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七章

  “我这才刚回去没多久,现在又因为这事我回来了,阿贵怕觉得奇怪咯……”


  刚下飞机,胖子就跟吴邪念叨着要带他去看看阿贵,毕竟这地儿还是阿贵他们最熟悉。但吴邪最在意的还是在机场胖子遇到的那个老人,说不准是黑眼镜也来了。


  “天真?吴邪,我跟你说话呢!”


  胖子拍拍吴邪的肩膀对方这才回神看着他。


  “瞎子可能跟来了。”


  “你是说黑眼镜儿?他不是回草原放羊去了吗,还掺和这事?”


  “不知道,只是有种直觉。”吴邪摇摇头,论直觉这事谁也没个准头,但是他偏偏就觉得这一次是真的。


  胖子笑道。“得了吧,就你这直觉,还没你的嘴巴灵。”


  “也许吧。走,去找阿贵……”


  吴邪的直觉在见到阿贵家里的老人游客的时候真的灵验。吴邪断定这人就是黑眼镜,只是胖子还蒙在鼓里,还惊讶的指着他就说。


  “天真,对,就是这个大爷,嘿我说大爷你这动作怎么这么快,怎么不跟我说咱们到的是同一个地方!”


  “哦,是你啊,我年纪大了,东西记得不那么清楚了,你们这是来旅游的?”


  “是啊,你说巧不巧,阿贵,我和吴邪来看你了,我们还住上回那地儿!”


  趁着胖子去跟阿贵打招呼,吴邪就盯着这老人看,观察他的神色,黑瞎子到这个地方不是巧合,而不告诉他们真实身份要么是他的恶趣味要么就是现在有人在监视着他们,黑眼镜得做伪装。他倒是更愿意相信是后者不然他没必要在告诉自己不再掺和这事之后还来这,一定是有什么人的委托或者说瞎子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才跟来这里。


  吴邪看了下时间,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张家的队伍会在下午到达广西,他先要在这时间之前探一探黑瞎子的口风,于是拉了把椅子过去他身边坐着。


  “大爷,你怎么一个人过来这边旅游啊,身边也没有个子女?”


  “啊?什么,年轻人你说话大点声,我耳朵有点聋了听不太见……”


  “哦,那我凑近点……”


  吴邪又凑近了几分,观察到他这脸上的人皮面具做的倒是有模有样,只是没有比他之前更了解人皮面具的构造了,他对着黑眼镜的耳朵,大声的喊了句。


  “师父!”


  黑瞎子猛地捂住耳朵,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吴邪忍住笑意。


  “啧,我是眼瞎耳朵又没聋……”


  “瞎子,好久不见。”吴邪挑了挑眉头抱臂看着他道。


  “都化成这样了你还认得出来,看来你对你师父我是心心念念的紧啊……”


  瞎子把声音恢复了摘下墨镜顺手擦拭了一下镜面,吴邪看门见山的问他。


  “你来这里是不是有谁委托?”


  “我就不能来旅旅游吗?”黑眼镜勾起唇角,反问道。


  “行了,让我猜猜吧。是我二叔是吗?他派你来监视我的?”


  “你都猜出来了我多没意思啊?”


  “伪装成这样,你是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给我知道还是假装给其他监视我们的人看的?”


  黑瞎子戴好墨镜,收好笑容,这让吴邪有种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严肃的话的错觉,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坐正跟以前跟着他训练时候一样。


  “想这么多,你不累吗?”


  “……”吴邪没有言语,只是盯着他看,眼神带着审度。


  “逗你玩的,少年别哭,师父给你买糖吃啊……”


  黑瞎子伸手去摸吴邪的头,然而还没有碰到脑袋就先被他给躲了,那速度让黑瞎子笑了下。


  “不错,看来我不在的时候有好好练功。”


  “既然你都来了,就和我一起去救个人。”


  “哦,救那个张家的人?”


  吴邪摇摇头,盯着黑眼镜看,微微笑着。


  “是吴家的人。”


  黑眼镜挑了下眉头,默默的从衣服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款墨镜,替换上了。


  “啪嗒”


  整座墓道里阴暗潮湿,由于地处溶洞下方,上方的钟乳石时不时滴点水,在这没有人语的地方滴水的声音倒是盖过了一切,张起灵不知道外头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只知道再在这座古墓里待着就会更多一份危险。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想在这坚硬的石块上摸索着,但是他那因为救人而受伤的小腿现在根本不方便他有更大动作的移动,他没想到这一次是第十家族的人先计算出来把吴邪的计划给打乱,他走之前没有告诉吴邪他的具体位置,所以这一次他面临的所有困难都该是他一个人承担。


  奇怪的是,在他被汪灿用计困在这邪门的石缝里时他忽然觉得没有告诉吴邪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至少他不会牵连进来,他也没有……害死吴邪。


