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八章


  张起灵的伤由于包扎及时,送去镇子上的诊所里头也算是免去了手术的繁琐。但还是免不了的伤到了皮肉,而碰巧医生说了这里没有麻药了就只能让张起灵忍一下缝合伤口。吴邪站在一边看着,观察着张起灵的神情,这人倒好直直的望天花板,一点疼的感觉都不带有的,叹了口气就跟医生道。


  “医生,他怕疼,你轻点……”


  “……”


  张起灵闻言这才盯着吴邪看,吴邪也不畏惧,你瞪我我盯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人在演什么琼瑶戏码。


  医生扶了扶老花眼镜,也不知道是笑谁。“哪疼啊?自己不说还有别人说的道理?行了,这小伙子身体素质不错,不过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之后还是得好好休息,避免剧烈运动。阿云,去帮忙抓点药……”


  “好的师父……”


  回话的是个瑶族小姑娘,名叫阿云,医学院的大学生在这落后的村落里可不多见,吴邪从老医师口中就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能回来这里奉献青春的也不多了,通常书读了一半高中都没毕业就出去打工的打工,年纪轻轻结婚生子的不在少数。


  “你叫阿云?哪个云?”


  吴邪走过去装作无意的问了句。对方显然是有点害羞,眼睛也不敢和吴邪有什么对视,吴邪摸了摸脸,他也没有这么可怕吧?


  “是…云彩的云。”


  他闻言一怔,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世上有太多的曲折巧合,不过这也与他无关,总不可能再让胖子陷进去,他们这样的人有善始却仿佛一直没有善终,知道自己的命运被安排那一刻起他就想过要发起反抗。


  “这名字好听。你以后肯定比你师父还厉害……”


  吴邪笑道,不过这番话倒是遭到了老医师的不满,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赶着他们,那护犊子劲好像生怕吴邪和张起灵带坏了他徒弟一样。


  张起灵走之前看了眼阿云,那女孩红着脸,但还是鼓起勇气和张起灵对视,那种眼神透露出的崇拜又好像是带点担心的感觉,复杂的让人无法说清。


  “二哥!”


  一出诊所,吴邪就见到了张海杏,还没等他说什么张起灵就被张海杏给扑抱住,硬生生地是把一边扶着人的吴邪给挤开了。


  “我说姑奶奶,你这一扑抱,你二哥估计还得上诊所再回炉包扎一回。”


  吴邪的话提醒了张海杏,她立即松开手,上下看着她二哥,眼里的担心跟关切让张起灵神色微微缓和,他伸手摸了摸张海杏的头。


  “我没事。”


  “嗯,是没事,不过是小腿肉掉了一块现在缝回去了……”


  吴邪笑着插了句,点了根烟在一边抽,顺便无视了张氏兄妹的眼刀。


  “真没事。”张起灵颇为无奈的重复了一句,这点伤比起之前差点没命已经是万幸。


  “二哥,跟我回张家吧,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就好好休息!”张海杏还是不放心,抓着张起灵的手就想像小时候那样撒撒娇,这样她二哥就会听她的话,只可惜他们已经长大,再也没有办法像小时候那样,现在的他们不得不背负起属于家族的责任。


  “如果他要回张家,我也跟你们回去。”


  张起灵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吴邪倒是轻描一般说了这么一句,张海杏气急反笑。


  “吴邪,你下药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我们的家事不用你管。”


  “下药?”


  张起灵皱了下眉头,看着吴邪,吴邪耸了下肩膀把烟掐了。


  “只是让她别冲动,下的是安神的药,睡一觉就好了,你看你妹妹现在不还活蹦乱跳的吗?”


  “哥,我就不该相信他。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


  这话让在场的男同胞包括张起灵也有点躺枪的意思,他面无表情,吴邪则在笑,这小姑奶奶是被保护的太好了点吧。


  “当然,我哥除外!”张海杏提起他二哥的时候神情都是自信又放松的,好像张起灵是她心里的英雄存在,不容抹黑。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顺势理了下张海杏被风吹乱的头发。


  兄妹俩都挺护犊子,吴邪心说张起灵他的身世固然可怜但好歹还给了他兄妹二人真心关切着,除了血缘上的亲情之外也就是他这样强大而不欺弱,心善而不愚善的性子比较容易招人。


  “小哥,你决定吧,是要回张家休养还是……”


  “回家。”


  “听到没有,我哥说回家!哥……”


  张海杏话头一说完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张起灵并没有要跟她走的意思,他说的家难不成……


  “有意思,你哥的意思是跟我回家。”


  吴邪看了眼张海杏,他倒不是故意要刺激这姑奶奶,只是想让她知道现在的形势,他和张起灵还有些事情要好好商讨,当然如果张起灵不跟他回去,那他一样会去张家,他不信张海客也是个不明事理的。


  “那…过几日中秋,哥你会回来吧?”


