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十二章


  吴邪赶到广西的时候阿贵告诉他说黑瞎子知道他还会回来找人,所以就留了一封信。


  他把信纸拆开,里头就只有一个地址。


  “北京的眼镜店,PS:你知道哪家。”


  吴邪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倒霉催的师父还让他去修眼镜呢。把信纸折好放到口袋里,谢过阿贵之后就发现之前那些烟丝果然没有了一大半,他本来还想买些回去,阿贵见他盯着那些还晾晒着的烟丝,就心领神会的说。


  “吴老板,您想要就捎带点回去吧,我不收您钱……”


  “这怎么好意思,小小心意,收着吧……”


  说着他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红大钞就递给了阿贵,对方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了,他去屋里头把烟丝用包茶叶的淡黄棉纸包装好了就给吴邪。


  “谢谢,改天我再和胖子来这看看你……”


  “嗨,我还有什么好看的,你让王老板也别两地奔波了,怪累的,这里最近听说要被上头的人搞征地搞旅游资源开发了,所以很可能你们下次再来我也就不在这了……”


  阿贵说着神情还有点不舍,却又不知道还能有什么不舍的地方,吴邪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热热闹闹的北京城里,胖子提着他的鸟笼走街串巷,等把早饭顺道带回去的时候发现店门前站着一个人,胖子仔细一看竟然是解雨臣。


  “哟,稀客啊,花儿爷,这么早过来我这,来来来进来坐!”


  胖子把解雨臣请进去店里头,他收拾了一下昨晚上因为喝酒看球赛显得乱七八糟的桌面,把早饭往桌上一放。


  “买了点饼和包子,花儿爷没吃早饭就凑活一下吃吧!要牛奶不,我那柜子里头还有一箱,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去!”


  “诶,不用忙活了胖子,我吃过早饭了……”解雨臣忙叫住他,示意他先吃早饭。


  胖子一看这架势,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找他帮忙的,见状他也不耽搁,把椅子一拉自己坐下就道。


  “花儿爷,说吧,你这次来是找兄弟做什么生意来了?不会是……”


  胖子食指和中指并拢做了个夹东西的手势,解雨臣摇摇头。


  “那不是您找我是做什么?我这还没您那家族生意大呢,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九门那帮人又欺负你了?”


  “确实和九门有关。”


  胖子一拍桌子,撩起袖子就道。


  “那还等啥啊,干他这一帮孙子辈的!”


  解雨臣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那么激动,随即严肃着脸说了句。


  “他们已经知道我没有死,现在一个个都在开始拿佛爷的宝藏说事,我想离开一趟,如果吴邪来找人了你记得告诉他九门生变,他就懂了。”


  “那你要去哪?不跟天真说?”


  解雨臣看着胖子,想说什么却又还是止住了,只是拍拍胖子的肩膀说了句。


  “保重。”


  胖子干挠着头发,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吉利,等他目送解雨臣离开之后才叹了口气。一边吃着包子,一面又去逗逗鸟,这日子照旧过的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哥,我要跟你一起去。”


  张海杏第二天一早就发现了他大哥正简单收拾一些东西,估计是要去出远门,据她的猜想就是去找吴邪,她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找到她二哥的线索,索性跟张海客提出来想要跟着一块去。


  “海杏,听话。本家这边还需要人来主持大局,除了你别无他选,你放心,我会把你二哥找回来的。”


  张海客看着面前这个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了的妹妹,很多时候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但至少他得保证让她不涉险。


  “哥,我已经长大了,为什么你和二哥还是一样把我当小孩哄,他说过会回家的结果转眼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张海杏黯然,她不想只当被庇护在哥哥们臂膀下的弱女子。


  闻言,张海客沉默了下,最终还是伸手去摸了摸妹妹的头。没有答应也没有再说拒绝的话,张海杏认为他就是在默许之后她的一切行动了。


  于是在帮着张海客收拾的时候张海杏突然问道。


  “大哥,雪怡姐什么时候成为我嫂子?”


  “嗯?”


