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十五章


  在神庙里,吴邪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石雕,雕的是一个人,等他仔细的看过去了才发现这人跟张起灵很像,就连胖子也开口。


  “喂,天真,这不是小哥吗!”


  吴邪伸手拂去了那雕像上的雪,这雕像的神情竟是张起灵在哭泣,他联想到蓝袍说的那个故事,张起灵当初就是在这里陪着他的母亲最后三天?


  “天真,刚刚蓝袍说的那故事是不是就是小哥的故事?”


  胖子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其中的联系,吴邪点了点头,用布把这雕像给盖上。


  “唉,这小可怜的,你说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选择往火坑里跳啊,都从一个坑里出来了,现在还上赶着去给敌人送礼?小哥也太大胆了,一人独闯龙潭虎穴,跟一个小白兔进狼窝没区别……”


  吴邪笑着道,“那换你去,这身膘还够他们吃几天……”


  “行了,你老吴就爱拿我这身膘说事,别忘了这身膘以前可还救过你人呢!”


  “是,还是胖爷你厉害。”


  吴邪朝他竖起了大拇指,随即又看了下天色,这里几乎是终年积雪,能有点太阳还真不容易,也就这么几天等雪化了些才好出去。


  “胖子,你看手机也没有用,这里的信号很弱,我们俩就先在这里过几天安生日子……”


  “你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你不是还要救小哥呢吗?”


  吴邪找来根柴枝,就在地上写写画画,“着急啊,我怎么不着急,我们要是慌了,他们不就更有底气吗,所以再着急也没有用,所有的事情都得一件件理清楚才能知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胖子觉得有道理,没有说话,看着那蓝袍藏人在忙活着收拾屋子,他也就过去帮忙了。


  三叔的意思是找到蓝袍就能知道汪家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也就是说蓝袍跟汪家也许有关系,但是目前来看应该是对立关系,所以他能成为助力自己的一份子,而至于张起灵为什么又会和蓝袍有渊源,待会儿他还得问问。吴邪心想三叔有时候坑侄子是没话说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上面还有黑毛蛇的咬痕,原本他还打算继续用那黑毛蛇看看能不能再多读取些什么出来,结果黑眼镜告诉他,这条黑毛蛇已经没有用了,要找还得进去沙漠里。


  “扎西德勒!德勒兄弟,再喝一杯!”


  吴邪搁老远就听到了胖子的喊声,他拍了拍手,把地上画的东西再用脚铺盖了一层雪,模糊了过去。


  “喂,天真,过来吃饭了!”胖子喊吴邪过去吃饭,还叨叨说这地方没有酒好在他自己带了一瓶。


  蓝袍对他们俩行了藏礼,胖子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喊他“扎西德勒”,这在藏语里是吉祥如意的意思。


  “这菜不错啊,在这雪山上还能有这些丰富的菜色?”吴邪坐下来看着桌上的饭菜,还有水煮牛肉,一时间就想到了之前在家吃的那顿火锅,只是那人现在却不知道穿暖喝足没有。


  “这是僧人在大雪封山之前下山去采买的,他们这里只能囤粮食,没有什么好吃的,两位就凑活着吃吧……”蓝袍用着不算太流利的汉话说着。


  “诶,这还算不好吃,不过你们僧人可不能吃荤的,所以这大白菜比较适合你!”


