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家有小小哥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吴邪揉了把眉心,坐在床边看着刚刚跟自己说衣服大了的张起灵。

心里只道,艹,这根本就不是衣服大了而是这闷油瓶子变小了!

变小的张起灵?不是缩骨,就是真正的变成三四岁孩童的模样。吴邪一开始只觉得惊讶,后来竟顺理成章的接受了。

“这下真跟养了个孩子一样了。”吴邪揉了揉小小哥的头,即使他瞪了自己一眼,不满的意味十足也让他觉得可爱。

……

“小哥,你在床上待一会,我去看看有没有小孩子的衣服,给你找两件试试。”

张起灵点点头,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吴邪翻箱倒柜的找了找没有小孩的衣服,不过想到隔壁
大妈那里应该有小孩的衣服于是过去敲门胡乱编了个理由说有亲戚家的孩子来家里让带带结果小孩皮没有换洗的衣服了就来借借。大妈很热情,几乎是把家里小孩的衣服能穿的都找出来了,吴邪看着那些大红大绿的绣花棉衣棉裤就忍不住想笑,脑补了下那闷油瓶子穿上去的效果。想了下还是摇摇头给他挑了几件花色少的衣服和几条裤子。正准备感谢大妈的热情时余光暼到鞋柜边的虎头小拖鞋,小哥变小以后鞋子也不能穿太大于是让大妈也把那双鞋送给自己。

回到家的吴邪一进房门就看到那躺在被窝中间睡着了的小家伙,不由得放轻脚步。坐在床边伸手指腹轻刮了刮他的脸和鼻子,心道这闷油瓶小时候原来张这样,小小的一团,人也是真正的不哭不闹乖乖睡觉。一对比自己小时候那熊孩子一般的架势就不由得嗤笑出声。

吴邪把借来的衣服裤子放在一旁,给他掖了掖被角就又出去了。趁着早上太阳足他上屋顶把萝卜干晒了出去,这时候他瞅见了胖子手里提着一盒像是蛋糕的东西进来。于是在屋顶上喊了声胖子。


“胖爷,今儿个没聚众吃喝赌跟着哪乐呵去了?”

胖子闻声抬头,“艹,我说是哪个熊孩子爬屋顶吓胖爷我呢,原来是你啊小天真。怎么你这么早起,小哥呢?”

吴邪干脆从屋顶上下来,拍掉手上的灰尘。故作神秘的勾住胖子的肩,“来来来,胖子,我跟你说件事。”


“啥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不会是你丫欺负小哥了搁这让胖爷我做和事佬吧?”


吴邪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见我欺负小哥了?”

“两只?哦不对……”胖子从外套里取出一副墨镜带上,“嗯,四只眼睛都看到了。”


“得得得,胖爷,小的多有得罪,闪瞎了你的眼。行了别贫这个了,跟你说正经的,小哥他……”

话还没有说完,吴邪就看到小孩揉着眼从房间里出来并且很自然的去取水喝。胖子一脸震惊,指着变小的闷油瓶问道。

“艹,天真,你跟小哥什么时候领养了一个孩子啊?我怎么不知道?”

吴邪却并没有理会,他看到闷油瓶光着脚丫跟光溜溜的小短腿就皱眉。走过去把人跟拎鸡仔似的提拎回房间。胖子忙跟过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吴邪……”



“不知道地上凉?啧,坐好了给你穿裤子,衣服倒晓得穿好裤子就不会了?”


胖子那心细的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不过还是震惊于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就会突然变小了?


“小……小哥?”


张起灵看了胖子一眼,点点头。

“卧槽这也太邪门了!你们确定昨晚没干什么坏事……啊呸,没做什么?”


“呵呵,做啥胖爷你还不知道吗?耳塞该换了。”说话间就帮闷油瓶换好了裤子。

“天真,这……”

吴邪摆摆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原委,索性就这么观察几天看看。


胖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把手里的蛋糕往桌子上一放,对着闷油瓶拍拍手。


“来,瓶仔,到胖叔叔这里来,胖叔叔这里有蛋糕!”



