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六章


  站在戏院门口的时候,吴邪和胖子对视了一眼,这地方门庭冷落,早就不复当年张大佛爷在时的繁盛。以前可没有手机电脑,人们的娱乐活动也就是来戏园子听戏看戏,这就算是高级娱乐了。


  “天真,你说这老说戏曲是我们国家的一重要宝贵资源,哦合着就这样宝贵的,这门看着就比我那铺子还磕碜……”


  胖子的说法也没有什么大错,现在的人都不大爱听戏了,美其名曰戏曲之于国粹,保护起来了也没有人能窥见其一懂的就更少了,正是这样的情况下红家开始退出,一心钻研戏曲倒不闻不问九门中的碎事。


  “弄得亮堂了别人会觉得是饭店,就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吴邪抬腿正准备往里头去,迎面就被拦了下来,胖子这会儿开始充当手下晒面子。


  “怎么了,这是我们长沙吴家小三爷,一个个都不认识人啊?”


  “抱歉,二位,何老正在里头唱台,要听戏还得下午再来。”


  “嘿我就不信了!”


  胖子啐了口水就要撩袖子,吴邪静静的看着他们,再顺势环顾了一下,就笑眯眯的跟他们道。


  “行,那我们下午再来,胖子,走吧。”


  那些人点点头,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吴邪转身就要离开。胖子见状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对。


  “诶天真!喂!真就这么走了啊?我说你也真是,怕他做啥!你们……”


  胖子见吴邪真走了他也就只能跟着走,俩人离远了些的时候胖子就勾着吴邪的肩膀问。


  “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吴邪努了努脖子,示意胖子看戏院的后头,那里头有颗树直通院子里头不用经过大门,胖子一下就懂了。


  “啧,这老胳膊老腿了,没想到还得学三岁小孩爬树?得,走吧,看看我们的腿上功夫还能不能成?”


  吴邪没有回话,俩人故意绕远了几圈之后来到了那棵树下,这高度说高也不算太高,只是爬上去得耗点力气,吴邪目测了一下距离走远了些就开始助跑,爬树他小时候就擅长,加上这些年地下的锻炼他也算是各中老手了,屏气一下子就助跑了上去到树中央慢慢的爬上去到了顶部,胖子却忽然不知道哪里弄来了梯子,就这么慢慢悠悠的上来了,吴邪盯着他看,忽然不想承认刚刚助跑上来的自己有多牛逼。


  “天真,别这样看着我,虽然你的身材没有我的健美但为了保险起见胖爷我就还是找了梯子过来,嘿嘿,这样咱也好下去不是?”


  胖子把梯子往下放,俩人开始顺着梯子往下走,就这么顺利进来了戏院,吴邪觉得事情似乎有些顺利过头了,就连这梯子都好像是人为刻意准备的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多疑了,拐进去偏厅就可以看见舞台一角,这时候哪里有人唱戏,吴邪知道自己是被诓了,刚想转身的时候胖子就反问他。


  “天真,咱是不是被诓了啊?”


  “看这样子,是的。走吧,进去里头坐着,你不累?”


  “累,进去里头才有茶喝!走走走……”


  吴邪无奈的笑着,进去大厅里头找了张桌,那桌上早就布好了茶水就仿佛是知道他们俩一定会来。


  “哟这的花生米还挺好,就是没有酒,只有茶……”


  吴邪剥了个花生吃着,耳朵听见了脚步声,虽然轻但是他也知道是谁。


  “何老,好久不见。”吴邪忽然喊道。


  胖子还纳闷问没有见着人,吴邪看着舞台的方向,这会儿正是一出戏的开场,何老从帘子后头走出来,身上还没有卸下表演的戏服,花白的胡子不是贴上去的效果而是岁月无情留下的痕迹。


  “吴家小三爷,今天是来听老夫唱戏来的?”


  “是啊,您唱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哈哈,好,那就还是老样子,来一曲霸王别姬吧。”


  “好。”


  胖子刚想说唱这个不吉利,吴邪嘘了他一下,让他只管听,别的不需要理,胖子是个识相人,吴邪估摸着是已经知道对方整这些弯弯绕绕的是准备做什么了,于是安静下来真的成了呆若木鸡。


  霸王别姬的故事他从小就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书里道的口中说的,就连最早听小花也唱过,听戏不是重点,拖延他们的时间倒像是真的,只是他们需要时间做什么?何老在这一环节里充当了什么角色?秀秀又在不在这里?一切的问题答案吴邪现在还无从知晓。


  一场戏唱下来老爷子气都不带喘的,胖子坐不住的他说想要去解个手,吴邪于是告诉他。


  “待会儿解手完了,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天真,咱们想一块儿去了。”


