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不按同人剧本走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第三章

  “累死了,我说小哥,我是打不过你的,你也给我留了面子了,行了行了,睡觉吧,我什么也不干……”


  这话说的我好像真的能干什么一样,我不禁自嘲的笑了下,闷油瓶拉着我起身,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我于是就想去点根烟等他,他注意到我的动作拍掉了我手上的烟,我忙捡起来吹了吹,一脸惋惜的不行。


  “这可是黄鹤楼,小哥,你不抽我还要留着呢……”


  “你不是吴邪。”


  我一怔,这闷油瓶还看出来什么了吗?我确实是吴邪但是不是这个世界里的吴邪,意外的我很想逗逗他。


  “我不是吴邪那我是谁?你能在这里找出第二个吴邪吗?”


  他沉默了,我坐在床上,学着他看着天花板,这人虽说很聪明但是应该也不会知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


  闷油瓶攥着手,似乎是真的没有什么头绪一样,我叹了口气。


  “我是吴邪,只是不是你印象里那一个。小哥,人是会变的,我也一样。”


  我只能暂时先这么唬唬他,他从那青铜门里出来不过几年时间,这个同人剧本里却还觉得吴邪是天真吴邪,哦,嘤嘤嘤个不停外加小花瞎子各种追求的吴邪?可拉倒吧,就这样的吴邪三叔知道了还得嘤嘤嘤给这作者看吧,可怜三胖写的原本就是社会主义兄弟情,一部盗墓冒险小说什么时候也搞这些情情爱爱了?


  “想不通透就别想了,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


  我看着他,目光如炬。


  “我永远不会害你。”


  是的,我不会害死他,一如他之前告诉我的幸好他没有害死我,这傻子闷油瓶,有时候让人不知道是气还是要笑。


  这张起灵听完之后轮到他怔愣了,我也不管这么多,折腾了这么半天,我的酒气都消散了这会儿正是睡觉的时候,打了个哈欠就往床上躺去。后半夜的时候我好像听到系统告诉我说。


  “张起灵走了,他的幸福指数达到百分之四十了,你跟他说了什么他又上升了一点?”


  我睡梦中笑着回应。“秘密。”


  其实我觉得系统是能猜出来的,这玩意儿既然能读取幸福指数,那么也就可以猜到一星半点人类的思维从而推断他们的活动。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小花和瞎子,一想到这俩一个是我欠了一屁股债还不清的发小,另一个是我那倒霉催的师父,就这样关系匪浅的两人都对我有意思,还指着我能对他们有啥意思,我靠这世界观我也是很迷醉了。


  我随手抹了把脸就问。“你们怎么来了?”


  “张起灵走了。”


  走了?我顿时有点不好的预感,立即起身,结果他们俩就拉着我说。


  “你还去找他?他都不要你了……”


  “这一次我也不站哑巴那边,吴邪你需要的是休息!”


  休息个屁休息!这家伙昨天晚上是准备再向我告别的!我就该知道,我早就该想到的!我两眼一红,不是要哭而是怒气直上脑门,对着他们俩道。


  “不管他怎么样,我他妈都不会扔下他一个人。”


  小花和瞎子一阵沉默,竟也不阻止我了,我在他们眼里估计就是个执迷不悟的疯子,但是那又怎么样,我说过要带他回家,这不禁是我对他的承诺也是我的私心,我希望这家伙远离这一切是是非非,就好好的过剩下的日子,我还有间古董铺子,他要是喜欢就都给他,以后卖多卖少钱我都归他管,虽然他有可能不缺那点钱。


  我想了很久这样的日子,在我出发去长白找他的路上也是这么想,终于在我追他到雪山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似乎很讶异我会过来一样,真他妈是个傻子,他是不是把他自己在别人心里的份量看太轻了?别人我不知道,至少在我心里他可是很重要的。


  “吴邪……”


  我在他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笑着去握他的手,也不管他挣扎与否我始终紧紧握着,我觉得他的手都要冻红了,这人也不晓得带个手套,我不在他身边看着点这人饿着冻着了心疼的还不是我自己?叹了口气,我想把手套拽下来给他套上,他抽回去了手。


  “吴邪,你不该来的。”


  “但我还是来了,你阻止不了我。”


  我冷静的盯着他看,吐出的字眼里都带着毋庸置疑的态度,我他妈今天就要跟到底了。


  他又开始不说话了,这样的场景就和盗墓笔记书里最后去长白很像,最后我也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他的背影,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打不过他我也要打,耍流氓也好用什么方法都好我都要阻止他进去那门。


  “为什么?”


