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黄喻】伪装夫夫(短篇完结)

 黄喻二十四小时  22:00

注:伪黑道pro,真包办婚姻(大雾),假戏真做。CP黄喻,私设有,ooc我的,请拆逆CP或者CP洁癖者慎入!

 

——楔子——

 

“喻文州,跟我假戏真做吧。”

 

喻文州一愣,手上的水杯掉落在地,滚水溅湿了黄少天的裤脚,但他却没有咋咋呼呼的跟喻文州算账,而是拉过他的手紧张的查看,那副样子他可是鲜少在他脸上看到的,这人转变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那个,黄少你··”喻文州舔舔因为发烧而干燥的唇,出口道。

 

“叫我少天吧,我也叫你文州?文州文州文州···”

 

黄少天似乎从来都未像现在这样笑的一脸温情的喊过喻文州的名字,就算有也只是逢场作戏,那现在喻文州哪里才能看得出他到底是作戏还是认真的呢?

 

“黄少天,我玩不过你。”

 

“那就别再想着‘算计’我了,好好跟我过日子?”

 

喻文州哑然失笑,到底是谁算计谁啊?

 

“我输了,假戏真做就假戏真做吧。”喻文州揉揉发疼的眉心,倒在了黄少天的怀里,后者抱得更紧了一些,像是得到了一件贵重的宝物,要时刻看着不让人觊觎。

 

———正文———

 

G市夏季的强台风刚过去没多久,蓝雨堂也跟着伺机而动。月黑风高夜,在G市的Z区的一家废弃码头仓库里,一些人穿着黑肃,手里拿着的都是实打实的真枪。

 

“黄少,这批货物已经检查了没有问题,可以装箱运出了。”

 

被称作黄少的男人此刻正坐在废弃仓库的漆黑一角,手上把玩着小巧的Zippo打火机,打火的一刹那照出男人的面貌俊朗,眼神似豺豹一样的犀利。

 

“嗯,运的时候小心条子跟尾。郑轩,你留下来看着他们,我回堂里一趟。”

 

“是!”

 

蓝雨堂是G市的一个比较大的黑道组织,近些年来似乎有洗白的趋势,因为当年的创始人魏琛在警界有关系才能在黑白两道上混的开。蓝雨堂表面上是干古玩收藏拍卖等正道生意实际上暗地里的销赃走私没少干,黄少天小的时候是被魏琛在孤儿院里收养的,魏琛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于是就把黄少天当做是弟弟养在了身边。

 

黄少天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也多少懂得怎么伪装自己,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下适应与生存。也许也就在魏琛面前他才是那个刚被收养到的孩子一样依赖着他的哥哥。这次出货魏琛有发条信息让他早点干完早点回去,大概是有什么急事,这么一想的黄少天开车的时候油门都迈上了120以上。

 

一开家门的黄少天就嚷嚷了,他边解开白衬衫的袖口边看着空无一人的家,蹙眉。

 

“魏老大!你叫我早点回来自己却跑了是怎么回事?太不厚道了啊!”

 

“嚷嚷什么,我刚刚出去了会,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个人。”魏琛拧开门就听到黄少天的大嗓门觉得心脏都不好了。

 

“谁啊?”

 

黄少天扬扬头,看到跟在魏琛身后走进来的一个清秀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看样子年纪都跟大学生无异,黄少天吃惊的看着魏琛,张张嘴有点结巴。

 

“魏··魏老大!你可别告诉我还好这一口啊?这么多年没找嫂子是因为你··哎呦!魏老大你下那么重手猴痛噶!”黄少天捂着头,一急就连G市口音都出来了。

 

“让你瞎想,这不是给我安排的,是给你安排的媳妇!”

 

“纳尼!!媳妇?!喂喂喂魏老大他是男的吧男的吧!你确定你没搞错性别?我我我···”

 

“你你你什么你,你那点烂事我还不知道?你不喜欢男的干嘛大半夜跑去蓝颜(gay)酒吧去?”