  “你把所有事情都扔给一个外家人来做,连你银行卡密码多少都给你想好的女人,啧啧,这么快就把小金库都给雪怡姐管了,不是嫂子是什么?”


  “……”


  “哦,我还记得上一次你们俩一起去出差,我在家里看你忘带内裤了准备提醒你,但是我没想到啊,雪怡姐竟然连你穿什么码数的内裤都知道,啧啧……”


  “……”


  张海客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偏就她那无辜的脸说着这么害臊的话题,还男人的内裤她都能挂在嘴里说几遍。


  “张海杏,我觉得下个月的相亲酒会可以考虑一下带你出去……”


  张海杏朝他做了个鬼脸,她最讨厌这些所谓的联谊酒会,她喜欢喝酒,也喜欢收藏各种酒但是并不想去趟这个水,尤其那些一个个穿着打扮贵族样的人实际上背地里却干着对女孩不尊重的龌龊事,她多少知道些,所以对此多有反感。


  “别了,您还是自己一个人去逍遥吧,走吧,别在这碍眼……”


  她推着张海客,收拾完了就走,走之前张海客还是严肃了一下。


  “海杏,不要冲动。”


  “…知道了。”


  她顿时有些心虚,总觉得她不管做什么都好像没有逃脱过张海客的眼睛,但不管他看没看出来,她都挺直了腰板,在门边就目送着张海客离开。


  下了飞机之后,吴邪就收到了胖子的短信,说是让他到潘家园来一趟,这就有些意外了。他心想胖子在这个时候发信息,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去北京,甚至连时间都掐的这么准,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他那真的该给胖子一面料事如神锦旗了。


  他打了个电话过去给胖子,对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


  “喂,胖子,我到北京了……”


  “你直接过来我店里头,路上小心点啊……”


  他这话的意思吴邪知道,这是在暗示自己被人跟踪了,看来这些破事一桩桩的到来,吴邪打了辆出租,一上车就给胖子发信息。


  “是不是小花告诉你的。”


  “对,花儿爷说九门生变。说完你就懂了,你赶紧来店里给我解释解释……”


  吴邪看着这四个字,顿时有点不好的预感,他这发小瞒着他什么事情?他理了下现在的关系网,按理说现在即使他们已经知道了解雨臣没有死,也就不会死咬着他的生意不放,那唯一生变的一点就是,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这其中的秘密,或许是汪家人有意无意的透露,那三家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现在正准备倾巢而动。


  “先生,到地儿了……”


  “哦,钱不用找了师傅……”


  司机的话打断了吴邪的思路,他去到潘家园,胖子老远就在招手,他进去之后就问道。


  “小花呢?”


  “唉,花儿爷一早就走了!不知道去哪里……”胖子擦了擦眼镜,叹了口气,算着也是走了没有多久。


  吴邪皱了下眉头,心里盘算着就按现在的局势,解雨臣擅自离开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难道是他掌握了什么信息没有告诉自己?吴邪想到了一个人。


  “胖子,去眼镜店!”


  “嘿你怎么知道我这眼镜要修了啊?喂!这么着急,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发生了什么就走,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胖子有些无奈的做起了专职司机,一上车他就想问,但被吴邪给打住了话头。


  “胖子,别说话,我在理思路……”


  胖子做了个把嘴巴打上拉链的动作,开着车就准备去眼镜店,那个地方他知道,黑瞎子那好几十副眼镜都是在那整的,这么一下,胖子脑门一灵光,他想到了吴邪让他去眼镜店难道是去找黑瞎子,这跟黑瞎子又扯上什么关系了?


  等到眼镜店门口的时候就见到了解雨臣,吴邪喊了句。


  “停车,胖子。”


  吴邪一下车就对上了正在玩手机的解雨臣,他收回手机就跟吴邪道。


  “吴邪,你不该来的。”


  “这是我唯一能知道三叔的计划的时候了,我还要靠它去救人。”说着他就笑了,从口袋里掏出烟,解雨臣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了。


  “你们俩打什么哑迷啊?”


