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王喻】恋上辨方律师

PS:TVB的法庭剧来的灵感,法律知识大部分百度不是专业的请勿当真!想看王喻堂上辩论竞争,爱上竞争对手啥的类型文就自产了W私设有,OOC我的,控方律师王X辨方律师喻,请拆逆CP或者CP洁癖者慎入!

————————————————————————————————

喻文州是G市有名的律师事务所蓝雨的一名律师,最近这几年他擅长打的都是一些民事案件,主攻辩护。人们对于辩护律师时常都出于一个狭隘的定义,就是辩护律师都是为那些明显就是罪犯或者明显就是有过犯罪行为的人所做辩护的。但这样也不曾让喻文州放弃过,他大学专业原本不是法律,而是新闻。大三那年有次是无意中去代了法律系朋友的一节课,被课堂上那位年轻的法学院教授点过名起来回答问题,那个场景他还印象深刻。

“XX同学是吧,请你回答我出的一个问题。辩护律师在任何证据都不利于被告方的时候还要不要继续选择为其辩护呢?”

喻文州当时是有点紧张的,毕竟平时很少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大多也是听他的朋友侃侃而谈过几次。他翻了翻书装作思考的模样,书上自然是不会有答案的,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凭着直觉回答了问题。

“答案可以有很多,可如果是我的话我还是会坚持下去为其辩护。”

此言一出,四周的学生都在窃窃私语的讨论,堂上那年轻的教授露出赞赏的笑意。

“哦?那么理由是什么?”

“法律上明确规定了每个公民生来平等,我们做律师的自然不能以有色眼镜看人,哪怕他真的是做过十恶不赦的罪行,我们能做的只是在证据中寻找真相,说明客观事实,而不是让主观感情先做带入。”

“回答的不错,不过这位同学下回还是别帮人代课了。”

此言一出,哄堂大笑。喻文州也跟着低笑,吐了吐舌。

课后,那教授叫住了喻文州。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什么专业的?”

“我叫喻文州,新闻学专业。”

“新闻啊,那考不考虑转系读法律?”

喻文州一愣,“为什么?”

“你挺有天分的,尤其是对于法律跟律师的见解。考虑一下吧。”说着教授递了张纸条给喻文州,上面写着“方世镜”以及电话号码。

他知道学校的法学院很多老师都是一些法律界的翘楚,可以说他们来教学完全是出于兴趣或者是为了挖掘新的律师苗子。而方世镜,则是G市一家有名的律师事务所蓝雨的律师。

回到现实中来,喻文州也确实没有辜负方世镜给出的橄榄枝,大学一毕业就考上了律师资格证,后来联系上方世镜,通过了蓝雨的面试成为蓝雨的一名律师。

最近这几年蓝雨在界内比较出名的是两名辩护律师,一个是喻文州,另一个则是当初喻文州给代课的朋友黄少天。

“文州文州,你也来蓝雨了?方哥都跟我说了当初他就认出你替我代课了,说起来也挺巧,原本是另一个不认识我的老师去代课没想到最后去的是方哥,我要是知道绝对不会翘课啊!”

“没事少天,说起来多亏了替你代课我才入了这个行业呢。”

“是吧是吧!我就说文州你当初跟我选一个专业就没事了还费那么大周折结果还是跟我做了同事!”

黄少天是专业的,喻文州算是半路出家去读法律,两人现在又在同一家律师所工作,黄少天自然是护着他多一些的。特别是遇到一些民事纠纷,作为辩护律师没有处理好的话被人找麻烦的时候多了去,大多数时候黄少天都会帮他挡一挡,毕竟他的辩论可不是白学的。

“文州,最近事务所接了一个刑诉案子,一个在G市工作的农民工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不被同工厂的工友欺辱就拿随身携带的小刀刺死了其中一个工友,其他工友就被不同程度刺伤……”

听着黄少天给自己说的案例,喻文州就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跟笔记了起来。

“控方律师是?”

“微草律师事务所,王杰希。”

喻文州记笔记的手一顿,脑海里出现一个他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不苟言笑的大小眼男人,突得笑出声。原来是他啊。

“这个案子我接。”

王杰希刚结束一单民事诉讼案,他从B市飞来G市要暂住一段时间,为了不那么赶他在来G市前就联系了他在G市居住的老师,林杰。

“杰希,听说你要来,我给你安排的是离事务所近的一间出租屋,不过我想你也许不介意有一个室友?”

