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十三章


  张海客到杭州的时候给吴邪去了个电话,却发现没有人接听,联系不上的原因让他猜想了许多,等到了他的店铺门口时,只见到一个伙计在那呼呼大睡,竟也不怕期间有人上门来顺走了东西,张海客走过去敲了敲桌面。那人却依旧不醒,只是手指了个地方,然后说道。


  “借厕所在店铺里面右拐。”


  张海客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他这都没有说话呢,这样懒散的伙计吴邪为什么要留着?他咳嗽了下问道。


  “你老板吴邪在哪?”


  王盟原本是做到了什么美梦,突然就被吴邪两个字给惊醒了,手忙脚乱的就说抬起头说。


  “吴邪?啊!老板我没偷懒,我没……诶?你是谁啊?”


  张海客被他这一惊一乍的动作给弄得有些想揪出吴邪来问他,这伙计是不是被他折磨过,听到吴邪这俩字都能害怕成这样。


  “小伙计,你们老板呢?”


  王盟顿时清醒了,带着一丝警惕的反问。


  “你找我们老板做什么?”


  “我找他有私事。”


  张海客微眯着眼睛,王盟觉得不对劲,私事?莫非是老板在外面欠了这人一屁股债,现在来催债了?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你先坐会儿?”


  张海客点点头,倒也没有继续为难,他早就知道电话是打不通的,这个伙计怕也是不清楚内情的人,索性他也就在店铺里坐坐看看,都说吴小三爷不善经营,这店铺也是吴家老三留给他,看着样子早些年吴邪确实像是混日子等死的人,现在却不同了,跟着吴三省久了,早已经戴上了面具。


  “那个,先生,我们老板说他在外地呢,现在不方便赶回来,要不然您改天再来?”


  张海客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把王盟吓得不轻,他总觉得面前的人很危险。心想老板啊你给我留了什么烂摊子,这人要是你的仇家我估计得先为你以身殉职了,记得要多给我烧点钱,你还欠我好几个月的工资没有还。


  “是吗,那麻烦告诉你们老板,就说他该换一个伙计了。”


  说着他就起身准备离开,王盟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羞愧又气恼,这不是明摆着就是知道自己刚刚是做戏的吗!虽然败了面子但是该干的正事他都记着,这人很奇怪,要记下来给老板汇报。


  “诶诶先生你叫什么名啊,我好给老板说道说道……”


  张海客托着下巴想了想,“告诉他,大舅哥来找过他。”


  “哦好的,大舅哥,嘿这名怎么这么奇怪?不对,大舅哥?!”


  王盟一拍脑门,完了完了,这不是张家那边的人?再准备说点什么好话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张海客走出店铺的时候就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张海杏离开家的时间,最后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会来,他只希望张海杏在知道真相之后还能再喊他一声“大哥”。


  张海杏是在张海客离开家之后没多久也离开了,在那之前她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陌生人的短信。


  “想见张起灵,就到xx路的教堂花坛边等。”


  当她就这个号码打回去时发现是个男人接的电话,她直接问道。


  “你是谁?”


  “张海杏,你该回来了……”


  说着对方就挂断了电话,这让张海杏摸不着头脑,但却又冥冥中好像在指示她什么,但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张海杏都不会放过,于是她改了线路去找那陌生男子提供的教堂地址。


  周末来做礼拜的人比较多,张海杏进去的时候就奔着花坛去找人,发现没有一个符合要求的,她忽然觉得自己被人给耍了一样。


  “混蛋……”


  她暗骂着,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神父。


  “对不起……”


  张海杏扶着他,那人慈眉善目,拿着十字架就比了个手势,张海杏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听真主耶稣那一套,见人没有事,她抬腿就要往外走,这时就听他说。


  “张海杏,你该回去了……”


  “你……”


  张海杏一转身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口鼻,她感觉很糟,看形式这周围起码有五六个壮汉,她来硬的只会打草惊蛇,索性也就配合着被迷晕了过去,被带走之前她还故意把手机留在了花坛里。


  “张先生,请……”


