪嘴道,“文州你忘了我不爱喝茶!这嘉王朝也真是的,既然有意要请我们来解决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安排的好一点的地方啊,这儿处街区,夜夜笙歌的,而且我们住的客栈后头就是那啥··算了我说不出口,总之我们晚上要小心点····”

 

喻文州喝口茶,握着茶杯,摩挲着杯壁,这是他思考的一个标志动作,“那人的轻功上乘,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药香?”

 

“哈?没有啊,哪个大男人跟个娘们似的随身带香啊,还药香,啧啧我最受不了了。”

 

说完喻文州拿出身上的香袋放在桌上,好暇以整的看着黄少天吃惊的模样,他仿佛说错话了一样,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天···”

 

“我现在并不想说话,文州。”

 

“······”

 

入夜,喻文州的房间还是灯火通明,他猜黄少天已经在隔壁房睡下。他却还毫无睡意,从自己的枕边拿出一把碧玉长萧,掉落在地的香袋被他拾起,他想了想还是戴在了身上。他的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喻文州喜欢蓝白色,衣服也大部分简单大方,墨色的长发仅用白色的发带系在了发中尾部,温润的外貌很难让人想到他是执掌一阁的位高者。

 

这么晚他是要去哪里呢?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只见他放轻脚步,离开了房间后接着就是隐入了那片繁华之地。

 

他觉得要查找线索,从香袋着手是很重要的。他知道黄少天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他们住的客栈后头没多远处就是一个烟花之地,唤名烟雨楼,他没跟黄少天说他其实认识里面的老板娘楚云秀,而且烟雨楼表面上是一处玩乐的地方实则是江湖中互通情报的绝佳掩护处。

 

喻文州不慌不忙的走到烟雨楼的门口,站在门口的一位年轻的掮客见到喻文州也不禁一愣,他直觉这样的人绝不是来玩乐的,对着喻文州微笑的模样他也不敢太放松,直接抬手一拦,开口道,“这位公子很面生啊,恐怕不是来寻乐子的吧?”

 

“呵呵,这位小哥你别紧张,在下确实并非来寻乐的,烦请小哥上去跟你们的老板娘通报一声,就说夜雨来了。她就会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

 

“诶,小哥,辛苦了。”说着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几枚碎银递到他手中,脸上还是那不变的笑容。

 

“好好好,我这就去!公子您先稍等片刻!”

 

喻文州不着急,点点头便独自站在门口,时不时有几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偷偷瞄着他,见喻文州笑着她们又羞红了张脸,怕是没有见过这样俊俏的公子哥。没过多久那年轻小哥就匆匆下楼把喻文州恭敬的迎了上去。

 

“我们老板娘在楼上雅间,公子请吧!”

 

“好的,谢谢。”

 

穿梭在这歌舞升平的地方,喻文州的气质实在太招人注意,若不是那位掮客小哥一瞪眼,那些姑娘估计就都要往他身上扑去了,喻文州摇摇头,终于走到了雅间门口。

 

“老板娘,夜雨公子到了。”

 

“好,你先下去吧。”楚云秀打开门,示意喻文州进来。

 

“茶刚好泡完,坐吧,这次所来为何?”楚云秀外貌似弱质美女子心却也不负江湖女豪杰之名,玲珑心还是要有的,不然白做这么些年的情报收集工作了。

 

“不愧是云秀,嘉王朝藏宝阁失窃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有什么想法?”喻文州一边接过楚云秀递过来的茶杯,一边问道。

 

“还能有什么想法,在你之前,已经很多人来我这里问过了,但是有一个人没有来。”

 

“我猜那个人是中草堂当家,王杰希。”他嘴角噙着笑。

 

“既然知道还用得着来问我?不知道我收费贵啊?”

 

“知道,所以,这个香袋送美人啦。”说着从腰间取下那香袋递给楚云秀。

楚云秀接过后脸色微变,问了好几句。“这不是中草堂的迷迭香吗?不是说你们蓝溪阁跟中草堂老死不相往来?这香你又是哪里来的?”