“室友?”王杰希身体一僵,他想到微草提供的双人宿舍,室友有些吵闹他现在都有点苦恼。

林杰拍拍王杰希的肩,“放松点杰希,你的室友是个喜静的人,不会吵到你的。做律师的当然需要静下心来整理案例的。”

“麻烦老师了。”王杰希笑道。

等到搬行李住进林杰所说的出租屋的时候,王杰希见到他的室友的那一刻还是有点惊讶。

“对方辩友,好久不见。”

喻文州想帮他提手上的笔记本,却被王杰希下意识一躲。这气氛就尴尬了。

“杰希大神,不会还因为大三那一年的全国高校辩论赛决赛失利而怀恨在心吧?”

喻文州抿唇一笑,眉眼弯弯。似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喻文州可不似外表那么好欺负。

“好久不见。辩论赛上你的风采我可还记得。”

“原来杰希大神这么挂念我这个反方一辨啊?”喻文州,可还是个切开黑。

王杰希揉揉眉角,终于低低唤了句“文州,当初说分手的是我,对不起。”

“……对,是你。但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这下喻文州收起了笑意,目光冷冽。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房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若是王杰希去翻开牌子背面估计就会觉得房内温润的男子也有小小的孩子气。

大三的全国高校辩论赛,王杰希败给了喻文州,所以他对喻文州印象很深刻,赛后两个人还有联系,慢慢的了解对方之后喻文州就半开玩笑的在电话说。

“要是我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去B市找杰希大大呗?”

“嗯,我会照顾好你。”

“你……认真的?”

“认真的。喻文州,我们交往吧。”

“……好。”

然而流年逝水,终究会有别离的时候。王杰希跟喻文州由于是异地,工作后更是难见面,王杰希再三思量觉得分手也许对两个人来说是正确的选择,于是拨了个电话先说了分手。

预想过与他相遇的各种情况,但没料到我们还能共处一室,相安无事的似最熟悉的陌生人。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是自己接到案件的辩方律师比喻文州知道的要迟,两人这下同屋进同屋出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确实尴尬。但喻文州显然不甚在意。

“叩叩”

“请进。”

喻文州关掉自己的手提,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

“文州,我们聊聊?”

“我不觉得在开庭前双方律师有交谈的必要。”

“只是作为喻文州跟王杰希的谈话。”王杰希站着比喻文州坐着更显压迫的气势。喻文州被他明显的大小眼一直盯着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你想跟我聊什么?”

厨房里,喻文州边煮着咖啡边问道。

“这些年……你还是一个人?”

喻文州真的开始思考起来,那模样让王杰希感到心烦意乱,他难道真的会去找别人吗?王杰希这些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在分开一年后他就后悔了,想他,想念他,克制不住的想念,但每次看着手机里那个不舍得删掉的号码他突然就没了勇气。

“杰希,我找谁应该与你无关吧。”他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话里却明显没有沐浴春风的感觉。

“我……”

“你是不是后悔了?”

喻文州察觉到了这一点。他说了出来。

“可惜,我不后悔。”

王杰希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再说一句。任由喻文州结束了这次谈话。

很快就到了开庭日,喻文州起来的时候王杰希就已经离开了出租屋。

王杰希刚看到案例的时候是站在受害人的角度去看问题的,所以他才选择做了控方律师,但喻文州是从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似乎就是一直在跟自己唱反调,辩论赛是这样,到了工作上更是这样。他在洗手间换好律师服,整理好着装后才看到喻文州匆匆忙忙的进来。还拿了一袋三明治。大概是要先换完衣服再争取时间去吃早餐。

“没吃早餐?”王杰希蹙眉。他早上明明给喻文州做好了早餐,可是他却显然没有领情。

“谢谢杰希大大,可惜我不爱吃皮蛋瘦肉粥。”

开玩笑,他以前一直就嫌弃自己不会煮他爱吃的皮蛋瘦肉粥,现在他学会了,可是没有人想吃了。唉,王杰希,你自己做的孽自己受吧。于是他从包里拿了瓶矿泉水放到他面前。

“你喜欢吃什么,我会学着去做的。”

当初放弃你而选择事业的我,大概真的是年少太轻狂。

他在门外小心翼翼的看着喻文州无奈的接受自己的好意,笑得大小眼都不那么明显了。

庭上两个人在进行舌喉之战,最后喻文州以微弱的优势博得了陪审团的同情,被告由原先被控告的故意杀人罪降刑到正当防卫,无罪释放。法官宣判结果的时候王杰希一直在关注喻文州的表情,他的眼神里有获胜的喜悦也有为被辩护者获得法律的公平对待而欣慰。

无论哪一种都在让王杰希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喻文州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做过控方律师,就像他从没有做过辩方律师一样。

未等这个问题出答案,喻文州就生病了。

胃一颤一颤的痛,像颗定时炸弹一样跳一下就提心吊胆一下。喻文州后悔为了忙事务所的事情三餐不规律惹的胃病又犯了。他放下电脑资料,捂着肚子去自己带来的医务箱里翻找胃药。

“又没有了吗?……嘶,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吧?”

