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五章


  在吴邪的印象里,北京是除了杭州以外掺杂了很多小时候回忆的地方。他小的时候不爱说话,在男孩子都去疯玩的年纪他却选择和两个女孩儿玩,尽管后面才弄清楚其中一个女娃娃是同他一样的男孩,但是也并不妨碍他们三个关系的要好。


  这次来北京吴邪是真想纯当是旅游加探亲来的,然而单这举动就足够让外头那些盯着他们的人觉得风雨欲来有计划一样,实际上屁大的事情没有,吴邪却也乐得他们误会。


  “解当家的,我飞机早点了,你不出来接待接待?”吴邪发了段文字给解雨臣,他可是个手机控,这会儿看着对方正在输入这几个大字的时候就知道对方俄罗斯方块没打成要怪他了。


  “吴邪,不要来解家。”


  看到这条信息,吴邪皱了下眉头,这是计划有变的信号,是九门突然生变让小花来不及反应?吴邪不作纠结,只是迅速发了个OK的手势过去,对方就再也没有回复,吴邪看着前头的红绿灯,最后在绿灯的时候让司机打了个方向,没有去解家转而去了潘家园。


  “你说你,要来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哦合赶着我这就是一提供你歇脚的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哇?”


  胖子接到吴邪的电话时他正在外头花鸟市场逛着呢,穿着大裤衩和流行款白色背心,再拿一茶壶就和公园里的大爷大妈没有什么区别了,吴邪见到胖子不修边幅的模样笑了笑,伸手去给了他一个拥抱,胖子嫌肉麻,但是也狠狠的拍了拍吴邪的后背。


  “天真啊,遇上什么事别忘了来找胖爷,老潘…不说了,反正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吴邪松了手,胖子没有说下去的话他心里门儿清,要说他这一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之一,或许就是信了潘子话把他留在了地下自己却傻乎乎的出去了又想回去救人,结果可想而知,胖子对他道。


  “老潘早在下地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就没打算回来,知道你一定会自责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好了,真他娘的操蛋玩意儿……”


  吴邪听后沉思着,潘子和三叔早就用他们的命给他上了一课,他已然是入局之人,现在他就是想抽离也得学着安排好一切,没有了三叔和潘子,他能做的就是利用爷爷给他留下的线索去继续完成之前未完成的计划。


  “胖子,我有个忙……”


  “什么忙,你别扭捏,我就知道你突然来到我这是有事情要干了,能缺了胖爷我吗?”


  胖子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那语气仿佛回到了当年和他一起下地的时候,吴邪食指摩挲着茶杯,把茶水灌下喉了之后就开始跟胖子说他的计划,当然他没有把所有计划都和盘托出,而是兜了一半,光这一半里头胖子的作用还是大大的有的。


  “天真,你这可比下地还要简单多了,就是让我留守在这里看着花儿爷他们就行了?”


  “看着简单,还是别掉以轻心的好。”


  “嗨,行了,不婆婆妈妈的,既然相信我就该知道我也不是什么蠢蛋,胖爷的脑袋可还灵光着!”


  “这倒是,胖爷你的这颗脑袋当年可在新月饭店卖的高啊……”


  吴邪笑着提起当初他们和小花一块在新月饭店闹出的荒唐事,胖子的大名现在都还在新月饭店管事人的那本黑名单中,估计是怎么消也消不掉了。


  “天真,你说你结婚我也没有去,我去了趟广西,这结婚礼物我也没准备……”


  看胖子好像有点在意这事,吴邪摆摆手。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和谁结的婚。”


  “知道啊,不就是张家三小姐吗!就张海杏,长的是漂亮,可惜性格不怎么好有点泼辣,啧啧天真你可有罪受了……”


  “……是她二哥。”


  吴邪叹了口气,显然这消息传来传去的到了胖子耳朵里早就变了味。


  “哦她二哥我也知道,张起灵,道上称哑巴…不是你等会儿!你刚刚说什么?”


  胖子抠了下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开始以为张家和吴家联姻怎么的也得是一男一女吧,却没考虑这男男也上道啊?


  吴邪把玩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就知道胖子会以为他疯了,跟一男的结婚。于是他笑着问胖子。


  “怎么?兄弟就好这一口你怎么看?”


