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失忆

张起灵又失忆了。

当吴邪习惯性的醒来给怀里的人一个亲吻或者揉发的动作时,对上的却是一双陌生到冰冷的黑眸。

“小哥,早………嘶!艹你干什么啊?一大早的给我这么大的见面礼嗯?”

张起灵瞪的一下,一会儿的功夫就钳制住了吴邪的双手,他冷冷的看着吴邪,很是疑惑。

“你是谁?”

吴邪闻言一愣,再一仔细寻思无奈的苦笑,得,这张爷又失忆了。

张起灵见那人在低声笑着,再一瞧自己跟他身上都未着寸缕,黑了脸,手上的力道大了几分,似乎能听到腕骨骨折的声音。“你到底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吴邪只觉得手腕钻心的疼,再不想办法让他放开自己的手怕是要废了。于是转了转思绪,尽量放缓声音回答他的问题。

“小哥,你看你这么厉害,你一上来就是制住我手腕,而不是掐我脖子致死那就说明我们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你说是不是?要不然你先把我的手松开,我们再慢慢谈?”

张起灵想了想,手上的力道松卸了几分。迅速的起身在地板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捡出几件能穿的,转过身盯着他,淡漠的说,“我不杀你,你告诉我离开这的方法。”

闻言吴邪嗤笑了一声,心想我艹,你个闷油瓶子向来是说走就走,还能让自己有机会给他指条路不成?

“小哥,你出不去的,你有把柄在我们手上。”

张起灵皱眉,心想看来他落入的是一个团伙手里,也许跟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亡命之徒类似,抓自己无非就是因为自己特殊的体质,拥有麒麟血的张家人。


“我不信你。”


吴邪为了让他继续相信自己,也就只能瞎编起故事来。

“小哥,实话告诉你好了,反正你也不相信,没错我们是一个倒斗的团伙,我是他们的老大,这次找你是因为我看上你了,但你不搭理我……”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们之所以在一个房间里醒来是因为你要找一样东西,而只有我知道这个东西的位置,你用你自己换了这个秘密,谁知道第二天你自己就把这茬给忘了。”这话说的吴邪自己都觉得牛掰,整的跟真事一样。

他悄悄观察着张起灵的反应,见他无动于衷甚至明显的戒备不信任的模样就叹口气。

“小哥……”


“你有刀子吗?”

吴邪一怔,联想到他之前的事情,冷下了脸色,“你问这个干嘛?”

他淡淡的回应,“放血。”抬头又看了吴邪一眼,不知道吴邪表情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冷戾,既然是一个“地下工作者”那么也不需要他再说什么,反正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见他沉默了没有回应,张起灵又添了一句,“没有刀子尖锐的东西也可以。”


吴邪深吸一口气攥紧了身后的手,都快发白了还不放开,这时候他最需要痛觉来麻痹自己,心里却不止骂了这闷油瓶千次万次,骂到最后也只是令自己更心疼罢了。




“对,没错,我们是想要你的麒麟血,不过不是现在,你得在这待上三天。”吴邪说完淡漠的看着他,下意识的想去摸烟却只有口香糖,啧了一声只得靠自己努力克制住内心的烦躁感。


张起灵皱眉,疑惑道,“为什么?三天跟现在有什么区别?”


“……三天是因为我的人三天后才到,你的血要当天取才更有用,不过要是你等不及……”吴邪顿了顿话头,攥紧了手,尽量放缓语气接下去说,“你要是等不及的话,我现在可以给你去找把刀。”


看了吴邪一眼,听着他放稳的声线解释着这件事,张起灵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好,三天后我必须离开这里。”


吴邪闻言松了口气,浑身的紧绷的劲一下子松懈下来。心想所幸这闷油瓶对自己手黑但还留着对人的仁心,仗着这一点吴邪的瞎话就这么成功的把人留了下来。


“你下去楼下吃饭去,不然我不保证三天后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吴邪说完没有看他,或者说他现在很想冷静冷静下,就在这时候身后人打了个喷嚏,吴邪顿步转身回头从房间柜子里随意翻找出一件毛衣跟一件外套都扔给他抱着。“自己穿好后下楼吃饭。”