 

黄少天难得的噤声了,原来他家大哥都一清二楚亏他还以为瞒得滴水不漏呢。可是他一向不太相信这方面的爱情会有多真诚,他平时也顶多去舒缓舒缓自己,,却从没有把心放在寻找真爱上。转眼一想他觉得魏琛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跟这个男生一起完成的。

 

“你叫什么名?”黄少天绕过魏琛,面对着那人。

 

“黄少好,我叫喻文州。”说完温和的笑了。

 

“魏老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要我和他一起去做的?”

 

“哈哈聪明啊少天,没错,这孩子是我在孤儿院领回来的但一直养在国外,当时知道你的性向说实在的我有点惊讶,于是就把他带回来了,我要你在公众场合公开你的性向跟他在一起,相信你也知道最近堂里觊觎你这个位置的人大有人在,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想安排文州跟在你身边以你的··呃媳妇身份帮助你,你放心,文州这孩子是我带在身边到大的,跟你一样我都是知根知底的所以放心交到你身边,你可别借机欺负人文州啊!”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虽然不满魏琛这样小看自己但还是先接受,反正也只是做戏。

 

交代完事情的魏琛又飞去了国外处理他的事务,在临走前还说要黄少天安排一个日子在堂里公开他们的关系,不管怎么样都要有个仪式。

 

“知道了,你很啰嗦啊魏老大!”

 

送走魏琛后黄少天的态度可就不一样了,他对喻文州是一无所知,但对方却好像对自己知根知底,这点就让一向在堂里呼风唤雨惯了的黄少天感到不适,他讨厌把自己的一切都掏给一个没见过两面的陌生人看。

 

喻文州也是个能察言观色的人,在魏琛走了之后他当然就察觉到黄少天的态度不对劲了。但还是先按兵不动,和颜悦色的坐在一边,该喝喝该吃吃,打破这诡异气氛的第一句话还是由黄少天出口的。

 

“喻文州!”

 

“嗯·····?”

 

在喻文州抬头回应的时候却是被黄少天双臂禁锢在自己坐的沙发上,抬眸相对,黄少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时喻文州才能好好的观察起黄少天来,一头染了棕黄色的发,斜刘海快要遮住他的右眼,脸型好看,若不是他此时的眼神有点严肃冷漠那看上去还是个阳光大男孩。

 

“黄少有何吩咐?”喻文州不恼,而是迎上他的目光淡淡的开口。

 

“虽然我是gay,但绝不会对你动心,这点你给我记好了,我们只是做戏,别太认真了。”

 

喻文州一愣,而后笑出了声。黄少天见他笑的眉眼弯弯,温润又好看,顿时觉得心烦意乱。用力掐住他的下巴。

 

“笑什么?我说的话你最好给我好好记住,不然我可不会像魏老大那么好脾气对你,不是么?媳妇 ?”黄少天故意凑到喻文州耳边,略微压低的声音显得特别低沉好听,用来撩人绝对是妥妥的。而喻文州耳根确实有泛红的迹象,然而那也是因为耳朵是他敏感的地方,这么近距离确实让人受不了。

 

 

发现了这一点的黄少天笑的有点恶劣,松开禁锢就回了房间。喻文州在事后摸摸了自己刚刚跳动的有点稍快的心脏,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虽然是做戏可是先动心的好像是自己啊··”

 

其实提出要这么做的是喻文州,喻文州一早就从魏琛那里知道了黄少天的存在,在他十岁那年,也就是魏琛领养他的第二年他被带回国内一次,参加过黄少天的生日会,那时候在角落的他就看着那身穿小礼服,笑的开朗自信的小男生在众人簇拥下收着礼物,接受祝福。他有点羡慕,在孤儿院的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过生日,而在接下来这个耀眼的主角却亲手递给自己一块大蛋糕。

 

“我看你一直在角落站着,在这里我很难得找到同龄的人,所以一下子就注意到你了,来来来我给你留了块大蛋糕快吃吧!”

 

“谢··谢谢。”

 

“少天!”

 

“诶!我就过来了,你先吃着蛋糕,不够那里还有你可以去拿,等我回来找你玩好吗?”