“啧啧,胖子你的表情收一收,别跟诱拐儿童似的多难看。”


“行,你好看,你好看你把瓶仔变回去啊?”


张起灵没有管他们俩的日常扯皮,径自走到桌子旁,盯着那盒蛋糕看了半天又回头看了吴邪一眼。吴邪注意到了他这个动作,憋不住想笑,感情这闷油瓶子变小了表情也越来越丰富了。走过去帮他拆开了蛋糕封,用叉子给他叉了一小块。

“吃吧,小哥。”


张起灵就着他的手张开嘴咬了一口,奶油的甜腻就充斥着口腔,吴邪耐心的看着他吃完。


“还要吗?”


张起灵摇摇头,指了指胖子,吴邪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喊了声。


“喂,胖爷,过来吃你的蛋糕啊,你瓶仔特意给你留的。”


正在院子里装模作样地逗小黄叽的胖子闻言立刻跑了过来。

“好吃吗?够不够,还要不要?不够我再去村头买十个回来!”


张起灵愣了一下,摇摇头,“不用了。”


胖子的表情让吴邪看了都想笑,看来变小了的闷油瓶子真的被胖子当儿子似的养了。

也许是因为变成小孩后连武力值都不如从前,张起灵变得有些嗜睡以及爱吃零嘴。吴邪对这样似孩子心性的张起灵倒很是满意,不过就是有些担忧他的身体,时不时就得跟在身后注意着怕他磕着碰着。

“小哥,我抱你去洗漱吧。你没有那洗水台子高。”

张起灵点点头,任吴邪抱起,直到他完成洗漱。

昨天夜里村里就难得一见的下了雪,张起灵想第二天拉着吴邪出去堆个雪人,当时吴邪虽然笑了自己但第二天还是依照约定叫醒自己去堆雪人。


“小哥,把围巾围上,外面冷。”吴邪让他喝完热好的牛奶,再把围巾给他围好后才出门。


他们一出门就看到院子里的雪已经堆结了厚厚的一层。吴邪趁着张起灵不注意揉了把雪在手心里放着,喊了他一声。

“小哥!”

“嗯……”

张起灵一应声一个冰凉凉的雪球就贴着他的脸过来,再一看吴邪狡黠的笑容,张起灵也被感染到了,弯下腰用肉肉的小手也揉了一把雪喊着吴邪的名字就扔了过去。


“哎呀,我们瓶仔太厉害了,我被打中了!”

吴邪做着浮夸的动作,躲避着他的雪球攻击,直到两个人闹腾完了之后才开始堆雪人。


吴邪看着张起灵认真的模样忍不住拿出手机给他悄悄拍了一张照,存进了设了密码的个人相册里保管好。

一个跟张起灵差不多高的雪人堆好了,吴邪就拉着他的小手呵着气,看着张起灵似是思考的模样问出声。

“小哥,怎么了?”


张起灵看了那刚堆好的雪人一眼,觉得好像还缺了什么,转念一想就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给雪人做装饰。吴邪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给他围上后随手捡起几根树枝插了上去当雪人的手。

一个雪人才算最终成型了。张起灵淡淡的笑了下,开口道。“以前没有这样的机会。”

吴邪一愣,蹲下身子跟他平视,揽住他小小的身子轻拍他的背,“现在有了,也有我一直陪着你。”

张起灵难得乖顺的在他怀里点点头。离开前再看了一下雪人,突然想到了什么,扯了扯吴邪的衣袖。

“怎么了?”

“吴邪,再堆一个吧。”

“你是热了不想带围巾还是因为看不得雪人孤独还想成对给他再堆一个啊?”

