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周江】伴读是王妃

PS:因为跟千树亲 @溯源侵蚀  聊天聊着聊着就出现的有趣的梗W,我很喜欢于是就试着自己的理解来写了一篇古风周江文,希望千树亲跟其他看文的亲们能喜欢吧W 私设有,OOC 我的,请拆逆CP或CP洁癖者慎入!

————————————————————————————————————————————

西元20XX年,遥远的东方有一历史悠久的国家,唤名为轮回。考究轮回古国历史的人无非比较常道的就是轮回国史上第一位男妃。他也是轮回国昌盛时期即位的国王周泽楷的辅佐丞相江波涛。

 

轮回国的国王周泽楷在古书上记载是位美男子,轮回举国上下无不为他的俊美样貌所倾倒,而对于他的男妃江波涛则鲜少记载,所以今人无法断定他到底长得什么样,但想必也是位极好的男子,不然也不会让这位王为之破例,情深根种。

 

不过事实上有深入考究这段历史的人才知道这位江波涛是轮回前丞相之子,父亲有野心想篡位,便派自己的儿子去当还是太子的周泽楷的伴读。

 

而女历史学家想象的更浪漫,你不知道她们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在她们眼里具体的脑补也许是这样的······

 

“父亲,孩儿真的要去给太子殿下当伴读吗?”

 

说话的是坐在梳妆台前正在被人伺候梳两个小发髻,穿上紫绯色相间的小襦袄的小男孩,年仅七八岁样子,表现的却异于同龄人的沉稳。

 

“涛儿,你的目的不是辅助太子,而是要把太子名声毁坏。这样他就没法即位成为轮回的君王了,三王子是我们这边的,要是太子被拉下马了父亲就可以飞黄腾达了!到时候儿子你就是最大的功臣!”

 

江氏一族历来是轮回国君主的辅佐者,封有丞相之职,到了江波涛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位丞相之名了。江波涛是江氏的第六代单传的独子,此儿却异常聪明,从小就表现出了过人的言语表达能力。如今轮回国面临着一场内部争储斗乱,据说老国王即将暮年垂矣,而现在后宫争储激烈,偏偏老国王选定的是大儿子周泽楷为太子,这让众人是意料之中亦是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轮回国下一任国君者通常是立长不立嫡,意料之外是这国君的大儿子周泽楷是异常沉默的主,通常很少说话,也鲜少跟其他王子玩耍,这本就被让众人怀疑这位看上去面相都正常的大王子是否是脑袋不灵光,若是后者的话确实让人觉得惋惜。老国王见状便开始在朝堂之上提出要为太子征召年纪相仿的男童作为他的伴读。若是能成功辅佐太子直到即位重重有赏。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江波涛的年纪刚好与太子年纪相小一岁,年纪相仿,口才又是极好的,自是能很好的陪着太子,当他的书童。

 

江波涛还是第一次被父亲带入皇宫里,这次还是一入深宫带着任务的,想必之后的路走的并不会很顺畅。他最后一次回头看他的父亲,那双布满沧桑却又难改精明的双眼满是对他的期待,小小年纪的江波涛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随后便再不回头,昂首踏入这辉峨之地。

 

九秋天来微雨敲窗,恰满树深红浅黄。

 

距离江波涛第一次来这深宫,至此已经九十载。十七八岁的青葱年纪,那股孩童劲儿还在。

 

“太子殿下,请您等一下···”

 

“江,太慢。”

 

江波涛无语的看着前方那头骑在红鬃马上的翩翩少年郎,这些年来周泽楷长得比他还要高大了些,明明一开始自己入宫的时候还比他高上一个头,他还怕生不肯见自己,要不是后来自己想办法做些好吃的“引诱”他,估计到现在他们的感情还是怯生生的,谁都不敢靠近谁一步。

 

就在江波涛回想的时候,前方的人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

 

“江,枫树林。都是红的,好看。”

 

周泽楷非常喜欢红色,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喜欢让江波涛穿红衣,君臣之命搞得他不得不从,尽管心里不愿也暗骂过周泽楷几次后妥协了。这些年他倒是不再在乎这些了,吃穿全凭他说着算,只要不太过分。

 

“嗯,确实挺好看的,今天想骑马就是为了看枫林?”

 

“嗯,和江。”

 

“·····真是拿你没办法。”江波涛笑着无奈道,他之前不过抄了几句四时令,又恰逢秋分,居然就被周泽楷误认为自己想出门看这满山枫红。不过这几年周泽楷确实对自己不错,并没有摆什么皇族的大架子来为难自己。

 

枫树林也属于皇家园林之一,所以平时非皇亲国戚是不能进入骑猎的。周泽楷找了棵较高大的枫树用绳索把马儿套住,而后一个轻功凌越就到了江波涛坐的白马上。

 

“喂,太子殿下你!”