  张海客被恭敬的请进了正厅,吴二白已经泡好了茶,看到他进来了,就笑道。


  “海客,远道而来,没有去迎你,也算是我招呼不周。”


  “哪里的话,是小辈突然拜访,没有是先说的不是,二爷身体还不错。”


  张海客坐下来,接过吴二白泡好的茶,用手轻轻扇了扇,茶香四溢。


  “是西湖龙井。”


  “嗯,你是来找吴邪那小子的吧……”


  吴二白算算日子,离吴邪去北京不过两天时间,张海客过来找人估计也是因为没有什么办法了,现在一切最重要的信息都赌在吴邪这小子身上。


  “吴家二爷,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想问你,吴邪他现在在哪里?”


  张海客不知道吴邪葫芦里卖了什么药,现在联系不上人,他只能靠张海杏这一条线去找,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断然不会让张海杏知道这一切。


  “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耳目多,早在他们俩结婚之前不就部署了一下吗,怎么现在都不知道人到哪里去?”


  “……”


  张海客沉默了,这些事情既然吴二白都能花点心思查到又何况是吴邪呢,而且早在吴邪第一次去救张起灵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些眼线给撤了,算是承认吴邪的能力,但是没想到这第二次是他弟弟亲自去趟,一个两个都是不让他省心的弟弟妹妹。


  “海客,关心则乱。”


  吴二白提醒了他一句,张海客沉静下来,把手里的茶杯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他还是放心不下,拿出手机就要点开张海杏的监控范围,结果只查到那个点最后停留在了某一个教堂里,不可能一个人在那一动不动四五个小时,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张海杏已经被那些人带走了。


  “再来一遍……”


  张起灵呼吸开始起伏,他没想到汪齐羽的实力不在他之下,对比起之前那几个人的身手,汪齐羽绝对是要在上一个档次。


  “你需要休息。”


  汪齐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张起灵,但并不理会对方不甘示弱的的眼神,朝他的方向扔了瓶水过去。自从他被汪先生指派为张起灵的训练搭档之后,这样的私下对练就没有停止过,张起灵的各项体能指标都很不错,接近完美,他还从没有见识过这样完美的数据。


  当然,人长的也确实不错。


  齐羽看着对方喝水的模样,如是想。他原本以为张起灵应该是一个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了,没想到还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就有着难得纯净的麒麟血,这对于他们的研究来说可以算是最好的实验标本,但是一想想却又觉得有些可惜。这人明明也带着目的接近,却又让自己对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张家小哥,你应该长的很像你母亲……”


  这话一出,张起灵就停下了动作,没有说话,汪齐羽也不着急,他本来就是当题外话说道说道的。


  “像母亲的男人挺好的,以后不缺女孩子喜欢。”


  “……”


  张起灵站起身,把水瓶往旁边一放,就开始对着木头桩子做的人偶拳拳出击。


  那姿势一点也不像是练习,反倒像是在排解些什么一样。汪齐羽忽然对张起灵的一切开始充满好奇起来,虽然知道他以后可能会成为一把最锋利的刀,但他有信心这把刀永远也不会对着他自己。


  “行了,再打下去,基地的人偶就要来不及修了。”


  汪齐羽无奈的摇摇头,起身过去就要阻止张起灵,哪知道对方竟也动真格的开始朝他攻击起来,他也从那双淡漠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点杀意,但他不害怕,反倒对张起灵笑了下。他多次躲过张起灵的攻击,看似轻浮实际上他可是比谁都惜命。


  “张家小哥,咱俩来个比赛啊,我要是打赢你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行不?”