喻文州直接躺在了床上,裹着被子咬着牙开始忍受胃痛的折磨。

而此时王杰希刚去他老师那回来,路上路过菜市场就想买些菜回去煮一餐给喻文州吃,他们总得有个人先打破这种不生不熟的关系,而王杰希是一如既往的主动的那一个。

“文州?”

客厅黑不溜秋的没有开灯,王杰希唤了他一声可是没有人应。他来到喻文州房门,看着那依旧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忍不住把牌子翻过来看了一下。

“王杰希和宠物不得入内!(喻文州笑脸)”

王杰希哭笑不得,心想我可不会是那么乖乖听话的人。于是拧开房门进去了。

“文州?文州……”

看着床上那一团颤抖的被子,王杰希觉得不对劲,立即掀开床被,发现喻文州脸色苍白的捂着肚子,嘴里还小声的说“痛。”

王杰希见状抱起人就往附近的诊所跑。一边跑还一边安抚着他,“文州,别怕,一会就不痛了,我带你去医院!!”

焦急,心慌。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喻文州出什么事。

“是急性胃痛,三餐不规律导致的。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我是他朋友,他父母都不在这,我跟他同住在一起。”

“哦那麻烦你去前台签个字拿下药,等他吊了这瓶药水就可以回家休息了,记得给病人弄点白粥吃。”

“好的,谢谢医生。”

王杰希在这家小诊所内守着喻文州,时不时看一下吊瓶。他伸手覆上喻文州放在腹部的手,轻轻的揉着。

等到吊瓶没药水了才把昏睡着的喻文州小心翼翼的背在肩上回他们的出租屋。

凌晨两点半,喻文州醒来,发现胃已经没那么疼痛了,反倒有点饿。他打算起床去厨房煮点东西填填肚子,而另他没想到的是厨房里早有一个在忙碌的男人,王杰希。

“杰希大大?”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在给你煮粥,白粥跟皮蛋瘦肉粥都有,看你喜欢吃什么,不过医生说你胃病先吃白粥缓缓先……”

喻文州从没想过王杰希会有如此唠叨的时候,围上围裙为他做饭的模样更是绝了。

“王杰希,你对我这么好我可是会后悔的。”

王杰希闻言,走到他面前,撩起他乱糟糟的头发,亲吻了下他的额头。

“是我后悔了,你要是不原谅我没关系,大不了我再像那年一样再追你一次。”

他认真严肃的模样就跟在法庭无异,喻文州摇摇头,跟个生病了需要最亲的人拥抱的孩子一样拥抱了王杰希,双手箍住了王杰希的腰,脸还埋在他胸膛。

“文州……”

“闭嘴,我想静静。”

“……”

王杰希无奈的维持这拥抱的姿势,直到怀里人闷闷的声音传来。

“王杰希,你为什么老是要这样跟我唱反调?”

“大概是因为我是控方,而你是辩方。”

“……好冷的笑话。”

“其实,大概是因为我从来只关注着受害的那一方,以为这样是对他好,结果到头来两个人都不好受,我忘了一个律师对任何一个人都得客观公正,对你,我也得考虑你的想法,而不是主观带入认为分手是最好的选择……”

喻文州低笑道“看来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

王杰希捏捏喻文州的脸,低下头亲吻他的唇。喻文州没有反抗,平静的接受后开始回应这个男人。

王杰希后来为了喻文州留在了G市,两人时不时会在法庭上以对手的身份开启舌喉之战,谁会想到这两位律界精英会是一对。

“王杰希,我以控方律师的身份控诉你虐待……啊……虐待我……”

“反对无效,你从来都不是控方。”

王杰希在床上压制着他的辩方律师,一报堂上控辩之仇。

饕餮之后,他抱着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

“辩方律师喻文州,你成功赢得了控方律师王杰希的心,打了一出很漂亮的官司。”

“什么官司啊?”喻文州笑问。

“离婚未果案。”

回应王杰希的是喻文州软乎乎打过去的枕头,两人笑得一脸灿烂。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七夕快乐啊王喻两位律师2333333再者,希望喜欢此设定的王喻文的亲们可以红心蓝手或者评论喔,七夕快乐!

评论(4)
热度(112)
  1. 塔矢浅夏25664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