  张海杏看着他,张起灵点点头,她这才算舒展了眉头,吴邪侧目,发现她笑起来就跟个十七八的少女一样,很难想象这女人比他还大上那么几月,再看张起灵的脸他就知道了这张家怕不是前世修了德,现在才给了他们一张张比普通人还不容易老的脸。


  “哥,那我先带人回去,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跟大哥说的吗?”


  “一切顺利。”张起灵顿了顿,再加上了句。“别告诉他我的伤。”


  “知道了知道了,从小到大你就这点没变!”说完她别过头去,对着吴邪就道。


  “中秋那天我要是看不到我二哥,别怪我去吴家找你算账。”


  “哟,姑奶奶你请便。”


  吴邪做了个恭送的手势,也不知道是哪个宫斗剧里学来的,看着就很滑稽。张海杏嘴里轻哼了句就带着人手上了车准备离开。


  她不提中秋吴邪都不知道时间过得这么快,中秋啊,他要是不把张起灵带吴家去,还指不定到时间会不会遭受他母亲的“毒手”,想想就觉得耳朵疼。


  “天真!小哥,你们看个病怎么这么久啊?”


  张起灵被吴邪扶着,直到看见了胖子他才抽回了手,动作麻利的一点也不像是个伤员,胖子眼尖脑袋瓜转了好几道才跟吴邪道。


  “没事吧这?”他眼神示意了下张起灵的伤。


  吴邪摇摇头,没说话,径自往住的吊脚楼去,今天把人救出来再去看腿花了些时间,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和张海杏那样折腾来折腾去的累人,还不如在这休息一晚。


  “小哥,来,我扶你……”


  “不用。”


  张起灵表情平淡的拒绝了胖子,自己慢慢走着,胖子瞅着这个瞧着那边,还觉得这俩人是在闹别扭。瞎子正在后厨不知道跟阿贵研究什么新菜式,胖子闲来无聊只好摆了三张椅子在里头等着他们。


  “胖子,阿贵一个人抽的了这么多烟丝?”吴邪注意到外头晾晒的烟草,够好几个人吃的,就阿贵这样一个人住的需要这么多?


  “那是阿贵自个儿弄得,大概是准备拿去卖的吧,怎么的你要啊?嘿你不是净抽好烟吗怎么还瞧上这普通自制的烟丝?”胖子调侃道。


  “偶尔也需要换换口味。”吴邪说的别有深意,他隔着烟雾看到张起灵这会儿也没有坐下来,只是站在门边望着天空,这让吴邪想到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写小说的人最喜欢用的句子,像什么“忧伤的时候要学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他当时就傻傻的学着四十五度的望着天空,只觉得脖子都要歪了也没有见那忧伤散到哪里去,还有那会儿风靡一时的偶像剧鼻祖流星花园,真的信了花泽类的邪才学着倒立式去追女孩,结果不还是因为观点理念不合选择了分离。


  现在见张起灵望天他也就望着,竟然发现有种意外的安定感,古人望天是怕天会突然掉下来,张起灵望天恐怕是真的单纯不知道该怎么和人交流,选择独自一人,仿佛他和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联系,随时都会消失?吴邪想到这里心一紧,他向前一步伸手想去抓他的手臂,结果还没动作就被张起灵的眼神给弄得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嗯,刚刚看到有只大虫在你手臂上,飞走了,我说你个伤员在这站着不累吗?”


  “……”


  张起灵没有搭理他,眼睛平静无波,就是这样的眼神吴邪觉得再不搅动搅动起点波澜,他就真羽化成仙了。想象张起灵插着翅膀上天的模样怎么样都很滑稽,他突地一笑,张起灵疑惑的皱了下眉头。


  “没事,走吧,进去吃饭,顺道介绍介绍这几个人给你认识……”


  吴邪伸手,张起灵没有动,或许是觉得被他扶着太娇气,他没有那么脆弱,于是跟拒绝胖子一样拒绝他。


  “不用。”


  他慢慢走着进了里屋,吴邪看着空荡荡的手,没了那戒指倒真不习惯了。


  一进里屋就热闹了,不过是九月份广西这边天气还是比较热,过几天据说还有台风要来,胖子这会儿就给阿贵补补常识说要注意防台风。瞎子系了个粉红色的围裙配着他那身皮衣黑眼镜的装扮,违和感就上来了,但他不介意这些虚的,端上来两份菜要么是青椒炒鸡蛋要么还是青椒炒肉丝。


  “来来来,天真,小哥,不要客气,尝尝这里的农家菜,哟,今天要感谢黑爷下厨贡献了两道拿手好菜啊!”


  胖子招呼人的热络劲儿还是没有变,大概是骨子里头带着北方人的热情直爽,早些年要是没有胖子在身边插插话打打混他和潘子怕在那些个极端条件下也要无聊瞎想。


  “师父,这么多年你还是只会炒这俩菜啊?”


