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三行情书】
冷CP专业户,不定期产粮。
感谢关注,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我。

【盗笔|邪瓶】是与非(长官邪X警校学生瓶)

吴邪没想到警校竟然敢派一个新兵蛋子来做这次案件的卧底,他都不知道上头那些老家伙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脑子被驴踢了吗竟然这样安排,让他不得不分精力去照顾这么一个新手。


“喂,那边那个新来的,对,就是你,过来……”吴邪双指夹着烟,一脸痞子模样的张罗着让人过去。


张起灵正在清点着“货物”,原本是打算要悄悄记录下来,将来这些东西都可以作为呈堂证供,然而他忘了他身后这个男人警惕性也很强,于是在他叫住他的那一刹那还以为自己露馅了,只得假装镇定的把工具藏好然后转过身装着一副溜须拍马的小弟模样过去。


“啊关根大哥,叫我有什么事情?”


吴邪看着面前这个新兵蛋子的脸,内心不得不承认这人长的还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类的,于是就把吸了没两口的烟往地上一扔踩了几脚后把人脖子勾住。


“陈老爷子新找的人?”他咧着嘴笑眯眯的问道。


“……啊是的,关哥到底有什么事情?”张起灵还不适应跟一个算是陌生的人这么近距离的交谈,他身上万宝路的味道有点重,这让不吸烟的他感觉到一丝不舒服,但却不能表现出来。


“没什么,就是我看中你了,打算管老爷子要人……”


这人竟然有这样大的权力?张起灵思索了几秒还是装着有点讶异的问出口说。


“关哥,这……这恐怕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的,我看中的老头子当然很乐意……”说着他吹了个口哨,心里头狂笑不止,这小子怕是被他这番话给吓住了,还以为自己是要把他调到自己身边来暖帐吗?


“……”张起灵沉默了一下,淡淡的笑着点点头,还装着颇为坚定的拉着吴邪的手说,“那以后全靠关哥养照了。”


呵,这新兵蛋子也不过如此,吴邪内心不停的啧啧,还以为他会来一场“宁死不从”,结果就这么答应了自己,不过看样子他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是谁来这么对他要求他也会为了情报而付出代价,这么一想吴邪就在心底叹了口气,这份感觉让他想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你先从我的生活起居开始打点……”吴邪把他带回了自己家,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上头给他安排的一个住处,他在这边卧底了有好些年,已经被上头信任,最近开始接触那些所谓的高层,把这小家伙安排到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张起灵却皱了下眉头似乎有自己的顾虑,他还以为这人把自己从陈皮身边要来能套点什么出来,现在就只是给他当“保姆”?张起灵内心不怎么忿,但也只能答应下来,开始跟着在他身边做事。


“阿坤,想吃啥别客气,自己拿······”吴邪看着面前穿着西装的男人,不由得在心底啧啧称赞,总算是知道以前警局的那些小姑娘为什么都说喜欢看男人穿西装了,大概也是因为一张脸,张起灵的身材是在警校锻炼出来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加上皮肤白净,这要是哪个女孩的男朋友带出去绝对倍儿有面子,但是跟在吴邪的身边的话大概就是被当做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还要被怀疑性取向,然而他却不在乎这些,或者说他就是想让人误会。今天带张起灵来是参加帮内的一次聚餐,这是一次可以接触到高层的机会,张起灵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简直都要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了,原本以为跟着陈皮他才会更快的接触到没想到跟着这个叫关根的男人他接触的机会才是真的多。


“嗯,知道了关哥。”张起灵随手拿了一杯红酒,然后就见关根似乎也是在跟陈皮那些人在交谈,时不时就能感受到陈皮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而关根的态度更让他觉得奇怪,他原本想找机会跟他的上头联系一下,想知道这个关根的身份到底是不是就如表面这样也是一个毒贩子,但现在看来他对自己竟然还是信任多一些的,这到底是真的信任还是假的客套呢?


“帅哥,喝一杯?”


正在张起灵思索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也是他们这帮里的一个女匪头似的人物,资料上说她叫阿宁。于是张起灵淡笑着跟她碰杯,并表示的很惊艳似的说些话奉承着她。


“宁姐,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哟,你还认识我啊?今天我可是第一次见你,刚刚就注意到了你跟关根在一起····”


“嗯,是关哥带我过来的,宁姐想吃什么我给你拿?”


“不用了,我来就是跟你搭个讪,然而我看到关根那一副好像我要吃了你的表情就觉得扫兴,你跟关根····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这个张起灵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还没等他思索好就感觉到自己的腰间横过来一只手臂,紧紧的,又一次近距离嗅到了那熟悉的万宝路香烟的味道,是关根。


“阿宁啊,你对我家的小家伙感兴趣?”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恶劣的凑到张起灵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吴邪分明就感受到了怀里人的颤栗,不禁想笑,这人还是太嫩了点,真的搞不懂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把这么一只“小白兔”往自己这边的“狼窝”放,是现在的警局没有人才了吗?