张起灵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还过大了些,现在抱着吴邪给自己的衣服有点愣神,张了张嘴最终只说了句,“谢谢。”

吴邪听到这句谢谢像逃也似的下了楼去到厨房把门紧紧锁上。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苦笑,烦躁跟无力感瞬间袭来,他揪着自己脑袋上的头发,低骂了一句突然就握紧了拳头狠狠捶在了墙壁上。坐下来缓了一会才想起做饭,特意给闷油瓶热上了昨天去集市买来的鸡做的鸡汤,煮好了饭给他盛了满满一碗后再多炒了一碟青菜,把所有都端出来放到他面前。

“你吃吧。我想起来还有点事……”

张起灵在他放菜的时候暼到他的手指骨节一块红印,“你的手……”

吴邪摆摆手没有理会,自己匆忙的去楼上柜子里取了烟装着就又去了屋顶。

在屋顶的吴邪被冷风吹乱了心神,摸了把心窝,呵笑出声。“还真他娘的有些疼。”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心想也快下雨了。摸出来的一包烟被抽的只剩下半盒,算着时间,张起灵应该吃完饭了,于是打算回身下去,没想到回头见到了他。


“饭吃完了?你怎么找上这来了?”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又不说话了。

“呵,不会是怕我想不开从这里跳下去吧?放心,这点高度死不了人,我也不至于那么蠢。”也许是因为他这一点小小的举动感到心安,说话的语气也不由得放轻松了些。“下去吧,快变天了。”

“烟,少抽些。”张起灵莫名来了一句让吴邪微怔,看着他的背影又苦笑了下。心念这家伙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却记得这无关紧要的事情,难不成他只是单纯的讨厌烟味?不过照自己目前的状态来看也只能靠着烟来舒缓下自己的情绪,吴邪怕自己面对这样一个失忆的闷油瓶情绪控制不好会失控暴躁。



回到楼下,两人一个坐在客厅沙发上安静的着看天花板,另一个也在沉默中吃完了饭。吴邪看了眼那搁角落里望天花的安静的美男子,索性也不理会,想着自己昨晚买好的灯笼还没有贴于是收拾了碗筷后去搬来了梯子,拿着灯笼出了门。张起灵见他拿着那喜庆的红灯笼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由自主的就想着跟过去看看。他尝试着打开门,惊讶的发现门没有上锁,于是跟了出去。


吴邪沿着路找到合适的位置后搬来梯子定住,自己爬上去开始贴灯笼,他当然注意到了跟着身后来的张起灵,默默的勾起唇角。边贴边念叨着,“这样就显得喜庆多了吧,过年也有年味……”


他没成想张起灵会突然间回应,听到他说“像家一样”就愣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

而张起灵也被自己脱口而出的念头给弄懵,是在心底里认为他不像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亡命之徒吧,这里也不像一个落脚的地方,所以就下意识脱口而出这句话。


“呵呵,以前算是一个家,家里还养了一个小孩,可惜……”吴邪顿了下,闭上眼睛缓了缓心情再度开口,“可惜他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明明说好的,再也不走的……”说完又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贴着灯笼。


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不喜欢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自己的过往,沉默了一下他才开口,“你会找到你的孩子的。”


闻言吴邪笑了笑,把灯笼弄好后从梯子上下来,拿好剪刀跟胶带。看着他,又说了句,“其实是走是留全凭他,我管不了,就像你三天后也要离开一样,既然一早就决定要离开还不如趁着现在好好过一过……”

张起灵盯着他看了一下,摇摇头,“不一样。”顿了顿他方又开口,“我是个没有过去跟未来的人,忘记的事情比记得的还要多,你知道像我这样一个人即使消失也不会被人发现吗?”


