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不按同人剧本走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第二章


  我和闷油瓶最后还是合力干掉了不少血尸,撑到了最后找出了路,还把一些能动的不想死的人给救了出来,出去之后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神清气爽,按照那jb扯淡的剧本,现在闷油瓶会被其他人唾弃,说什么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害的所有人都无法出去,害死了不少人,我他妈就想一个个大白狗腿伺候过去。


  凭什么,他一个老是在斗里救人的人,从没有想过害人却非要被这些所谓的正派,一个个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内心却极其阴暗的人诬陷埋怨?这剧本一点也不科学,我偏就要打破这些规矩,系统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一直警告我。


  “吴邪,你不要乱来。”


  “我没有乱来,你看我现在不是给张起灵提升了点幸福值吗?”


  “……”


  或许是它认定了这个事实,于是也没有再说话,啰哩啰嗦的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我护着闷油瓶,抓着他的手就要看看他刚刚有没有听我的话,结果他却跟什么似的把手往回收,我盯着他看了许久,发现他似乎还是很难以接受自己变成了这样,我冷笑,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物,但我又必须完成这项任务,我又确实是吴邪,这一点他奈何不了我。


  “怎么?小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斗里那一幕特别帅气?”


  我对他眨了眨眼睛,意图逗他开心一些,结果这丫的直接告诉我。


  “以后,别乱来。”


  啧,明明最爱乱来的人是你吧,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也知道知道我什么感受。


  按照剧本一的走向,干掉血尸之后我会有一段时间不搭理闷油瓶,因为我也在生他的气,你大爷的,我生哪门子的气!这确定写的不是大姑娘哼哼唧唧因为情人没有救人所以要怪他吗!这算什么道德绑架!?我有点恶寒的感觉。


  我问系统。“你能告诉我这是谁写的同人,叫啥名,主角就是我和闷油瓶吗?”


  “抱歉,系统只能告诉你剧情走向。”


  呵呵,不说就算了,我也懒得看,像这样的文字笔力还不如去看一本破言情的好,作者怕不是脑残,拜托多去读几回三叔的原著吧,至少你得把我吴邪的性格摸清楚咯,我发誓我肯定不会这样对闷油瓶,即使我们俩没有爱情的情况下,我也是很尊重他的,我把他当过命的兄弟,就跟胖子一样,胖子哪怕做错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这么抛弃责备他,还连生好几天气。我摇摇头连连叹了几口气。


  就在我们休息的时候那群人就开始打小哥的主意了,说是那斗里头还有重要的东西要小哥跟着一块下去,我他娘的当时就把烟一甩,抽着大白狗腿就挡在小哥面前。


  “不想死就留在这。”


  我冷下脸这么说着,他们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破嘴脸,我现在只想撬开作者脑袋给他洗洗脑,玛德这样已经不是道德绑架了,这是要把闷油瓶往火坑里推!


  “哇哦,张起灵的幸福值飙升至百分之五十五!吴邪你太棒啦!”


  “所以?”


  “恭喜你通关了,但是还需要进行下一趟的旅行哟!”


  “剧本二吗?”


  “是的,目前剧本一的挑战已经完成,你还有什么需要说的?”


  “能让我跟张起灵说说话吗?”


  “当然可以。但别太过分哦,我知道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废料……”


  “啧,你也太不可爱了。”


  我吐槽着这系统,在它消音之后,我就看着那群怂货,毕竟也就是极个别人不要命,其他的刚死里逃生惜命的很,所以我就放心了。我拉着闷油瓶往一边走,直到离他们远了才跟他道。


  “张起灵,我要走了。”


  “吴邪……”


  他似乎不明白我要去哪里,我想啊同人世界也就这一点好了,见识了不同人笔下的闷油瓶,虽然有让我很糟心的吧但是说到底这不还是那个善良的闷油瓶,宁愿自己受累也不让别人担心的人,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所有的秘密我都知道,我就仿佛是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包括这个世界里的张起灵。


  我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以前我就很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也算是仗着他对我尚且有些好感不会拒绝,我就这么做了,真想给他一颗糖,张起灵就是一颗糖就能满足的甜上一辈子的人,我不一样,我最大的甜头也就是面前这个人。


  “小哥,我想抱一抱你。”


  “……”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对我露出诧异的表情,我对他笑了下,然后也不等他回应就先上手去给了他一个紧实的拥抱。


  “张起灵的幸福指数一直在上升,你对他做了什么这么神奇?”


  我挑了挑眉,“小孩子家家不要问这么多。”


  做了什么啊,我不过是把我所认为能对他好给他幸福的一切事情都做好了而已。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但我不是那种随时都要人护着的弱鸡小白,我经历的一切事情有为了自身命运的抗争,绝不单单只是为了闷油瓶,当然我内心很希望这傻子能真心为他自己活一次,而不只是为了张家宿命忘了他自己是谁。


  “时间到了,我该走了,小哥,我们还会再见。”


  “吴邪……”


  他看上去似乎有点着急,我想安慰他但是我却发现现在已经离他越来越远,直到闭上眼睛,系统开始往我脑袋里装剧本二的剧情,我忽然觉得我就像跟无数个自己和闷油瓶打交道一样,每个作者都有对人物不同的理解,但是我只希望下一个不要那么糟糕。然而,剧本二似乎比剧本一还要遭人嫌弃。起码我看完了之后只想揪着我自己打一顿。


  “……这比让我去干血尸还要毁我形象啊,这都什么嘤嘤怪吴邪啊?啊,我看不下去了,我的脑子要爆了!”