“哟,原来那些八卦都是真的,你真的把人四阿公底下的人给勾过来了?没想到你还真喜欢这一款?”阿宁喝着红酒调笑着吴邪,后者满不在意。只有张起灵知道要维持自己这个表情的难处,他真的没有想到关根对自己原来有这心思,这样住在一屋里真的不会出什么事情?


“是啊,我喜欢这款的,所以阿宁你要不也变成这样的?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吴邪勾起一个笑,面具一旦戴久了他竟仿佛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觉得只有身前这个人的到来才能时刻提醒着自己,他是一个警察。

就这么夹在两个人之间,张起灵正在大脑里思索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枪响,这时候会场里的人都警惕起来拿起枪,场面一度混乱起来,就好像是电影里的火拼场景现在却真实的发生在了张起灵的生活里,他皱起眉头准备也掏出手枪加入战斗的时候被关根一把拉住。


“你····”


“什么都别问,拿着我的车钥匙悄悄走后门去开车!”


张起灵没想到他会让自己离开,怔愣着只得先答应他把钥匙攥在手里头就趁着混乱先从后门溜走,从后门再摸到去前面看到了关根的车就开着先走,后面他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关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才这么安排的?皱眉看着倒车镜里头那些警车来的情况,张起灵觉得有必要去跟上头汇报这个男人的情况。


在张起灵走了之后,吴邪就加入到那场混战中去了,当然警察也是他叫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最后警察把他也给抓了进去问话,直到见到了那个负责张起灵卧底行动的上司吴邪就想笑,这特么不就是他那个发小小花,这下心里头更是觉得他骂的有道理了,解雨辰做事情从不按常理出牌,这点跟他有点像,毕竟以前可是一起搭档过的,自然都懂得彼此的尿性。


“说吧,解sir今天抓我这个良民又有何贵干啊?”吴邪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


解雨辰把讯问室的监控关掉然后才开始跟他说话,“见到他了?”


“他?他是谁啊?”吴邪故作无知,吞云吐雾间掩藏了双目间的情绪。


“别装逼了,知道我说的是谁,张坤。”


“哦,阿坤啊,他怎么了?”


“吴邪,记住你的名字,你是吴邪,不是关根,他的名字叫张起灵,吴邪,千万别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吴邪抿唇没有说话,心情却着实有点复杂了起来,解雨辰的意思明摆了就是让他保护好张起灵,也要让自己全身而退,一根烟抽完,落了一脚的烟灰,他起身背对着解雨辰。


“阿花,张老师是他的父亲吧。”


“····你怎么?”


“眼神。那家伙的眼神跟老师很像,而且还子承父业了?不然也不会选择去卧底吧,是知道了些什么才要去到那个地方?而这···是你告诉他的。”


解雨辰没有回应,沉默代替了回答,吴邪知道了嗤笑了一下,都特么的一个样,当初他的老师保护了他,现在他来保护他的儿子,这都什么轮回宿命。


“你放心,我会让他活着回来。”


“那你呢!”解雨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有点急切的想知道吴邪到底要做什么,他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抽着烟,什么都不肯再说,解雨辰攥紧了手,把他放走了。


另一头,张起灵安全无事的回到了吴邪的家之后就在家里试图跟他的上头联系,这里头没有安装什么摄像头跟窃听设备,当他来这的第一天就查过了,所以他可以放心联系上司。


还没等他把电话拨出去就听到了门开的声音,他迅速把通话掐掉,手机关机,这时候就看到了一脸疲态的关根,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他竟然就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


“关哥,你怎么样?”张起灵迅速调整状态假装很关心他的模样,过去拉着他看了一下,这时候吴邪就皱着眉头,稍微避开了一点,这让张起灵察觉到觉得不对劲,还在心里头猜想这个人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心里头警钟鸣起,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谨慎心,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或许是看出了张起灵的紧张,吴邪笑了笑蹂躏着比他矮上一些的人的脑袋,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把枪收回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杀我的是你呢。”


张起灵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随身带枪,于是也就不打算再装下去,而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淡淡的问道。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关哥。”吴邪笑道,随即又掏出烟盒取了支烟就打算抽,“说白了你就是想知道我是敌是友是吧?那我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


“····我不认为我可以给你什么。”


“你可以的。”


“····是什么?”


张起灵下意识的追问下去,而后就撞进了吴邪那双黑眸,似乎盯久了就有魔力一样,他偏转过头不再去看他。这时候吴邪把他逼到角落,双臂撑在墙边,就跟叫什么“壁咚”似的,吴邪觉得这样看这小家伙还是挺好看的,于是故意凑到他耳边轻声道。


“不如现在就让我们的关系变成他们口中说的那样,这样我就告诉你···”



张起灵瞪着他,攥着手似乎不愿意一样,吴邪内心在大笑,觉得这张老师的儿子也太可爱了,于是也就没有再逗他,只是像在晚会上那样只是亲吻了一下他的脸就打了个哈欠说,“行了,别瞎鸡巴猜了,我像是要害你的样子吗?”实在是累的紧,吴邪也就懒得再理这些事,收拾起衣服就准备去洗澡,而张起灵还因为刚刚的吻而愣在了原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暗骂了一句shit。


他们的关系用一个词来说就是“暧昧不清”,而“暧昧”就像是偷邻居家的wifi,明知登不上却还要一个劲儿的去猜密码。


“阿坤,跟我去见一个人,带上枪。”


这一天跟往常一样,张起灵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除了吴邪说的让他带上枪,他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比之前还要严重的。


“带枪?为什么?”


