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十一章


  张海客没有想到张起灵在他明确告诉了要等他来接人的情况下还就这么跟着别人走了,他不认为自己的弟弟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而能让他在不告诉自己的前提下消失,那一定就是遇到了麻烦或者就是他有什么想法必须去实施,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现在都暗藏着风险,他必须跟吴邪说清楚。


  “张海客,你和小哥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吴邪在电话那头问起了张海客,对方答道。


  “五点十分。我去高铁站接人那段时间他可能就已经被人给接走了。”


  “过去了三个小时,啧,该死!”


  吴邪低骂道。他现在有点无法沉下心来思考,好像这是第二次因为张起灵的事情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最后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继续问道。“张起灵的手机有定位系统吗?”


  “查了,手机最后是在一辆车里发现的,车就随便停在了商场的停车场里,那里正好是监控盲点,那辆车是套牌车我找不到人。”


  “手机查了吗,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吴邪觉得有价值的线索存留机会很渺茫,如果真的有线索张海客就不用打电话给他,完全可以动用手下的力量去找人,很显然这一次对方也是有备而来。


  “没有,不过留了一串数字。”


  “是什么?”


  “0002000059。”


  闻言,吴邪皱了下眉头,忽然觉得张起灵应该是跟着他想到一块去了,这是戒指圈环底部的数字,张起灵或许早早的就发现了这一点,现在留下这串数字是打算暗示自己,让自己去查这背后的含义吗?


  “我知道了,有情况随时联系,我这还有事。”


  “吴邪,我这个弟弟是不是特别不让人省心?”


  就在吴邪准备挂电话之前张海客突然发问,这个问题让吴邪怎么说都有点像是要得罪人。说他让人省心的一面不是没有但又是让人有种他一个人应该会孤单的错觉,不省心的时候诸如这些突发事件,张起灵也不带做个准备活动,说一个人单干就单干的,前段时间还以为他们俩之间已经算是敞开天窗说亮话,结果不过是一个转身回家的功夫他就把人给弄丢了,早知道会出事,他倒恨不得当天在高铁站就把人给拦了,又或者陪他一起回去。


  “你是指以前呐,还是现在?”


  吴邪的回话让张海客沉默了一下,最后只剩下轻轻的一声叹息,对方说了句。


  “抱歉,这一次……”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他也是我吴家人,我一定带他回家。”


  “……”


  说完也不等张海客再多说什么就先挂断了电话。


  收起电话的那一刻,张海客夹在手里的烟恰好燃尽,修剪干净的手指上落了不少烟灰,搓一搓就变黑了。他抬头看着面前被乌云遮去了一大半的月亮,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可惜这几天都有雨看不到。想着鼻尖就仿佛嗅到了裹夹着雨水的水泥土味儿。脚下的烟头已经蔫了好几个,张海杏在客厅里坐着,刚刚听到张起灵失踪的消息着急的哭了一会儿,这下才算被张雪怡给安慰好了,但眼睛里头还是透露着担忧的意思。眼见着一桌子的饭菜今晚要是不吃就要浪费了,张海客攥紧了手,又松开。


  “吃饭吧。”


  张雪怡皱了皱眉头,她注意到张海客凌乱的衣衫,走过来的时候还能嗅到他身上一股子的烟味。


  “小雪,盛饭吧,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别客气……”


  “老板,您……”


  张雪怡想劝他不舒服就没必要忍着,但是看到张海客眼里的疲惫和自责时,她只得抿抿唇不再多说。


  “海杏,吃不下饭你好歹你喝点汤吧,这可是你自己煮的鸡汤,闻着就香……”


  张海客知道自家妹妹的脾性,这会儿估计也在心里骂他二哥,但更多的却还是关心和担忧。他示意张雪怡,后者收到他的眼神之后跟往常工作一样,总能默契的知道他想要什么。张雪怡伸手去轻轻拍了拍张海杏的后背。


  “你要是饿坏了,二当家的回来肯定会心疼的……”


  这么一说,张海杏才算是有点动容,吸了吸鼻子,把面前的鸡汤给一股脑的灌了下去,那汤还冒着热气,张海杏这样一口下去就跟要逼得她自己烫得哭出来一样,果不其然,下一秒张海杏就用力的擦了擦眼睛,还故意说。


  “好烫,烫死了,我眼泪都出来了,我要去阳台吹吹风,哥,你和雪怡姐吃吧,我不饿……”


  见她离桌了,就只剩下张海客和张雪怡,两个人之间却仿佛也隔了道看不见的墙,张海客捧着瓷碗,吹了吹汤再慢慢喝起来,期间张雪怡一直在看着他。


  “老板,需不需要我们再派人去找……”


  张海客放下碗,摇摇头。


  “这段时间你可能要辛苦一下了。”


  张海客的这番话让张雪怡一下就懂了,她点点头。


  “明白,我会照顾好海杏,公司的事也不用担心……”


  张海客打算去找吴邪,他不想坐以待毙,等吴邪的联系还不如见面亲自谈妥当。看着面前默默吃着饭的张雪怡,他拿起筷子夹了些肉菜到她碗里,这个举动让张雪怡一怔,抬头看着他。


  张海客对她笑了下,“我看你最近瘦了些,接下来还有场硬仗要打,不吃好一点怎么行?”