 

“··好。”

 

然而他始终还是没有等到黄少天回来,最后自己被魏琛带去国外,黄少天也许从不在意那个接受他给过一块蛋糕的小男生,可喻文州还是记在了心底,他想见黄少天,既然他不能回来了,那么自己便去找他。

 

 

一个星期后,喻文州被黄少天带去蓝雨堂晃悠了一天,最后他底下的小弟们都很识相的叫他“大嫂”了,喻文州只是笑笑不说话。

 

“那个,大家都听好了,以后见到文州你们都就当自己的大嫂一样对待,要听他的话,听到没有?”

 

“明白!祝大哥大嫂百年好合,早··”

 

“啧,闭嘴!”黄少天一声喝令,他们才止住荒唐的祝词,他接着拉着喻文州离开蓝雨堂。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拉着自己的手上戴着跟自己相同款式的戒指就下意识的高兴微笑,当然这是不能言说的秘密,也许就这样烂在心底也无人能懂。

 

 

一到车上,黄少天就恢复了冷漠,摘下戒指把玩着。

 

“你这样不累吗?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喻文州一怔,随即还是面带笑意,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啧,你笑的很难看。”

 

“是么?是黄少讨厌一个人才觉得他笑的难看吧?我习惯了。”

 

黄少天皱眉,“你习惯?你是卖笑的吗还习惯?不想笑就别笑了,这是命令!”

 

他哭笑不得,只得收回笑意,摩挲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最近蓝雨堂是不是账目上有点问题?”喻文州看似随意的一问让黄少天一改随性,握着戒指思考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我不记得有跟你提过。”

 

“小心那个由百花转来的新人,我之前看到他在国外走私过,但不是顶着蓝雨堂的名头,我怀疑他是百花派来打探情况的。”

 

“喻文州你管的太多了。”黄少天处在的环境注定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性,这样的黄少天不是喻文州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天真孩子气的小男生了,他这些年已经变得沉稳残忍了许多,他为现在的黄少天感到心疼,防备心太重导致现在没有任何人进驻他的内心,魏琛拜托自己照顾他辅助他,可是他却不会信任自己或者说不敢不能相信。

 

“黄少天,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一句话,我是绝不会害死你的。”也不能。喻文州在心里告诉自己。

 

黄少天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喻文州,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事实证明,喻文州的提醒是对的。黄少天在回家的时候经常能发现有人在跟踪,他刚刚损失了一批货被百花给拦住了,为此黄少天没少生自己的闷气,没处发泄的时候他去了酒吧,而他没想到他这次去酒吧会遭到袭击,混乱中他发现了喻文州的身影,看到他这清瘦的身影穿梭在混乱中。手里还拿着枪,黄少天跟着来到他身边,却没料到自己身后的危险。

 

“黄少!小心!”

 

喻文州的一声呼喊让黄少天惊觉回来,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但是被喻文州拉住手臂用力一扯,而后就是一记枪响,喻文州倒在他身边,黄少天漆黑如猎豹的双眸此时已经发狠,拿过喻文州的手枪就开始扫射,趁着场面混乱他就一把抱起受伤的喻文州逃了出去。

 

“喻文州!喂!你醒醒,别TM的死在我面前听到没有?我不准你死!我还一堆帐没跟你算呢!”

 

一路上黄少天都慌张的不似平常,连掏车钥匙的手都在抖,等好不容易安放好喻文州,自己就这样浑身血迹的开车去了医院。

 

“文州,文州你醒醒啊!文州···”

 

喻文州在昏迷的时候耳边一直响起人呼唤他的名字叫他醒来的声音,他也想睁开眼睛但好像并不能。

 

“少天··少天小心···”

 

黄少天守在喻文州身边已经快三天了,那场乱斗已经处理完,正如喻文州所说,是百花趁乱想取他性命,而没料到冲出来个喻文州替他挡了这一击。喻文州手术昏迷了三天,现在他才听到喻文州发出的迷迷糊糊的声音。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黄少天就觉得四肢百骸都难受的紧,他想触碰喻文州而事实上他已经这么做了,他握住喻文州的手,轻轻摩挲着,那只手修长而好看,套上了结婚戒指,他好像从来没看到喻文州取下戒指,再加上刚刚的梦话他再迟钝也知道喻文州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喜欢自己,这种喜欢也许深到可以为了自己去挡子弹,而自己好像也才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而慌张失态,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偏偏会是喻文州?