  “……”


  张起灵没有说话,汪齐羽就当他是默认了,于是立即发力,张起灵看他这样隐藏实力,眼神一冷,也迅速出招。


  你来我往,张起灵一记扫堂腿,眼看着就是个机会绊倒汪齐羽,没想到对方竟也躲过了,就着他下蹲的姿势,汪齐羽一只手就冲着他的脖颈去,张起灵抓着他的手节节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时他竟然就想到用脑门去撞汪齐羽,被汪齐羽识破了就着那人的动作把他整个人往怀里一锁。


  “喂喂喂,张家小哥,你什么时候还学会投怀送抱了?我教你啊,打人可不能轻易给对方送人头,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张起灵发现对方力气大的厉害,这么一拽竟然也没有拽开他的手,他现在正在思索要怎么破招,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脸上一个柔软的触感下来,顿时一怔。


  “奖励你的。不错,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你不累我还累了,早点休息明天见!对了,赢了你我得好好想想让你做什么事情好……”汪齐羽笑嘻嘻的,没想到这小哥皮肤还挺好。


  “……松开。”


  “不松,除非你答应我松开以后你不拿脑袋撞我。”


  “……”


  张起灵总觉得这人不仅脸长的像吴邪,就连这脸皮也是差不多的厚,这样的对话竟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但很快就闪过了。


  “我数三二一,一起放!三…二…一!嘶!”


  汪齐羽万万没想到防了上面没防下面,张起灵狠狠地碾了他一脚,然后就把衣服脱下了,汪齐羽这时候才发现这人身上的麒麟纹身已经显现,他看愣了,都说正统的张家人身上都有这样的麒麟纹身,遇热就会浮现,那看样子他跟自己的对战是耗了些气力,否则不会这样,汪齐羽笑了下,抖了抖腿,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张起灵回到房间,去了浴室,拧开热水站在淋浴头下闭着眼睛想事情。


  水声哗啦啦的,张起灵攥着手,心里算着时间,这已经是他到这里来的一个礼拜了。他还是没有彻底拿到信任卡,他们还不知道会用多少方式来训练自己,汪齐羽是个狠角色,别看他表面上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意,实力却不容小觑,这样的人在这家族里到底还有多少个?吴邪他又掌握了多少信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他背靠着冰凉的瓷砖,把头上仰,冷热交加的感觉让他的头脑有一瞬间的不清醒,他不知道往后他还会遇到什么,是不是会让他走上一条不归路?当汪齐羽提到母亲的时候张起灵的心里就会痛一次,他的母亲在天葬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看着,三天的时间,他只陪在母亲身边三天的时间,那三天里仿佛连呼吸都是寂静的。


  当张起灵洗完澡出来时就发现汪齐羽过来了,表情很是严肃,他内心有不好的预感。


  “张家小哥,洗个澡还真慢,走吧,带你去见一个人。”


  “……”


  张起灵套上衣服,想了想把这里联系用的手机也带在了身上。


  “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张海杏呆愣着跌坐在了地上,她现在觉得脑袋很疼,这群人到底在她晕过去的时候做了什么?她明明记得一开始都还好好的装着,直到是真的陷入了昏迷,那段时间他们对自己做了什么就一概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一醒来,脑子里多了很多画面,说什么你是我们汪家人,你不是张家的孩子,这些信息她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印象?


  “张海杏,接受现实吧,你就是汪先生安在张家的孩子,你只是自己选择了忘记,现在该是时候记起来了,接下来就是结束你的宿命的时候……”


  “我的宿命?”张海杏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张起灵在见到张海杏的时候眼睛一闪而过的讶异,但是更多的是担心,他张口喊了声。


  “海杏……”


  张海杏现在还有点懵,喃喃自语着什么宿命说,当有人喊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看着张起灵,眼里却没有往日的亲近。


  “Now,测试开始,张起灵,张海杏,谁才是适合留在家族里的那一个人,由你们自己决定,只要你们首先成功将对方杀死,时间为一分钟。”


  汪先生通过监控视频下起了命令,汪齐羽点点头,给了张起灵一把枪,对方显然不想接,汪齐羽对他道。


  “你不接,最后死的人就是你。”


  说着把手枪硬塞进了他的手上,张海杏这会儿跟没有了灵魂的玩偶一样,眼睛都不复往日的光彩,张起灵看着她就只喊了她的名字。


  “海杏……”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我就能留下来,杀了他……”


  张海杏脑子里接收的信息就是这些,她突然发起了攻击,张起灵只是躲,却并没有回手,他不相信张海杏会真的上手攻击她,她变成现在这样一定是这些人对她做了什么,张起灵死死地盯着摄像头,似乎是在告诉那背后的人。


  “你们冲我来,放了海杏。”


