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十七章


  “还真别说,你现在这样我压根也不会把你往之前那翩翩少年郎模样想……”


  汪齐羽对着面前这个带上人皮面具,头发几乎全秃的男人发出感慨,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把这么一个怕事胆小又老学究的人给演好。


  然而张起灵一开口就让他有些意外了,他已经进入了状态,就连声线都随着人物年龄的变化而转变。


  “齐…齐先生,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啧,我觉得我该给你取个外号,你就叫张秃好了。”


  张起灵微眯着眼睛,没有说话,汪齐羽就当他是听进去了,还好玩的叫了几声。就在这时候汪先生就来电告诉汪齐羽,九门那边已经出发,而他们的人也是损失惨重,潜伏在九门里头的汪家人已经被解决掉了,看样子是被吴邪给摆了一道。


  “话说,要去见你的老相好了,兴奋吗……卧槽你还真的开不起玩笑,飞刀玩的这么溜了?”


  汪齐羽一提到“吴邪”以及“相好”之类的词眼,张起灵就会毫不留情的跟他动手,他其实并不想主动提起这些事情,但是如果不说他和张起灵才是真的半点话题都没有,现在这样起码他还能搭理搭理自己片刻。


  “张起灵,要是你不是张家人,多好。”


  张起灵闻言,装东西的手一顿,他是哪家人在这一刻都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目标和吴邪一样,在他心里张海杏的死一直是根刺,每每想起就会疼一疼。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张海杏为什么会来找他,张海客知道张海杏的事情吗?这一切的谜底都等他出去之后才能知道了,虽然他并不想往最坏的结果去想,但如果真的是张海客的计划……


  他攥了攥手忽而放开。


  “天真,这地方就是古潼京?白茫茫的一片沙还能有什么?”


  胖子和吴邪两个人通过海子来到了这片沙漠,白色无垠的让人看着就很像迷失了方向一样。


  除了这片沙漠,吴邪还注意到了这地方埋着一些大卡车,叫上了胖子就过去卡车前查看,胖子伸手去拉车门弄得一手的锈迹。


  “啧,这门把的锈迹看上去就有些年头了,天真,你说这些车队这么大费周章的来这里是什么原因?是迷路了还是……”


  吴邪过去查看了下,里头有好几具干尸,跟胖子对视一眼,默契点就来了。


  “天真,你待会儿可得给点力啊,千万别起尸啊……啊呸,我这张嘴!”


  “你这张嘴才要先闭着。”


  吴邪无奈的笑了下,两人合力把车门给拧开了,把里头的尸体给搬出来,发现这些尸体的衣服上面有些编号,再去把其他的尸体搬过来进行对比,吴邪想了想就说。


  “这些人很可能都是一个团队的,你看这些衣服,上面都有外文编号,还有的人身上戴着的项链,也就是你说的狗牌其实就是雇佣兵身上的身份证明,这些人可能是外国人,而且我从三叔留给我的信息来看,当年张大佛爷确实和外国人有过合作,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人,那……”吴邪话头顿了顿,他心里想这些人是遭遇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


  “喂,天真,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这些人都是死在了车里?他们为什么不从车里出来走出这片沙漠也好过在这里等死啊?”


  胖子的疑问提醒了吴邪,他也觉得这里头很诡异,瞎子曾经告诉他这里有九头蛇柏的出现,但是现在确乎是太过安静了,他有个推测,这些人很可能就是遭遇了九头蛇柏的攻击,但是至于为什么要留在车里,难道是车里有什么东西能抵挡九头蛇柏的攻击,以至于他们只能待在车里而不能下车,因为一下车就会被九头蛇柏给杀死,那这些人就是这样活活在车里饿死或者是绝望死的吗?


  “胖子,如果让你一个人待在车里,没有谁来救你,外面也有东西在攻击你你不能下车,就只有这里是安全的,你会怎么办?”


  胖子设想了一下那个画面,竟觉得有些发凉,他摇摇头就道。


  “那不行,那会死的…卧槽我知道了,你的意思就是这些人都是这么死的?那这也太惨了……”


  胖子看着刚刚搬出来的那几具干尸,叹了口气,就开始祷告起来,看着有模有样,实际上也是胡扯。


  “南无阿弥陀佛,上帝保佑,阿门,你们死的太惨了……”


  吴邪摇摇头,看着这些入沙漠有来无回的人,叹了口气就跟胖子提议道。


  “不如我们给这些人立个碑好了?”


  “好哇,好歹也是个外国友人了,回不去也算是弘扬我们的中华文化了……”


  胖子的嘴一向能说,吴邪就去找了块石头能刻字的,他记得来之前是看到了一块界碑,上面写着“古潼京零五六”,大概也是之前人们发现了这里并且在这做了个界碑。


  等吴邪把石头找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在上面刻什么字,胖子从背包里拿出一盒颜料,说是为了防止路上迷路拿来做记号用的,显眼,所以现在也正好派上了用场。


  “要我说你就写个欢迎光临差不多了……”


  “你以为是在沙漠里头开饭店啊?还欢迎光临……”


  吴邪蘸着颜料,就在想要怎么下笔,看着那几十具尸体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就叫离人碑吧。”


  “啥梨啊苹的?”