“……”似乎是被说中了心事,张起灵又不说话了。吴邪叹口气,继续蹲下身子再堆了一个迷你版的雪人在他身边。然后把大雪人的围巾分给了小雪人一半。

“这样就好多了吧,喏,这个像你,那个就是我。以后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你有了我,我也有你。”

张起灵原本淡漠的神采里渐渐的有了光彩,看着吴邪柔和了神色。他突然凑到吴邪面前,亲吻了一下,轻声道。“吴邪,谢谢。”

吴邪摸着脸颊,又把人往怀里圈牢了一些,看着那俩雪人凑的近,就说,“小哥你知道吗,这俩雪人这样就算认识了,晚上可能他们就会悄悄私奔离开这里,你相信吗?”

张起灵边走边回头看了眼院子里的那两个雪人,兀自沉思了一下回应道,“我相信。”

吴邪笑着握紧了他的手。


上午带闷油瓶去堆完了雪人,晚上就带着吃饱喝足的他去了商场,打算买点吃的小零嘴。

“吴邪。”张起灵逛着逛着突然看到了一群孩子围在一个娃娃机前,于是停下脚步拉住了吴邪的衣服。

“小哥你想夹娃娃啊?”看着闷油瓶点头,笑了笑让他等一下自己去前台换了十多个硬币。

“来,我抱着你,投币进去然后你用手控制那个摇杆就可以夹了。”

“嗯。”

张起灵看着娃娃机里一堆的小黄叽,不知道该夹哪个好,于是犹豫着时间都过去了就一个都没有夹到。

看着小孩似是委屈不甘的神情,吴邪揉了把他的头,告诉他一些小诀窍,然后自己亲自给他做示范,最后成功夹起了一个小黄叽。

“怎么样,我厉害吧小哥?”吴邪挑眉,有点沾沾自喜的模样挑起了张起灵的胜负欲。

“我再试试。”

“好。”

吴邪给他投了硬币之后静静的看着他夹,没想到这次张起灵跟开了外挂一样一夹就是俩,吴邪有些无语,这人果然是除了生娃就是什么都全能吧。


“得得得,还是张爷您最厉害呵呵……”

吴邪注意到周围的小孩用艳羡的目光注视着张起灵,于是拍拍张起灵的肩膀,对他说,“小哥,多夹几个送给那些小朋友吧?”


张起灵点点头,按照刚才的办法顺利的夹起了多个娃娃,给小孩分过去的时候收到了甜甜的一声声谢谢。而那些孩子的家长们就开始夸吴邪教导有方,吴邪只得应付着说“哪里,都是小孩自个儿学会的。”

待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吴邪抱着张起灵,垫了垫他的屁墩儿让他更舒服一些。看着他抱着娃娃却又一脸淡淡的表情就不禁想笑,用鼻尖蹭着他的鼻尖,亲吻着他的脸,“小哥,这样我也算是参与了你的过去了吧。以前是只能看着张海客说起你们的小时候得得瑟瑟的,现在就不一样了……”

张起灵闻言淡淡的笑了,“海客哥跟你说了什么?”

“怎么?说了挺多的,你好像很在意啊?”

“不是,是怕你在意。”

吴邪一愣,捏了捏他的脸,“是啊,我是挺在意的,着急追寻你的过去,被坑了好几回……”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看着吴邪突然开口道,“吴邪,我的过去你没有参与,但我的现在跟未来你都在。”

吴邪被这句话弄得胸腔一阵鼓噪,心里头有说不出的滋味。雪地里一双又一双的脚印映照着回家的脚步匆匆,吴邪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轻拍拍他的背。

“走咯,瓶仔,我们回家吧。”

“……”

回到家后的闷油瓶已经在吴邪怀里睡得正香,吴邪轻手轻脚深怕吵醒人似的直到把人放到柔软的床铺上,盖好被子才离开房间。

他看着院子里的那两个雪人,由于中午跟下午的太阳光有点猛所以到晚上其实已经化的差不多了,但吴邪却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勾起嘴角。

——END——


评论
热度(76)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