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不按同人剧本走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第四章

  他身上的禁婆香让我嗅着只有一种感觉,心疼。我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张起灵的命已经很苦了,不少粉丝都说过三叔是最大的后爹。既然已经承认原著的虐,为什么同人里头却还要有这样为虐而虐的存在?我想不明白,我也不指望理解这样一个内心存有阴暗想法的作者,我询问系统。


  “张起灵是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了?”


  “嗯…其实有,不过你可能要牺牲一下,你也愿意?”


  我自嘲的笑了下,我怎么不愿意,我的命都有多少次是他救回来的,这命本来就是他的。


  “你就说吧,有什么办法?”


  “换血。”


  我心里一寻思,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闷油瓶之前就没少放过血,而我本身就有一半的麒麟血,半吊子吧但好歹也是可以帮到他的,所以我没有犹豫。系统把用药的方法全输入到了我的脑子里,我都记住了,我以后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放血,当然量肯定得控制,做药引的血不用很多,主要是搭配着一些中药一块用。


  “吴邪……”


  我正看着闷油瓶的脸发着呆,就听到他喊了下我,我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头,说起来他的头发在之后会因为禁婆的作用变成长发,我没办法只得每天都给他理一下头,但其实我觉得闷油瓶长发起来也是别有韵味,反正只要是他,不管是活成什么样子,我都爱。


  “小哥,休息好了?想不想出去走走?”


  禁婆不怕光但是怕火,我知道剧本最后是闷油瓶自杀,攥着手,心想我一定要改变这个结局,阻止他,不管怎么样哪怕到最后他也没法好起来我也绝对不会让他这样放弃自己,更何况现在系统不是好心的提供了方法,我不试一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闷油瓶安安静静的看着我,似乎是让我拿主意的态度,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最后抱着他亲昵地鼻子贴着鼻子,他显然有些意外我会这么亲近他,看样子是剧本里的“吴邪”冷落他有一段的时间了,我忽然有些气愤但是又无可奈何,我不知道剧情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去关心他照顾他,我就是要用我自己的方式给他幸福和快乐。


  “走吧。外面天气转凉了,我们可以去爬山,去看枫叶好吗?”


  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好好的陪着闷油瓶,陪着他度过春夏秋冬,带着他一起看山河大川。我们以前和胖子一起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曾一起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想我这辈子已经够了。但为了闷油瓶我还觉得不够,一切都仿佛归零重启,我以后的日子就想好好的,和他一起。


  闷油瓶看着我的眼睛,我难得从他眼里看出来了疑惑不解,于是笑了下。


  “什么都别问,跟着我走就好了。”


  他没有说话但我知道他是答应了。


  于是我开始捣鼓衣柜里的衣服,就想让闷油瓶穿得和我般配,也可以说是情侣装吧,我不在意别人会怎么看。


  “这件风衣换上试试?”


  我给闷油瓶找了件我以前穿过的风衣,他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连帽衫,说实话好看是好看但是总得换点不一样的穿,我唯一一次看他穿不一样的衣服还是大闹新月饭店那会儿,他穿着一身修身的西装,衬得他身材挺拔,惹眼的要命,当时我就恨不得把他藏起来,就给我一个人看。


  闷油瓶没有拒绝我,于是他就当着我的面把连帽衫脱下,其实他里头还穿了件黑色工字背心,只是身体似乎不如之前了,我看着那比之前还消瘦的身材,顿时不好受起来,他妈的这作者是觉得虐身不爽还要虐心是吧?


  “小哥,你别动……”


  我让他别动,把衣服甩了甩,先给他套一件白衬衫,我半蹲着给他系扣子,闷油瓶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怎么这么冰?我皱起了眉头,一切都还没有晚,我这样安慰自己,握着他的手我搓了下打算让他变暖和一点。


  “吴邪,别这样。”


  我不理继续这样做,帮着他把衣服扣子一个个系好,再给他套风衣,这样看上去就精神了不少,我把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下,感觉到他要抽离我死死地抓着,见他还想开口说什么我立即抱着他的脑袋就这么亲了上去,我不希望从他嘴里再听出什么丧气的话,这人怎么就不盼点好的?我舌头灵活的在他唇边扫了下诱导着他把嘴张开,我的舌头就这么进入他的嘴巴里头,两人的舌头跟跳舞一样你来我往,一进一退,都仿佛乐在其中。


  “小哥,别不好意思,我就希望照顾照顾你,做一个伴侣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你只要心安理得的接受就可以了。”


  闷油瓶垂眸,我摸了摸他的头,高兴的换好了衣服,在出门之前我还拿手机拉着他一块拍了好几张照片,发到和胖子他们的闲聊群里,还有几张亲密的我就设为私密相册,密码就是370520。


  “张起灵的幸福值现在多少?”


