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乔高】彼男与彼男的故事

#700粉点梗, @琳貅 亲跟@莧亲(这个又艾特不出了orz)点得乔高女装跟ABO我一起写了。希望你们喜欢吧W

#CP:乔高

———————————————————————————————————————————

乔一帆从小是个公认的好孩子,但在某些情况下他还是会略显叛逆的。而相较之下住在他家隔壁的高英杰真的是个很乖的人。但谁小时候没有被对比过呢,乔一帆一点都不在意这点,更何况这人以后还成为了陪伴自己一生的爱人。

 

十八年前的金秋十月,乔一帆出生了。这个小娃儿是乔家夫妇辛苦孕育下才出生的,乔爸爸是个alpha,而他妈妈则是个beta,受孕率不高但还是坚定的想要个孩子,于是乔一帆就这样出生了。

 

而就在当时一对年轻的夫妇就搬入了他们家对面,乔妈妈打听到他们是因为工作原因从B市搬来H市的,丈夫姓高,是H市一家名企的技术员工,高太太则是一名幼师。他们从年前就买好了这里的房子直到现在才入住。而因为都有了孩子的缘故,两家人走的比较近,都会互相串门。渐渐地两家人就成了交好,常常让两个孩子一起玩耍。

 

而在乔一帆牙牙学语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妈妈”,而是“英杰”。这就让两家人哭笑不得了,高英杰比乔一帆大了差不多半年可是却没有乔一帆那么早就学会说话,基本上还是在语气词上停留,不过小一帆叫小英杰的名字的时候他是听到明白的,还开心的抓着乔一帆的衣服笑的没牙没眼的,说不出的可爱。

 

三四岁是小孩子多动多闹腾的时候,小乔一帆也是如此,但高英杰却不会这样,他遇到生人就会害怕的躲在爸爸妈妈身后,要么就是去找乔一帆,而乔一帆闹腾的时候只要在高英杰面前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于是乔一帆的妈妈开玩笑的对高英杰的妈妈说“一帆才三岁就这么闹腾了,我们有时候都管不了,但他对英杰就不这样,英杰一来这小子比谁都兴冲冲的,可真当在他面前了又变得好乖了···”

 

“哈哈,其实英杰在家没有玩伴我们都怕他孤单,他有一回拉着我红着脸的说要去找一帆玩,这俩小孩凑一起玩的多开心啊。我也就放心不少了。”

 

“哈哈,要是以后他们俩性别分化的合适我们就给他们定娃娃亲吧。”乔妈妈抿唇笑道。

 

“好啊。”高妈妈也很赞同这个想法。

 

而刚刚在他们俩聊得正欢的时候,乔一帆突然吧唧一口“咬”了高英杰的脸颊,小娃娃大大的眼睛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就这么看着乔一帆哭了起来。

 

“哦哟英杰怎么啦?怎么哭了?是不是一帆欺负你了?”乔妈妈拉过乔一帆在教育着,高妈妈就在安抚她的儿子。

 

“妈妈,你跟爸爸也经常这样的,你告诉我这是喜欢。我很喜欢英杰!”

 

小小年纪懂什么叫喜欢?不过乔一帆就是这样想的,他想一辈子跟英杰一起玩,小孩子就是单纯的,喜欢就想要,不会克制。讨厌就是讨厌,也不会隐藏。这让两位妈妈相视一笑,高妈妈弯下腰揉了揉乔一帆的头发。

 

“一帆是个好孩子,英杰只是比较害羞了些,你得耐心点,阿姨相信你可以做到的是吗?要是等你们都长大了你再跟我们说你喜欢英杰我们不会阻止的。”

 

乔一帆似懂非懂,歪着头转着眼珠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英杰,对不起。”他伸出小肉手去碰高英杰身上那块被他“咬”的皮肤,高英杰大概是觉得痒了,于是就咧嘴笑了出声,伸手抱了抱乔一帆,“一发(帆),抱抱。”

 

“不是一发,是一帆。”

 

“一·····一帆!”小孩憋足了劲力才开口说对了乔一帆的名字。

 

“嗯!”

 

乔一帆很满足的握住了高英杰的手,两人回房间继续玩耍,这就是无忧无虑纯真的小时候。

 

等到了十二岁,小学六年级的那个夏天,乔一帆跟高英杰相伴十年的日子就到了头,因为高英杰要回B市去上学。乔一帆得知这个消息说不出的难过,但他表面还是得祝愿高英杰。

 

毕业生要在毕业前完成一次汇演,他们班级选择的是合唱。偏偏高英杰是个音痴,这一点他因为害羞而不敢说出口,而好友乔一帆是知道的。他有悄悄举手说换个节目可是被高英杰压下去了,他低声说“一帆,不用了,我···我努力试试吧。合唱的话应该听不到我唱什么的···”

 

乔一帆就是见不得他为难的样子,主动提出要交高英杰唱歌。

 

