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婚久必合

第三章


  瓶仔被送到本家的时候小家伙咬住了张起灵的裤腿,似乎不愿意和他分开一样,后面伙计调侃说“这狗看来跟张爷比较亲。”,张起灵半蹲下身子去,没有伸手摸只是眼睛看着小家伙,这时候它却好像懂了什么一样安静下来松了嘴,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吴邪一下子竟觉得神奇,这闷油瓶莫非还能通狗语不成?他脑补了一下张起灵和狗狗说话的模样,不禁想笑,说出去道上的人怕是要惊掉大牙。


  “老板,二爷知道你们回来了,说是今晚就留在这吃饭。”


  “知道了。”


  吴邪见张起灵已经起身,瓶仔也乖乖的任伙计带走,就对他道。


  “小哥,今晚在家吃饭,另外,去见见奶奶……”


  “嗯。”


  张起灵知道吴家奶奶那天婚礼并不在场,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他们奉的合约婚姻的事情,至于为什么瞒着估计也是有什么考量,只是他不知道待会见到人该说什么做什么,吴邪适时的说了句。


  “不怕,我奶奶人很好。”


  “……”


  吴邪看人的功夫这些年练出来不少,哪怕是张起灵这样鲜少流露表情的人他看眼睛也能猜个大概,所以这算是被他说中了,闷油瓶还真的在想待会儿要怎么哄他奶奶吗?这么一想吴邪竟伸出手去碰张起灵的头,后者怔了下微微侧了侧头,他的手就这么擦着他的发梢过去,吴邪反应过来立即收回了手,刚刚是怎么了就伸手过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吓到张起灵,别让他误会什么才好,吴邪连连在心底问责,面上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越是不镇定才越像是有什么一样。


  这是张起灵第一次来吴家本家,刚刚从门外就注意到了这里的建筑风格还存着些许以前大户人家的感觉,进去的时候又是另一方天地,伙计们进进出出的时候见到吴邪和张起灵还问声好。


  “老板,你回来了啊!”


  坎肩正在帮忙搬东西,从后头露出脑袋对着吴邪笑了笑,等看到一边的张起灵也跟着喊声张爷好。


  “这石头不是奶奶喜欢的紧的那块吗?怎么,老人家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哪啊老板,这是换个位置摆,美名曰风水……”


  坎肩挑了挑眉头,然后就把石头抱起来,姿势像是抱西瓜一样却偏就脸上的用力神态出卖了他,这石头是真有份量的。吴邪对自家奶奶的决定没有什么质疑的,老人家高兴就好。


  “小哥,你跟我去个地方。”


  张起灵点点头,跟在吴邪身边走着,这园子布局的像是迷宫怎么走都是一个样,如果流连美景很容易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位去,直到吴邪停下脚步,他就看到了拄着神木杖子的老人家,吴邪侧过头看着张起灵,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老人却看也没看就叹了口气道。


  “你们来了啊……”


  “奶奶……”


  吴邪这一声叫出口就想到了小时候跟在爷爷奶奶身边的自己,奶奶最疼他,不管他怎么调皮捣蛋甚至后来跟着三叔跑这一遭,她都没有责怪自己孙子的意思。


  “小邪,你结婚奶奶没有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奶奶是对我失望了。”


  吴家奶奶这才回过身,张起灵和她的眼神对上,面对着这位除了狗五爷以外吴家最有地位的老人,张起灵眼里满带的是敬重。


  “这位就是张家的张起灵,跟我说道说道,你对吴邪怎么看的,怎么想到答应这桩荒唐事的?”


  “奶奶……”


  “吴邪,长辈说话你别插嘴。”


  “……”


  吴邪知道这下算是完了,老人家生气了,多久都没有这样过了,看来这一次是闹大了触了奶奶的雷头,她不过是让自己的孙子不要越陷越深,自家的儿子她看着没法管了,但是吴邪她尚且还想争取一下,知道他们结婚背后的隐情她只骂糊涂,


  九门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现在他们却还要再去找寻所谓的真相去打破现在的平衡?搭上一个老三不够现在还要折腾她这个孙子,她看着张起灵,似乎在等他开口。


  “宿命所选,别无选择。”


  八个字让吴邪攥紧了手,按理说他们本来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是早就已经入局就只能想办法破局,就在吴邪还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吴家奶奶笑了,只念叨这八个字。


  “奶奶,对不起。”


  “吴邪,记得奶奶唯一一次罚你是怎么罚的?”