 

喻文州笑而不语,不过却也已经有了答案。他对着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楚云秀美目一瞪,大大方方的把这“礼物”给收下了。

 

“喻文州我说到时候要是王杰希来找我算账说我偷他们的香你也跑不了。”

 

“呵呵怎么会让云秀受苦呢,什么事在下担着就是了,那么我就先告辞啦。”

 

“嗯,慢走吧,要是你再不走天一亮黄少天找不到你不得闹翻整个江湖?”想起那个话唠剑客楚云秀就是一阵头疼,偏就他护着喻文州护的紧,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哥俩好一样。

 

要下楼离开的时候喻文州跟一个穿着华服的醉汉擦肩而过,他蹙眉,正打算让醉汉先过没成想那人竟斗胆动手,抓住了喻文州拿萧的手腕。

 

“哎呀公子对不起,这位大人喝醉了,您请见谅!”一旁帮扶的姑娘也吓到了,慌忙道歉。

 

“姑娘,该道歉的不是你。”喻文州微笑着安抚那位华容失色的姑娘,只是笑容里没有温润的笑意。

 

“嘿嘿,我没醉,这位是你们这的倌人吗?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呀手也很白嫩啊哈哈,走,陪大爷我接着喝!”说着挣脱掉姑娘的手就上手揽着喻文州的腰,喻文州觉着不能在云秀的地方闹事,于是顺着他说,“这位客人,要喝酒我陪你,不过不要在这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接着喝,保管你喝过后回味无穷啊。”

 

“嘿嘿是么,那我们走吧!”说着整个身子靠着喻文州走了出去,楚云秀在楼上默默的看着,她知道喻文州打的什么主意,这人啊,太心善,却也太薄情,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喻文州在意的东西或者是一个人呢?

 

“你叫什么名啊美人?”

 

喻文州把人带到人烟稀少的竹林郊外,突然听到醉汉在自己耳边说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回话的把人放下,醉汉猥琐的笑着,喻文州低下头,给人一种他们俩感情好的模样实则不然,他一手蓄力一边凑到醉汉耳边说了一句,“记着,我叫··你大爷的。”说着趁人愣神一记手刀就把人弄晕了。弄晕后他翻了下那人身上的东西,翻到了名牌,“嘉王朝,陈夜辉。”

 

原来是嘉王朝的,喻文州叹口气,把名牌放在他身上,理了下衣衫,打算把人撂那里就不管了,反正夏日夜晚竹林炎凉,顶多明儿一早就是满身蚊子包而已。

 

“就这么把人撂在这?”

 

喻文州转身的时候听到林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没有回头,嘴角先上扬。

 

“原来是王大当家啊,这么晚了还跟着我们着实精神可贵。”

 

“···少贫了,喻阁主。”

 

这时喻文州才回过身,王杰希刚刚去了烟雨楼,在远处见到喻文州被醉汉带走就什么都没有想的追了上来。

 

“嗯,不贫了,好久不见啊杰希。”

 

“嗯,好久不见,没想到这次见你是这样的情况。”他低头看着那呼呼大睡的人,叹口气,心想你惹谁不好惹喻文州,你也是作大死了。

 

“你今晚什么都没有见到喔。”喻文州作为一个南方人,吴侬软语的确实很有亲和力,只是作为老对手的他早就免疫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喻文州。

 

“没有见到你堂堂阁主被人给调戏?”

 

“哎呀杰希你真的太不解风情了,难怪送香给人都没人要。”

 

“香呢?”

 

“送人了。”

 

“你!喻文州,你居然把香送人了?”王杰希咬牙切齿的模样喻文州最喜欢了,每次都乐不可支,任谁看了都觉得你们俩大当家的这跟四五岁孩童有什么区别啊?不挤兑不行?

 

“唔,不然我一个大男人留着作甚?”

 

“那香··治你失眠有用。”说着王杰希又咳嗽了一下仿若在掩饰,喻文州愣了下,觉得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你不是故意让我转移调查方向的?”

 

“谁没事想这些,喻大阁主,咱别把关系闹那么僵行吗?”

 

“哦,那是我的错了,其实你的香,对我来说也没有用,我这是思虑过多···”

 

说着王杰希就已经来到了他跟前,喻文州微仰头,王杰希比自己高了半头,沐浴在月光下的脸显得他严肃的脸又冷冽不少,明明就是个比他还要温柔的人才是啊。

 

“文州,不想那么多不行?”

 

“那天夜里是你吧。”

 

“是我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你设的局无非就想知道是我还是叶修罢了,叶修已经退出了江湖,按理说我们都不会想到他不是么?”