  “……”


  这样就足够了,张雪怡心想。她也回以微笑,顺势给张海客加了点菜。


  深夜,杭州下起了瓢泼大雨。电闪雷鸣的看着颇吓人,伙计们围在一桌准备吃饭,吴邪让他们不用等,自己却先转去了祠堂。


  按照奶奶的说法,这戒指跟佛爷生前最喜欢戴的扳指上勾刻的纹路有点像,那会不会就是爷爷给自己孙子的提示,这戒指的数字代表着某个开启机关的钥匙?


  吴邪不作他想,任何假设没有付诸实践都是空话。他想按照爷爷的思维方式,东西放在哪都不如放在自己身边安全,也就是说东西很可能就在这宗祠里头。


  “爷爷,您在天之灵,也保佑你的孙儿接下来的计划一切顺利吧……”


  他回想起上一次和张起灵一块跪在这里的场景,一切都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吴邪收起思绪,把点燃了的香插在了爷爷的灵位前,然后就在灵位的各个角落去摸索机关。


  没过多久,吴邪手指就摸到了一处疑似机关的东西,等他准备细细查看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吴邪回头,发现是他二叔。


  吴二白站在门口,没有说话,表情严肃又似乎带着些许无奈。


  “二叔,你回来了。”


  吴邪收回手,他二叔能在这个时候打断他必然也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所以他不怕找不到“钥匙”在哪。


  “你怎么不去吃饭?”


  “我还不饿。”


  吴邪知道他二叔只是故意端着话题来找他,接下来才是要跟他套话的时候。


  “二叔,我这戒指是爷爷亲自给你的是不是?”


  吴二白看了他一眼,双手负在身后。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里头有一串数字……”


  “你也不用套我的话,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吴邪握着戒指就等着他二叔给他解谜,吴二白伸手把吴老狗的灵位翻了过来,然后再让吴邪去把平辈的其他吴家门人的牌位都翻过来,吴邪照做了,接着就听到咔哒好像机关开启的声音,从案桌后头就开始缓缓移动,那后头赫然就是一扇内门,跟防盗门一样,密码不用多说就是那串数字,吴邪也就上前去把数字输入,几秒不到门就开了。


  “二叔……”


  吴邪对上吴二白的眼,对方只是摆摆手示意他进去,吴邪点点头。


  等他进去之后就发现这里头是很普通的一居室,一张床铺,木雕椅子以及缺了角的桌子,外加还有一个衣柜。只是年代久远,只能通过这些物件猜测到这里好像是曾经供谁居住似的,吴邪打开衣柜发现了一件军装,在军装里头翻找着找到了一枚玉扳指,吴邪脑子一瞬间划过一种可能性。


  这里住的是张大佛爷,张启山。


  吴邪看着他二叔进来,才问道。


  “张大佛爷曾经在这里住过是吗?”


  吴二白在床边坐下,伸手在床梁边上抹了抹,都是一把厚厚的灰。


  他拍了拍手,“张大佛爷,曾经逃难到这里,求助过你爷爷。”


  吴邪知道这怕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你也多少知道九门在战争年代的时候都是做什么的。”


  “嗯,张大佛爷带领着九门一直以鉴宝护宝为己任。”


  吴邪答道,这些多少他也从三叔那里听来过,吴二白停顿了下看着吴邪,似乎是知道他从谁那听说了。


  “看来老三没少跟你说这些话,罢了,就说回正事。张家那小子,张起灵是不是被抓走了?”


  “二叔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在我身边布了眼线啊?”


  吴邪打趣道,虽然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情已经能够平静下来,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钥匙”的所在。


  “二叔,张起灵曾经和我提到过鬼玺的存在。”


  吴二白皱紧了眉头,“鬼玺,已经被张大佛爷带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是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吧,带着鬼玺回到了最初发现它的地方。”


  “二叔,这些您都是怎么知道的,是爷爷告诉您的吗?”


  “不,是你三叔。”


  三叔?吴邪一怔,他不知道这当中还牵扯到了三叔,慢着,之前他有回忆到三叔和爷爷的争吵,加上三叔这些年的失踪,是不是就是跟鬼玺的下落有关?


  “二叔,你是不是见到了三叔?他现在人呢?为什么不回家?”


  吴邪现在脑子里有太多的信息需要过滤,先是戒指里的数字包含着爷爷给他的信息,而这信息通过二叔的手打开了,是张大佛爷曾经在这里居住过的证据,而二叔也说了他是从三叔口中得知的,那么这一切的指向都在三叔一人身上。可是三叔这么些年都没有找到人,他自己也在找,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二叔早就找到了三叔,只是……


  外头雷鸣还在继续,吴邪只觉得手脚都是冷的,一想到那种可能性是真的存在时他就觉得一切都是不真切的,不仅是现在还包括以前所有发生过的事情都像是他自己虚构幻想出来的。


  “我派人去西沙找过你三叔,说实话,我不抱什么希望,直到老爷子临走之前告诉我,你是整个计划的关键所在,你就是整个计划的核心,这在我见到老三的时候也证实了这一点。”


  “我只想知道,三叔是不是……”


  吴邪忽然有点崩溃的感觉,他摸索着身上想找根烟抽一抽冷静冷静。


  “老三应该回不来了,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进去了那门里。”


  “什么门?”


