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四章


  回去杭州之后吴邪就开始着手部署接下来的事情,王八邱既然趟了这趟浑水那不好好利用似乎说不太过去,吴二白如他所说只要他从吴家盘口要人绝计不会有人愿意出来,这都是他家二叔的授意,没有人敢违背,吴邪只好把目标转向了——张家。


  张起灵晨练回来之后见到吴邪端坐在客厅,似乎是有话要说,他随手擦拭了下身上的汗,然后就准备去浴室,吴邪却在这时候喊住了他。


  “小哥,先别洗。”


  “……”


  张起灵看着他,微长的刘海因为出汗现在有几缕贴合在额头,看着就有点像乖巧的高中生,吴邪不得不质疑资料上写着张起灵比他要大上七八岁的说法了,就这张脸套上附近高中的校服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这是已经快四十的人。


  “算了,你还是去洗澡吧……”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显然对吴邪这欲言又止的态度略有点不舒服,他吐出来两个字。


  “合约。”


  “哦,信息共享是吧,不妨碍你洗澡,去吧,我捋一捋再跟你说。”


  张起灵上下看了看吴邪,发现他淡定自若的喝着茶翘着腿儿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就擦了擦脸收拾了衣服去浴室里洗澡。


  趁着张起灵洗澡的时候吴邪就在脑子里理了一遍事情的可能性经过。按照九门协会的协定,到他们这一代本应该是各管各家相安无事,如今生意不好做,各家都打着如意算盘,想到了之前张大佛爷留下来的宝藏,这跟张家人世代守护的东西有着某种关联,王八邱的事件只是一个口子,割开了九门现在岌岌可危的联系,大家都想尽办法的去找寻这个地方,而吴老爷子留下来的笔记告诉吴邪,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那里很可能不是宝藏,而是……危机的开始。吴老爷子只告诉过吴邪“钥匙”的存在,却并没有告诉他怎么找到它,所以他部署下这个计划,张家人肯选择答应也是在他的计划之内,他们需要守护这个地方,也需要这个“钥匙”,而现在能找到这个地方并且取到“钥匙”的也就只有张家人……


  就在吴邪还在寻思着怎么开口时张起灵洗好了澡,他上身一件黑色工字背心下身套着一条灰色棉质运动裤,吴邪的眼睛盯着他胸前绵延直到后背的麒麟纹身,张牙舞爪,倒是威风凛凛。张起灵擦拭着头发,期间注意到了吴邪的眼神,动作一顿。


  “你想说什么?”


  “小哥,身材不错啊。”


  “……”


  吴邪看他面无表情眼神却渐冷下来,就知道玩笑不能过火,于是摸了摸鼻头就道。


  “我想下斗。”


  “…你计划好了?”


  吴邪点点头,张起灵沉默了下拿起手机联系了张海客,这手机还是张海客给他买的,他很少用,基本上也是有事情才打给他,据说是专线。


  打电话过去没有几秒就接通了,张起灵摁了免提就把手机放在吴邪面前,吴邪笑了下,就故意喊了声。


  “喂,起灵?”


  “喂,大舅哥你好啊!”


  这个称呼一出,张起灵微眯着眼睛,就好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豹子一样,吴邪咳嗽了几声才接着道。


  “张海客,我是吴邪,小哥在我这我让他给你打的电话,你先听我说,我需要你们张家派几个用得的人,下地。”


  “吴邪,你在打什么主意?”


  “张家大哥你就听我的呗,借我几个人,我保证原封不动完好无损的把他们还给你?”


  “…起灵,你的意见?”


  吴邪使了个眼色给张起灵,想让他表个态,结果张起灵却说了句。


  “海客哥,我当筷子头。一切就按吴邪说的。”


  吴邪闻言皱了下眉头,似乎并不认可他方才的话,在这之前张海客插了句话。


  “你当筷子头?起灵,你已经……”


  “不要紧。”


  张家族规,已婚的人会失去下地的资格。但是那规矩不破不立,张家目前的境况并不比之前好到哪里去,早就不像张大佛爷那时候的鼎盛了,吴邪从他们兄弟俩的话语中感知到其中有什么隐情,张起灵却选择瞒着他。等张起灵和张海客谈妥了之后吴邪才开口。


  “你大哥这么爽快,我好奇的是他刚刚说的话,小哥,我希望你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


  “那你呢?”