“我教你。”

 

“诶?可是···”

 

“我教你,我希望在你离开之前你可以让我最后再帮你一次。”

 

“一帆···”高英杰双手捏着发下来的曲谱,咬咬唇点头。

 

“就这么说定了!离表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好。”

 

他们还有一个月时间来慢慢适应别离。

 

每天放学后高英杰就是跟着乔一帆回家,乔妈妈倒是很高兴的连忙加双筷子煮多点饭菜。

 

高英杰对他们家早已经熟门熟路了,乔一帆让他先进房间,高英杰点点头径自进入他的房间。他知道乔一帆素来是有条有理的一个人,房间也整理的井井有条。但现在他看到乔一帆的桌面还有点乱,刚想帮他整理他却发现了乔一帆放在桌上的星星形状的瓶罐,里面装了明显超过一百个的纸折的星星。他觉得自己似乎窥探了乔一帆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些星星是折给他自己的,而后甩甩头,又否认了。

 

“英杰,啊那个你都看到了啊?”乔一帆手上拿了两瓶酸奶进入房间。递给高英杰一瓶后问道。

 

“啊··对不起一帆,我不是故意··”

 

“呵呵我还以为多大的事,不用道歉,这就是给你的。”他坐在床上拍了下旁边的位置示意高英杰坐下。

 

“给我的?可是··”

 

“是你说的想看星星,可惜这几天天气不怎么好我们看不了真的星星,所以我想折这些纸星星你可以带回家好好看。”而且还能想起我啊。乔一帆心想。

 

“嗯,谢谢一帆,我会收好的。”

 

真的是容易被感动的人啊,乔一帆看着高英杰抱着星星瓶罐笑的一脸灿烂的模样,脑海里瞬间浮现的是第一次两人见面的时候,高英杰因为自己喊了他的名字就笑的很开心,其实自己何尝不想独占这样的笑容,他还记得高妈妈对自己说的喜欢的定义,他就想啊时光快快走,让他们都快点长大,变得高大,他就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也可以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懂得了什么叫喜欢。然而现实还没给他机会就这样结束了,他可以平静接受这样的别离但却不会平淡的遗忘这样的情谊。他在心底暗暗打算大学一定要考去跟高英杰同一所的学校。

 

随着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高英杰跟着乔一帆一起练习唱歌的日子也快到了头,这一个月高英杰说不上唱的多好但起码能跟上节奏唱上几句了。

 

“一帆,谢谢你!我会唱上几句了!”

 

“嗯,进步很大呀英杰。”

 

高英杰只要被夸奖就会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六月的骄阳,学校的小礼堂成了那个时候印象最深的事物。老师们催促学生换装,乔一帆拉着高英杰去了少人的课室换衣服,乔一帆比较不擅长的是打领结,高英杰穿好后看着好友还在跟领结奋斗他就觉得好笑,笑之余还是上手帮忙了。

 

“一帆你看着,领结是这么打的···”

 

也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乔一帆无法集中精力,高英杰细白的手腕成了他观察的一部分,他们靠的很近,高英杰的呼吸都喷洒在乔一帆的脖颈处,他觉得自己的后背应该都汗湿了。

 

“好啦,一帆,你记住了吗?”

 

“啊··我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一定要学会自己打领结喔!”

 

他抱臂,装做个小大人一样严肃的跟乔一帆说,后者想笑却只能忍着,他想英杰怎么那么可爱呢?

 

等到老师来寻他们的时候,两个小孩手拉着手一起赶去小礼堂······

 

再之后的五六年里,乔一帆经历了从习惯到戒掉习惯的日子,十六岁那年他的性别第一次觉醒了,那一晚他跟着同学打完篮球后只觉得浑身燥热,洗完澡后还是没能缓解,刚好他跟高英杰约好的每晚一次的电话聊天如时而来,他接起电话的第一声就被自己黯哑的声线给吓到。

 

“一帆你是不是感冒了啊?听声音还挺严重?你今晚还是别跟我聊了,早点休息吧?”

 

乔一帆握着电话的手开始冒汗,耳边光是听到高英杰还未变声的清亮的男声就觉得心跳躁动的很,他只得答应挂断电话。

 

之后是乔爸闻到浓重的味道才发现不对劲,连忙送乔一帆去医院,之后被医生判定是性别觉醒,是个alpha。乔爸乔妈都很高兴,他们原本还以为乔一帆会是beta,但没想到他真的遗传到父亲成了一个alpha。

 

在医院修整了三天,乔一帆才算稳定下来,也接受了自己成为一个alpha的现实。他甚至是庆幸的,要是高英杰分化为omega他会更高兴。他看到自己母亲跟高英杰妈妈在聊天谈及这件事情的高兴神情,突然很想当面跟高英杰聊天。

 

没等他打给高英杰,他就收到了高英杰“恭喜”的短信,乔一帆高兴的在自家大床上傻笑起来。

 

然而等到十八岁他还是没有等来高英杰的性别分化情况,他觉得有点奇怪,等他收到B大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爸妈那意味不明的眼神都让乔一帆难得觉得不好意思。

 

“是去找英杰吧?”乔妈妈一针见血的问道。

 

“啊,嗯,是的。我想见英杰,很想见!”