  “长白山,青铜门。”


  山雨欲来风满楼。


  雨水模糊了张起灵的脸,头发都是湿答答的,一进去屋内,他伸手抹了把水,一路上跟着汪灿走的时候他就知道计划有可能才刚刚开始。


  “汪先生,人我已经带到了。”


  “你做的很好。”


  张起灵看着坐在电脑桌后头的男人,这就是汪家人的指挥官?这地方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就好像是建造在郊外的一座小型地下宫殿,可以看出建造者的心思,加上仿西方建筑设计,这人应该留过学,很崇尚西方那一套。


  “张起灵。拥有最纯正麒麟血的张家人,我终于等到你了……”


  张起灵闻言,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被称呼为汪先生的男人,看面相是个胡子花白的老人,总觉得有些面熟,等他想起来的时候略微诧异了一下又觉得哪里不对,原因是他戴了人皮面具,张起灵是看不出他的原样的。


  对方一身干练的西服,就连怀表都是产自瑞士的浪琴,戴着金丝边眼镜,就好像是上世纪欧洲上流社会里头的人士穿越过来了一样。


  “你是谁?”


  张起灵故意问道,对方只是勾起嘴角并不打算回话,这让他有几分不耐,他现在就仿佛是被扒光了衣服看穿了一样。


  “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汪家人。Now,欢迎你加入我们。”


  他做出了双手张开,欢迎的姿态,张起灵冷冷的看着。


  “我并没有打算加入。”


  “你没得选择。”


  说着张起灵就发现他的脑袋上以及身上都有红外感光线,这些都是军用手枪的瞄准线,如果他一旦动了,分分钟就是枪下亡魂。他攥紧了手,沉默着。那人似乎是在看笑话一样指了指张起灵,就道。


  “怪就怪你,没有选择当场杀了汪灿。”


  汪灿站在不远处,听到这话时丝毫没有波动,张起灵脑子里对于他们只有两个字的形容,那就是——疯子。


  “轰隆隆”


  吴邪跪在祠堂里,灵牌已经被他重新放置回去了,这个秘密,他也算是告诉爷爷他的孙子知道了。


  他现在急需要整理一下目前已知的线索。这事很长,得从那场婚礼开始理起,张起灵和他选择联姻是因为想要知道鬼玺的下落,而他自己也只是被安排的一个棋子,当然现在这个棋子已经起了作用,他开始自己学着思考布局。王八邱的事件是汪家人有意而为之,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告诉九门人,或者说告诉他和张起灵,我们回来了,欢迎你们来找我。紧接着他们入局,原本以为张起灵能把汪家人引出来结果差点折斗里,很显然这也是汪家人做的一次局,为的就是让张起灵知道自家人里混进了汪灿,他们不怕张起灵会死里头,他们甚至还可以回去找到张起灵的尸体来研究,他们或许是想要张起灵的麒麟血又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如果没有死那么接下来就是开始玩第二个计划,也就是这一次张起灵被抓。


  理完了张起灵这一条线,吴邪开始思索爷爷和九门的关系。从今天发现的秘密来看,张大佛爷曾经因为鬼玺东躲西藏颠沛流离,爷爷收留了他,张大佛爷不是张家本家人,有可能那时候的张家本家也在寻找张大佛爷,想要夺回鬼玺,那么鬼玺承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一点他先打上个问号,他从张起灵的口中得知,鬼玺原本是张家先祖留下来的本家一物,后面说是因为战争本家和外家分裂而导致鬼玺的损毁,只有一半在本家,但这不合理,唯一的可能性是张大佛爷早就把鬼玺给修复好了并知道了其中的秘密,他自己带着走,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后来会有本家找张大佛爷一说,而能找到爷爷庇护,可见他和爷爷的关系是好的,说不准这也是为什么爷爷一定要自己和张家人联姻的缘故。至于九门中以为佛爷有瞒着他们藏起来的宝藏不过是子虚乌有,张大佛爷最后带着鬼玺消失在了长白山,死在了那里也算是魂归故里,不过纵观他那传奇的戎马一生,如果知道后代九门子孙因为他的这出玩闹而争得你死我活,还不知道会不会从斗里变成粽子出来教训他们呢?


  最后,就是他三叔的故事了,吴邪一直不想往最坏的地方想,现在他却又不得不正视这件事。他三叔是再也回不来了,爷爷旁边的灵位空着,那个地方他一直不愿意往上摆,现在也许就是个时候。


  吴二白走之前告诉他,三叔拜托黑瞎子照顾他,所以那一次显然是黑瞎子托三叔的话来帮他的,接下来他只得联系一下黑瞎子,很有可能他知道三叔最后的计划是什么。

          ——TBC——

依旧冷清ಥ_ಥ给自己打个气٩( 'ω' )و 

评论(10)
热度(30)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