 

两个人面对面的谈论着,这样鲜少有的机会在月光消失云翳散去,暖日照竹林的时候也跟着散去。

 

“杰希,我该回去了。”

 

“嗯,再见。”

 

“呵呵就一句再见?”喻文州狡黠的笑着问。

 

王杰希微低头看着他一袭白衣,翩翩公子的模样,好似回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放在喻文州的脸颊处摩挲。

 

“希望还能再见。”说着手摁在他的脖颈,两人最终交换了一个拥抱,喻文州细嗅着男人身上的药香,突然觉得很安心,昏昏欲睡。

 

“等一切结束了,我会去燕塞找你。”

 

“呵,那里气候干燥的,你受得了?还是我来找你吧,反正也不差这一次。”说着抚摸了下怀里人墨色的长发。

 

听到这句话的喻文州也猜得到他是什么意思了,不出意料的内心欣喜。面上却还是笑意晏晏。

 

褪去一身洒脱,不过是天涯倦客。现在饮尽悲欢有人共诉说,已是一件幸事。

 

黄少天此时在喻文州门口皱着眉头走来走去,他终于等到喻文州回来了,准备的一大堆话却在喻文州一句我累了给止住了话头,黄少天沉下心来想了想,他还是选择相信喻文州,他做事有分寸,既然人已经累了他自是不会再去添乱,细心的去叫店家准备了饭菜,等喻文州醒来也能垫一垫肚子。

 

喻文州没有料错,那个“盗贼”是已经退出江湖的前武林盟主叶修。至于他盗走的无非就是那一把战矛,却邪。其中渊源等喻文州请求单独面圣的时候就已经揭晓。

 

原来,嘉王朝的建立有一半功劳要算到叶修头上的,这位武林盟主当初是从军出身,后来从懂武器制造的友人那里得了把战矛却邪,杀敌英勇,这与他本身的武功底子有关,再加上这把绝佳的武器,用起来得心应手,屡为嘉王朝立功,可是到后来嘉王朝建立完毕后君主毁约,把却邪抢走逼走叶修,功高盖主这是历来君王最怕的事情,叶修也就这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到现在盗窃事件出来后大家才重提旧事。君主后悔不已,却邪不属于嘉王朝,属于叶修,他要一把没有发挥它最大能力的武器有什么用呢?

 

“喻阁主,本王不打算公布这件事,就放榜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蓝溪阁立了大功,本王···”

 

“不必了,王,在下对加官进爵没什么大兴趣,还是江湖适合我们这些莽夫啊。”

 

“这···好吧,但有一样本王可以赠予你们蓝溪阁,有一株名贵的药材前两天刚从西域获得,放在药阁了,喻阁主等会可以去取。”

 

“好,在下谢过王的厚礼。”

 

从那巍峨王宫出来的喻文州顿时放松了不少,之后便是要开始他的新计划了。

 

“什么?!文州你你你你要离开蓝溪阁一段时间?你要去哪里啊你不留在蓝溪阁主持大局啊?”黄少天闻言差点要一口水呛着自己。

 

“呵呵这不是还有少天在吗,你可比我能力高多了啊别谦虚。”

 

“不是你怎么突然要去走走啊,这江湖那么大的你一个人要走去哪里我怎么找你啊?你不会从此都不回蓝溪阁了吧?”

 

“少天,我只是去散散心,很快会回来的,大概一个月吧,一个月后八月十五我会回来的,不能错过我们蓝溪阁的阁会啊。”

 

黄少天挠挠头,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他又不想限制喻文州什么,喻文州这些年为了蓝溪阁确实辛苦不少,只是去一个月就回来,黄少天叹口气,点点头答应了。

 

“少天,蓝溪阁交给你了啊,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喻文州轻松一跃落到了早已准备在阁外的白马上。

 

黄少天抱着冰雨靠着门挥挥手,“知道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啊,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记得去找我们在各地的蓝雨密探,地图有带在身上吧,牌子也带在身上啊,别人一看知道是你就好办了···”

 

喻文州耐心的听完黄少天的嘱咐,最后确认什么都带好了就一拍马屁股走远了,黄少天拿着冰雨耍了一会儿,还在嘟喃。

 

等喻文州骑着白马到约定好的竹林时,男人已经在那里牵着匹棕马等候他的到来。

 

“结束了?”

 

“嗯,结束了。”

 

“那么,接下来你的时间都是我的了。”男人温柔的笑道。

 

“承蒙杰希大大关照了啊。”

 

两人骑着马,慢慢悠悠的享受着夏末微凉的风吹拂面颊,时不时相视一笑。

俯仰古今恨,笑这天下谁人为尊,待到天地拂晓时分,与君策马踏遍这红尘。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4)
热度(96)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