吴邪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再次听到这样的对话他只觉得心凉了一截,低声骂道,“你他妈是不是傻子,早八百年前就已经发现了啊!”,回想起自己那过去的前十几年一直都在时间这条河上追寻着他的身影,却没有发现他一直在岸上,一切就像又回到了起点,吴邪深深吸了口气,盯着他那双容易让人沉沦的黑眸,开口就是那时的台词,“没有那么严重,如果……如果你消失了……”吴邪迟疑了一下伸手轻握住张起灵的手,对上他惊讶的目光里含着火热的炽诚,“至少我会发现。”


张起灵闻言只觉脑仁一疼,一只手拍着自己的脑袋,“你刚刚说了什么?”他蹙眉,刚才那个画面太过熟悉,脑子里有零零落落的片段但每一个都是无关紧要,他咬牙懊悔,为什么就是记不起来!


“脑袋疼就别想了,没说什么重要的话你别想了……来,深呼吸一下,缓一缓……”吴邪还握着他的手,力度紧了紧。


张起灵闭上眼睛吸了口气,心情平复了回来,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抽回。


“……”吴邪看着他把手抽回的一瞬间,自己的手也就虚空的不自然一晃,默默的收了回来,那种抓不住又不受控制的无力感席卷而来,他想摸支烟出来抽但又顾及着身旁的人于是作罢,两人就这么沉默着。

直到阴沉沉的天空被一道轰隆隆的雷鸣给划破,带着豆大的雨水袭来。张起灵说,“走吧,下雨了。”


吴邪摇摇头,“你先进去吧,我在这里待会。”

张起灵却并没有动弹,也跟着在原地被豆大的雨水浇湿全身,雨水顺着刘海滴落下来变得服帖,一旁的吴邪看不下去了生气的拉着那人的手进了屋。

“你他娘的跟着我一起淋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早上还打了喷嚏?”说着把毛巾扔给他擦干雨水,再去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放到浴室,“你先去洗澡,热水我已经调好了,拧开就有,还有不懂得就跟我说。”

“嗯。”张起灵见他忙前忙后的,那样的画面也在他脑海里出现过,他觉得自己这一天与他的相处太过自然了,就好像他们之间本该如此生活一样。


就在张起灵脱掉湿漉漉的衣服的时候,吴邪突然开门进来说有东西忘记拿,结果见到他那样也愣住了,直到张起灵冷下脸吴邪才摸摸鼻头转身离开,张起灵随意一瞥注意到他的哪个地方不对劲,这下学会锁好门。进去浴室里匆匆的洗了个热水澡。


吴邪低头看着自己下面精神起来的小兄弟,不禁骂起自己没出息起来,想着这人只能看不能摸的就一阵烦躁,就着身上湿透的状况干脆去到院子里继续淋着雨,直到身体冷静下来。

“你想生病吗?”张起灵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冷下脸有些生气的拽着他回到屋里,然后随手扔给他刚才拿给自己用的大毛巾。


吴邪牙齿打着哆嗦,感到冷的不行。但面上的笑意却只增不减,“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喜欢上我了。”

无视了吴邪的调侃,张起灵却突然道,“我不知道。”


吴邪一听有门,原本以为他会直接拒绝,但没想到他说的是他不知道。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喜欢还是不喜欢?“其实早上说的花一大半都是编的,但有一点我没有骗你。我看上你了,这是真的。”


张起灵沉默了一下,抿抿唇,“我知道,因为麒麟血。”

话一说完吴邪就炸了,黑着脸攥着他的手腕逼得他面对着自己。

“屁的麒麟血!你以为我是看上你的血?我告诉你我……”吴邪把到嘴边的话又逼了回去,这让张起灵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皱眉,“松手。”

吴邪瞪了他一眼松开了手,“老子跟一个失忆的人没什么好谈的!我去洗澡。”说完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头,他脱下衣服把身上的手机放在桌子上,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进去浴室洗澡。

就在这时候,吴邪的手机铃声响起,张起灵走过去看了一眼备注人是胖子,而最让他感到意外的还是他的手机屏保,照片里的两个人在身后烟火璀璨的背景下拥吻,而那两人不是别的人正是他跟吴邪。张起灵有点难以置信,他跟这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吴邪洗着热水澡就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不会再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可是今天一早面对张起灵那一副陌生又防备的面孔时内心的防线也土崩瓦解,烦躁跟无力感深深挫败着他。叹了口气,这下是只能慢慢来了,有些事情急不来。洗完澡后吴邪就看到在一旁沉默的人,心想准备再拿什么话题转一下视线。

“小哥,你在看什么?”

