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王喻】上错花轿嫁对郎(古风ABO)

PS:上午码了周江篇,晚上就码王喻篇吧W凑成一对(什么鬼),私设有,OOC我的,请CP洁癖跟拆逆CP者慎入!A——乾元  B——中庸 O——坤泽

————————————————————————————————————

“杰希啊,朕看你今年都二十了还未娶亲,眼下朕给你物色了江文卿的儿子,刚刚分化为坤泽,择日不如撞日,朕今天就给你们赐婚吧。”

当今皇上真的太关心底下的臣子的终身大事了,王杰希无奈只得说了一句。

“多谢皇上关心,实不相瞒,微臣并不喜欢坤泽。加之现在男儿还是保家卫国要紧……”

“诶,朕已经决定了,令尊也同意,爱卿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真的是太监不急皇帝急。王杰希腹诽,皇上其实还有个副业是冰人牵媒的吧?他想了想大不了把人娶回来不碰便是了,据说江家小儿还是挺知书达礼的,两人做个朋友可还行就是不能做夫妻。

民间八卦说王杰希不喜欢坤泽的原因是早几年在江南陪圣上微服私访的时候对一个男坤泽动了情,然而那坤泽对王杰希不动于衷,王杰希为斩断情根,立下誓约说绝不再对任何坤泽动心,视坤泽于猛虎!

而从家里下人里听到的这些传言的王杰希只是一笑而过,这哪个说书的故事都千百变,每一样都不带重复。而事实上王杰希只是随口说了一个理由拒绝皇帝而已。

这时间一转就到了他跟江家小儿成亲的日子,他在家里等着迎亲的队伍到来。当媒人牵着那身形略微高大的坤泽到自己面前,自己握住那只细白的手的时候内心只有一个疑惑。江家小儿今年才十八,身形也该是比自己小上许多,可是面前这男子身高相仿,只比自己略低。王杰希疑惑,反正是人是鬼晚上自然见分晓。

拜完天地,王杰希就被留下来敬酒招呼客人。等忙完都快半夜了,那些客人一个个都甩个让杰希好好享受洞房花烛夜的眼神,王杰希客套的回应,从容的走回婚房。

没想到他打开门见到的是新娘子一只脚踏在窗户边,准备推窗而下的场景。

“小心!”

“嗯?诶!”

王杰希可没想到自己的新娘子在新婚夜竟烈性如此想到跳窗逃婚。他抱紧刚刚从窗上拉下来的男人,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才开始询问。

“说吧,你是谁?为什么冒充江家小儿?”

“在下是江南富贾之子喻文州,我想公子你有所误会,我不是冒充他,而是我们俩在迎亲路上发生了点事情,骠骑加急而过我们俩混乱之中上错了婚轿。”

“原来是这样,那我明天送你回去吧。”

王杰希很坦然,既然弄错了对象无非就是把真正的对象换回来就是了,但他见喻文州面露难色,似乎不太愿意的样子。

“怎么了?难不成你不喜欢和你成婚的人?”

“嗯,我只是把他当朋友,并无非分之想。这原本是家族内定的事情我想他也不愿意的。”

“那你就愿意留在这里不回去?”

“与其回去让他们再抓去成亲还不如麻烦王公子一下?”

王杰希抱臂看着面前这眉目清秀的男人笑得眉眼弯弯,确实比他这北方人要温润的多。他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还是就单纯想帮一下男人,就这么应了下来。

越跟喻文州相处才越发现他其实也很有将相之才,只可惜朝堂从不任用坤泽之人,不然以他的条件自是可以在朝堂搏得一席之位。喻文州平时也喜好兵书,跟他谈谋略之道王杰希才是受益颇多的那一位。如此良师益友,王杰希确实犹如觅得知音的伯乐,高兴不已。

却不曾想他们的关系改变于喻文州情热期的到来。那时候王杰希刚巧去朝堂面圣,喻文州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已,还软绵无力,后来才知道他这是情热期提前了。他不是不知道此时得有乾元在身边才得以安抚的情热,可是这半年来,王杰希对自己一直是以礼相待看不出一点情动迹象,可是自己还是折服于他的认真负责沉着冷静这些数也数不清的优点魅力之下。哦他怎么可能忘记,王杰希并不喜欢坤泽。

喻文州躺在床上,把门窗都紧紧关闭,自己独自一人咬牙坚持,妄想试图熬过这折磨人的情热期。他只能在这样无人的环境下在心底无数次的喊王杰希的名字,他不知道一个人的名字原来还可以被他叫的那么不一样,他裹着被子,双腿在里面不自觉的打颤摩擦,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减缓一点情热期带来的燥热。

另一头王杰希结束了面圣后就立即往家里赶,朝廷上的官员见到他这样急急忙忙的模样还笑着打趣说王大人这是记挂家里的坤泽娇妻呢。王杰希闻言眉头紧蹙,可见他是很不喜欢被人说三道四,尤其是说喻文州。他比喻文州还要在乎这些,可是他一点也不想让喻文州知道自己的关心与在乎,因为他知道喻文州的骄傲是不会让人过分干涉他的自由,这半年来他深谙此道所以从不给喻文州过多的条条框框。

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并没有在往常的庭院里等自己,心生不安,问了几个照顾他的下人才得知喻文州身体不适。他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之前他得风寒的时候还守在门口等自己回来,被自己呵斥了他也只是固执的等,自己只好每天都准时或者早一点回家。今天的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莫非……

王杰希想的那个理由在他来到喻文州紧锁的房门前就被证实了,喻文州正在情热期。

他顾不得礼数打开房门就是一阵扑鼻的香味,浓郁可人。

“杰希……?”

“文州,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用了十二分定力靠近喻文州,此时的他眼角绯红,长发散乱垂至腰间,细白的手紧抓着床被不放,咬咬牙示意王杰希别靠近他,可是王杰希哪里听他的话,径自走向他,用力抱住,用凉凉的脸颊触碰喻文州露出的半截白而嫩的后脖颈。这让喻文州快要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王杰希心疼他因为难受而咬破的下唇,鬼使神差的突破了理智,情感满溢而破出,直接吻上了喻文州的唇。后者惊讶的想推拒,可是被乾元的力大无比给止住。王杰希捧起他的脸,深情的表露自己的内心。

“文州,我爱你。”

喻文州一怔,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告诉王杰希他不信。

“是真的。我爱你,这半年来谢谢你的陪伴,有你在我身边我很安心,你愿意……愿意成为我的坤泽吗?”

喻文州没有立即回答,可是他做了个扑倒的动作,软绵无力的身体在扑到他怀里后就开始气喘吁吁的。

“你知道我等你这一句话等多久了吗?王杰希。”

“那我现在说还不迟吧?要不现在就身体力行一下,你的情热期不能再拖了。”

喻文州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吃干抹净,情热期结束后他的腰已经是酸软不堪了,就跟被千军万马碾压过一样。而饕餮满足的王杰希则开始了照顾自家坤泽的“艰巨任务”。

某天,皇太后寿辰,王杰希领着喻文州上朝堂贺寿,期间王杰希见到了轮回山庄少庄主周泽楷跟他的坤泽江波涛,两对人都愣住。而后心照不宣的微笑着。

上错了花轿,我却嫁对了郎,这笔买卖值了。

——FIN——

评论(6)
热度(188)
  1. 七月&流火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