  胖子的话惹得蓝袍笑了下,说了句不知道什么藏话,也许是在说他不是纯粹的僧人,但都被胖子搞怪的一句“扎西德勒”回了去。


  吴邪夹了块牛肉到嘴里,煮烂了到嘴里已经没有那个韧劲,吃着也跟没味一样。


  “天真,你这什么表情?有肉吃就不错了,不要嫌弃,想当初咱们斗里头还喝过尿呢……”


  “咳…胖子,你也扎西德勒点,闭嘴吧……”吴邪倒了杯酒,那酒的颜色一言难尽,他刚喝进去就呛了下,加上胖子这话他是决计不想再喝了。


  “行行行你嫌我倒胃口,唉,小白菜呀地里黄……”


  吴邪和蓝袍对视一眼,举杯喝了一口,吴邪觉得这酒今日分外辣人,他旁边还有个空位,胖子一开始没打算放条长椅,吴邪让他留下,说了句。


  “留给一个未归人。”


  看着那空位吴邪拿了个酒杯就给满上了,仿佛就真的看到对方举杯一饮而尽的模样,再一睁眼却依旧是连绵雪山,冷的让他不禁多喝了一杯。


  雨过之后是个晴天。张起灵收拾了一下床铺就准备出门,汪齐羽拿着饭盒在门口就见到张起灵换好了衣服,皱了下眉头就道。


  “你不吃点东西?我给你打了盘水饺……”


  “我的训练课程可以开始了吗?”张起灵回头,看着他问道。


  “喂,你现在可是伤员,我可不能给你开课……”汪齐羽在床边坐下,反正张起灵现在是归自己管,他不说这家伙就没有办法接着训练。


  “我不饿。”


  刚一说完,他的肚子就极其不配合的叫了一声,张起灵眉头紧皱,汪齐羽看着就想笑。


  “哦,不饿,你的肚子可不听你使唤,今天的水饺还不错,不能浪费食物,先吃了再说。”


  说罢他把饭盒往张起灵手上一放,张起灵垂眸,坐在椅子上打开了饭盒。


  “你先吃,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


  汪齐羽还不太放心,这人受了伤才养了这么几天就想出院,医生那边怎么说也说不过去,肯定是他自己要出院的。


  “不用。”张起灵叫住了他,“是我要走。”


  “能告诉我理由吗?你的伤没有好完全就想着训练,你知不知道接下来的训练会越来越残酷……”


  “我已经好了。”张起灵抬头看着他,目光执拗,他受的伤不过是小伤,烧退了,子弹取出来了就会好,为什么汪齐羽会这么关心?他不是没有见识过汪家人的狠厉,这时候来关心他这一套也未免有些太奇怪。


  汪齐羽对上他的目光,那一瞬间好像被张起灵看穿了一样,他视线侧移。


  “既然你决心要训练,那好,吃完饭就跟我来……”


  张起灵没有说话,却开始动了筷子,夹着水饺往嘴里放,也许是有点烫嘴他吃了一小口就吹了下再往里放。汪齐羽看着他的动作,心里有些无奈,张家人都这么倔又这么不怕死的?


  等吃完饭了,张起灵放好饭盒就盯着汪齐羽,仿佛他一刻不盯着就要走一样,汪齐羽觉得好笑,伸手就要去揉他的脑袋,被张起灵一闪躲拽着他的手臂就要下压,汪齐羽忙说。


  “诶诶诶,我的手可是被你弄得要习惯性脱臼了,再这样下去我找不到女朋友你就照顾我下半辈子啊!”


  张起灵于是松了点手劲,就是这一下被汪齐羽给反压,他把张起灵一个反摔在床上,张起灵一怔迅速反应过来双腿就要踢到汪齐羽的胸口上,汪齐羽也躲得快,两个人你来我往过着招,等到最后护士过来要他们俩安静的时候才算停战。


  汪齐羽上下打量了下张起灵,吹了个口哨,“看来恢复的不错,我也就放心让你出院了,但是你得记住,就刚刚那样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如果你真的松手了别人可不会像我这样仁慈放过你的…另外,今天的内裤原来是黑色的啊……”说着他指了指张起灵的裤子,刚刚他伸手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拉了裤链。


  “……疯子。”张起灵注意到他的举动,眼神一冷,嘴里犹豫却还是吐出了这句话,然而对方没脸没皮压根不会在意他,张起灵后悔刚刚没有真的把他胳膊给卸了。


  北京的梨园照常开业,解雨臣坐在台下听戏,没了何老也不妨碍这里的戏台子继续搭着。黑瞎子坐在一边抱着他的短刀,他原本以为解雨臣会去新月饭店来个高调出场,告诉那几家人说他解雨臣没死,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不过其实说到底那些人压根就没有信过解雨臣会死。


  “花儿爷,你的手机响了……”黑瞎子提醒道。


  “这么吵你也听得到?”解雨臣从西服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是瞎子嘛,耳朵自然比你们灵一些,怎么?我包租婆打来的?”