  张起灵反问道,吴邪此时有点哑口无言,无奈的低着头笑了笑,他确实没有做到,既然张起灵已经让张家派人同他一起下地,那么地上的事情就得由他来做好准备,引第十家族的人出来,他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你需要多久的时间?”


  张起灵知道下斗只是吴邪的一部分计划,很有可能只是拖延时间,从而把渗透进来的第十家族的人给一个个揪出来,期间他这边也许会遇上点事情但是足够他应对了。


  “你猜?”


  “……”


  “我是真的没打算你亲自下斗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后续会这么走,只能自己把握了。”


  吴邪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香烟敲出一支叼在嘴里,他看了眼张起灵,发现对方还是一脸半信半疑的模样,叹了口气就到阳台去抽烟了。他原本不打算把张起灵拉下水,但是显然他的聪明程度不亚于自己,这样的结婚对象以后要是他在外面做什么岂不是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吴邪嗤笑,一方面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婆妈一方面却又想他们还有以后吗?


  这样想着的吴邪嘴里的香烟燃了一大半剩下的都抖落在地上成了灰,突然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吴邪把手机拿出来发现是解雨臣的来电,也不知道是他解家在自己身边安了间谍还是因为解雨臣跟他有点默契,知道他吴邪迟早会去找他解当家的帮这个忙。


  张起灵看着他打起了电话也就停住了脚步,转而回了房间,吴邪有意不让他知道他接下来的计划,就像他是不被信任的一样,攥着手忽而松开,张海客这时候发来了下地人员的资料给他,现在就看下地的时间以及方位的安排,如果真的要去那个地方,仅凭这些人力物力显然还有些勉强,如果他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分散一部分第十家族的人的精力,那么大可不必暴露那个地方,所以想了想也许可以故意透露一些消息,让那些人以为张家集体出动下地原因是寻求佛爷留下来的宝藏,这样不仅九门会有所行动,还能引出那些动作的第十家族的人。


  “小花,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去北京找你……”


  挂了电话之后的吴邪思索了下,手上的烟早就已经灭了,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回头看张起灵已经不见了,大抵是回了房间,刚刚也许是带着些许玩笑意味或者说是他确实对张起灵下地有点意见,微抬头看着楼上那紧闭的房门,心道。


  “张起灵,你说我是希望每一个人都好,那你怎么不把自己也算在内?”


  他轻叹了口气,去到厨房准备一个人面对一堆食材忙活中午的饭菜,王姨今天家里有事不来做饭,吴邪没跟张起灵结婚之前都是一个人在外头过,很少在家里吃,很多菜看似简单拼凑在一起却又是另一回事,吴邪想干脆弄个大杂烩,整口大锅,跟外头的火锅有点类似,想吃什么就往锅里下,看张起灵也不打算下来帮忙了吴邪就自己洗着菜看着弄了。


  “起灵,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嗯。”


  “好吧,那我找找近期没开的地儿,找到就安排你们下去……”


  “好。”


  “起灵你吃饭了吗?记得按时吃饭,你胃本来就该好好养着的,之前在家里我和海杏看着,现在在吴邪那里也不能松懈……”


  “准备吃,哥,你们也去吃饭吧……”


  “那成,赶紧去啊!”


  听着电话那头挂断的声音,张起灵看了下时间,就准备下楼去,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穿着白衬衫系围裙的吴邪,他和吴邪的眼睛对上,吴邪收回准备敲门的手挠了挠头发,这才开口道。


  “我听张海客说了,你的胃不好,要按时吃饭,王姨请假了,我就仿着火锅在家里也弄了个,走吧,跟我一块尝尝?”


  张起灵鼻尖已经嗅到了食物的香气,点点头,跟着吴邪下去坐到了饭桌上,电磁炉放在饭桌中间,一口锅水早开了,吴邪就开始下了些肉下去,还让张起灵喜欢什么就往里头下,张起灵没有动,只是看着锅里的肉,不知道还以为是许久没有开荤的愣盯着肉去了,吴邪看在眼里忍不住就笑了,张起灵这才把视线从锅移到吴邪身上,吴邪涮了几块牛肉片就放到了张起灵碗中。


  “小哥,沾点酱油好吃的嘞,我沾点辣酱你不能动,为了你的胃悠着点哈……”


  张起灵看着碗里的肉片,拿起筷子夹起来轻轻吹了下就吃了进去,吴邪见状又多给他夹了几块肉片,瞅着这人就是少吃肉不然怎么见个肉都好像犹豫的不吃似的。


  “小哥,你多吃点,呼,这烫嘴的…嘶!”


