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王喻】镜头(总裁王X新闻记者喻)

人设:总裁王X新闻记者喻

年龄差:老王比文州大四岁

PS:私设有,ooc我的,CP王喻,拆逆CP有CP洁癖的请慎入! 

 

——正文——

 

“王总,今天上午您的主要活动是去参加B大的百年校庆活动,西装已经给您熨烫好了。”

 

“嗯,好的。辛苦你了,英杰。”

 

王杰希是B大金融系出身的高材生,毕业后的五年内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坐到了一家名企的高管位置。上个月他收到来自母校的邀约去参加这百年纪诞,于是便把一天排满的会议行程推迟,专注去赴约。

 

他就是在那时候遇到的喻文州。

 

作为一个天天坐在办公室处理业务的人一下子被那些咔咔作响黑魆魆的镜头对准还是有点抵触的,尽管多年前他差点选择了B大的新闻系,对于未能成功作为一名新闻记者还是有点遗憾的。现如今他看到那些坐在观众席下的青涩的面庞,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时不时的举手对他进行提问。

 

“请问王杰希前辈,听说您当初想选择做一名新闻人,但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去选择了金融专业?”

 

 

王杰希恍然间突然听到这样一个清亮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四处找寻,终于与在左边角落处找到了声音的主人,他的目光对上那人好看的双眼。

 

“问得好。”

 

“谢谢,那请您回答一下吧。”

 

“因为家庭跟责任,我这样并不是说成为新闻人就是多么不负责任的事情,而是对于我当时的家境来说,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读个好专业,尤其是毕业就能赚好钱的专业,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

 

“那如果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您还是会这样做是么?”

 

“是的。”王杰希没有犹豫的回答道,反倒是觉得这个提问挺有意思。

 

“谢谢前辈。”

 

他提问完后就拿着自己的笔纸在认认真真的记着了,偶尔还摆弄着他手上那部相机,王杰希没有说,当时他要是读新闻专业少不了又是一笔器材费,家里人负担不起他也就只好放弃,可是私底下对于这些器材还是有些研究的,他注意到那人手中的那部相机早就淘汰出市场了,价格也便宜得很,估摸着这小学弟是不是也是跟自己当初的情况相似呢?这样想着,短短的演讲访谈就结束了。

 

 

巧的是王杰希去找洗手间的路上又见到了他。

 

他对自己招手微笑道。“前辈好,我是刚刚提问你的那个人,你还有印象吧?”

 

 

“嗯,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比喻的喻,文学的文,九州的州。”

 

“挺好的名字。你是新闻系的学生吧?”

 

一问后王杰希就想这不是废话,可是话已经出口他还是想知道更多关于喻文州的事情。

 

“是的,今年大四,已经开始实习了。”

 

“你刚刚··哦对了你的相机是市面上已经淘汰的产品吧,怎么··?”王杰希觉得他要么就是念旧要么就是后一种情况。

 

只见喻文州一愣,把挂在胸前的相机拿起,笑了笑说。

 

“跟前辈的情况很相似,只是我仍在坚持。”

 

王杰希讶异,虽然一早就观察到猜想过这个理由,但没想到他坦诚的很。

 

“不介意,交个朋友?”王杰希伸出手,目光平和而认真的看着喻文州。

 

“当然。我很高兴,王杰希。”

 

双手交握的时候,王杰希就在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那双眼睛他一看就忘不了了,仿佛被那些黑魆魆的镜头框住后就定格在那里。

 

毕业后的喻文州果然留在了B市,在一家颇有名望的报社继续着他的新闻记者路。他依旧带着他那旧旧的相机,一本笔记本跟一只钢笔伴着他走访了不少地方。

 

王杰希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一起交通事故案的现场,他开车准备上二环的路段遇到了大堵车,结果发现是前方出了交通事故,据说死伤还挺严重,是辆货车超载在拐弯的时候发力过猛撞上了前面的一辆校车,王杰希在惋叹生命无常之余也做好了要等上许久才能通路的准备。就在他打开手机准备预览下新闻消息的时候,车窗边略过一个男人的身影,后面还跟着几个驾着台摄像机的人,王杰希一眼就被跑在前面的男人给抓住了视线,那是喻文州!

 

他放下手机准备开车门才发现自己这时还在堵车呢,凑什么热闹去?他想想刚刚的画面就觉得挺神奇的,喻文州似乎长高了一点,自那次校庆之后已有一年多没有见面,那时候他也还没有来得及要他的联系方式,只被对方一句“有缘会见”就给推回来了。眼下可是一个有缘的机会?王杰希看着这拥堵的车祸现场,想想还是算了。

 

 

第三次正式见面是王杰希主动去找的。他通过B大的校友要到了喻文州的联系方式,他工作的报社自己也有朋友在那里,这可是赶巧了。通过这些关系他才正式约到人见面。

 

在他们报社周边一家环境优美的咖啡厅,王杰希就看到了一早便到了的喻文州,似乎还是在写写画画,王杰希一阵失神,仿佛时光回到了他刚开始与他四目相对的时候。

 

喻文州回头看窗外,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

 

 

“好久不见,王杰希。”

 

“好久不见,喻文州。”

 

他们的谈话与刚相见的老朋友无异,寒暄过后,王杰希就注意到了喻文州的相机换了一台。

 

“你换相机了?”