  胖子觉得最不得劲的就是你瞒我瞒,这哑迷打得不是时候,于是他插句话就想让这俩人告诉他,否则接下来找他帮忙时他不知道计划的话做出来的事情可不就会坏事吗。


  “待会儿再告诉你。小花,没有任何人能代替我走这条路,就算是你……也一样。”


  吴邪抽了口烟就停下了,他把这话说的清楚就是想要告诉他不要做傻事。


  解雨臣自嘲的笑了下,“还是被你看出来了,说实话我刚刚确实想这么做,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因为秀秀是吗?”


  对方没有回话,不过看样子是想到了什么对他而言美好的事情。


  “秀秀告诉我她怀孕了。”解雨臣打开手机,屏保都是他和秀秀的合照,看着就是羡煞旁人的幸福,这句话一出,吴邪就笑着说了声。


  “恭喜。”


  “卧槽,花儿爷,你可以啊!嘿嘿,什么时候的事情?”


  原本在一旁还不明就里的胖子听到这话立马激动了好一会儿,他一脸八卦的询问着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解雨臣这会儿才算是个卸下担子的大男孩,略显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应该是送她去国外前一晚……”


  “啧啧,可以啊,兄弟,一发中的!看来我要提前给孩子准备点压岁钱,还得打点银首饰来给他压压邪祟!”


  吴邪把烟一掐,在进去之前,解雨臣还说了他一句。


  “吴邪,你要想好了,进去了,就没有回头路走了,你难道就不想想你的以后?你会遇到……”


  “不会了。”


  吴邪没有回头,他知道作为发小解雨臣是为自己好,这句话的意思他也明白,无非是怕自己以后真的孤家寡人没人理,但是谁说的准呢。万一真的有这么一个傻子,选择跟自己过一辈子。如果有以后,吴邪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那天婚礼那人穿着西装站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心就自然而然的安定了。


  “吴邪,你是不是……”


  解雨臣看着他的表情,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惊讶之余却又像是释然地拍了拍吴邪的肩膀,他不再劝说什么,因为这样的感觉他明白。


  “你为了秀秀的事情放弃是正确的,没有什么比她和孩子对你而言更重要。”


  吴邪说完径自进去了屋子里,这里是黑眼镜临时借住的地方,看样子是解雨臣一早就给他提供了,就等着今天的到来。


  “花儿爷,你们俩刚刚又打了什么哑迷?”


  胖子没有跟进去,他多少猜到了吴邪进去里头是要做什么事情,主次他还是能掂量分清的。解雨臣看着胖子就只是笑说。


  “你的份子钱以后要准备两份。”


  “嘿,凭啥我要准备两份,你一个就够了,难不成你还想始乱终弃,结两次婚来个梅开二度啊?”


  解雨臣哭笑不得,摇摇头,索性不再跟他啰嗦,就在这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四周布满了不少眼线,不知道是来寻他还是来逮吴邪的。


  “胖子,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奶奶的,估计是跟着我们的车来的,怎么着,花儿爷,要不要我们俩来引开他们?”


  “走!”


  说着解雨臣和胖子就上了车,胖子在后视镜上看到了不少盯着他们的九门人,他嘿笑一声,把墨镜一戴就冲后座的解雨臣说。


  “花儿爷,您坐稳咯,本次列车即将发站并且没有终点!哟吼!!”


  解雨臣抓紧了扶手,他是知道胖子的车技疯起来简直能成藤原拓海第三,要是问第二个是谁,可不就是他那还欠他一堆人情债不还的发小吴邪。


  “阿嚏!”


  吴邪吸了下鼻子,一进到这冷气房里就觉得凉飕飕的,黑瞎子看他哆嗦了下就说。


  “就快到了,没办法,这玩意儿就只能这样低温保存才能有用。”


  “它还是活体,保存了多长时间?”


  “你是指我把它带回来的时候呢还是指你三叔用它的时候?”