  “没想到哇没想到!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可没见你对哪个…不是你大学不是还有个交往过的女朋友吗,虽然说后面分了吧,这就……”


  胖子伸出手指弯了弯,寓意已经很明确了,吴邪拿起笔敲了敲他的手指。


  “开玩笑的,我跟他只是合约婚姻。我敬重他,一个男人跟另一个男人结婚,说出去他的名声也不好听,但是我们还是选择这么做了。”


  “确实,换我我可对不下去,估计在还没拜堂前我就给跑咯,又不是天生就那啥……”


  胖子眼神转了好几道,吴邪都明白,于是也没有再多说,他对张起灵纯粹也没有那些意思,只是欣赏大过于爱恋,那种感觉常常会和别人口中的gay混为一谈,似乎他跟个男的结婚了就是真的性向一锤定音了,事实上没有谁比他自己更清楚之前自己那三十年都是性向为女。他是这么想张起灵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又是怎么定义的,吴家小三爷?还是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等他陡然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自己在张起灵心里的形象?啧,不太正常,吴邪把玩了下手里的笔,把话题转到胖子身上。


  “你说你没来是因为去广西了,你去见阿贵了是不是?”


  “是啊,云彩走了以后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守着,我看着也觉得有些不忍心,这人嘛,老了老了,除了光长年纪外还有念头想,他总觉得自己女儿会回来,我也不好说什么,就陪着一起念叨吧……”


  胖子寥寥几句感慨的话到了吴邪耳中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云彩的死对于她的父亲阿贵以及爱慕她的胖子来说打击都是很大的,胖子当初甚至接受不了想着去地下陪她也算是不让她走时太害怕,但被吴邪他们劝住了,很简单,吴邪跟胖子说。


  “你要是死了,就没有人再替你守着云彩了,胖子,真正的死去不是生理上的停止心跳,停止呼吸,而是连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记得她的人都死去,她才算真的死了你明不明白?”


  现在回过头来,吴邪觉得这劝人的方式实在太过残忍。即使留住了胖子的人,却也锁住了他的心,活生生的把他给“逼死”了,胖子的脾气看着不靠谱实际上决定了的事情谁劝也没有用,一年又一年的往广西跑,陪着阿贵唠嗑云彩,就差把房子也建在那了。


  “天真,这份心情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但我希望你还是不要有这样的体会……”


  吴邪看了眼胖子,趁着水热了,给他往茶杯里添了水。


  “我们这样的人,有没有这样的以后还不知道。我想我如果真有这样的体会了,你们应该会比我还高兴?”


  胖子挠了挠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这时候胖子发现店铺门口有个人一直往里头张望,他仔细一看笑出声。


  “哟,金老板,今儿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进来吧,刚沏好的茶,你这鼻子啧啧……”


  胖子指了指金万堂的脸,金万堂进来看到吴邪在的时候还有点愕然,毕竟之前被吴邪给坑怕了,他也不敢去杭州腆着脸找人了,现在吴邪一见到他热情的打了声招呼,这跟之前赶他的人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金老板,今天又来找我看货?还是……”


  胖子给他倒了杯茶,不紧不慢的说着,吴邪就在一旁看他,也不避嫌,胖子看着金万堂的脸色像是不方便告诉吴邪一样。


  “怎么?有什么话不方便告诉我们吴小佛爷吗?你确定你能瞒的过他?你也不打听打听他……”


  “诶,行了行了,胖子,不吹牛了,金万堂,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要找胖子说?是不是关于九门的?”


  “哎哟吴老板,我…这你都知道啊,你可不知道,就解家,今天被围的水泄不通,据说是解雨臣他在外头被人给袭击了,现在生死未卜,有人趁火打劫……”


  “哦,合着你就是想找我去捞一把啊?你这损样……”


  “……诶,这不是你之前说的有好事叫上你的?”


  金万堂拍了下桌子,胖子一下起身瞪着他,他的气势登时就弱了,倒是吴邪,听到这句话思索了一下发现手机到现在也没有信息过来,莫非这就是小花之前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早就计划好的?连他也不告诉直接就上,怎么?这还真是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啊。


  “九门的人现在各怀心事,小花不在,他们不去争解家盘口说不过去,秀秀现在在哪?”