  “…你慢点。”


  “嘿嘿,我就喜欢这样的,跟外头吃火锅没有什么区别吧,趁热吃吧,我等下下青菜藕片……”


  张起灵见他好像是不太能吃辣却又死要面子逞强的,于是他起身去倒了杯温水放到吴邪面前,这人一愣抬头看着张起灵。


  “小哥……”


  “不能吃辣就别逞强。”


  吴邪抿抿唇,这下满嘴都是红辣油的,看着跟涂了唇彩似的滑稽的很,张起灵眨了眨眼,抽了张纸巾塞他手上。


  “嘴巴。”


  “啊?”


  “闭嘴。”


  “……”


  啊一下看着就更傻了,张起灵微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碗里的肉,动作优雅的像是接受了礼仪教学的贵公子,吴邪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最后才想起要擦自己的嘴巴,心里还腹诽道这家伙关心就关心吧还整这么凶做什么?不过被这一折腾,他们俩仿佛把饭前那段不算和气的对话给忘了,就这么围着饭桌,隔着食物氤氲起来的香气,吃的自然又温馨。


  “小哥,怎么样,好吃吧?”


  “嗯。”


  难得得到闷油瓶的认可,吴邪心里还是有点小骄傲的,看他吃的不算少,自己也打了个饱嗝,这时候也不顾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直接剔起了牙。张起灵看着一桌子的光盘,起身准备收拾,吴邪喊住了他。


  “小哥,不着急,坐下吧。”


  张起灵从他眼里读出了我们谈谈的信息,于是端坐下来看着他,等他先说话。


  “对不起,我得保证每个人每件事都在计划之内,但是你是个例外……”


  张起灵先是一怔然后才皱了下眉头。


  “吴邪,我不是局外人。”


  “我知道…啧,我们都不算局外人……”


  “吴邪,不破不立。”


  吴邪抬头盯着他看,张起灵眼底没有一点犹豫,他是真的铁了心要入这个局破这个局。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张起灵这句话砸得吴邪那压下的脾气有点上头,但却忍住了没有发作。


  “小哥……”


  “我需要的是并肩作战。”


  吴邪的计划里有把他放在安全地方保护的一块,但是张起灵却并不想只躲在吴邪计划后头做个被保护的弱小。吴邪一开始就没有把这当作是平等来看,现在他算是弄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了,于是他笑着敲了敲桌面。


  “好啊,是我不对,小哥,我不该觉得我可以一辈子都这样护着你……”虽然他是觉得这个人值得别人对他好,毕竟斗里的事情他见得多了也听得多,张起灵从来都是救人,不管好人坏人,只要是不想死的他都会去救,这样的人才值得他吴邪交付真心托付后背像个爷们一样去保护。


  想通了之后他两手交叠像往常思考的一种习惯性动作一样。


  “小哥,这个计划很长,但我想你能有足够的耐心听我说……”


  “当然。”


  张起灵放松了下来,耳朵打起十二分精神倾听着吴邪的计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下午两点,这件事情才算是让张起灵了解了一大半,加上他原先自己猜的那部分,基本上可以对上号。


  “小哥,我对你现在只有一个要求。”


  “嗯?”


  “给我…活着回来。”吴邪用冷静又锐利的眼神看着张起灵,这句话说着轻意味却很重,吴邪不能跟着下地,但他清楚这不会是一次简单的下地活动,背后牵扯出的是第十家族的人,对方有多少都能做什么他们现在还无从知晓,所以他只希望把事情告诉张起灵之后,他能活着出来。


  “吴邪……”


  “听着,如果过了五天,没有你的消息我会下去找你。”


  张起灵想说不用,却又觉得面对着他忽然说不出口,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其中的道理。只得在他近乎执拗的目光下点点头算作答应。


  “看来,我这第五条约定还能再放一放……”


  得到了张起灵允诺的吴邪心情大好,微微笑了下就开始收拾起饭桌,顺道对还坐着的张起灵说了句。


  “小哥,碗我就放着了啊,你刚刚可还很勤快的要洗碗的我看到了,放心我不跟你抢……”


  “……”


  张起灵看那系着围裙却浑然不知的上楼的男人,默默的收回视线不作提醒并且内心把买洗碗机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TBC——

评论(3)
热度(54)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