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周江&王喻】心灵判官

PS:来自动漫《心理测量者》的灵感,私设有,OOC我的,CP周江&王喻,请拆逆CP或者CP洁癖者慎入!


————————————————————————————————


第三章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尼采《善恶的彼岸》


江波涛望着医疗室上鲜红的工作灯从亮起来到暗下来也不过才几个小时,他却开始觉得坐立不安。


他摊开自己的手掌心,实在无法想象他方才用自己的双手握着主宰者,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同事,他的前辈。


“医生,请问王杰希执行官怎么样了?”


江波涛见到一个穿着白袍戴着口罩的长发女人从医疗室出来,自然以为她是医生于是便向前去询问了一下。


“我是技术部的执行官楚云秀,叫我云秀就可以了,啧,真是麻烦,我明明就是个技术员,虽然学过医疗但也不能这么不把执行官不当人吧,累死我了。”


听着面前这摘去口罩露出精致面孔的女人的抱怨,江波涛也是只得尴尬的不出声。


“那个,云秀前辈,请问王杰希前辈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楚云秀皱了皱眉头,从白袍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将其燃上,她吸了一口烟才说道。


“脊骨被你用枪射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在昏迷,估计就算醒了也还没有那么快就恢复行动能力,新人你够可以的啊,我跟王杰希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被人射伤,就连那男人都舍不得你居然就这么开了一枪,啧啧……”


“那男人?”江波涛有点疑惑。


“就是……啊那人来了!”楚云秀挥了挥手,江波涛向后看了下,是喻文州和周泽楷。


“云秀,他怎么样了?”喻文州还是穿着早上出去任务的职业套装,只是把外套搭在了手上,里边只着一件白衬衣。细心的江波涛发现他的外套上沾了点血迹,估计是帮忙扶王杰希上车的时候不小心沾染到的。


“放心吧,他还死不了,你还好好活着呢他又怎么忍心死呢?”楚云秀调侃道,说明了下情况就离开了。


“江监视官,你的报告写好了吗?”喻文州是微笑着说这句话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江波涛只觉得阵阵寒意上心头。


“我……不太放心王杰希前辈,所以想来看看他。”


“你叫他什么?”


“王前辈啊……?”


“他不是你的前辈,因为他起了个坏的榜样。你若是聪明就不要学他那样,我可以告诉你,智者看历史,愚者学经验。你是想做智者还是愚者就请你自己考量吧。”


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同于平常的和煦,再加上那面无表情的脸和锐利的眼神都让江波涛察觉到不对劲,楚云秀说的那个不舍得他受伤的人指的就是喻文州吗?他们俩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呢?这些都算是一团迷雾缠绕在他的心头。


喻文州进去看王杰希的时候,江波涛就没再进去打扰,而是选择上天台。在电梯内的除了他还有周泽楷。


周泽楷本就不是话多的人,他适合在人需要倾诉的时候当个话少的听众。


“小周,我是不是不太适合国安局的工作呢?”


“嗯?”


“西比尔系统说我最适合进国安局,于是我就高兴的来了,可是今天我却对王杰希前辈开了枪……”


江波涛仰头,但刺眼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他似乎在纠结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西比尔的系统判定一旦生成,不管你把主宰者对准谁,系统都会按照既定的数据去选择什么模式去怎么处理,但如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呢?就像有些人的犯罪指数会下降,而执行官的指数只高不降,但你和执行官是同事,是伙伴,你把主宰者对准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判定了他们的结局了……


“江,别多想。”


周泽楷又像之前那样把手覆在江波涛的双眼上,他感觉到江波涛微长的睫毛轻刷着自己手心。


“谢谢小周,我没事。”


他老是这样说。周泽楷蹙眉想,他倚靠着天台围栏,张了张嘴说了一句话。


“安全局101事件。去查吧。”


江波涛一愣,侧头看着周泽楷眉眼带笑,仿佛是在告诉自己只要自己去了解了可能就不会这么纠结的意思。


“小周你……”


“十年,我也在这里待了十年,你来了,真好。”


天台的风有点喧嚣,他这句话说的轻但发自内心的愉悦是能感染人的。江波涛突然感觉自己的到来也许并不全是不好的事情。


“江,你很好。相信自己。”


周泽楷说完抬起手给江波涛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而江波涛则伸手抱住了周泽楷。这次换周泽楷愣住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十年前,你还很小啊……”江波涛沉声道。