  吴邪和胖子对视一眼点点头。台上的人还在演着,直到看见胖子走了他才停下,台上奇怪的是没有虞姬,只有霸王。


  “何老,真的是老当益壮啊,一出戏唱下来也不带喘的……”


  吴邪拍手鼓掌,这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台上的人看着他笑,声音也恢复了原样。


  “什么都瞒不过你。”


  “小花。”


  胖子去解手的时候果真发现了一条密道,凭着他多年的经验他想这密道能做的这么容易被看穿,就好像是故意引他进去一样,既然是故意的那他更不应该有辜负人家辛苦的意思,就这么进去看了,结果发现里头都是一些唱戏的道具和服装,等到他再往里才发现不对劲,他打开一个原先上了锁现在已然开着的房间,竟然发现了一具骸骨!穿着跟台上的何老唱戏的服装是一样一样的!难不成这具尸骨是……


  “胖子应该发现了什么,你猜他会不会吓死?”解雨臣笑道。


  “那倒不会,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


  “就在一周前,秀秀告诉我何老不对劲,我猜想是那帮人早就做了手脚,没想到……”


  解雨臣皱了皱眉头,没有说完的话他也能猜个大概,所以他的遇袭不是个他故意放出去的消息,而是确有其事,现在九门里的红家已经被解决了,但是为了保证其存在的必要性,稳住九门根基,解雨臣不得不来这么一出。


  “何老是发现了什么?”


  吴邪喝了口茶问道,解雨臣没有说话,他脑子里想的画面很复杂,如果说一直以来这个疼爱秀秀的何老就是第十家族的人假扮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蛰伏了这么些年就为了等到今天,那是为了什么?让九门内斗的话早就该掺和了,除非他现在有不得已的理由要暴露身份,那么这个假的何老现在又去了哪里?


  “天真!我他妈……咦,花儿爷!你们俩怎么……?”


  胖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吴邪和解雨臣对视了下,摇摇头。


  “胖子,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具骸骨?”


  “对啊,这不赶紧跟你们说…不是等会儿,你们俩知道!花儿爷你这诓人也不是这么诓的!”


  “我也是才知道没有多久……”


  解雨臣无辜的看了下他,三个人这下凑着就打算把前因后果给捋一捋。


  “秀秀去哪里了?”


  吴邪问解雨臣,解雨臣回道。


  “我把她送到国外去了,别这么看着我,她也是这么主动要求的。”


  “啧,花儿爷,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哪个不希望自己男朋友在身边保护着的?你这就送她走,不够意思!”胖子首先反对,他觉得这要是换他哪能这么放心女朋友一个人在国外。


  “我也是…怕她受伤。”


  吴邪看着这发小难得的磕巴,忍不住笑了下,拍拍他的肩膀,要说这九门里头除了算计也有这温情的地方。如果没有这些破事,估计他也能赶上这俩人的婚礼的。


  “所以秀秀现在什么都没有掺和是吗?”


  “嗯,说东西在她那只是个幌子,方便我观察九门里头的动向,现在我知道的第十家族的人名单都在这里了……”


  说着解雨臣就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吴邪,吴邪把它收好并不打算看。


  “诶天真你怎么不打开看看?”


  解雨臣也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吴邪会在他面前看看是不是这些人,吴邪却说。


  “这不重要,我比较在意的是王八邱你们查了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解雨臣显得有些诧异,他没想到一个他们吴家盘口底下的人会被吴邪提出来。


  “我怀疑他兴许也跟何老一个下场……”


  胖子反应过来道。“你是说他也被咔嚓了?”


  “很有可能,我最近查到王八邱他的盘口账目,新做的假账,自从三叔那件事情之后他根本不敢再这么做,能让他这么做的原因,不是他找到了新的靠山就是他根本不是王八邱。”


  “为什么不是前者?”


  “如果真的是前者,他找到了新的靠山那为什么还特意做戏给我们看?他完全可以顺势自己盘食掉整个盘口,而能让他选择听命于这个靠山,说明必定是可以抗衡九门的人,那么除了九门就只有……”


  “汪家人,也就是第十家族的人。”


  “没错。”


  吴邪点点头,他了解王八邱这个人,遇事只会让下手去做,他自己不出面,而那天能让寸步不离的伙计都死在里头,可见他离活命的希望也渺茫,这么说很可能的是第十家族的人杀了王八邱再安排自家的人混入盘口中假装是王八邱还在那,只可惜他们做的假账出卖了他们,不过这也不排除他们是有意而为之,故意透露消息给吴邪,想让吴邪按照他们的计划走,进入他们设计的圈套。


  “吴邪,张起灵呢?他这一次没有和你一起来?”