 

“是啊,以前那部实在不方便我出去拍摄采访了,不过我还留在家里收藏着。现在这部也是有同事离职不做了送我的。”说到这喻文州的语气似乎有点可惜,眼神中带点无奈与无力感。

 

“怎么?想放弃了?”

 

王杰希抱臂,微笑道。

 

“不,再苦的时候都坚持过来了,以后会慢慢变好的。”喻文州云淡风轻的话似轻鸿毛翩跹而过,落在王杰希心间,带来一丝痒意。

 

 

越接触越能深有体会。

 

在一次喻文州出现场不小心被人打伤躺在医院的时候,王杰希听闻便急匆匆的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去医院。

 

他气喘吁吁的到达医院,就看到病床上那被一群同事围着谈笑风生的人,确认他安然无恙后这一路的心就稳稳当当的了。

 

“杰希?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上班吗?”喻文州见男人一直呆在病房外不进来,眼神倒是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味道。

 

“怎么回事?被人打?”

 

“出现场遇到点情况,歹徒持刀抢劫,我去劝说的时候被伤到了胳膊,喏,可惜我的相机,为了救人给砸了。”说的倒是挺委屈的小模样,这幅样子没有让王杰希放心,听听他的叙述就觉得现场一定更凶险,他突然握住那人的手。

 

“杰希···?”

 

“没有什么比你的生命要重要,为了新闻素材连命都不要了么?”

 

“··你不懂,这是我的工作,我的选择。”

 

“你不是说你跟我当初的情况相似吗,怎么这回就说我不懂你了呢?”

 

“我··我说不过你。”说完他吐了吐舌,别过头去看同事慰问他送来的小雏菊花束。

 

王杰希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心下一动,动作暧昧的摩挲着那人白皙的腕骨。

 

“在一起吧,文州。”

 

“···好啊。”

 

他停顿了下,才坚定的回复了王杰希。王杰希笑的很满足。

 

作为恋人相处的时候,王杰希看到了很多喻文州不一样的面貌。

 

“杰希,看镜头~”

 

喻文州把玩着的是王杰希给他新买的新款相机,王杰希这才知道他很爱摄影,虽然相机里存储的大部分都是他的生活照,他从不用这部相机去出现场,这让王杰希很无奈,只得再给他买了部二手的单反去出现场,这折腾的让王杰希觉得他本末倒置了。

 

 

“杰希,我拍摄的新闻照片被国际通讯社采用了!!我好高兴!这样就有机会可以出国拍摄更多的东西了!”

 

出国?

 

王杰希洗碗的手一顿,他从未想过要在他们热恋的日子就分开。可是看到喻文州兴奋的模样他心有点慌。

 

“杰希,你不为我感到高兴吗?”喻文州侧躺在床上看着王杰希,王杰希放下报表,对视着他的眼睛,最后只是抱着他亲吻了下额头。

 

喻文州,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叫我看镜头呢?你的相机镜头会不会有一天不再对准我?

 

 

矛盾爆发于喻文州代表他们报社飞去F国进行为期一周的大选采访。王杰希收到消息的时候喻文州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喻文州,不可以不去吗?”

 

“王杰希。”

 

“嗯?”

 

“我们分手吧。我累了。对不起。”

 

“什么意思?”

 

喻文州叹了口气, “王杰希,我们的情况相似但结局并不一样,我要坚持这条路直到我再也拿不起相机为止,可是你还是选择了责任,杰希,我不是你的责任更不是你的东西。每次我的镜头对着你你都是回避的,既然你不能接受我的一切,那么谁都不会快乐。”

 

“······”

 

王杰希无法反驳,眼看着喻文州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这个家,他本以为他会把所有东西都带走,没想到他回房发现他把那部新款相机留了下来。

 

 

这下,王杰希再也无法像第一次一样,对着台下提问的他自信的说自己不后悔。因为他现在就后悔了,并且无法挽回。

 

 

时间一晃而过,距离王杰希跟喻文州分手后的一个月,他收到了一份来自F国的国际快件。

 

他打开后跟失神了一样,拉着他的秘书就问上周F国发生了什么大事件。

 

“王总,上周F国发生恐怖袭击案件,好像有几名中国公民受了重伤。

 

“这快件从哪里寄来的,给我查出具体地址然后给我订一张F国的机票!要快知道吗!”