 

“江,称呼。”他蹙眉,修长有力的两手顺着缰绳牵握住江波涛的。江波涛想挣脱却发现周泽楷力气大过自己,挣扎也无果,便叹口气随他了。

 

“这于礼不合,太子殿下··唔!”

 

话未说完,他的下巴就被周泽楷一只手给扳过,接着他的面前划过一道阴影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亲吻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此时带着秋意的山风一阵吹过,两人的头顶跟身子都落到了不少红黄色枫叶。

 

秋意浓,引相思。

 

那一吻之后江波涛对周泽楷是能避就不现身,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是自己饱读四书五经,伦理道德也不允许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身份尊贵的太子。他便只当这是周泽楷的一时意乱情迷,糊涂事可不能继续下去,否则就枉为是太子的伴读,以后也有可能枉为他的臣子。

 

而周泽楷这边显然没有江波涛想的那么“周到”,他是真的喜欢江波涛,从他对自己露出真诚的笑容后就喜欢上了,他虽然不善言辞但不代表他不会识人,他的聪慧与锋芒是藏在内心的,并不会常常外露,这倒反而给人造成他并不没有继承轮回国君意志成为一个出色的领导人的误解。江波涛与之相处的五六载自是比其他人更为清楚他的为人,他不爱说空话常常用过人的行动力来表明自己的想法。

 

终于在江波涛躲他多次后,周泽楷就干脆直接跟他表明,在一次例行的背读检查时候,周泽楷放下书本,直接抱住了江波涛。

 

“江,我喜欢你。”

 

“太子殿下,请放开!”

 

“不放,江,不承认。”

 

“周泽楷,抱歉这些年让你误解我对你有意思,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是因为我父亲想陷害你,破坏你的名声,把你从太子之位拉下来,所以才让我跟你亲近!你懂么?”

 

江波涛说完深深呼吸了一下,周泽楷扳过他的身子,面对面的,四目相对。

 

“除此之外,没有爱?”

 

“···没有。”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其实内心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个答案吧,他笑自己可笑。

 

“不信。”

 

“信不信不由你,我陪太子到即位之岁便可返家,也请太子殿下··忘了在下,或是只当普通朋友,那样便好。”

 

周泽楷摇摇头,目光坚定,而后便不再对他有所动作,江波涛知道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

 

他们这样的状态真的一直持续到年底的即位之岁,十八少年,百官朝堂,周泽楷缓缓而出,坐在那寓意着最高统治者的椅塌上。

 

江波涛没有来,他真的说到做到,即位之后便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而他看着底下还面露愠色的江波涛的父亲,到底是江波涛忍了十年的心事,那天表白自我之后自是觉得没有脸面面对自己了,周泽楷在心底叹了口气。

 

“众卿,本王有事宣布,即日起,本王要纳选江家小儿为本王的王妃,不容反驳。”

 

“这··这万万不可啊!王!”

 

而江波涛的父亲则是从未想过这位新王会如此决绝,他本以为自己儿子这么多年的陪伴到最后一刻还是换不来一个篡夺王位的机会,可是刚刚这位王说什么·····?

 

彼时江波涛正在家闭门被罚跪宗祠,足足要跪上三日,这三天连米水都不能进,这是他父亲对自己泄露秘密的惩罚,而自己竟不感觉后悔,他想小周能成功即位是好事,而自己死活有什么大不了呢?

 

“少爷!少爷!大件事!”

 

家中仆人跌跌撞撞的跑到祠堂来找自己,他疑惑。

 

“怎么了?是不是王出什么事了?!”他一时心急担心的却是周泽楷,这是人的下意识举动,对于重要的事物总是先自乱阵脚的。

 

“不是··不是王,是您!少爷您··王刚刚在百官面前说要迎娶您作为他的王妃!”

 

“什么?!!”

 

就在江波涛哭笑不得还缓不过神之际,门外锣鼓喧天,传来喜乐,而他挂念的新王却独坐在那红鬃马上,笑容倾城。

 

他在马上,江波涛在马下凝望他,两人目光缱绻,情意难藏。

 

他伸手,“江,我来接你回家。”

 

他笑掩唇,“这不是我家?”

 

“跟我回宫,做我的王妃。”

 

“···好。”

 

他终是奈他无何,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那日红妆万里,喜乐奏遍,翩翩两少年,双坐一骑,额头相抵,状似亲密无间。

 

——FIN——

 感谢看到这你W,喜欢的亲还请不要吝啬你的红心蓝手啊给我点鼓励(看我真诚的双眼)

文章目录实时更新:目录链接

评论(6)
热度(163)
  1. 塔矢浅夏25664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Li姗狂想曲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