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女装大佬

“卧槽,老吴,你过来看看,这人是公是母?”


“嗯?”


胖子把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像是写真一样的照片给我看了,是一个有着黑长直发,瓜子脸,大眼睛的美女,我还往下瞄了一眼,哟,是平胸啊,我把照片还给了胖子。


“老了眼力劲就差了?这不是母的还能是禁婆吗?怎么,云彩走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想通了?”


“去去去,你他妈才想通了,我对云彩是天地可鉴!”


胖子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就只有提到云彩的时候才会这样了,之前再大的事情也是侃侃过去,我看着他就转移了话题。


“怎么?这人还真的不是母的?”


“是啊,你看着是不是可像个清纯可人的妹子?”


我点了点头,他就勾着我的肩膀说,“现在的小年轻喜欢玩这些,这叫反串,也叫女装大佬……”


不就是男扮女装吗,我瞥了胖子一眼,把他手臂给放开,忽然想起来当初我还真的差点就把闷油瓶给当成女人了,受伤那会儿整个人还软的跟没骨头一样,这么一想就有点烦躁,最近闷油瓶跟着黑眼镜去外头跑,我本来不放心想要一起去,但是我自己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跟着他去怕也是添乱,我现在不比以前了,要出发之前还得周密计划一下才算安心。


“你给我看这个要干什么?”


“你不是跟我说愁着要给家里人一个说法吗,让小哥给你扮一个怎么样?”


“你他娘的都想些什么?你去跟他说,看他鸟不鸟你?”我白了胖子一眼,他这脑洞开的也太没边了,让闷油瓶去扮女的见家长?我怕是首先进不了房门。


“嘿,你刚好可以看看小哥为了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你别告诉我你对小哥就没有非分之想过,只怕是没有付诸行动吧?”


胖子的话戳是戳中了我的一些心思,但不是主要的,我没给他说带他回家见父母,一来这太刺激老人家,二老闷油瓶也不见得愿意我这么做,虽然我说过要带他回家,真的给他一个家……


闷油瓶回来了,我听到了门锁开启的声音,把烟掐了之后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平静如水,只是嘴巴一抿的动作我就知道他该是说我怎么又抽烟了。


“小哥,跟你说件事。”


“嗯。”


他淡淡的应了声,只是弯下腰去把脏了的靴子脱下来,我看着他弯下腰的弧度,能想到这家伙有力的脊背发力的狠厉,只是他现在却安心的把后背交给了我,心中想说的话恍然间被哽在了喉间,闷油瓶侧过身子盯着我看,似乎在示意自己说下去。


“小哥,今年过年,跟我回趟家吧。”


之后是死一般的沉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黎簇那小子经常叨叨说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我现在能体会到那样的感觉,只要一对上闷油瓶的眼睛,我就像个十几岁的不懂事的毛头小孩一样,这样的感觉很不好,我啧了一声,皱眉。


“算了,小哥,你别多想,去洗个澡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我来忙活就行……”


“吴邪,我跟你回去。”


我背对着他的身影一顿,几乎是有点难以置信,不过这只是刚开始,我不敢确定我接下来对他的说的话会不会让这家伙一气之下又给我玩失踪。


“小哥,其实……他们还提了个要求。”我话说到一半盯着他看,他还是没有说话,是在等我接着说下去,我咽了下口水,故意咳嗽了一下接着说。“你能扮一下我的女朋友吗?”


做好了对方不理我的准备,甚至也做好了他会掐晕我的想法,但最后我等来的却是他一声……


“嗯。”


“来来来,这件合适,天真,你给小哥拿去试试……”胖子一听闷油瓶答应了我的要求之后整个人热忱的不行,还托人给买了一些女装,什么季节的什么流行的搭配都有,我看着这些快要堆成小山一样的女装,有点无奈的笑了。


“包臀裙不行,显得太成熟……”


“旗袍也不行,你以为拍戏?”


“这都什么玩意儿?洛丽塔?”