  在摸索中他发现了一件事情,也算是一个规律,这些石头竟然在动?这个发现让他心生一丝希望,或许他可以通过找到这些石块的动作规律来推断出去的办法,期间他得首先保存体力,这地方有水还可以撑个一两天,人在没有食物补给下最多也只能撑个一两天,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得找到这座墓道的秘密。为什么汪家人要让他来这座古墓,这里到底有什么他们需要的东西,汪灿把他困在这里说了句任务完成的意思是指什么?难道说他们并不是要找什么,而目的只是要自己死在这?但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地方?一切就好像一团被打乱的毛线球,缠缠绕绕又似有联系。


  张起灵的脑子里有一大堆的信息在堆积着,他忽然觉得头痛的厉害,渐渐地他学会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目的也是让他自己能够更冷静的思索。他的小腿还在出血,最后不得不先放下手里的功夫,顺靠着石壁坐下来,从身上绑着的包里拿出止血绷带开始往腿上绑,等绑好了之后才顺着水声找到地方接了点水喝着。


  他想,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得想办法出去。


  吴邪没料到张海杏会跟着一起来,他们一群人带着装备出现在寨子前,胖子跟看老朋友一样去套近乎,张海杏皱着眉头,显然一副不要惹老娘,老娘没空搭理的模样,吴邪知道她这算是“兴师问罪”来了。


  “吴邪,你跟我过来一下。”


  “嘿,这妞儿脾气爆啊,天真你可小心点咯……”


  胖子拍拍吴邪的肩膀,嘴巴张合说了句“你自求多福”的话,吴邪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默念了几句大悲咒往生经南无阿弥陀佛之类的不着边际的话。


  “别说,这背影还真像是去壮烈赴死一样的,大爷你说是不是啊?”


  黑瞎子在一边跟阿贵坐着拿起了自制的卷烟抽着,对于胖子的话置若罔闻,胖子自觉没趣也跟着坐下来玩起了扑克牌。


  跟着张海杏走了没多远,吴邪就看着这个他不知道该称呼姐姐还是妹妹的人,还没等他想好就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拳风迎面袭来,他立即反应过来闪躲了一下,然而张海杏接着像是发了狠一样抬腿过来,吴邪皱着眉头,对着她开口就道。


  “喂,你一上来就要打我,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说还好,一说张海杏眼神变得更加凌厉,她停下了动作,就在吴邪以为她是打算好好说话时,张海杏就甩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吴邪脸一偏,力道大的他现在耳朵都有嗡嗡的短暂性耳鸣。


  “混蛋。”


  张海杏咬着牙骂道,她打完了之后,手也微微发颤,整个人也忍不住颤抖抿着唇像是要哭一样,吴邪也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


  “吴邪,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但是我还是很想骂他,为什么从小到大他有什么事情都要一个人担着?”


  张海杏对吴邪说完这句话,一只手捂着眼睛低声的哭了起来。那是她的二哥,是在她小时候被罚了以后还给她偷偷带吃的二哥,她那天知道二哥决定要跟吴邪结婚来完成他们家族这该死的使命时,心情复杂,更多的是心疼她这个家人。他们吃的苦够多了,为什么连后半辈子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都没有?


  吴邪掏了下口袋,有一包餐巾纸还是之前和胖子在路上吃饭的时候顺手拿的,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给张海杏,后者自顾自的没有理会吴邪,他也不着急,像是照顾妹妹一样照顾她,这女人虽然比他大几个月但是性子还是很小女孩。


  “擦擦眼泪,妆都花了就不好看了啊……”


  “我没化妆!”


  “哦,那是天生丽质,不错。”


  “……神经病。我打了你你怎么不生气?”张海杏抽走他手上的纸巾,擦了擦眼泪,擦完了眼眶还微微有点红。


  “我不打女人就只能让你打了,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白打。既然提到了你哥,就跟我多说说他小时候的事情吧……”


  张海杏瞪了他一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你是不是知道怎么救我二哥?”


  吴邪点点头,自张海客把地图发给他之后他就觉得很凑巧,这个古墓恰好是他几年之前和潘子一起下过的,里头有什么机关怎么破解他都一清二楚。


  “既然知道你怎么不抓紧时间救人?”


  “我信你哥,加上现在已经晚了,再下去风险会高很多,你哥也不希望我为了救他不理智的做出错误的决定。”


  张海杏一怔,微垂着脑袋,像是妥协一样就走到浅滩前盯着面前的河水看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二哥,是家族里拥有最纯正麒麟血的人,这些我不信你没有调查过,既然你知道我也就不再多说。我就说说我们小时候放野的事情,放野是家族的一种训练方式,如果训练不合格是很难在家族里立足的,我那时候经常拖后腿,被罚的次数也就多了,二哥会偷偷给我送吃的怕我饿着,还会在训练的时候给我放水,这样罚的就是他了,我大哥比二哥对我还严厉,有一次发现了我们俩互相放水就一起罚了我还哭了鼻子,真丢脸……”


  听着张海杏细说着她和张起灵小时候的故事,吴邪眼前却仿佛也展开了一幅幅画面,点滴都是小小的张起灵,他忍不住笑了下,张海杏还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就又要动手,吴邪摆摆手示意她别误会。


  “你二哥小时候就这么成熟了?”