  黑瞎子知道霍秀秀和解雨臣在一起的事情,曾经他在北京没地方去,还是霍秀秀给他找了地方住的,所以他一见到霍秀秀就喊她包租婆,被女孩嫌弃的很,却一直没少帮忙,所以知道包租婆过的幸福他也就放心了。


  “是秀秀,说起来她还问我你的房租交了没有……”


  解雨臣听到包租婆这个词的时候就觉得这贴地气,再一套自己不就是包租公?自己还得替老婆孩子收兄弟房租。


  “哎呀我这人老了,记性不太好,问问包租婆可不可以等她回来我给她随份结婚礼就当是房租了?”


  “是,一个都不能少,瞎子,说实话,你对吴邪要去找黑毛蛇的行为怎么看,你难道真是让他这么冒险?”


  解雨臣担心他这发小一旦疯起来做的事情还真的是没有人可以阻止,吸取费洛蒙过量的后果他不是没有提醒过吴邪,但是这家伙铁了心要这么做,黑瞎子以前跟过他三叔,难道他三叔也默许他大侄子变成现在这样?


  黑瞎子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他这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的性格,跟张家人倒是如出一辙,真不知道他是姓吴的还是前辈子欠张家的这辈子来还债了……”


  解雨臣没有说话,正琢磨着就听到了门外的吵闹声。他和黑瞎子对视一眼,就道。


  “看样子他们已经来了……”


  “放心,我肯定保包租公的安全。”


  “你那徒弟坑发小坑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着两人就起身出门查看,外头果真聚集了陈家,李家和霍家的人。


  陈金水首先发难,“看见没有,这叫诈尸了!哟,解当家的,这么久不见,别来无恙啊,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可不信,这不千里迢迢赶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我也算够意思了吧?”


  “解当家的,你们这是在整哪一出?前些日子我们可就听说了啊,吴家和你们解家准备去找佛爷的宝藏,哦,那地儿叫什么,古…古潼京?”李家的当家李取闹附和道,他也想在这一次事件中分一杯羹。


  霍有雪则饶有趣味的看着解雨臣,说了句,“恭喜啊,我可听说了,秀秀有了你的孩子,我这妹妹从小就不听话,这一次我就是得让她听话一回……”


  解雨臣一怔,担忧之色尽显脸上,黑瞎子皱了下眉头。


  “你把秀秀怎么了?”


  “没什么,我可不得好好的保护我这妹妹,小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放心吧,秀秀可是我霍家人,我自然是要保的……”


  霍有雪的话很明显是带着威胁性的,解雨臣攥着手,之前追着他和胖子的就是他们三家的人,很显然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他扫了这些人一眼就道。


  “古潼京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得等吴邪回来我们才能再做商议……”


  这话就让底下的人议论不已,有人就问起吴邪去哪里了,黑瞎子这时候就接着说了。


  “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只说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去古潼京就必须等他回来一起去……”


  陈金水是最没有耐性的,听到黑瞎子这么说自然是不相信,他嗤笑,反问解雨臣道。


  “这九门里谁不知道你们解家和吴家交好,谁知道你是不是帮着吴邪隐瞒,在这里拖着我们让他一个人去古潼京,想独吞那宝藏啊?你们说是不是?”


