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全职高手|周江】同级生

PS:短篇完结,私设有,OOC有,周江only,逆CP或者CP洁癖者不适的请绕道,谢谢。

周泽楷跟江波涛第一次相识是在S市一中的高一入学典礼上,当时两个人作为新生代表需要上台发言。

 

一样的制服,差不多的身高,相同的性别。他们是同级生,同级生意味这高中的三年他们都将在一个学校,一样的年级,还可能度过一样的青春年岁。

 

八月末的天气还很炎热,学校的小礼堂里装摆好了彩饰跟塑胶椅,小礼堂没有空调只有几盏大的吊扇在运转着,好在高一入学典礼来的人不多,不然千百号人挤在小礼堂里就跟蒸笼一样,热的要命。

 

周泽楷觉得在这样的天气下开会是最容易昏昏欲睡的。他手里攥着的是学校要求他做的新生发言稿,因为他不善言辞,即使背那么一长串的发言稿他说不定也会忘记说出来。台上校长跟主任们还在就一些问题老生常谈,就在周泽楷微眯着眼睛打算小憩一下的时候,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醒神了。

 

“嘿,同学,能借你的稿件给我看一下吗?”

 

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生,礼貌温和的语气让人想不出拒绝的词汇。周泽楷点点头,把稿件递了过去。

 

“原来你就是周泽楷····”

 

“嗯?”

 

周泽楷听到了那人的低语,他疑惑的看着坐在他身旁的男生。

 

“我叫江波涛,小周你好啊~”

 

“···你好。”

 

很眼熟的名字,周泽楷如是想到。

 

他没想到的是,江波涛的名字从开学的时候就是紧紧的靠在他名字后面。不管是入学成绩,班级排名,座位编排···他的身后一直就是他,这点他未曾怀疑过,因为习以为常,往往就容易被忽视,就跟别人永远会记得第一名是谁而不会记起排在第一名之后的第二名。

 

入学典礼上两人的表现让很多新生印象深刻,周泽楷因为把稿件给了江波涛,自己上台却等半天才说出了那么一句话。“新学年,大家,加油。”

 

然后就是一片掌声跟笑声夹杂,周泽楷似乎是不好意思,摸摸自己的头发,挠挠脸还是想不出该说些什么,这时候老师才适时的把话头接到了下一个新生发言人上,周泽楷松了口气,下台的时候他听到了好几个女孩子在窃窃私语,大部分都是说他的样貌长得很好,但沉默寡言了些云云的话,他听听也就算了。

 

反倒是一坐下的时候他身旁的男生,也就是江波涛就站了起来,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小周的稿件写的很好啊,但是你刚刚的话更好!”伸个大拇指表示赞。

 

“谢谢。”周泽楷笑了。

 

周泽楷一直看着江波涛,坐的笔直的认真听他发言。他观察到江波涛其实很擅长语言交流,他和自己很不一样,他的笑容很亲和,他······

 

这样的观察,这样的关注总是在不经意间,等意识到的时候却选择了最尴尬的回避。

 

开学礼之后,周泽楷跟江波涛就成了好朋友。两个人在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级,分别是正副班长,就连学号也是一前一后,座位也就被安排到了一起。

 

刚开始女生们都想找机会跟周泽楷谈上几句话,但因为周泽楷说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久而久之,江波涛就变成了周泽楷的代发言人。说起来,周泽楷也很高兴,江波涛是第一个能从他只言片语中理解出整句话意思的人。

 

“班长,这道题是无解吗?”

 

“嗯···”周泽楷摇摇头,侧着头看着江波涛,江波涛放下手中的书,看了下周泽楷,微笑着解读他的意思。

 

“班长的意思是这道题还有待研究,老师接下去会跟我们讲解的,你们不用那么着急哟!”

 

“哇,太厉害了副班长!”