  吴邪看着金万堂,金万堂摸了摸下巴,他说。


  “秀秀小姐一直没见着人,我也是听说的…只是听说啊,说解雨臣把他的盘口都过给了霍秀秀,现在他们也在到处找霍秀秀……”


  有意思,小花你这是玩的哪一出?金蝉脱壳?吴邪喝了口茶,什么话也不说,脑子里的计划又多出了些旁支。首先,张起灵那边他肯定对方会按照和他约定好的计划先去找一处不知名的斗,这个斗可以由他们张家人选择,只是需要把消息有意无意的外放让别人以为张家这一次倾巢而动是为了某种意义上的争夺宝藏,跟着他们就会得到想要的,这一波人可能是第十家族的也可能是九门某些家族的人,他相信张起灵会有所分辨。其二,他选择来北京原本是打算告知解雨臣他自己一部分的计划,只需要解雨臣完成这一部分的计划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但是显然解雨臣好像有自己的看法或者说他有什么不得已的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打断了和他见面约定的事情,那这个事情到底是什么?吴邪在这里敲了个问号,连他都不知道的或许是涉及到上辈人的恩恩怨怨吧。其三,解雨臣遇袭是个幌子,他现在应该已经易容隐藏起来了,至于牵扯到秀秀,秀秀这丫头对小花是有感情的,原本如果没有这些恩怨纠葛的事情他们也许会像普通的情侣一样秀秀恩爱拉拉仇恨,现在看来应该是霍秀秀主动配合的,那么现在的关键就是找到秀秀,吴邪理了一遍之后就想到了一个地方,只是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能藏多久,他得尽快找到她。


  “胖子……”


  吴邪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胖子,胖子拍了拍手笑道。


  “得嘞,为您小三爷鞍前马后我在所不辞,走着!”


  胖子理了理他那已经有点长乱的头发,准备了一副眼镜戴着,穿上个外套看着精神头足了点。


  “诶,王老板你和小三爷这是去哪啊?能不能捎带上我啊!”


  胖子半摘下眼镜,扔了个钥匙给金万堂。


  “帮我看会儿店,今儿东西卖出去了酬劳都算你的!”


  “……”


  金万堂瘪了下嘴,嘴里嘟囔着你这破店能卖出去什么东西才怪了!


  出了店门胖子就去把自家的吉普开了过来,吴邪微眯着眼睛,觉得这日光可比杭州的刺眼多了,算着时间,张起灵他们应该已经动身了。


  “天真,上车!”


  “这么多年你这车还是一个样,没打算卖了换辆好使的?”


  吴邪上车系好了安全带跟他侃了几句,知道这车跟了胖子很多年,要说是他的二老婆也不出奇。


  “啧,这车好歹是我二房,我改装过了,性能比之前的好一些,正适合在车里做运动!”


  “嗯,是宽敞了一些,不过你这腰还是得悠着点……”


  “放心吧我这两颗腰子还火热着呢,小佛爷说吧上哪儿去?”


  “去戏院。”


  “去那干啥?哦听一群老爷们老太太唱戏相亲呐?”


  “霍秀秀可能在那。”


  这么一说胖子就机灵了,那地方可是解雨臣师父二月红的地盘,虽说红家中立已经不掺和九门的事务了,但是红家后辈何老可是看着霍秀秀长大的,不可能不管。


  “啧,我说你这颗脑袋不放新月饭店拍卖太可惜了!得嘞,天真,坐稳了啊!”


  胖子戴好眼镜,一副保镖的派头让吴邪有种错觉回到了当初大闹新月饭店的时候,他看了下手机,解雨臣依旧没有回复消息,看来这一次他们遇到的麻烦比之前以往都要难处理,但他相信解雨臣,相信这一次计划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实际上就等于是相信他自己。比起几年前他刚接手三叔的盘口坐上“三爷”的位置那份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现在的他面对生死却仿佛看淡不会再有心痛,就像三叔说的,面具一旦戴上了就很难再摘下。

——TBC——

评论(6)
热度(27)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