  吴邪回想起来,是让他跪在祠堂里,面对着那些吴家先祖的牌位反省,他心想不会吧,他奶奶还来这一套,这一次还带着张起灵折腾?虽然是这么想但是面上肯定不能有忤逆的情绪,张起灵看着他似乎在问是怎么回事,吴邪拍拍他的肩膀。


  “奶奶,我当你答应我和小哥的事情了。”


  “哼……”


  老人家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远,没有回头,但是吴邪却笑了,张起灵皱了下眉头。


  吴邪拉着他就进到了一间较主厅偏远的房间,他进去之后吴邪就开了灯,张起灵微眯着眼睛,直到看清了这是哪里之后才转身看吴邪。


  “小哥,委屈你了。”


  “什么?”


  “跪下吧。”


  “……”


  他看吴邪很从善如流的跪下了,闭着眼睛就差没有拿个佛珠在手上转了,怎么觉得他好像很轻松一样,于是他微曲着小腿直到跪下在软垫上。


  “我奶奶是变着法子原谅我呢。小哥,她说的话不是针对你,你别往心里去。”


  “没有。”


  “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对我是怎么看的?我奶奶不在,你当着我的面说说呗?”


  吴邪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已经在心底描绘着这时候张起灵会有的反应,估计是轻皱眉头又或者面无表情的不回应,真闷啊,但是却意外地令人安心。


  “你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希望所有人都好的人。”


  闻言,吴邪一怔,然后低低的笑出声,张起灵看着他,对方睁开眼睛,嘴角还带笑的看着他。


  “我忽然觉得,我这婚结的不亏。”


  “…跟男人结婚,不亏?”


  “不,是跟你结婚不亏。”


  “……”


  张起灵微张了张嘴脑子里一下子搜刮不出来什么词来回应他的话,紧接着吴邪又说了句话。


  “以后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跪了。”


  吴邪的话在这样的地方里说有些大不敬,张起灵没有回应但是眼睛紧紧盯着他,对方只是在笑。


  直到跪了大概有两三个小时,坎肩过来敲了门询问他们的情况,吴邪喊他进来,腿已经麻了点起身的时候差点还没稳住,张起灵就伸手扶稳了他。


  “小哥,谢谢啊,果然是老胳膊老腿了……”


  “……”


  “老板,二爷回来了,让你去见他。”


  “知道了。”


  张起灵跟着走的时候吴邪停下脚步,他差一点撞上去,吴邪对坎肩道。


  “你带张爷去我屋里休息吧。”


  “是。”


  张起灵有些不解,不过思索了下还是跟着坎肩一道走了。等拐了几条道到了吴邪的房间,坎肩就推开了门说。


  “张爷,知道你们回来住,我们就稍稍收拾了下老板的房间,您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叫我,我就在门外候着!”


  张起灵点点头,坎肩把门一关留下他一个人在屋子里,他开了灯,发现吴邪应该是许久没有在这里住过了,这里没有什么新添的用品,大部分家具都是保留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放现在也就是耐用不耐看的那种。他缓缓踱步,看向了房间墙上挂着的一排排日历,上面都是细致到每一天每个时候他在做的事情,他看着伸手去摸了摸,时间留在了今年,他需要做的事情,包括结婚,他都写上去了,只是他在张起灵这个名字上打了个问号,他是不是在想自己会怎么考虑,如果不答应,他们是不是还有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计划?这么一想他皱了下眉头,看着手上的婚戒,摘下来摩挲着,发现环圈内刻了字,极细小,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现在看好像是一串数字?


  “二叔。”


  “去祠堂跪了?”


  “嗯,奶奶这一次还是变着法的原谅我……”


  吴二白看着吴邪略显嘚瑟的神情伸手就要去拍他脑袋,吴邪稍稍一躲。


  “你就仗着你奶奶宠你。行了,上次你带着张起灵去盘口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故意透给你的,二叔,查到什么了?”


  “你小子……”


  吴二白手指指了指吴邪,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正色道。


  “第十家族的人已经出现,并且渗透到了吴家盘口,王八邱的事情只是个开始。”


  “说些我不知道的二叔……”


  “…臭小子。”


  吴邪笑着想去身上掏烟,只是看着自家二叔的脸他又忍住了,摸着手上的戒指慢慢道。


  “他只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贪心不足蛇吞象,他想着三叔不在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把主意打到了九门…他摊上事了。”


  “既然如此,你打算怎么办?”