  吴邪没有回应,只是用力在石碑上写下了“离人碑”三个大字。


  “哎哟我的乖乖,你这字还真是没话说,这瘦金体写的和原版的差不多了,这么些年也不见你正经写过几回字,现在倒是真到用时就知有没有啊……”


  “这字以前还是我三叔教我的,小时候要练字,练不好还会被骂,说起来我其实并不喜欢用这字体写,但是不喜欢的最终还是成了习惯的一部分。”


  就像人的一生,从来都是一个被逼着成长的过程。


  “那你丫是欠练,行了,碑立好了,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我们的吃喝东西都不太多了,能不能撑到花儿爷他们来?”


  吴邪看了下四周不计其数的卡车,就拍了下胖子的肩膀道。


  “物资不够,我们可以先看看这些卡车有没有什么粮食,他们既然是进沙漠就一定准备了不容易腐烂的食物,比如罐头什么的,先去找找,待会儿就在这离人碑旁集中……”


  “成,那我先去了……”


  吴邪点了点头,两人就开始分头去寻找物资。


  张海客和解雨臣在路上碰头是吴邪计划的一部分,但显然其余三家的人并不这么想。


  陈金水看到张海客的时候就开始冷嘲热讽。


  “哟,这不是张家的大当家吗?怎么,你们也按捺不住要来找你们张家当年弃之不可惜的宝藏了?”


  解雨臣和张海客正聊着天,这会儿就被陈金水的话给打断了,解雨臣皱了下眉头,张海客倒是显得不慌不忙。


  “我当是哪家的疯狗在叫,原来是陈当家的啊……”


  “你!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陈金水伸手就要去拽张海客的衣服,手刚一伸出去就被张海客给躲了开,动作迅速的丝毫不拖泥带水。


  “哼,只会躲的孬种,你们张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我还以为你们已经习惯了,怎么?现在知道有好处就不躲了?”


  “汪!”


  瓶仔在张海客的身后,这会儿就冲他叫了叫,陈金水看那狗一脸嫌恶,却又不敢再向前一步,否则被咬了他可有得受。于是只好憋着气去帐篷里了。


  “瓶仔,乖……”


  张海客微蹲下身子去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瓶仔跟有灵性似的听话的晃了晃尾巴,伸出舌头要去舔张海客的手。


  “这是吴邪家新养的狗?你叫他什么?”


  解雨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原本以为吴邪会让张海客带小满哥来,没想到竟然是只他没有见过的狗。


  “吴邪说就叫它瓶仔,这小狗倒是很有灵气,刚刚应该是在帮我吓唬吓唬陈金水,对了,你有没有觉得刚刚说要一起同路的那支考察队有问题?”


  “有,但是目前没有什么发现,如果真的是那家人,等到了古潼京,一切也都好对付了……”


  “嗯。听说你要当父亲了?”


  张海客的消息灵通度让解雨臣讶异,不过转念一想他大概也是从吴邪口中听说的,他这发小什么时候还做扩音喇叭了?


  “你消息倒是灵通,是,准备当父亲了……”说着,他就从手机里头点开了之前霍秀秀给他录制的视频看着,眉宇间尽数透露出幸福的模样。


  “等这一切过去,你还打算阻止你弟弟和吴邪吗?”解雨臣反问张海客,对方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这我说了不算,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就算我不同意,你那发小和我那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两个人合在一起也够呛。我只希望等着一切过去,我能好好的过我的下半辈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瞒着我们?吴邪说你那边还有最关键的一枚棋子没有动。”


  “他这也跟你说,我不要面子的?”


  张海客叹了口气,要说聪明,他不得不承认吴邪身上最有用的就是那颗脑袋。


  “那你就得怪他了……”解雨臣笑着耸了耸肩膀。


  张海客心想,那颗棋子现在早就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变节,毕竟在那样的环境下待久了,人心最不可控,他能不能发挥作用还尚不可知。


  车上,张起灵正拿着地图做研究,他想按照汪先生那边的消息,应该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到达古潼京,也不知道吴邪现在是不是已经进入古潼京里,又发现了什么?汪家人要制定这个计划,还要自己杀了吴邪,到底是为了什么?吴邪是不是已经掌握了汪家的什么绝密信息所以他们才要杀了他?


  “你看这地图已经看了好半天了,怎么?见到自己的哥哥也不下车去好好打声招呼?”


  汪齐羽也跟着易容成了跟张秃年纪差不多的学者,好在陈金水愿意留下他们,不过是因为他们说了要到古潼京去考察,而他们能读懂古文字才留下来的,否则计划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哦,对了,他那还带了一只狗,我觉得有些奇怪,该不会这是你养的宠物被带出来到时候嗅嗅你身上的味道就知道是不是你吧?”