……


挑了快一个小时,最后我抓挠着头发,等着门开了,看着已经缩了骨的闷油瓶,上半身穿着简单的印着卡通形象的T恤衫,外面还搭着他的蓝色连帽卫衣外套,下半身一条修身的灰色牛仔裤,搭配上他那一头略长的短发跟略显迷茫无辜的眼睛,莫名的觉得有点合适,只是胖子却在那笑说。


“天真,小哥这样顶多是你妹妹,不行,这样他们会以为你带的不是女朋友,而是妹妹的……”


可是我却觉得这样的装扮挺适合闷油瓶,所以也就没有再换,走过去,鬼使神差的我就伸了手去摸了摸他的头发,闷油瓶眨了下眼睛,似乎不明白我的动作是什么含义,我笑了笑说。


“小哥,跟我回家。”


年三十那天我跟父母说我要带一个人回家,他们显然就以为是女朋友,但实际上……


我看着靠着车窗看风景的闷油瓶,他现在因为缩了骨整个人都小小的,我不由得生出了要把他圈在怀里抱着的念头,当然只是想一想,我们俩拥抱的次数屈指可数,由他主动的更是少之又少,久而久之我也就忘记了拥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感情认知。


“到了。”闷油瓶的声音打断了我无边际的思索,点点头把小的行李箱拉下车,看着他双手插兜,这里的天气比我们住的地方还有冷上几分,我就把围巾给取下,过去给他系上了,这家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动作,却也没有说话,我也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只是伸手过去拉住了他的手,直到家门前才松开。


“爸,妈,我回来了……这是小张”我不想向他们透露太多,好在闷油瓶还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母亲看着闷油瓶笑得很高兴,拉着他就要进去话家常,我就去找我爸,看看有什么要做的打打下手,但眼神总是忍不住往外瞅,父亲看出来我的意图就说“出去看看,在这你也碍事。”


我无奈的摸了摸鼻头,出去的时候母亲已经拉着人说了些家长里短的话,闷油瓶只是淡淡的笑着,偶尔回应几句,我坐在他身边,伸手去抓住了他空住的左手明显感觉到他身体一顿,我满意的挑挑眉,故意把他的手握紧,在他手心里摩挲着就跟看相一样,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摸了个透,这时候就看到闷油瓶的耳根好像红了起来,我心里了然,却也跟被猫挠了一爪子似的,似痒非痒。


“吴邪很好,阿姨,别担心。”


这句话从闷油瓶子嘴里说出来,我明显感觉到兴奋,却也不能表现的很明显,只得握紧了他的手,哪怕渗出了汗也不舍得放开。


聊了没多久,饭就上桌了,我拉着闷油瓶坐上桌,然后给他盛饭夹菜,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的自然,我观察着他的脸色,他的眼里好像装满了故事,每次我只要一看他的眼睛,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浩瀚的世界里,沉浸在里面,我没法抽身,我想继续,我想知道他的世界里都有什么。


“小邪,你要好好对小张,知道吗?”


“爸妈,我知道了,天晚了,我们先去休息了……”


把脸色有点红润的闷油瓶扶进去房间里的时候,他睁开眼睛,我对上他的眼,里头半点醉意也没有。


“吴邪……”


“嘘……”


我轻轻捂着他的嘴巴,跟他对视着,直到额头相抵,我开口道。


“我是真的想给你一个家,小哥。”


即使是要用这样意外的方式,但他答应了,我就绝对没有再放手的理由。


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吻住了他的眉眼,我喜欢他的眼睛,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亲了他的眼皮,眼尾,眼睫毛……


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必须承认,我对闷油瓶的一切都没有办法抗拒。


“行了,爸妈,我们得走了,下次有空我们再回来看你们……”


从车窗外看着父母略显苍老的背影,我忽然感到内疚,我给他们编制了一个谎言,但是……


“小哥,困吗?”


闷油瓶摇摇头,我却有些疲惫,于是靠在他的肩膀上,伸手握住他的手,不让他有机会松开。


“我累了,靠着你先休息一下,到了你再叫醒我。”


“嗯。”


闷油瓶特意换了个姿势,大概是为了让我睡得舒服些,我也没有客气,几乎是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直到被叫醒,我才意识到这一觉我睡得极沉。


“吴邪,到家了……”


我看到闷油瓶已经把身体变回去了,衣服也是刚换了没多久,只可惜我没来得及给他拍一张照,毕竟难得一次的女装,我看着胖子扔在那的一堆衣服,心想,下回试试其他的吧。

——END——

评论(1)
热度(109)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