 

“嗯,江,很厉害。”周泽楷对着江波涛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他自从那时候就知道江波涛从某种意义上,跟其他人不一样。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年,转眼就到了高二分文理科的日子。

 

“江,选什么?”周泽楷把分科名单交给江波涛,问道。

 

“我的话,可能会选文科吧。”

 

江,选文科。周泽楷默默的在心底记下,然后也没跟家里人商量就在文科那一栏写上自己的名字。

 

然而,当新学年开学的时候,周泽楷却没有在文科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慌慌张张的跑去理科班找,果然在理科教室找到了那个正与人交谈甚欢的江波涛。

 

“江。”

 

“小周,诶!”

 

周泽楷抓着江波涛的手匆匆跑出课室。

 

“小··小周,我···”

 

“江,骗我。”

 

“·····”

 

周泽楷松开抓着他的手,改为捧住江波涛的脸,两个人对视着。

 

“为什么?”

 

“小周,对不起,我家里人让我选理科,我···”江波涛把视线移开,眼中似乎是不甘心。

 

“··等我,转科。”

 

“小周你··你别开玩笑!”江波涛吃惊道。

 

“不是玩笑,只要第一,就可以。”周泽楷下定决心的时候,眼神是亮的。

 

在S市一中,你只要保持了一学年的全优,也可以选择转科。

 

周泽楷的成绩是全年级第一,从开学到现在就没掉出过前三名外,所以江波涛并不质疑他的实力,但是有什么理由是要他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转科?虽然不愿意去想,但江波涛多少还是有点想法的,于是他问出了口。

 

“小周,为什么?”

 

周泽楷一愣,原来,小江也有读不懂自己的时候。

 

“小周?”

 

“···习惯,江。”

 

“哈哈原来是这样,只是习惯啊··”如果周泽楷观察的仔细点也许就会发现江波涛此时笑容的不自然。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也是个很刺伤人的词汇。

 

“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啊,小周,我们还是朋友啊,不会因为不在一个班就疏远,但小周也要知道,朋友迟早也会有分散离聚的时候,小周也要习惯喔。”

 

“那··放学回家?”

 

“嗯,可以一起!”

 

周泽楷跟江波涛都是住的离学校近的人,所以就没有选择寄宿在学校,而是走读生。

而自从两个人成为朋友以后都是一起回家,两个人的家就隔了两三个街区,有一次江波涛的自行车坏了是周泽楷载着回家的,从而发现两个人的家隔了两三个街区,近的很。

 

  而不同于往日两个人一起回家时的情景,今日的他们各有各的心思。江波涛牵着自己的自行车走在周泽楷的身后一两步远。

 

  江波涛看着眼前人的背影,这样的背影已经看了多次,不管是从开学典礼站在他身后等候发言还是自行车坏了紧靠着他身后的车座,小指偷偷钩拉过他衣角的时候,这个男孩的背影已经足够宽厚强大。

 

  他喜欢周泽楷。他喜欢听到周泽楷的名字后边紧跟着的是自己的名字,他喜欢看着那人的背影,他的喜欢不是习惯,而是长时期的积淀。这样的暗恋像一出滑稽话剧,面对面,成熟的表演,喜乐都自己体会。当他听到“习惯”二字出口的时候就知道这出戏剧也就仅仅是如此了,演到了尽头。

 

   高中二年,他跟周泽楷保持着那条友谊界线,不管周泽楷的明示暗示,他都还是在线的那一头,不会再往前靠近半分。

 

   而一切的改变开始于周泽楷高二下学期转科到江波涛的班上,那时候的江波涛只得假装镇定自如。

 

  那时候的周泽楷主动的有点过分,学着跟人交流,有时候也依旧会依赖江波涛,但这种情况也在逐渐减少。这让江波涛的内心有点难受,仿佛那个人身边即使少了自己也没什么两样一样。

 

  高二下学期的尾声,学校搞了次高三学生的毕业汇演,高二年级要推节目去表演,而他们无疑就推了外貌出色的周泽楷去做代表。

 

语言类的节目自然是不适合他,班上的文娱委员想出了一个法子,让江波涛跟周泽楷合唱。江波涛曾经是被家里的妈妈带着去学了几曲红歌,小孩子嗓音倒是很不错,可是这都很多年没唱过了谁也不知道水平如何,他刚想拒绝可是周泽楷偷偷握住了他的手,让他一下子动弹不得,看着周泽楷有神的眼睛,终究是没能抵挡住答应了下来。

 

借着排练节目的机会,他们俩又多出了很多独处的机会。音乐室是他们那时候最常去的地方,周泽楷决定是他弹琴,江波涛唱歌。而江波涛又一次见识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周泽楷的模样。

 

“小周,你会弹琴?”