 

被王杰希一吼的秘书颤颤巍巍的立即开始查找和订机票,他们从没有见过这样失态的王杰希,不知道还以为是不是王总的哪个亲人在F国出事了着急呢。

 

王杰希深吸口气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把包裹里的东西拿出了是台很老旧的相机,熟悉的,是第一次与喻文州交谈时他佩戴在身上的。

 

里面满满都是他这些年拍摄到的照片,他花了一个上午在办公室翻看。

 

最后几张都是在F国的人和事,喻文州站在人头攒动的街头,抬头看着烟花的侧脸照,也可能是别人帮忙拍的,在这部相机里属于他的最后一张照片。

 

王杰希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害怕跟恐惧,他不希望再也见不到这镜头下如此放松享受的喻文州。

 

在他离开B市去机场的路上,车上不断播放着F国恐怖袭击的新闻,他很烦躁,抱着那部旧相机在怀里,就好像抱着喻文州一样。

 

“文州,等我。”

 

一定要等到他去找到那人,人就是这样,若非生离死别,就不知道自己所谓的为他好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喻文州说的没错,他要是爱他就不该回避有关他的所有。

 

 

幸而结局是有惊无险的。

 

在F国的一个偏远小镇上他就看到了那个背着背包,手上摆弄着相机的男人。

 

他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镜头再一次汇聚在他身上。

 

喻文州果然在相机的镜头里看到了分手快两个月没见的前恋人。他诧异的张张嘴,却喊不出他的名。

 

“喻文州,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摄影,贴近人比贴近镜头重要。”

 

“······”

 

喻文州闻言放下手中的相机,对着他的方向展颜一笑,做了个要拥抱的姿势。王杰希放下行李,快速跑到他身边,拼命拥紧面前消失了快两个月的前恋人。

 

“喻文州,分手的话我不答应不算数。”

 

“杰希···”

 

“还有,以后你要是想去国外拍照必须我陪着你。”

 

“你··”

 

“我爱你,喻文州!我爱你,我爱你···”他一直重复着这一句话,仿佛怕怀里的人听不清一样。

 

“杰希,不后悔?”

 

“后悔了!我TM就是后悔了才放你一个人来这!你到底知不知道危险?!听到F国发生恐怖袭击的时候我TM最怕的就是你出事了,你还寄回来你的相机给我,你是不是存心让我心脏病发啊?”

 

“哈哈你什么时候有心脏病了?我怎么不知道?”怀里人狡黠的目光他看不到,王杰希的心跳声他可是听的很清楚。

 

“遇到你以后就有了,你个心脏。”

 

“杰希,你看了相机里的东西?”

 

“看完了,说来要不是你的快件地址我也不会那么快找过来。为什么突然想寄给我你的相机?”

 

“嗯~如果我说是想让你永远记住我这个前恋人呢?”喻文州抬头笑的一脸得意。

 

王杰希对他一向是宽容仁慈,这下得狠一点才能让他记住自己的担心。

 

回到酒店,王杰希就在关门的一瞬间把人壁咚在门壁上,捏了捏他翘挺的臀,满意的看到他委屈的小眼神,再狠狠的吻上那人的唇。

 

疯狂的如野兽般的把人占有,王杰希把自己的担忧都表露无遗。满意的听到喻文州的求饶才放过他,开始一步步的温柔抚慰,直到两人结束了一次酣畅淋漓的欢爱后瘫软在床上。王杰希事后把喻文州抱紧,拨开他汗湿的刘海,亲吻了下他额头。

 

王杰希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窗外的夜景,外面街区灯火通明,而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渐渐重叠。

 

翌日一早,喻文州就在男人怀里醒来,想伸手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的清楚些却弄得王杰希跟着一块醒来。

 

他故意在王杰希裸露的胸膛印上一吻,满意的听到男人呼吸一促的声音。

 

“早安,杰希。”

 

“早,一大早就撩我,是想要我就地正法了你是吧。”说着他压在喻文州身上,眯着眼真跟个有起床气的霸道总裁一样。

 

见喻文州不反抗,两人早上又开始了晨间运动。

 

在F国待了几天后,喻文州在F国的工作算是结束了。王杰希这几天已经想明白了这份工作对于喻文州的重要性,他说的没错,喻文州比他还要执着,对于新闻记者这条路他是拿生命去拼去走,尽管当初不被家人看好他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他已经妥协了,不管他以后飞去哪里想拍什么照片王杰希都会奉陪到底。

 

“文州,看镜头。”

 

王杰希第一次拿起相机,观察着镜头里的喻文州,他难得的孩子气都展现在了镜头里,让王杰希忍不住多拍了几张。

 

“拍完了?”

 

“啊,满足了。”

 

镜头里反映的世界是真实的,但也需要人去靠近去接触。正如王杰希学会慢慢接近喻文州的世界,靠近他内心的镜头一样。

 

这样,他们的爱才没有尽头。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啊第一次写王喻就爆了字数快六千orz,然后文中的他们的爱情其实就是互相理解知道彼此重要的过程吧。然后我本身也是因为学新闻家里人不太支持可是还是因为喜欢就坚持到现在了,但同时也会像杰希大大一样想着更实际的东西,就业什么的金融还是挺不错的唉orz扯远了,总之就是这样的王喻,我不会说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我一直循环播放好心分手23333333希望喜欢这篇文的亲们可以红心蓝手给我点支持,捂脸谢谢!

 

评论(2)
热度(111)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