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恋与BL|白起X许墨】家有芳邻(中)

“一起吃早饭吗?”

 

白起拿着手机编辑着短信,却又在发出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自动保存在了草稿箱里,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对于这个才刚见面不到几天的人会有在意的感觉,偶尔早上出个门,他也会下意识的往旁边的房门看去,尽管那个门还是紧锁的,他猜想大概是他上班的时间跟科研人员的对不上吧,于是也就打消了要跟对方一块出门上班的念头。

 

等到楼下,白起熟练的跨坐在他的爱车小黑身上,在要戴上头盔的时候却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朝他打了声招呼。

 

“许墨。”

 

闻言停下脚步的男人,朝声源处看了过去,然后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早,白警官。”

 

“你原来这么早就出去上班了?”

 

对方摇摇头,“不是的,我才刚下班。”

 

这就让白起愣了一下,再一仔细看着对方有些疲惫的眼角,皱了下眉头,没有来得语气就有点不太好。

 

“一夜没睡?”

 

许墨但笑不语,白起套上头盔,然后朝着他的方向说了句,“那你好好休息,中午有空一块吃饭吗?”怕许墨不答应还加了句,“我做饭,在家里吃。”

 

这么一来,许墨就是连拒绝的话语都被堵在了心里,他轻轻的点点头,也没有拒绝。看着白起骑着他的小黑潇洒的离去,许墨回到家就又开始了未完成的实验报告,好像全然不觉得累似的。

 

“白警官早!”

 

“早。”

 

白起到警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多了一份早餐,还有一杯咖啡,不禁疑惑,这是谁给他的?再一抬头忽然就看到一个躲避着他目光的女警官,看样子这些东西就是她给准备的了,白起于是只好跟她淡淡的说了句。

 

“谢谢你,只是……下回还是不要给我带早饭了,太麻烦……”

 

白起这话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女孩刚刚还羞赧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几分,仔细一看眼里还泛着泪光,好不惹人怜惜,然而白起却不为所动,反倒觉得有点心烦,他不喜欢看人哭,高中的时候他见过一次女孩哭的模样,那也是让他唯一一次动了些许怜惜的感情,但是后面女孩转学了他们也就没有再联系,渐渐的就连那点小可怜似的心情都没有了,对谁都一视同仁,因此警局里不少女孩对白起投以恋慕之心却也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

 

“可是……白警官,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听他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我才想我能不能追求一下你……”

 

闻言白起皱紧的眉头还是没有放松,他觉得不喜欢就不能给人以暧昧不清的姿态,于是张了张嘴,吐出的还是那句“抱歉,我……”

 

话说到一半,白起裤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原本紧皱的眉头竟一下舒展开来。女警官在一边看着心里想她怕是来晚了,于是也不多做纠缠,白起看着她把东西都收走之后去到空旷的走廊外头接起了电话。

 

“许墨,找我有什么事?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

 

“呵呵,没什么,就想告诉你中午过来我家吃饭好了,我刚刚路过超市,买好了打火锅的食材,你下班以后过来找我?”

 

“真是……还想让你休息一下啊大教授,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补上带回去?”

 

“嗯…买两罐啤酒?或者你想喝喝点其他的?”

 

“我都行,那行先这样吧,我挂了……”

 

“好。”

 

挂了电话的许墨,看着买回来的菜,托着下巴还有点沉思,浴室里的水已经装满,他想想还是先进去洗澡。

 

 

白起下班的时候进到小区楼道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带家门钥匙,然而刚做完一个巡逻任务加上逮捕了几个小贼之后身上都汗湿了,他觉得这样去见许墨有些不太好,手里还提着刚买回来的啤酒,现在他也只能站在许墨的家门前候着了,打电话给他他没接,白起忽然心生担忧,就差没叫人来开门了,不过好在他等了十分钟后对方终于来了个电话。

 

“喂,许墨,你在家吗?”

 

“嗯,刚刚在洗澡,不好意思··你下班了?”

 

“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

 

许墨有点意外,把手机挂断了之后就去开门,对着门外的白起笑了笑说,“在门口等了很久?”

 

“不久,我把钥匙落在家里了,晚上可能还得从你家阳台过去···”

 

“如果这样能帮到你的话,那请白警官自便···”

 

白起笑了下没有回话,径自去到了厨房,看到许墨买的菜之后才发现很多都是他喜欢吃的,这是凑巧还是真的许墨有了解过自己喜欢吃什么?

 

“白警官,你去休息吧,对了,我这有创可贴···”

 

“我要创可贴做··”

 

话还没有说完白起就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手臂,那一瞬间他颤栗了一下,好像触电一样的感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臂就被许墨给贴上了一个创可贴。

 

“白警官是遇到了棘手的案子?”

 

许墨抬起头看着他,白起别过脸,伸手摸了摸后脑,“不算棘手,就是几个小毛贼,谢谢···”

 

“不客气···”

 

白起抬起手臂看着手上的创可贴,又将视线对准背对着自己系好围裙准备做菜的人,抿抿唇拿出手机悄悄拍下了这一副画面。

 ——TBC——

弱弱的问一句还有多少人在等这个坑(budui),我我我我争取明天把这文给完结了,明明可以短篇非开出上中下是什么鬼啊orz

评论(13)
热度(78)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