  “……”


  张起灵没有说话,但内心却也有这个顾虑,这是之前他和吴邪一起救回去的狗,如果真的能靠嗅出自己身上的味道就认出来是自己的话确实会是个棘手的问题,不过当下也没有再缩回去的意思,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天真!吴邪!吴邪你丫又跑哪里去了?”


  胖子去找了下车里车外的都没有见到有什么物资,这下就坏了,等他回到离人碑那个位置的时候却又发现了不对劲,这离人碑怎么不见了?还是说他记错了方向?可是不对,他明明就记得是在这附近安下的,还有吴邪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就知道不该跟他分开走,胖子现在后悔了,挠了挠脑袋,就只好站在原地等吴邪。


  好在也没有等太久,胖子就看到了跑着过来的吴邪,他还觉得奇怪,怎么这家伙跟百米冲刺一样,后面难不成有什么仇家在追他?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就对他喊到。


  “吴邪!”


  “胖子,快走!快!”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胖子想跑过去,结果就感觉到地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他立即反应迅速的抓起背包就要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骂。


  “他妈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这就是你丫要找的黑毛蛇?在沙地里玩过家家呢?”


  吴邪和胖子两人对上之后就一直往卡车那方向跑,后头的沙地就一下扬沙漫天,胖子问吴邪。


  “卧槽这不对劲吧,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大一只?”


  “是九头蛇柏,胖子,小心!”


  说着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袋子,里头装着的是天心石粉,就给胖子身上抹了抹,自己也在身上备着。那东西巨大无比,还会把人往沙子里拽,胖子靠在卡车边上喘着气,这会儿那东西已经不见了,吴邪发现这东西竟然不靠近这卡车堆,或许是因为这地方是有什么东西在,让这九头蛇柏害怕的,那说不定就是天心石粉,可是这么多的卡车,都装有天心石粉吗?


  “胖子,我想我们得等到下一个海子来的时候才能出去了,以我们现有的食物和水还能撑多久?”


  “估计也就只能撑个三四天,不然我们就等着花儿爷他们过来,也不至于饿死……”


  “他们跟我们来的方向不一样,等他们过来,我估计得比等海子的希望还要小,我们先等海子,我之前跟小花和张海客都说了,一起到真的古潼京汇合,他们知道地方……”


  “成,那就等着!”


  胖子开了一个车门,把所有东西都搬了进去,吴邪也跟着上了车,这会儿外头正是夕阳西下的景色,原本是白茫茫的一片沙漠在这夕阳的映衬下竟也有了不一样的颜色,看上去没有那么单调了。


  “我看看,晚饭就吃压缩饼干吧,水还有五瓶省着点喝……”


  “你吃吧,我不饿。”


  吴邪只管胖子要了一支水,拧开了喝了一口,胖子见状就劝他说。


  “这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你还是吃点东西吧,喏,给你留了一块巧克力,这玩意儿热量高我就不吃了……”


  看着胖子递过来的巧克力,吴邪没有接最后还是被胖子给硬塞在手上,胖子说的也是对的,现在的情况只有把肚子填饱了才有力气想接下来的事情。不过这巧克力让他想到了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就看到张起灵似乎挺喜欢吃这东西,有一回他买回来当天就没见着了,看样子是有人悄悄的吃了不告诉他,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好了不少,把巧克力纸剥开就咬了一口,发现是酒心巧克力,苦中还带着酒味,就对胖子道。


  “你也太不会选巧克力了……”


  “嘿你有得吃还嫌弃什么?我看看这是啥味的?”


  “酒心巧克力,这牌子还挺贵,你倒也舍得。”


  吴邪调侃了一下胖子,把剩下的巧克力都给吃了,还把糖纸放在手上展开,百般无聊之下就开始用这纸折起了东西。


  “天真你倒是挺有情趣啊,还折起了爱心?怎么的,打算送给哪家姑娘啊?”


  “送给我的老板娘。”


  “你老板娘?你什么时候……”


  胖子刚想顺着往下说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吴邪嘴里头承认的“老板娘”该不会是张家那小哥张起灵吧?


  “他小时候吃了太多苦,我以前笑他吃糖不怕长蛀牙吗,现在想想有些人就是太知道苦的滋味才觉得一点点的甜味都是最甜的……”


  胖子闻言叹了口气,“诶,天真,你已经陷进去了是不是?之前我就和你说过希望你不会有这么一天,现在瞧瞧你这小可怜样,我算是明白花儿爷让我准备两份份子钱是什么意思了……”


  “那你给吗?”


  “给,怎么不给?只要我兄弟过的好,过的幸福,怎么样我都是高兴的。”


  闻言,吴邪把折好的爱心给了胖子。


  “干啥?”


  “你帮我保管。等我们都出去了,就让这个东西做个见证。”


  “啧啧,你丫就是故意酸我的!”


  吴邪也只是笑笑不说话,他插着裤兜,看着车窗外头皎洁高挂的月亮,想念之感不言而喻。

    ——TBC——

评论(3)
热度(18)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