 

“嗯,学过。”

 

周泽楷的手指修长,很是好看。弹琴的模样别提有多帅了,江波涛暗想。

 

“江,唱什么?”

 

“《Truly madly deeply》。是首挺老的情歌了。需要给你谱子吗?”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把手机搜到的谱给周泽楷看了几遍,等周泽楷练习的差不多的时候,江波涛也开始哼唱起来,他的声音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如水一般细润。

 

i'll be yourdream, i'll be your wish i'll be your fantasy.

我将成为你的理想,你的心愿,你所神往之梦.

i'll be your hope,i'll be your love be everything that you need.

我将成为你的希望,你的珍爱,你所需的一切.

i love you morewith every breath truly madly deeply do..

我爱你之深就连每一个呼吸都为你深深痴迷.

i will be strong iwill be faithful 'cause i'm counting on a new beginning.我将变得坚强,变得忠贞,因为我指望着一次重生.

a reason forliving. a deeper meaning.

一个生活的理由,一个更深的意义.

 

短短几段歌词,江波涛唱着唱着思绪就开始跑空,周泽楷一直在注视着他,他很自然的把接下去的一段歌词给接下去。

 

oh can't you seeit baby?你觉察到了吗,宝贝?

you don't have toclose your eyes 'cause it's standing right before you.

请不要闭上你的眼睛,因为我就在你眼前.

 

“江,闭眼。”

 

“··啊?”

 

周泽楷抓住江波涛的手,让他靠在钢琴边上。这时手机里的歌曲还在单曲循环着,窗外的蝉鸣声响···

 

他们接吻了。

 

江波涛呆愣了许久。

 

all that you needwill surely come...你所期盼的一切将会一一实现.

 

现在,他想要的都在慢慢实现。

 

“你··小周你··”江波涛捂着嘴,有点不知所措。

 

“我喜欢江,不是习惯。”

 

i wanna lay likethis forever,我愿这样同你到久远.

until the skyfalls down on me...直到天塌地陷......

oh can't you seeit baby?你觉察到了吗,宝贝?

 

手机的歌曲还在播放,谁也没有动作把它关掉,江波涛是被这一突然地告白给砸的有点蒙,而周泽楷是以为江波涛在无声的拒绝,整个人都有点低沉。

 

“江,喜欢,真的喜欢。”他想去牵江波涛的手。

 

“小周,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快三年吗?”江波涛看出了周泽楷的低沉,笑出了声,伸手握住他的手。

 

周泽楷跟江波涛在高三那一年正式在一起,高三的学业正紧,他们俩相互鼓励,周泽楷只要一回头,身后依旧是江波涛,就连排名也是。他的名字紧跟在周泽楷的后边,三年都没变过。周泽楷他会趁人少的时候拉着江波涛走在自己身旁,这样并肩的姿态让江波涛很感动。

 

“江,一起上S大吧。”枕着江波涛的腿的周泽楷伸手拿下江波涛手上的书,笑着说了一句。

 

“这么自信啊,小周。”江波涛也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一举动成功撩到周泽楷。

 

 他压在那笑容满面的江波涛身上,低头吻在他饱满的额间跟嘴唇。

 

“你,还有你的名字,我只要回头,就能够看见。”

 

所以,这次也请站在我看得见的距离,好吗?

 

江波涛点点头,捂着有点泛红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晒得还是感动得。

 

我跟我喜欢的人,穿着同样的制服,上着同样的学校,在同一个年级,重点是我们彼此喜欢,生活在了拥有对方的三年时光。

 

 ——FIN——

感谢看到这的你,这篇小短篇是处于看了同级生这个漫画才有的灵感,但由于里面的人物性格跟周江不像所以我就想了好多怎么体现这个点,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可能还有很多不足,以后会尝试更多不同类型的周江文。

评论(5)
热度(172)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