  解雨臣这才问道他这发小的结婚对象了,饶有兴趣的模样看在吴邪眼里有点瘆得慌,还没有等吴邪开口说胖子就先坐不住了,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说。


  “诶,花儿爷,你这可就不对了,都说朋友妻不可欺,你都有霍家小姐姐了就不要去招惹人家小哥了啊……”


  解雨臣无语的看着他,吴邪这才摊开解雨臣给他的名单,上头果然是混入几个家族里头都有头有脸的人,只是一个名字格外引起吴邪的注意。


  “张灿?张家人…不对,是汪灿,他是混入张家里头的汪家人,小哥要遇上麻烦了。”


  “怎么了?”


  俩人见吴邪喃喃自语,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吴邪突然给张海客去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吴邪也没有空解释直接问道。


  “张海客,这一次跟小哥下地的人里头有没有一个叫张灿的?”


  “张灿怎么了?”


  “看来是有了…小哥有麻烦了。”


  “吴邪,他是不是第十家族的人?”


  “是,你们挑选的地方到底在哪?张起灵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不告诉我是不是觉得自己能上天?”


  “吴邪,你先冷静。这件事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起灵他们下地以后就联系不上了。”


  他妈的,都是一群玩阴的孙子!对方明显已经知道张起灵那边才是主要阵地,就是解决了北京这些汪家人纯粹也就是些啰啰,他们最主要盯紧的还是张家!


  挂断了张海客的电话,吴邪阴沉着脸色,一脚踹了下一旁的桌子,解雨臣和胖子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这时候的吴邪需要自己冷静,他们说什么也没有用。


  等他冷静了下收到了张海客发来的图片,是斗的方位以及下地人的名单。并且最后说了句。


  “带他回家。”


  吴邪攥着手机,深深呼吸了口气之后才跟胖子道。


  “胖子,跟我出发,去广西。”说完转而对上解雨臣的眼睛,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放心二字他才转身离开。


  “小哥他们去的那地在广西?怎么这么巧?”


  “中途换了地,张海客查到他们信号最后消失的地方在广西,之前给他们安排的地方并不是广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胖子嘶了口气,“说明小哥很可能被他们挟持了,再者这是一个团伙作案,有计划有组织,小哥一个人难挡……”


  “说的对。所以我们这边也要开始着手准备,吴家盘口我不能找,我现在只能找张家人,张海客已经派人过来了,到时候和我们一起汇合……”


  “天真,你……”


  “怎么了?有话快说。”


  “我发现你好像回到了第一次我见到你的时候……”


  吴邪一怔,他缓了下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你这些年过的太紧张了,除了要逼着自己学成三爷那样我猜你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慌张过,是因为小哥?”


  “我不想…潘子的事情再发生。小哥…也是我兄弟。”


  胖子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得嘞,不管怎么样,跟着你混我王胖子不怕孤坟野冢没有人惦记……”


  “呵,你胖爷可是拜过上师的,上师说你以后长命百岁不是个问题!”


  “哇那我可得好好折腾折腾,广西,我来了!”


  吴邪把车开上了80迈每小时,连闯了几个红绿灯胖子显然心疼也没有说,等到了机场匆匆把车一停,就定了最近一班飞机直飞广西,他们没有带装备,一切装备都在张海客安排的人手那里,吴邪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冷静下来部署接下来的计划。


  在这期间他摩挲着手上的戒指,脑子里想着跟张起灵相处的几个画面,却恍然间觉得这些画面好像也不太真实了一样。


  “天真,天真?吴邪!”


  “说,我听着。”


  “你跟魔怔了一样,都想些什么呢?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吧……”


  胖子去机场的便利商店买了份盒饭,热完了拿过来,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吴邪不饿他都饿了,折腾了一早上。


  在胖子的影响下他现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接过盒饭打开了闻闻味道。


  “这就对了,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接下来可没有现在这么安逸吃饱饭的时候了……”


  胖子是话糙理不糙,吴邪舀了口饭菜吃着,还是青椒肉丝炒饭,这就让他怀疑起胖子的口味来了,问他怎么想到买这个的时候胖子说了。


  “刚刚在商店门口排队怪久的,碰上一个大爷,说他那有两份青椒肉丝炒饭,问我要不要,我看着他戴着眼镜年纪大了,没有个子女在身边,怪可怜的,而且也赶时间就干脆买了下来……”


  “……他人呢?”


  “走了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吃饭吧。”


  吴邪盯着手上的青椒肉丝炒饭,若有所思。


 ——TBC——

评论(6)
热度(39)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