  “……跟个小大人一样,老气横秋的。”


  还是第一次在张起灵家人口中得知他小时候的性子,虽然用词不怎么好但是也让吴邪多少了解了下张起灵的成长环境是怎么样的。


  “现在倒是越活越过去了。小哥,他是对自己都狠得下心的人……”


  这句话惹来张海杏的侧目,她抱着手臂道。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在意我二哥。跟男人结婚,你也不介意?”


  “我介意啊。”吴邪看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转了转就又道。“但我又庆幸,跟我结婚的人是你二哥。”


  这句话让张海杏哑口无言,她心情复杂,最后胖子喊了句开饭的时候张海杏一边往回走,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淡淡的回了句。


  “既然如此,你就得好好珍惜。”


  吴邪摸了摸下巴,兀自一笑。


  时间在墓地里是不作数的了,只会加剧人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张起灵闭目养神的时候感觉到这石头在细微的移动,他已经在心里有个大概的猜想了,这里的墓室构造有仿照八卦风水方位图的可能,石头运动的周期也类似,所以他只能按照排列顺序一步一步的走,只要走错了一步那么这些石头又会触发什么机关他心里也没有个定数,但是与其坐等不如自己拼一把。


  “乾三连西北开天,坤六断西南八地……”


  “天真你这是背八卦图位吗?”


  胖子在入口处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吴邪一直念念有词,然后也不让他继续炸道口,那个大爷他后面才知道是黑眼镜,这俩人合着就骗他一个,不过从他多年下地的经验来看,这一次的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吴邪在这之前已经折过一个潘子,这一次……他要带张起灵回去,恐怕除了一个交待大概也是为了弥补那一次未能救任何人的遗憾。


  “大家待会儿就跟着我走,不要回头也不要乱走,一定要跟紧。”


  吴邪走在前头,黑眼镜跟在一边,胖子带着后面的伙计也跟着一块进去,张海杏被吴邪留在了寨子里,下了药,只是为了让她不这么冲动,药效一过她的二哥也就回来了。


  “就是现在……”


  吴邪停止脚步,面前的石阵每隔十分钟就会开启分离到不同的方位,每个方位对照天干地支有多种不同的排法,要是全都试了就没有时间了,也没有机会让他一个个试错。


  另一边张起灵也用黑金古刀撬开了一条裂缝,他算准了这石头运动的周期,就是现在……


  “轰隆”一阵巨响,张起灵身体不稳的往一边倒,把刀插在地面上,他有点意外,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爆炸声,难不成是…?


  “小哥!你听得到吗?”


  是吴邪!


  张起灵一愣,就在他准备回应的时候这石块又开始移动,还是加速的!


  “吴邪!别过来!”


  “啧,晚了。”


  什么意思,他还没有问出口,就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将自己拽入一个怀抱里,刚刚待的地方就砸下来一块石头,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侧着身子对上了吴邪的眼睛。


  “抱歉,张起灵,我来晚了。”


  说着他就要拉着张起灵往回跑,结果听到抽气声他才注意到张起灵的腿有事!


  “你腿受伤了?”


  “小伤,快走!”


  “走?好啊,走!”


  张起灵没想到吴邪会突然把他打横抱起,想拽他的手让他麻痹的时候吴邪吼了他一声。


  “你他妈别乱动,不想我们一块嗝屁在这就听话!”


  感觉到张起灵身体一阵僵硬,但是也好歹算是妥协了,吴邪就立即算准下一块石头移动的方位和时间,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准备,三…二…一!”


  吴邪抱着张起灵三步并作两步的跑着,他内心腹诽以前大学的时候体能测试一直就没过关,这么些年的锻炼倒是够给力了,尤其他还是负重跑,最后咬着牙看到胖子炸出来的通道时他才算松了口气。


  “天真!小哥,哎哟瞧瞧这小俩口亲热的,啧啧……”


  胖子和瞎子搭着肩饶有趣味的看着这死里逃生的俩人。


  吴邪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直接把张起灵就这样压着他自己放在了地上,俩人灰头土脸的,吴邪看着看着就笑了出来。


  “你看,阎王爷都舍不得收你,张起灵,你以后命还很长。”


  “……”


  张起灵看着他,没有说话,松开了刚刚放在他脖颈的手臂,再一看自己的手指,戒指不见了!


  “喂,你怎么了?”


  “…戒指”


  吴邪看着张起灵空荡荡的手指,伸手摘下了自己手上那钻戒就拽着他的手套上去。


  “下次,别再弄丢了。”


  张起灵只觉得那只手有点发汗,慌忙抽走,不再看吴邪,吴邪倒是别有用意的盯着他看,这一次,他算是做到问心无愧了,潘子,谢谢你保佑我,吴邪心道之后回去一定要多给潘子烧柱香了。

  ——TBC——

发现发文之后你们看文的热情都没有了吗【笑哭】

评论(6)
热度(41)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