吴邪擦着头发,看到张起灵一脸呆滞了的模样就觉得不对劲,看到他划拉着手机屏保给自己看的时候心下了然。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

吴邪沉默了一下,拿过手机看到是胖子的未接电话,于是迅速的给他编辑了条短信发送,之后就开口,“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是因为怕你失忆了会接受不了,但是既然你问到了也看到这了,那么我想告诉你……”接下来他的声线不禁放柔和了些,“你是我的爱人。”

说完吴邪就逼着自己去迎上张起灵的反感与厌恶,但实际上没有预想中的“暴风雨”,有的只是张起灵的惊讶。

“爱人?”张起灵默默重复了下这个词,在他印象中一些片段开始重叠,他甩甩头,突然问起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人的名字,“你叫什么?”


吴邪攥紧了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我叫吴邪。”


张起灵瞪大双眸,脑仁又开始作痛,他抱着自己的脑袋,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吴邪的名字,直到吴邪看不过去抱紧了他。

“吴邪?”张起灵抬头最后喊了遍他的名字,对他微微一笑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吴邪怀里。


“艹!小哥!张起灵!你醒醒!”妈的,吴邪抱紧了他的身子,浑身上下抖得比他怀里的人还厉害,他忙背起张起灵就往村里的诊所赶去,那慌慌张张的模样让护士看了都心惊,所幸最后医生给张起灵做了检查发现没什么问题,在诊所待了一两个小时,等到胖子也赶了过来,他们才把张起灵接回家。


这一天的经历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吴邪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人不禁叹了口气,握紧了他的手,手背贴在自己额头上摩挲。

“小哥,再允许你睡一会,等下醒了可别再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等张起灵醒来已是半夜,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在熟悉的卧室里,手指动了动碰到了一个人的手,他侧过身子看到是熟悉的眉眼。

“醒了?”

“吴邪……”张起灵垂眸,带着些许自责与愧疚的开口,“对不起。”

“想起来了?”

“嗯。”

“想起来多少?”

“今天的都记得,以前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吴邪一吻封缄,感受着这个吻带来的力度,张起灵伸手抱紧他。

一吻毕,吴邪摩挲着他的脸,“以前的事情记不得没有关系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不是,我都记得。”

吴邪讶异,看着他笑出了声,“这次记得,那下次呢?”

“不会有下次了。”张起灵坚定的看着他说。

吴邪翘着二郎腿,“那可不一定啊,这事哪有个准头。”

张起灵一顿,心想自己在吴邪心里的信任度一度为零过,不禁有点失落。“要是再有……”剩下的话他凑到吴邪耳边轻声说,“任君处置。”

吴邪摆摆手,“得了吧,您失忆后不大义灭亲就算好的了,我还怕自己被你踹的断子绝孙呢。”

看着张起灵苦恼的模样吴邪叹了口气,揽住他的腰身蹭了下他的颈窝,深深的吸了口气,“顶多之后你走了我再去追你个十年八年的,等到老了追不到了就搬把椅子在院子里等你回来。”

张起灵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吴邪老了坐在院子里,跟胖子吵吵嘴,再养条狗看家护院的画面,莞尔,“嗯。”

“小哥,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份量啊?”

张起灵思索了一下,觉得吴邪之前的一个回答很是贴切,于是认真的说,“爱人,很重要。”

吴邪咯咯笑着,咬了把他颈部的肌肤,“算你合格。”伸手又在他腰腹间游走,“啧,这一天下来我真的是憋屈的很,只能看不能摸,现在我要摸个够本!”

“吴邪……”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自己主动的脱掉了衣服,躺在床上。

“哟,这么主动啊,那爷可不客气了啊,做好明天下不了床的准备吧!”

调笑间吴邪的心安定了不少,这人是自己心里一道过不去的坎,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不过栽在他身上吴邪也认了,毕竟发自内心的一句“爱”就得用一生来去践行。

“我爱你,小哥。”

在熟睡的人额头上印下一吻,温柔的摩挲着他的黑发。

如此这般,岁月静好。

——END——


评论(2)
热度(105)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