  “淡定,吴邪,你刚刚不是做的很好吗?看来我也不用强制让你按照剧本走了,你只需要达到让主角幸福的值我就可以放你过的!”


  “你这个系统还学会卖萌了?”


  我摇摇头,只希望等我醒来不会是这里头糟心的哪一幕,比如说吴邪正在嘤嘤嘤,小哥正在哄我喊我乖?我想想闷油瓶开口哄我的画面,身体冷不丁的发颤,这是起鸡皮疙瘩雷的外焦里嫩的表现。


  等我睁开眼睛我发现我在喝酒,我靠我知道这个剧情,玛德系统你能不能早一点啊,这就是打算酒后乱性?不过也可以有,我可不是剧本里的吴邪,剧本里那个酒后大骂闷油瓶还要跟人上床的盛世白莲花才不是我!这个作者的三观跟上一位的比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头的吴邪是万人迷,我靠我明明是万人坑好不好,只要我在坑就在,三叔就要一直写下去,唉,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坑了多少人。


  我喝着酒,我的酒量早就练成了,这么些年经历的太多,烟啊酒的多少碰点,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闷油瓶在向我走来,还是一如初见时候,我忽然有点模糊,我到底是剧本里的我,还是我就是我?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始终都不会对闷油瓶做出伤害他的事情这就够了。


  “小哥,你来了……”


  他沉默着坐下来,我给他倒了酒,笑着看他,他果然有点意外,但是还是就着我的酒杯喝了下去。


  我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好看的脖颈,喉结因为喝酒上下的模样竟然意外的有点撩人。我心说要是待会儿真的按剧本走了,我丫肯定是上面那个,指望这闷油瓶主动,这辈子都不可能。


  “小哥好酒量,来,再喝一杯……”


  我似乎有意要将他灌醉,这里的闷油瓶意外的不会拒绝我,是啊,他什么时候拒绝过,不管给他什么他都接受,这一想法让我心生疼痛,你他妈就不能为自己想想吗闷油瓶?就连在那劳什子的青铜门里出来,你也是第一时间想着我和胖子。


  “慢点喝,我们不着急,小哥,跟我说说你在那青铜门里都看到了什么?”


  “吴邪,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


  呵,我气急反笑,但我还是没舍得现在就发脾气,他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结局。我和他一块喝着,直到店铺要关门,我和他慢慢走着,看着夜晚的月光。


  我忽然想到不少影视剧里描述的含蓄的表白,最经典的莫过于这句话。


  我看着闷油瓶,对他认真道。


  “小哥,今晚的月色真美。”


  “……”


  “张起灵的幸福指数在百分之三十五,你还要加把劲啊吴邪。”


  “啧,知道了知道了,待会儿就让他幸福到天明!”


  “……呀少儿不宜,你的废料太多了。”


  “所以你给我闭嘴拉灯不许看。”


  所以闷油瓶现在是有所感觉吧,他可能只是在怀疑自己,我叹了口气,然后就说。


  “小哥,跟我回家住吧,你在旅馆住着哪有家里好?”


  我这话或许是真的触动了他,他很乖的点点头我忍不住就想去摸摸头了,他怎么这么像个孩子啊?虽然都一百多岁了。


  剧本里的走向我把闷油瓶带回家之后就开始各种吐苦水,然后闷油瓶还把我给上了,我在这偏要反其道而行之,玛德按身高体量老子哪点不如闷油瓶,凭啥我就是活该被压的,这作者脑子绝对有毛病,而且全书都是以我来叙述,有这么希望自己被人上的癖好的吗?


  “小哥,你先去洗澡吧,我收拾一下房间……”


  “……”


  他还是不动,我干脆看着他过去就要抬他下巴,感觉自己就像个活脱脱的流氓,当然只是装一装,我就想看看闷油瓶什么反应,他要是趁机动作了我立马把他丫的扛起来就往床上放,看谁刚过谁!我可不见怕的!


  “张起灵紧张了,心跳值和幸福值在上升。”


  “你还能看心跳?”


  “我是无所不能的哼!”


  “啧啧,那给我出出主意,我怎么才能把闷油瓶拐到床上?”


  “这个嘛,哎呀死机啦……”


  呵呵,我就知道自力更生丰衣足食,靠个破系统有毛用。于是感觉到闷油瓶的心动我也就趁热打铁了,正准备亲他的时候,他却躲开了。


  “小哥?”


  “吴邪,你早点休息。”


  “你……”


  说着他竟然要走,我不知道当时是不是气愤的,直接过去用力拽着他,他也不弱,我们俩竟然就这么扭打起来,闷油瓶显然很意外我的身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废话,老子本来就不弱!我可是把你从古楼里抱出来的男人!!

        ——TBC——

     被工作烦的要命qaq

评论(6)
热度(31)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