 

乔爸爸见证自家儿子这些年的成长觉得儿大不中留了,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既然决定了就别后悔,过年记得带英杰回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见过那孩子了。”

 

“嘿嘿谢谢爸妈!”

 

乔妈妈在乔一帆回房间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高英杰的妈妈了,两个女人聊得正欢,高妈妈说英杰已经提前去学校报道了,他现在性别还没分化其实还是有点担忧的。乔妈妈就拍板说一帆会照顾英杰的,让高妈妈放心。一边还心想自家儿子可恨不得时时守在你儿子身边呢,这些年跟望眼欲穿一样。

 

两家人打好招呼后乔一帆就踏上了去B市的路途。

 

B大的学术氛围浓厚,包容性也很强,社团生活更是每个大学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这里的大学生都很会“玩”。

 

高英杰一去到B大报道就遭遇了“百团大战”,最后他加入了摄影协会跟动漫社,后者是被一位师姐磨得没办法才答应的。而这就造就了后面他经历的事件的后悔的源头。

 

乔一帆进到B大的时候先去了自己的系报道,而后就是同样的百团大战,之后他的沉思就被尖叫声吸引过去。他看向躁动声的方向,一瞥惊艳到心间。

 

“小高你好好看啊啊啊!”

 

“学姐别··”动漫社的缺人手于是就拉上高英杰去cos一下帮忙。

 

谁曾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狼狈”的时候见到乔一帆。

 

他被带上黑色长发头套,穿着传统的和服,那装扮有人认出是cos的辉夜姬。不施粉黛却漂亮的少女,如今翩翩而立的少年红着脸四下张望,似乎是很害羞又似乎是很无助。乔一帆蹙眉,眼疾手快的拨开人群从高英杰的身后抓着他的手腕就跑。不顾身后一群人的起哄,乔一帆就把人带走了。

 

“一··一帆?是你吗?”

 

“这还有怀疑?”

 

两个人跑到空旷的操场上,乔一帆看着脸依旧很红的高英杰,突地笑出声。

 

“你笑什么?”

 

“没··我没见过你这么穿啊英杰。”

 

“我··谁没事喜欢穿成这样?!”说着就要去取那发套,没想被乔一帆的手给止住,温柔的抚摸着他红红的脸颊。鼻子凑到他脖颈处,高英杰不适应的一缩就被乔一帆给抱住了。

 

“一帆?”

 

“英杰你是omega。”

 

“我···”他吃惊的看着乔一帆。

 

“我的鼻子很灵的,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不对劲,你脸不对劲的红,可以说你最迟今晚就会步入··唔!”

 

乔一帆话还没说完高英杰就微仰头把唇送了出去。乔一帆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抱紧高英杰夺回了接吻的主动权。一吻毕后,高英杰喘着气问他。

 

“那你是来···?”

 

“来找你讨债的。”乔一帆笑的眉眼弯弯,但话却怎么那么流氓呢?

 

“啊?”

 

“高英杰,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从小到大都最喜欢你。”他认真的模样似乎在高英杰眼里是少见的,并不是说乔一帆对待事情不认真而是他通常都是把这些认真藏在了冷静自持以及云淡风轻的温柔下,这样可怕的专注与认真确实是高英杰第一次见。

 

他对自己的性别分化其实并不太在意,这些年就连好友都跟自己说他作为alpha的感受如何如何好,他其实私底下也向往那种日子,但一想到自己并不能成为乔一帆最重要的那一个人陪伴到他一辈子,他以后会有其他O但唯独不会有自己的时候又无比希望自己是个O,而现在算是老天听到他的想法慈悲成全了?

 

“英杰,也许你该有个时间考虑,毕竟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我想跟你一辈子在一起但你也许并不是这么想,那么我就不能束缚你,但是你刚刚的举动确实让我误会,我···”

 

“不是误会!我···我也喜欢一帆。”他微低着头,但听力超绝的alpha其实早就听到了,乔一帆很高兴,很满足。他一个弯腰把高英杰双脚离地的抱在怀里,后者呆愣的任人抱住。

 

“公主,我们回家了。”

 

“·······一帆。”他无奈的笑笑,看着自己这身女装扮相叹口气。回去赶紧脱了还给学姐们。

 

“辉夜姬”也并不都是高高在上,你看,这个“辉夜姬”就心甘情愿的为了爱下凡了。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W点梗文真的够我写一阵子了hhhh感觉自己已经没法写自己的脑洞了,不写完点梗文不罢休!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10)
热度(84)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