  吴邪看了他一眼,表示现在不是时候开玩笑。


  “保存了得有二十多年了吧,十年前你三叔第一次用它。没想到十年后你来接他的班……”


  黑瞎子走到冰库面前,吴邪注意到这冰库还设置了密码,这是防止别人来偷吗?等瞎子把东西取出来之后,吴邪才见到这玩意儿。


  那是一条黑长的,长了毛的蛇。


  “这玩意儿叫黑毛蛇,这种蛇很特别,它身上的费洛蒙能和人类的大脑产生反应读取人类的大脑皮层深层次的信息,也就是说你三叔用这玩意儿把他的所有,不说所有可能最关键的信息交给了它,让我把这东西给你,知道你迟早都会用上的。”


  吴邪微弯下身子看着这玻璃罐子里的黑毛蛇,这时候黑毛蛇突然睁开了眼睛,吐着信子,吴邪依旧是眼睛眨也不眨的和蛇的眼睛对上,仿佛蛇眼里头藏着无数谜团的信息等着他去读取和破解。


  “打开它吧。”


  黑瞎子没有动作,吴邪看着他。


  “你确定要打开吗?”


  “打开。”吴邪没有犹豫。


  黑瞎子不再说话,只是把玻璃罐打开,这时候吴邪是半蹲着的状态,已经和蛇面对面,就差一点……


  “嘶——”


  黑毛蛇突然的大张着嘴,精准无误的咬上了吴邪的脖颈!


  “吴邪……”黑瞎子叫着他的名,想要过去。


  “嗯…别过来!哈……”吴邪做了个停住的手势。


  黑眼镜拿刀的手一顿,默默地退回去,只见吴邪躺在地上,黑毛蛇继续咬着他的脖颈不放。


  吴邪看着天花板,手里拽着黑毛蛇却没有把它扔出去,等到他发现天花板都仿佛像放电影的幕布一样,开始逐渐闪现出一些画面。


  “大侄子…吴邪……”


  三叔?吴邪嘴里念叨着,直到画面开始清晰,那是他三叔,没有错。这是在去西沙之前的三叔,他那时候还没有老的那么快。


  “三叔……”


  “大侄子,当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说明你已经猜到了第十家族的存在。甚至你可能已经找到了那个地方,没错,张大佛爷是个很关键的存在……”


  吴邪想问他,他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或许是因为他实在太想知道了,吴三省却偏偏不告诉他,就连让他在自己的梦里报个平安也好啊。


  “大侄子,你已经见到那张家小哥了吧,是不是有你三叔这么帅?哈哈,开个玩笑,我知道,你这次来多半是想知道他在哪里,或者说汪家人到底在哪里?吴邪,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希望你耐心听完……”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耐心过。还要忍着黑毛蛇带来的疼痛,那种刺激着整个大脑皮层,好像给人洗了个脑一样的感觉,吴邪心想,如果换作当初的自己,恐怕没有被咬死也被这黑毛蛇给吓死。


  “嘀嗒——”


  “时间到!”


  在他们计时结束的时候,张起灵把对手的手腕掰扯过来,抢到了那枚徽章。他不明白这样的游戏意义何在,他只知道要想更接近这个家族,只能赢,不能输。


  “很好,张起灵,你的身手和你的胆识一样,下一次晚课的对手,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张起灵喘了口气,正准备站起身却发现腿有抽筋的迹象,这时候从昏黄的灯光后面走出来一个男人,张起灵的目光登时被吸引了过去,他有点难以置信,这世上真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他张了张嘴却又发现他喊不出那个名字。


  “汪齐羽,你下一次晚课训练的搭档。认识一下,这是张起灵。”


  张起灵恢复了淡漠的表情,仿佛刚刚那一瞬间的怔愣只是个错觉。他看着汪齐羽把手伸过来就要拉他,却被张起灵给躲过了,他自己站起身从这人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不是人皮面具,这张长的和吴邪一模一样的脸是真的。

       ——TBC——

依旧给自己顶一顶٩( 'ω' )و 

评论(6)
热度(26)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