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邪瓶】火锅

小哥最近喜欢上了看电视剧,有事没事就捧着我那台笔电在那看着,发现这一点之后我还有点好奇,是什么剧让这闷油瓶子这么感兴趣,后面才知道不过是些纪录片,讲美食的,讲国内外的建筑的,我有一次还直接就站在他身后亲眼看着他把那一长串的剧集给放置在收藏列单里面,这样也好,起码我不用再担心他无聊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小哥,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你在家看你的电视剧……”我拿着钥匙在玄关出穿着鞋问道,后面一想这闷神平时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很好养活,也不挑食,基本上我做什么他就吃什么,所以这次我还是照例问了就不等回答准备走,哪知道他突然来了句——

“火锅。”

我穿鞋的动作一顿,看着那个抱着笔电在看剧的人,突然有点奇怪,好像刚刚回应我说吃糯米糍的不是同一个人一样,不过有要求也好,我也就不用老想着今天做什么明天买什么,于是算是愉悦的吹了几声口哨,走之前打了通电话给胖子,之前就收到消息他过来杭州办点事情,也不知道他事情办好了没有,好了就能一起吃顿饭,要是让他知道这顿是他瓶仔开口要求的,估计俩眼珠子都能掉进去当汤圆。

尽管是初冬,菜市场还是一样人挤人,看到一五十岁上下的大爷在那为了几块钱的青菜跟人砍价,摸了摸脸,觉着自己仿佛也快要到了那年纪一样,口袋里揣着几张毛爷爷,心里头踏实的不怕买不了什么,兜兜转转逛了一圈,心想你这闷神只说了吃火锅也没说要啥料,合计着自己也就按胖子的口味来了,把材料备齐了,手机就响了起来,掰持着一只手拎菜另一只手去够裤袋里头的手机,点了接听。

“胖子,收到我信息了吧?嗯,在哪儿?哦,*,离我这挺近,来来来过来给爷搭把手,我在东门,你下了车就过来……”

挂了电话,自己就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冷风嗖嗖的让我有种当年去到墨脱时候的错觉,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被遗弃的孩子,自嘲了一下,我打算抽根烟却也腾不出手,等到胖子过来的时候自己才咧开嘴不客气的把手里的菜扔他手上。

“行啊,胖爸爸,走吧,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买的,这些够不够?”

“啥,老吴你刚刚说啥?什么胖爸爸?”

“没事,你耳背……”

“我靠你个死天真!你才耳背,咋突然想去打火锅了?”

“你们家瓶仔今天说的,想吃火锅。”

“我靠,他真这么说!天真,你把小哥当儿子养吧现在,爽不爽,吴爸爸?”

看着胖子那一脸肥肉还带着些许欣慰的表情,自己啧啧一下,糊了他一背,没有说话,内心却也觉得这大概就是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到家之后,是小哥给开的门,他这耳朵是越发灵敏了,方圆几里就像带着个雷达一样,一下子就听得出自己的脚步声,开门自己就皱紧了眉头,对着他道。

“穿鞋,说了多少次了……”

“忘了,不冷……”

屋子里确实不冷,因为我开了暖调,他一个人在屋子里哪怕脱衣服我也不介意,他就是晚上睡觉习惯抱着我睡,大抵还是怕冷的,我也没拒绝,抱着暖和,我也……心安。

我没有指望这位斗王能下厨给我做顿饭,毕竟拿黑金古刀切菜怎么看怎么诡异,胖子给自己打下手,闷油瓶还在捧着笔电看电视剧,自己看着差不多了就招呼他们上桌。

桌子是圆的,我们三个围着刚好一个三角形,热气腾腾的火锅就在圆心,三个人三双筷子就这么摆在那,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照,发了朋友圈。

在准备吃肉的时候面前递了个肉丸,自己抬头一看,是闷油瓶,不自觉的就对着他笑了下。

“吴邪,给你的。”

“行,你也吃,热乎着……”

“哎呦喂,瓶仔,我就没这待遇了?”

胖子揶揄着,闷油瓶就给他舀了些鸡肉,这顿饭吃的我大汗淋漓,却也很是爽快,毕竟……

我要的,现在都实现了。

——TBC——

评论(4)
热度(82)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