  我问着系统,系统叹了口气说,“他的幸福指数才百分之二十,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波动,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想,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或者说这个剧本里的“吴邪”已经彻底让他放下了,换我我他妈就想揍醒这个“吴邪”,还能在外头找人,呵,最后后悔一切都晚了。


  “没关系,我会慢慢地让指数升起来的……”


  “加油!”


  我在带闷油瓶出门的时候外头阳光正好,扬起脑袋还能感觉到身上都暖洋洋的。闷油瓶也微眯起眼睛,大概也是感觉到这阵暖意,我握紧了他的手。


  我们一路走走停停,看到有好吃的我就给闷油瓶买,像是烤地瓜。就在等车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大爷在那用地方话一边吆喝着一边烤着地瓜,我看着闷油瓶就拉上他一块去大爷的摊前,大爷就热情的问我们要不要来一块地瓜,我说要两块,就爽快的付了钱,大爷似乎看出来我们的关系,但也只是爽朗的笑着说。


  “关系好,到永久。来,你们的烤地瓜,小心烫啊……”


  我接过了之后说了声谢谢,正巧车已经到了,我和闷油瓶就匆匆忙忙上了车,期间看闷油瓶对地瓜还有点兴趣的模样我凑到他耳边说。


  “这可能是等会儿的午饭了,要慢慢吃……”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怎么舍得让他挨饿。


  等到了枫叶林,秋风吹起闷油瓶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时我趁机亲了一口。他露出了讶异的神情,还左右看了下似乎是怕这里的人看见一样,我叹了口气。


  “小哥,你以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是不是因为我你才跟着在乎?”


  “……”


  他没有回话我就当是默认了,我不觉得我们该在乎别人探究或嫌恶的目光,我们就是相爱怎么了?


  “吴邪,你是不是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是你身上的香气我无法忽略……”


  他又露出了那样悲切的神情,我不喜欢,我告诉他。


  “张起灵,不管你怎么推开我,我都不会走,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面对,一定会有办法的……”


  而且也确实已经有了办法,只是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阻止自己,但我还是要去做。


  他沉默了,我晃了晃手里的袋子,把地瓜拿出来,烫的我两只手一直换来换去,我还笑着告诉他。


  “小哥,地瓜就是要这样吃,来……”


  我们俩坐在枫树下,把地瓜的皮慢慢地剥开,然后把手上的那个剥好的地瓜先给了闷油瓶。


  “啊……”


  闷油瓶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又不是小孩子,那我不管,我就想把他宠的像个孩子,无忧无虑的。他从前没有过的温情以后就统统交给我就好。


  等闷油瓶咬下一口地瓜细嚼慢咽着,我就着他咬的那一口就这么吃下去,还挺流氓的舔了舔嘴巴就说。


  “小哥,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地瓜……”


  他终于舒展了眉头,还伸手过来似乎是想抹掉我嘴角的地瓜渍但又想到什么不动作了,我啧了一下就抓着他的手往我嘴边抹了,我还腆着脸去吮掉他手指上那地瓜渍。


  “小哥,这才叫不浪费食物……”


  “你……”


  闷油瓶脸色似乎在这火红金黄的一片枫叶林里显得要红润了一些,我很高兴。


  “哇哦,刚刚幸福值有上升诶,百分之三十了!”


  我挑了挑眉头,“往后一定会让他幸福值突破百分之百你信不信?”


  “不不不,那可不行,那我会坏掉的!”


  这玩意儿还会坏?那坏了我是不是就回不去了?这么一想我倒也没有特别想回去的意思,在哪里都是待着,在这里我好歹还能正大光明的跟闷油瓶在一起,给他我的爱。


  这才第一天,我就觉得仿佛过了一年。这大概就是对喜欢的人怎么相处都不觉够,时间在我们这仿佛不起作用。

   ——TBC——

评论(4)
热度(17)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