 

黄少天拿起那只手贴在自己脸颊,闭上眼睛思考这个问题。直到那只手微微动作黄少天才立即反应过来,最后等到喻文州终于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脸上还是笑着的,他说了一句“幸好你没事。”。心咯噔一下,既酸涩又心疼的感觉,黄少天这才明白过来,以后这段感情里喻文州将不再是单箭头。

 

 

喻文州因为枪伤的问题回去后又发了一次低烧,大晚上的他怕吵醒黄少天于是就蹑手蹑脚的去到厨房烧热水,边烧着热水他就边思考一个问题,黄少天这几天对他照顾有加是不是因为愧疚与感动?

 

“你想喝水怎么不叫我?”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走到他面前,伸手探了下他的额温,期间眉头一直就是皱着的。

 

喻文州吞了吞口水润了下嗓子才开口道,“太晚了,不想吵醒黄少,就自己起来烧水喝了···”

 

气氛有点不对劲,黄少天听完他的话并没有立即回话的打算,而是陪在他身边慢慢等水烧开,等到喻文州拿起杯子倒了杯热水后,黄少天才终于开口了。

 

“喻文州,跟我假戏真做吧。”

 

喻文州一愣,手上的水杯掉落在地,滚水溅湿了黄少天的裤脚,但他却没有咋咋呼呼的跟喻文州算账,而是拉过他的手紧张的查看,那副样子他可是鲜少在他脸上看到的,这人转变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那个,黄少你··”喻文州舔舔因为发烧而干燥的唇,出口道。

 

“叫我少天吧,我也叫你文州?文州文州文州···”

 

黄少天似乎从来都未像现在这样笑的一脸温情的喊过喻文州的名字,就算有也只是逢场作戏,那现在喻文州哪里才能看得出他到底是作戏还是认真的呢?

 

“黄少天,我玩不过你。”

 

“那就别再想着‘算计’我了,别淌这浑水,好好跟我过日子?”

 

喻文州哑然失笑,到底是谁算计谁啊?看起来黄少天已经知道自己偷偷查看他账簿的事情了,要不是他查了也没那么快料及到黄少天会出事,幸好他没事,自己也没有害死他。

 

“我输了,假戏真做就假戏真做吧。”喻文州揉揉发疼的眉心,倒在了黄少天的怀里,后者抱得更紧了一些,像是得到了一件贵重的宝物,要时刻看着不让人觊觎。

 

“我是认真的,文州,我会好好照顾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

 

喻文州半醒半睡,恍惚的点点头,这让黄少天觉得可爱,便低头吻了吻喻文州的干燥的唇,试图晕湿。

 

——后记——

 

“文州文州,我们去国外旅游吧!”

 

“少天怎么突然想去国外了?去找魏老大吗?”

 

“我决定了,我们去荷兰去美国···”

 

“等等,这些国家···”

 

“嘿嘿你想的没错,我说文州我们结婚吧。”

 

“你··你确定了?”喻文州本来还以为黄少天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来真的,现在他觉得当初那个小小的自己想要的都在一一实现,他没忍住主动的亲吻了黄少天一下。

 

“文州··”

 

黄少天可是个善于抓住机会的人,爱人主动献吻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高兴的把喻文州扑倒在沙发上。

 

嘘,恋人私密时间,请勿打扰。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我感觉自己做了个大死orz,爆字数写了快五千五字数,想写黑道pro可是发现自己没有那个文采还是算了orz,这就是个套路2333333反正黄喻最后能好好的在一起就好了,最后祝黄少生日快乐!!一年比一年更帅气!

 

 

 

 

 

评论(7)
热度(106)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