  张起灵冷着脸说了句,汪齐羽那头就收到了消息。


  “继续。”


  “……”


  张起灵死死地攥着手,张海杏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们害死,他只得继续喊她。


  “海杏!张海杏,我是二哥,海杏……”


  “杀了他。”


  张海杏自言自语,并真朝他开了一枪,张起灵没有躲闪,这一枪打在了他的手臂上,血顺着手臂流下来,等他捂着的时候还在想,子弹只有三发,时间只有一分钟,三发之内如果没有打死对方,他们还会对海杏做什么?张起灵不敢想,汪齐羽就道。


  “张起灵,你要是再不开枪,你就会被打死了。”


  “……”


  他做不到,张起灵看着面前他当亲妹妹一样疼的人,要他对张海杏动手他做不到,于是他慢慢的向张海杏靠近。


  “海杏,我是二哥……”


  他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句话,张海杏看着他的脸,脑子里的话却还一直影响着她,她朝地上开了一枪,警告他。


  “你别过来!!”


  张起灵不管不顾,继续向前,就剩最后一发子弹了,时间还有十五秒。


  “海杏,二哥还没有回家,你也不能死知道吗?”


  张起灵看着她,伸手就要去牵她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张海杏甩了甩头,她后退着。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杀……”


  “海杏!!”


  张海杏的举动让张起灵一怔,她朝她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枪声很短,张海杏觉得一下子世界仿佛清净了一样,她最后对张起灵笑了下,张起灵扑过去抱着她,他跪在了地上想要给她止血。


  “海杏!!张海杏!你怎么可以……为什么!”


  张起灵死死地盯着张海杏,眼睛红了,他不明白明明可以阻止的事情为什么她最后选择了自我了断?她不相信自己吗?


  “二哥,别…哭,咳,好好地活下去,代我…咳咳,看着大哥和雪怡姐,吴邪…吴邪他是个好人,会救你出去的,一定……”


  “别说了,你别说了……”


  张起灵捂着她的胸口,血一直在冒,他转头看着汪齐羽,那一丝希望投注在他的身上,汪齐羽竟动了动身体,这时候汪先生的话传来,让他处理这些事情,张海杏活不了了。


  “海杏,海杏别睡!”张起灵那一丝希望被斩断,他抱紧了一些张海杏,也不管现在身上地下多少血在流。


  “二哥,我想看你笑……”


  张海杏伸手,颤颤巍巍的被张起灵一把抓住,她的手现在开始变得很凉,张起灵哈了口气,最后扯出了一个笑容,竟然觉得嘴巴好像吃了什么东西一样咸咸的,张海杏也朝他笑了,最后手一松,笑容凝固在嘴角,张起灵盯着她看。


  “海杏,海杏!!”


  汪齐羽走上去,想要拉开他和张海杏,结果在碰上张海杏的那一刻张起灵拽着他的手狠狠地掰扯过来,那一瞬间他都听到了自己的骨头折了声音。周围死守的人这才开始有了动作,纷纷举枪对着张起灵,张起灵抱起张海杏,对着汪齐羽道。


  “谁都不许碰她!”


  汪齐羽下了个手势,汪先生已经说了剩下的事情他来管,所以这也算是他给张起灵最后的机会放纵。


  张起灵一步步的走着,怀里的海杏没有了生息,张起灵抵着她的额头,说了句。


  “海杏,哥带你回家。”


  “轰隆隆”


  吴邪冒着冷汗,从床上醒来,他看着四周,终于把眼睛对上了一旁的瞎子。


  “可以啊,你小子,睡了一天一夜了。”


  “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黑瞎子觉得不会是什么好梦,毕竟吴邪是突然惊醒。


  “我梦到,张起灵和张海杏自相残杀,我梦到张起灵跪了下来……”


  说着他的心头一阵疼痛,他还记得曾经对张起灵说过,宗祠那一跪将是张起灵最后一次跪,可他吴邪还是食言了。

        ——TBC——

上班一周,有太多的想法了唉,生活不易啊,争取进体制内吧(ಥ_ಥ)

评论(6)
热度(27)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