  他的话又引起了其他两家的注意,霍有雪和李取闹都觉得有点道理,他们还想继续逼问解雨臣,然而就在这时候,解雨臣的手机收了条信息,是吴邪的。他发来的是一张图,解雨臣点开来看发现这是一张地图,标明是去古潼京的。


  “怎么?是我妹妹发的?”


  霍有雪抱臂看着他,解雨臣把手机往他们面前一放。


  “是吴邪,他手上有古潼京的地图,如果你们想去,就在三天之内准备好人手和东西,一起出发。”


  “好!爽快人,咱们走!”


  陈金水大笑着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他不着痕迹的退到一边,那人也不在意,大概是因为想着发财,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放心吧,秀秀现在好着呢,比你的情况好……”


  霍有雪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跟还在担忧的解雨臣说了句,后者攥着手机,似乎是打算打个电话给远在异国他乡的霍秀秀。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打个电话试试,那我们三天后再见,走吧……”


  等剩下的人都走光了,解雨臣才低骂了句,黑瞎子看着那地图,看样子吴邪已经在雪山上计划好了一切。


  “放心吧花儿爷,你老婆孩子没事……”


  “我知道,但是吴邪的计划也太铤而走险了,他们要是不信……”


  “不会不信的,这是真地图。”


  黑瞎子去过那地方,这幅图他现在一看,连带着先前的记忆都涌上来了,那一次死了不少人,只带回来一条蛇,这一次又会有多少人有去无回呢?


  “汪!”


  张海客蹲下身子去摸了摸这只名叫瓶仔的金毛犬,这狗据说是吴邪和他弟弟在路上碰到给救回来的,现在都养这么大了,好像有灵性一样,见到张海客就认定是他身上有什么熟悉的味道一样会去蹭他,跟他亲昵,吴二白看着也说。


  “大概是因为你们是兄弟,瓶仔觉得你身上的味道熟悉,才跟你亲昵……”


  “那这意思,我可以带着它去找我那失踪的弟弟?”


  张海客无奈的笑了笑,狗五爷生前就爱养狗,觉得人都不如狗有灵性,还忠心不会有背叛一说,所以这吴家老宅出了名的狗多,就这样大半夜的根本不用怕有贼进屋。


  “也许可以试试?”吴二白摸了摸瓶仔的脑袋,顺手给它喂了点吃的。


  “二爷,您别开玩笑了,我……”


  说着张海客的手机就来了条消息,是吴邪发来的。


  “是吴邪,他发了张地图给我……”


  吴二白没有说话,他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吴邪还是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你还是带上它吧。听我的,你们会用到的……”


  张海客看着吴二白,他气定神凝,丝毫没有一点意外的感觉,照这么说他早就猜到了吴邪会去古潼京,只是默许了他的行为,吴家这算是彻底和张家绑定了,他叹了口气。


  “吴家二叔,谢谢您,当然,吴邪我对他也出乎意料,等我弟弟回来,我们再商量解除婚约的事情……”


  “你觉得吴邪会同意解除婚约吗?”


  吴二白的话让张海客一愣,他为什么不会?当初可是他说的只是合约婚姻,等一切结束了,两家人就各自安好,难不成吴邪这小子……


  “海客啊,你都想到了就不用我这老顽固再多说了吧?”


  吴二白笑着拍了拍张海客的肩膀,一旁的瓶仔还在晃悠着尾巴,一脸无辜和天真。


  “呵,他这是自己打脸了?”


  张海客抱臂冷笑,当初吴邪可是跟他说过决计不会对张起灵有什么非分之想的,再说两个男人能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又说不会解除婚约,吴邪啊吴邪,你这脸可算是拍红了都没肿。


  “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我老了管不了了,走吧,你也该准备准备了……”


  “汪呜!”


  瓶仔跟着张海客,只要他一走就跟在身边,显然是训练有素了,张海客也就带上了它,现在他还要额外担心一件事情,就是他的妹妹张海杏现在是不是还活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张海杏已经出事了。

     ——TBC——


评论(2)
热度(15)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