“诶你会跳舞吗?”


吴邪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这让张起灵心里头不爽,盯着他看就说,“不会!”


“哦,不会没关系,我会教你。晚上哪也别走,待在我身边。”


“······”


张起灵不喜欢他这样的自作主张,显得他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而吴邪却已经运筹帷幄之中了一样,于是心里头决定晚上要看形势来行动。


穿戴好把一切都打点完毕之后张起灵就开着车跟着吴邪一起来到了一家饭店,是B市有名的新月饭店,这里据说聚集了各行各业的大巨头,帮会里自然也有人去参加,还有在这里也有打着古董拍卖的幌子实际上做着黑市交易的活动。


张起灵本来打算一个人去看看情况结果吴邪就一直拉着他,不让他离开半步,皱着眉头他就问吴邪,“你说真的?”


“我还能说假的吗?等下就会有舞会了,我不跳女步,就这样。”


“你!”


张起灵觉得自己对上吴邪那张嘴实在是没有任何胜算,等到陪着他应酬了一下阿宁那些人之后就有音乐响起,在饭店的大厅里就开始有人在准备找舞伴跳舞了,吴邪就拉着张起灵过去。


“先伸右脚,后迈左腿···”吴邪一手揽着他的腰身一边又贴在他耳边指挥着他怎么做,张起灵先开始不得要领把吴邪的脚给踩了好几次,直到吴邪瞪了他一样嘶了好几次说,“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诚心打击报复嗯?”


张起灵依旧一副淡淡的模样,任凭你怎么说他也依旧不闻不问一副虚心问教的模样,吴邪内心嗤笑,觉得总有一天要把这张淡然的脸给弄到有不同的情绪为止,即使是老师的儿子又怎么样,他的脾气已经不如十年前好了,所以一旦惹毛了他,他也会按照他的方式来给他惩罚。


“陈皮在看着你,阿坤····”


吴邪的一句话让他一愣,他下意识的往陈皮的方向看,这时候吴邪就起了坏心眼张嘴就咬了他耳朵一下,这让张起灵弄得浑身一激灵冷下脸看着他,吴邪也不理会,把他往怀里搂紧了一点,就说“老头还不肯放弃,信不信今晚我们会被他盯上?”


“我们?”


“怎么?不相信我和你是一伙的?”


“……”


张起灵觉得没有比吴邪更无赖的存在了,即使他提醒过自己陈皮的危险但是总觉得他那边才是这次卧底行动的关键,于是他想找个机会自己先去把陈皮给解决了。


“我劝你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否则两条命都不够你玩的,张起灵。”


这话一出,张起灵才算彻底明白自己已经输了,吴邪后面还说。


“别怕,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吴邪说这句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温柔。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又是一声枪响打破了这场宴会的欢乐,这次张起灵就选择掏出枪,心里有个准备是把那些罪犯都抓起来,而吴邪皱着眉头想阻止身边这个还一腔热血的小子。


“小心!”吴邪注意到了黑漆漆的枪口正对准着张起灵,一把把人给推开,吴邪的手臂就被子弹擦伤,低骂了一声想举枪的时候张起灵替了他,一瞄一个准,跟他父亲比起来似乎毫不逊色。跟他背靠背的默契竟然就这么油然而生。


“准备好大干一场了吗?张起灵。”


“嗯。”


对视一眼,两人就把那些罪犯给逼到了绝路,最后等来了警察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张起灵却没有再看到吴邪的身影,他担心着他手上的伤,在解雨臣赶到的时候他也还在担心,回到警局解雨臣才把一切告诉他,吴邪等今天原来已经等了快十年,也知道了他为什么会护着自己的原因,因为自己那个因公殉职的父亲。而自那一天起,张起灵似乎就已经同吴邪失去了联系……


——后记——


“编号370,这是你的新长官,吴邪警司!”


“是!”


张起灵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对着那个身着警服的男人敬了个礼,只见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他的心脏跳动的有点快,直到又嗅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万宝路香烟的味道,他才放松下来,静静的看着他。


“终于回来了?”


“啧,不来个欢迎仪式?”吴邪突然张开双臂,站在他面前。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最后也就伸手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耳边轻声道。


“吴邪,欢迎回家。”


——FIN——


评论(10)
热度(67)
  1. li1021449039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m18924242972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m18819239519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4. ls1021449039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5. 用户6063569989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6. Li姗18521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7. 咩咩扬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8. Li姗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转载了此文字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owered by LOFTER