  吴邪夹了一筷子青椒到嘴里,嗬!给呛得,他正找水,手边就碰上了张起灵递过来的杯子,看了对方一眼,这张爷很是淡定的夹着青椒就往嘴里送。吴邪登时想到他那胃也不知道能不能吃辛辣,于是顺道给他夹了其他补的,鸡肉青菜夹到他碗里还敲了下碗。


  “啊咳…你不能吃辛辣的,你那腿受伤了别胃也给整出问题了,我到时候可没法跟你大哥和妹妹交待……”


  说着他就拿去水杯灌了几口水入喉,结果发现那是张起灵的杯子,对方竟然也就这么给了,吴邪看着他坦坦荡荡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谢了啊小哥,诶,吃饭啊你们俩,看我们做什么,能饱啊?”


  “哟哟哟瞧瞧这,啧我都不晓得该说什么了,这饭吃的,唉,话说小哥,你妹妹这性格不错的,有男朋友吗?”


  “怎么着,你想追她啊?”


  “黑爷你这话说的,我心里有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主要是关心关心……”


  黑瞎子倒了杯酒和阿贵互相敬了敬,胖子的话倒是让张起灵沉默了一下,最后说了句。


  “没有。海杏眼光高。”


  言下之意,她的事情张起灵也做不了主,都是婚姻自由的年代,就算长兄为父也不可能管的这么严,只要是张海杏真心喜欢的,做哥哥的只有祝福的份。


  “那你怎么选择和吴邪结婚?”


  黑瞎子突然的问话让气氛一度有些尴尬,阿贵还有些听不明白,胖子就说他听错了,一直给他倒酒。


  “瞎子,这事我改天和你细说,现在不方便,吃饭吧……”


  黑瞎子也是识相,听到吴邪话里的不悦也没有再提,默默的把他那一碟青椒肉丝给干掉,就连胖子也抢不到在那骂骂咧咧。


  晚饭之后阿贵和胖子就去洗碗,吴邪和瞎子就坐在外头的竹椅上,他直接问黑眼镜。


  “我二叔他有说什么吗?”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是他派来的?”


  黑瞎子似笑非笑,抱着他的小短刀靠着椅背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我猜错了?”


  “猜对了。他没有说什么,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之后呢?有什么打算?”


  “打算啊……”


  黑瞎子望了望漫天的星辰,指了指天边最亮的那一颗星。


  “瞧见没?”


  “北斗星?”


  “我就往那去……”


  吴邪无语的看着他,不过他也习惯了黑瞎子这样没有固定的性子,他自由散漫惯了,除非遇到了特别吸引他或者有趣有钱的事情他都会干,之前三叔就没少拿钱买他替自己做事,现在三叔走了,他也从瞎子身上学到了不少本事,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束缚住他的,要说有怕也是念及和他这师徒情分。


  “谢谢你,师父。”


  “谢我?谢我什么,你们出钱我出力,帮你我是有报酬的,不是白干……”


  “是是是,回去给你包个大红包。早点休息……”


  他拍了拍黑瞎子的肩膀,瞎子看着天边的星辰若有所思。


  阿贵家能提供的房间本来就有限,云彩走了之后胖子就在那屋定死了一样,谁也不让进,剩下的就只有阿贵一间房和小女儿的房间,瞎子决定睡客厅的藤椅,小女儿的房间因为嫁人早就空了下来,现在也就只能张起灵和吴邪挤一挤睡在一屋。


  吴邪擦了擦脸,这里也没有办法和家里一样随时换洗,只得简单的泡个脚脱了外套留下背心就上床。


  吴邪看着张起灵那受伤的右腿,想了想就让他睡外头。


  “小哥,你躺好了,我关灯了。”


  “嗯。”


  对方迷迷糊糊应了句,吴邪想大概是他真的累了,毕竟是从那样凶险的地方上来,在那之前怕也是没敢睡,精神紧绷,越想就越有点不是滋味。


  他躺下之后,因为床板硬而且小,吴邪也不敢翻身,怕一翻身就碰到张起灵的脚,他小时候睡觉有过不老实,长大了也不知道怎么样,再说了平时他一个人睡怎么舒服怎么来,现在他却不得不悠着点,这样一想配合着农村夜里惯有的各种动物的叫声就显得整个人都有些燥热,也可能是晚上辣椒吃多了他现在很精神。


  索性就睁开眼睛看着蚊帐以及上头的天花板,虽然看不真切但有点月光,吴邪就注意到了身边人微微凸起的骨头,就是这样消瘦的人竟然有强大的爆发力,吴邪偏过脸,叹了口气。


  “小哥,今天救你出来后我想了很多。我希望你能真的和我坦诚相待,就像朋友一样,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一切计划,可是你还是……在走之前瞒了我,你是不是觉得你把我推的远远的,不去救你就一切完事了?还是你觉得你一个人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张起灵,你也是人,你不是神,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其实我……我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睡着了,罢了,当我是自说自话吧,憋着有点难受。晚安,小哥……”


  吴邪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觉得没有那么闷热了,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侧着身子的人眼睛睁开了,竟也是没有睡着的迹象,他没有动作,但是手上的戒指却硌了下他的手心,这个尺寸果然不合适啊。

      ——TBC——


评论(2)
热度(33)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