江波涛觉得他仿佛能看到小周泽楷在一间小房间里,吃住全由国安局检测后才能自行活动,除此之外没有人跟他交流,可是至今为止他见到的周泽楷是一个可靠温柔的男人,他想设身处地想想周泽楷的事情,可是被周泽楷给制止。


“别想,你的心理指数会高。”


他觉得有些好笑,该不该告诉周泽楷自己就这点比较特殊,无论怎么样他的心理纯净指数都不会突破安全值。


“好了,我不想,小周你也不用抱那么紧了……”


说完周泽楷就脸红了,立即放开江波涛,江波涛微笑的看着面前虽然比他高出许多但腼腆好看的男人,心想能来到一科,遇见不同的人他还是感激高兴大于纠结的,发生的事情虽然多但心遇则安,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医疗室的气氛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喻文州拉开椅子坐在了病床旁,病房里除了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床上躺着的王杰希手臂插满了管子,就连睡着都眉头紧蹙。喻文州起身给王杰希盖好被子,触碰到那插管的手臂他的手一顿,似乎是下了决心,喻文州握住了那只手,希望可以温暖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明明我就做不到可还是教育别人去按照我的想法去做,王杰希,要是你醒了一定会和我吵起来吧?”


喻文州一反常态的对着男人说了许多话,也许就是因为太懂得才不想说,可是在王杰希变为执行官的那一刻他们的无话不说就变为刻意保持距离,他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说王杰希只是执行官,只是自己的下级,他不能再像同窗时期跟他无话不谈,不能靠的太近,他得保持自己的心理指数纯净……一根理智的弦一崩就是多年,直到今天看到王杰希受伤他那根弦崩到极致就会爆发。


“唔……”


病床上的人还有点虚弱,但已经睁开眼睛。喻文州比他反应还快,握着的手立即收回,就连表情也隐藏的很好。


“是……你啊,文州。”


“醒了?你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王杰希,逼的我们的新人向你开枪,这么想死的话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可以主宰者了结了你。”


他还是老样子。王杰希心想。他恍惚中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喋喋不休,跟个老妈子似的,王杰希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喻文州这会儿心情更不好了,他忽然发现他看不懂王杰希,猜测不到他的想法,这种感觉跟被好友孤立了没什么区别,可是他们明明已经不是好友,他还是依旧在乎。


“没什么,想到要是一个人像老妈子一样在我耳边一直絮絮叨叨的我应该就会立即醒了。”


“……”


气氛又恢复了缄默。


王杰希握了握自己的手,似乎还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江监视官他……”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了一句。


“他来看过你,你还没醒。”


“他当时跟我说罪犯的心理纯净指数在下降,说实在的我还不相信,主宰者显示他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想到他真的开枪打了我。”


“你是没错的,因为主宰者是西比尔系统的眼。”


“可是,我当时真的有在犹豫,在倒下的那一刻我想的是他是对的。”


说到这,喻文州就已经锁紧了眉头。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一直以来都太相信主宰者,而忘记了一个警察该做的不是伤害人民,而是保护他们。”


这句话说的掷地有声,可以知道王杰希是认真而坚定的,真的要去改变一些想法。


“既然这样,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说完喻文州起身要离开病房。


“文州!”


“……”


他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似乎是在等他接下去的话。


“谢谢你。”


“……不客气。”


喻文州说完没有任何游移的走出了病房,走出了关住他跟王杰希的那个世界。


病房里只有冰冷的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王杰希握住了自己插满管子的那只手,被捂热的从来不只是手心,王杰希的保护是无形的牢笼,让喻文州无处可躲只得拼命逃离,他从来不是甘于被保护的,这点王杰希是很清楚的。


“你也是我想要保护的人啊,喻文州。”


最珍视的往往最易受伤,两个互相珍视的人就成了互相伤害。这种伤害跟自虐没什么两样,因为有多理智便有多克制。


——TBC——

感谢看到这的你,王喻这边就跟狡宜一样,当时我看动漫的时候觉得两人的相处真的挺别扭的,这里的王喻我写的是双向单恋吧,有亲看得出来吗?周江这边是互相的心疼,可能就没那么虐,是在那种环境下顺其自然的感情。希望喜欢这类设定文的亲们可以红心蓝手一下或者评论一下啊,不然会没动力的ORZ


评论(10)
热度(62)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