  他突然发问,我心想你问的是什么为什么?如果是问我为什么跟你来,那答案还不明显吗!


  “你问我为什么跟你来是吗?”


  “……”


  闷油瓶不说话但是我知道他在听也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我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住我的郁闷直接开口道。


  “我那店铺还缺一个管钱的,你愿不愿意和我回去?”


  “王盟。”


  “艹你拿自己和王盟比,真是……”


  他依旧不往那边想,其实我知道他也许已经猜到了,非要我直说是吧,那我可就直接点了,我拽着他的手臂,雪地上还有点滑,他一个踉跄就被我给抱住了,我抱的死死地不让他挣脱。


  “张起灵,和我一起回去,我需要你,店铺也要一个老板娘。”我怕不够有冲击力,直接就在他耳朵边咬了一口,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了又故意亲了亲。


  “哇哦,张起灵的幸福值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八诶!你太厉害了吴邪!”


  “我本来就不差,只是这剧本把我写的太娘了吧唧的,说实话我很想见见这些作者,一个个都成年了吗就瞎几把乱写。”


  “你这是怀疑你自己吗?”


  “不,我是在怀疑作者的智商。”


  我知道过了幸福值意味着我这段旅途又到了终点,但至少我知道了闷油瓶的心意,这就足够了。


  “张起灵,跟我玩个游戏好不好?”


  “……”


  我双手松开了他,就这么摊开手后退着走,他好像有些担心就要来拉我,我继续走。


  “以前都是你走一步,我在后面追你九十九步,现在换我看着你,我走一步,你也跟着我的脚步走好不好?”


  这样,我们就当是一起回家了。


  “吴邪!”


  我看着闷油瓶朝我走来,然而我现在越走越快,已经要看不见他了,我见到了两个闷油瓶,不知道以后还要再见到多少个,但是我依旧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给他幸福快乐,这一点系统是能理解我的。


  “喂,你哭了?”


  我摸了摸脸,哪里有哭,如果系统有实体我可能就上手了。


  “别闹了,下一个剧本是什么?”


  “你怎么就知道还有下一个剧本?”


  “哦,就没有了啊,没意思,我还以为能多见见几个不一样的闷油瓶,不过这都什么破剧本,能不能让我主动几次,靠都是闷油瓶主动,他能主动比粽子跪我还难得。”


  “放心,接下来几次都是你主动了,做好准备了吗?”


  “OK,时刻准备着。”


  我闭着眼睛,这回剧本三又和之前一样突然就塞到了脑袋里,我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剧本,靠这又是什么沙雕剧本,我他妈还成了出轨渣男?还闷油瓶自杀!


  “好了,有什么想问的吗?”


  “就想问问这作者脑子是不是有病。”


  “没有,作者健康幸福。”


  “呵呵,内心阴暗成这样?写的什么破东西,我靠,还闷油瓶变成粽子,我没得救他,他就自杀,我还出轨别人……”


  “但是读者喜欢啊,没办法……”


  “毁掉他们的信仰还算喜欢?”


  系统被我问得沉默了一下,我是知道的,三叔写盗墓笔记的不容易,真爱的甚至极端的就会把书里的人物当成是信仰,一眼不和就提信仰,也不知道就是这样的东西怎么就成了众人接受和喜欢的?系统破例让我看了下读者的留言,一个个要么就是说被这文虐的痛哭流涕,要么就说作者狠心,却没有一个个真的站在人物的角度上去思索,这真的就是他们对待所热爱的人物的方式?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别拿萝卜青菜来比喻,我觉得恶心。”


  我知道系统说的道理,但是我自己说服不了我自己,我怎么可能会看着闷油瓶一个人去死,我哪怕知道他只能活一天我也陪在他身边,我是决计不会再对谁动心了的,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心痛,却在对上闷油瓶的时候心脏不可抑制的抽了下,我不能接受他的死亡,我更不能接受那个因为闷油瓶无法给予他爱的回应就出轨的吴邪。那不是我,更不是三叔写的吴邪。


  “可我相信你可以逆转,你可以给他幸福。”


  “我当然会给他幸福,但前提是作者不要作妖,他妈的什么只剩下十天生命什么破出轨,在我这里,通通都不会有,我不会允许他发生。”


  “嗯,相信你自己,你可以的吴邪!”


  我在这时候想抽根烟冷静冷静,哪怕不抽我也想闻闻烟味提提神。


  现在躺在床上睡着正香的闷油瓶,我鼻尖除了烟味就还有他身上的香味,那是禁婆香。

         ——TBC——

依旧是贴吧快一点,想看的可以去贴吧看(。・ω・。)ノ♡

评论(18)
热度(19)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