  吴二白想到的吴邪也想得到,只是他不想告诉吴二白,他还有另外的打算。


  “吴邪,我劝你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继续老三的路,下地也别想,我会吩咐吴家盘口一个都不许答应你。”


  “行啊,我保证不下地……”


  “……”


  吴二白表示他信了吴邪的邪,他这大侄子就没有见过几次乖巧,尤其这些年不知道跟着老三还有那旗人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爷爷给他的名字早就不顶用了。


  “二叔你这是不信我,我表示很伤心。”


  “行了行了,回去休息去,既然已经成家就得拿出成家的样子来!”


  “知道了,那我去休息了,二叔你也早点休息。”


  说着离了远了他才掏出烟在嘴上叼着,直到看见自己房间里头暖洋洋的灯光,忽然有些怅然,他上次回来还是因为爷爷的事情,老爷子拉着他说了一番话他就开始部署这一切,结婚这个计划虽然多有不愿但是现在却觉得……幸好,跟自己结婚的人是他。


  “老板你……”


  “嘘……”


  坎肩明白的点点头,压低了点声音说。


  “张爷在里头没有出来过。”


  “嗯,时候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是!”


  看着坎肩走了他推门进去,张起灵站在墙边,转身看他。


  “小哥,不是让坎肩告诉你不用等我吗?我们凑活着睡一晚,明天一早就回杭州……”


  “这里的事情……”


  “解决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吴邪在瞒他,张起灵看得出来,就王八邱的事情他分析出来九门里头已经渗透进了第十家族的人,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无非就是挑弄九门的关系,还有那个一直被张家人守护的地方,现在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再不把玉玺合起来破解其中的事件,九门就会又一次自相残杀,到时候第十家族坐收渔翁之利,毁掉那个地方也不是没有任何可能,这些事情他不认为吴邪不明白。


  “吴邪,约法三章可不可以再加一条?”


  “嗯?当然可以,你想加什么?”


  吴邪来了兴趣,倒了杯茶喝着,问道。


  “信息共享。”


  “……喂,小哥,你跟我玩文字游戏,这跟第二条明显有冲突吧。”


  “不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共享。”


  “成。”


  吴邪摩挲着茶杯,心想或许之后还会有第五条约定也不一定。


  “既然你提了一点,我也提一点可以?”


  “嗯。”


  “啊呀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留着回去再说吧。困了,你不困啊?”


  “……”


  张起灵看着伸着懒腰打哈欠的吴邪,他也许是真的困了,床虽然够大但是要让自己和他睡在一起还没有什么准备,于是他就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吴邪躺在床上看张起灵倔的挺着腰板愣是不过来睡觉的模样,他看着都觉得累。


  “小哥,你过来睡,我去坐着。”


  “…我不困。”


  吴邪咬咬牙起身过去,盯着张起灵看,随即伸手拽住张起灵的手腕,被后者下意识的反击,吴邪也不是吃素的,他一挡挣脱,两人一来二去的竟在房间里过招了起来,掌风拳风呼呼的响,椅子杯子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吵到了伙计,坎肩过来的时候发现张起灵骑在吴邪身上,吴邪的手还放在张起灵的腰和屁股上,看这架势暧昧极了,坎肩咽了下口水立即关上房门,并把那些听声音赶来的伙计驱散了去。


  “坎肩怎么了啊?”


  “没什么,老板和张爷在里头睡觉,谁也别去打扰了啊!走走走!”


  坎肩回头看着已经灭灯的房间,心想原来老板这么厉害的还是打不过张爷啊,张爷也太厉害了……


  “松手。”


  张起灵冷下脸,吴邪这鬼路子的打法他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不要脸。


  “你先保证不打死我我才松。”


  “……”


  吴邪见他已经松力就没有了再占便宜的道理,于是松开刚刚摸老虎屁股的手,心想这手放去拍卖估计价值连城,想着想着就笑了,张起灵以为他是在寻他开心,直接“毁约”把吴邪的手掰扯了一下,没有骨折但是也够他疼的了。


  “卧槽张起灵你做什么!”


  “松骨。”


  “……呵呵,我谢谢您嘞张爷!!”


  咬牙切齿的谢谢从吴邪嘴里吐出来张起灵眨了眨眼睛,平淡的说了句。


  “不客气。”


  不客气你奶奶的!吴邪呲着牙揉着自己的手臂,妈的谁要摊上这样的结婚对象够喝一壶的。仔细一想可不就是自己?


  等到张起灵肯上床躺着了吴邪也跟着脱了鞋睡觉,这么一折腾离天亮就不远了,张起灵睡觉的时候意外的很安静很乖顺,吴邪侧头看着,忽略了跟他刚刚那一番打斗,心想。


  “就你这样的还是我喝三四壶算了,放你再去祸害别人不人道。”


  这么想着想着他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tbc——

评论(2)
热度(74)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