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搞卫生

“小哥,去洗澡了,赶着水热……”


“嗯。”


我擦试着头发,看着闷油瓶还在捣鼓着我的笔电,啧,这么着迷,我想着他除了看电视剧之外还喜欢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玩游戏,虽然我自己的游戏技术也不怎么样但也足够教闷油瓶的了,只是要看这家伙有没有这兴趣。


“小哥,你喜欢玩游戏吗?”


我问完以后闷油瓶淡淡的看了我一下,那眼神好像在说不感兴趣一样,我想也是,对着闷油瓶讲游戏就像对着我家的老太爷讲微信一样,一点也不搭界。可是这家伙整天抱着电脑也不行,我怕他跟那些经常对着电脑的人一样患脊椎病,时不时还打算撺掇起他来搞一下家里的卫生。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闷油瓶还在睡,我看着他枕着手臂睡得香也没有了叫醒他的冲动,只是伸手去轻轻拨了下他的刘海,感觉有点长了,找个时间给他也理理头发,算是蹑手蹑脚的起了床,换好衣服给他做了早饭,煎了鸡蛋熬了粥,我感慨着这早餐的营养,就像是给老人家吃的一样,不过当真是把老人当小孩养了。早饭做好了之后闷油瓶就醒了,看他揉着眼睛穿着背心运动裤就出来了,还是没有穿鞋,我恨不得把鞋给他缝脚上,闷油瓶后面才注意到我的视线,倒是很听话的就回去房间把鞋穿上,我比他早吃完就先去擦窗户,搬来了个家用梯子,就这么踩着上去。


“小哥,过来搭把手……”我刚爬上窗台边上准备拿抹布擦一下窗户,闷油瓶见状过来了,他盯着我看了一下就伸手,我一愣,他这是要自己上?


“小哥,我都上来了,你就给我递个抹布就行,哪这么麻烦,快去吧……”我笑他的大惊小怪,就这高度还摔不死人,他看了一眼像是妥协,过去厨房把我刚挂在那的抹布给拿了过来。


我擦拭好了之后正准备下来,就看到闷油瓶伸手给我稳住了梯子,好像要看着我下去才算放心一样。


“小哥,我要下去了……”我忽然有点想法,看着闷油瓶点了点头,在下去的那一刹那故意装作要摔的模样,果不其然就看到了闷油瓶一闪而过的担心,笑了下就稳当的下去了,拍了拍手说。


“小哥,我都看到了,这么担心我?”我对着闷油瓶挑了挑眉,后者轻轻皱着眉头,转身就要不搭理我一样,不禁就想笑,逗一逗就好了,就跟猫一样,撩多了保不齐就会被他一爪子给抓伤,虽然我觉得闷油瓶不会真下黑手,但也不想他冷着不理我。


“小哥……”我开口叫住了闷油瓶,他依旧抱着电脑在沙发上坐着,但明显没有动作,估计是等我继续说下去。我叹了口气,没有看他,而是望向了窗外。


“你在担心什么?”


我其实能察觉到闷油瓶的小心翼翼,他好像觉得我还是当年的天真,需要人保护,实际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早就学会怎么让自己活下去,闷油瓶突然转过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把视线移开,就在我以为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说了句。


“习惯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一听这话我哭笑不得,走过去,站在他面前,闷油瓶抬着头,我弯下腰,良久……


“既然是习惯,就别改了。”


我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说出了这句话,闷油瓶原本平静的眼眸里开始有点波澜,我伸手撩起了他的刘海,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小哥,厨房的碗……”


“我洗。”


“好。”


我跟个二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却忍不住回过头看着他,跟看着个孩子好像忽然间长大了一样。

——TBC——

评论(19)
热度(83)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